刚刚更新: 〔楚庭苏绣颜〕〔韦恩〕〔大恶魔〕〔绝世武神〕〔黄极〕〔梁医生〕〔开局一条小舢板〕〔开局签到九个小仙〕〔我得了差时症〕〔偏执薄爷又来偷心〕〔快穿大佬请善良〕〔超级神胥〕〔成亲后王爷暴富了〕〔我成了正道第一大〕〔我的诸天轮回者〕〔无敌从长生开始〕〔娘娘每天都在努力〕〔一米阳光〕〔三国从掳走洛神开〕〔兽人养娃之地主发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英美]关系户 第89章
    因为娜塔莉而引起的网络舆论,仍然在不断地扩大发酵。

    刚开始,舆论的重点是复仇者联盟的不作为,和娜塔莉所展现出来的变种人的可怕力量。从这两个源头开始, 逐渐演变成了两个一直存在于人类和其他超级人、变种人的最大隔阂的讨论。

    谁来规范拥有强大力量的英雄们?谁来为他们和坏人斗争中出现的伤亡买单?

    变种人和人类应该共处在同一片土地上吗?变种人每一个都拥有神奇的力量, 人类又该如何包围自己的权益呢?

    网络上吵得一团乱麻, 分成了好几个阵营。

    有人觉得英雄要为伤亡负责, 他们十分激进, 他们反对的是超能力,他们认为英雄和变种人都应该滚离人类社会。他们举出了索科威亚事件、复联在纽约对外星人事件、娜塔莉特伦顿事件、万磁王事件来力争自己的观点。

    他们认为人类的利益在被侵/犯,在有超能力的英雄和变种人面前,人类简直就是束手无策的八岁孩子, 任由他们捏揉欺负。

    当然也就有人反对,他们认为是英雄保护了人类, 人类不应该恩将仇报。

    有人认为应该立法监督英雄, 有人认为该给变种人们登记名册和能力属性, 有人这样剥夺超能力人的人权,有人认为……

    无数的观点在网络上交织在一起,碰撞着,互相辩驳着,甚至对骂着。

    媒体们纷纷报道这件事,有趣的是,很多节目组都抱有不同的观点。于是你打开电视的时候,很可能第一个频道在反复重放索科威亚事件和外星人事件,以此来抨击复仇者。第二个频道就在放着旺达那番对于变种人痛彻心扉的讲话。第三个频道则是在讨论到底应该把超人当成神还是当成人,第四个频道则是美国队长的纪录片。

    美国吵成一团糟,人人各持己见,然后不管是支持英雄和变种人,还是反对他们,每个人都很忧心忡忡。

    巨大的力量差异使得没有一个人类能够坚定地:我根本不担心超级英雄和变种人。

    即使人们支持他们,可谁都不知道下一个在超能力大战中倒塌大楼里,自己会不会就在那儿。当英雄和反派们互相攻击的时候,他们随手挡开的巨石,会不会砸向自己手无寸铁的家人。

    从网络到电视媒体、再到杂志周刊和人们晚饭后的讨论,都紧紧围绕着个问题。

    然而这个问题永远都无解,因为即使是两个人类也能生下变种人,而反派也永远存在,只要有人犯罪,也永远会有英雄出面去解决犯罪。

    在一片吵闹声之中,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总理纷纷在推特上表示:厌倦了永无止境的斗争吗?欢迎移民!我们国家的犯罪率和超反出现率比美国低这——————么多呢!

    然后就被他们本国的居民给骂了。

    终于,在一切走向不可控制之前,白宫发言人做了正式的新闻发布会。

    他表示官方将会全力调查娜塔莉一事,并且将与多个国家一起搜捕她的踪迹。另外,由于涉嫌此事,复仇者联盟全员将被暂停一切职务和任务,在事件有进展之前,他们唯一的职责便是配合调查。

    至于有关变种人和超级英雄的其他争端,白宫可不敢些什么——普通人民不能得罪,变种人和英雄也得罪不起啊!还是闷头当乌龟吧,只有复仇者联盟跟政府有联系,那也就只能停职复仇者来表示自己:我们不是什么都没做,你看,你们反对他们不作为,那我们就停他们的职。

    然后这件巨大的人民争执仍然没有停下来的倾向,相反愈演愈烈。

    当网络和舆论上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复仇者们来到x学院已经三天了。当白宫宣布他们被停职的一个时之后,也正巧九头蛇的导弹落下,又被万磁王救起。

    复仇者联盟竟然是整个美国最后一个知道他们被停职的人。

    复仇者们单开一个房间,与视频投影的弗瑞商讨这件事,与此同时,艾瑞克来到了查尔斯的办公室里。

    查尔斯的心真的很愤怒,艾瑞克答应了他,却又再一次欺骗了他。而且艾瑞克明知娜塔莉对他很重要,明知他在找他,却一直都不出现。

    查尔斯气他的言而无信。

    可是,艾瑞克的兄弟会被人类毁灭了。

    透过艾瑞克的眼睛,查尔斯看到那巨大的庄园被毁得残壁烟熏,他看到兄弟会牺牲的成员们身体被火烧得焦黑,层层叠叠地被扔在一起。

    仿佛犹太人集中营的惨痛过去铺面而来。

    艾瑞克是变种人,是犹太人。

    两个身份的叠加,使得他也被人类迫害了双倍。

    查尔斯透过艾瑞克的大脑看着这一切,在当时,艾瑞克就是他,他就是艾瑞克。他对男人的痛苦感同身受,他感到艾瑞克那用几十年的时间静静平复下来的内心,又被再一次撕裂。

    艾瑞克有理由愤怒,有理由想要报仇。

    此时此刻,查尔斯坐在轮椅上,他看着和以往一样淡然地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心情既愤怒又复杂。

    “我知道你对于娜塔莉的事情很生气。”艾瑞克开口。

    “是的!你答应了我,却又再一次言而无信!”起这件事,查尔斯依旧很愤怒,“告诉我艾瑞克,什么时候我才能不用忍受被你欺骗的痛苦?!”

    “等到人类灭绝,或者真的毫无芥蒂接受变种人——抑或者上帝显灵的时候。”艾瑞克淡淡地,“我们两人本不应该有争吵,我们所有的争端都来自于人类,查尔斯。”

    查尔斯沉默了,他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美国政府杀了我的同胞,我的伙伴,可是我却没有直接去报复他们,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艾瑞克问。

    “我在你的记忆里看到了。”查尔斯脸色不好,他皱着眉毛,“你想让他们互相残杀,相互不信任。你成功了,现在美国人心惶惶——而且你也把变种人卷进来了,你做得可真好。”

    “我不在意人类是恐慌还是舒心!”艾瑞克,他向前附过身体,青色的眼眸直直地看着查尔斯,“我是想让你看清楚这一切!让你看清人类的真面目!你看到了吗,只要一出事,他们就会开始排斥变种人——这明人类平时的友善都假装的,他们从来都不可能接受变种人!”

    “艾瑞克!”查尔斯皱起了眉毛。

    “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让你看这些吗?”艾瑞克淡淡地,“因为我发现我道路上的最大障碍不是人类,而是你。只要你包庇者人类,我就永远无法给予他们应有的责难!”

    “我从来都不是包庇人类,我是为了变种人好!”查尔斯抬高了声音,他啪地一声双手拍在了桌子上,他皱着眉毛,看着艾瑞克,“我希望变种人和人类和平相处,是因为我们与他们的性命相缠,变种人会生出人类,人类也会孕育出变种人——你根本无法把我们和人类完全分开,因为我们本就应该是同一物种!你想要给人类责难,那么也就是在同样给予变种人责难!”

    这回换成艾瑞克一言不发。

    “你想灭绝人类,那么你就在灭绝未来本该降生的数千万变种人。”查尔斯轻声,“所以为了变种人,我们要与人类和平相处。”

    “看起来,倒是没有几个人类在这样想。”艾瑞克淡淡地。

    “战争和隔阂无法带来和平,这就像是一个轮回,就像娜塔莉一样。”查尔斯看着他,目光哀伤,“因为是变种人,她被人类抢夺,折磨。可是她又因为人类的照顾而长大。你为了变种人让她再一次承受痛苦,并且让她将那痛苦施加给人类,人类最终又反过来恐惧变种人——这件事将会没有止境,艾瑞克。只有和平才能给我们带来宁静。”

    艾瑞克撇开了目光。

    “我们永远都无法服对方,查尔斯。”他轻声,“因为你相信人类是善良的,你相信他们总有一天会改变自己,容纳我们。可我认为人本性恶,人类永远都会忌惮变种人。”

    查尔斯露出了疲惫地神情。

    “我现在不想和你讨论这些,艾瑞克。”他疲惫地,“我只想念娜塔莉,你将她从我的身边夺走了,我很难过。”

    这一下,艾瑞克那总是淡漠冷酷的神情终于松动了。

    “我从来没有真心想要和九头蛇合作过,我只是想利用完他们再收拾他们。”他,语气可以算得上有些着急的辩解,“而娜塔莉——”

    “你真打算放弃过她。”查尔斯声音淡淡地。艾瑞克想要些什么,查尔斯抬起了手阻止了他,“别解释,艾瑞克。我知道你会为了你的目标干出任何事情来。你当时就是打算牺牲娜塔莉的。”

    艾瑞克沉默着。

    “是的。”最后,他。

    “那么,是什么让你改变了心意?”查尔斯换了个姿势,他靠向椅背,看着万磁王。

    “因为我觉得不对劲。”艾瑞克皱起了眉毛,“九头蛇的重心似乎不在娜塔莉身上,他们另有图谋。”

    //

    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某间旅馆内。

    匈牙利的时差比美国快将近六个时,当美国正处于直播晚新闻的时候,匈牙利已经快要凌晨两点。

    巴基靠在床垫上,他的脸上毫无困意,而像是机器人般精神抖擞。他抿着嘴,电视的光芒倒映在他绿色的眼眸上。

    巴基看着无声的美国新闻,即使有时候新闻上没有字幕,他依旧可以从播音员和主持人的嘴型、还有屏幕下角的手语主持人看懂新闻里在讲些什么。

    他的机械手拿着遥控器,人类的那只手则搂着娜塔莉,女孩在他的怀里沉沉睡着。

    她害怕黑暗,所以电视的屏幕亮光正好不会吵醒她,她的手臂紧抱着巴基的腰,像是这样会给她安全感。

    巴基看着新闻,他的心越来越沉。

    美国联合各大州发布娜塔莉的通缉令,与此同时,复仇者联盟全员被停职调查。而从美国开始的围绕超能力为主题展开的舆论战争已经逐渐遍布整个世界。

    新闻中是复仇者们被抗议人群围攻的画面,史蒂夫带着面罩,他摊开手似乎在安抚着群众,可是扰动的人群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话。

    巴基看着史蒂夫那张带着蓝色面罩的脸,他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转开了目光。

    他本应该挡在史蒂夫前面的,现在却只能在异国他乡眼睁睁地看着史蒂夫被人围攻,而且受是那些他决意要保护的人的攻击。

    巴基觉得自己是无所谓的,不管其他人怎样围攻他,唾弃他,都是理所应当的。可是史蒂夫不该如此,他从最瘦弱的时候开始就想保护这个国家和人民,他不应该被这样对待。

    然后他又有些庆幸,他了解史蒂夫,史蒂夫永远都对自己的信念坚定不移,没有人会影响到他,哪怕是他想保护的人民反对他,他也永远不会动摇自己的信念。

    巴基看着新闻,他又有些觉得遗憾。

    当时走的时候太匆忙,他甚至都没有想起来史蒂夫是谁。也没来得及问问史蒂夫在这个新时代过得怎么样,他融入了这个新社会了吗?估计对他来很困难吧。

    史蒂夫自我意志太强,反而很难融入哪里——或者,他很难真的接纳其他人。以前进部队的时候也是这样,史蒂夫进部队是为了保家卫国实现自己的理想,却也没有融入那里,直到后来他创立了咆哮突击队才好一点。

    不过他现在是复仇者联盟的领导人,至少有复仇者陪伴着他,他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巴基胡思乱想着,都没有注意到电视上开始播放广告。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腰上的手紧了紧,娜塔莉盖着薄被的身体不安分地动了起来。他低下头,用人类的手指轻柔地拨开女孩脸上的散发,他看到她紧皱着眉毛,神情有些惧怕和痛苦。

    “不……”他听到她喃喃着,“别动彼得,别动他……”

    她的手腕上,一个银色的铁质手环正散发着光芒。

    这是斯特兰奇当时特意给她的能力控制器,为了防止其他组织用能力波动查出她来,这个手环会屏蔽掉女孩下意识中散发出来的零散力量。

    当在发光的时候,就明她的力量在外泄。

    娜塔莉攥起了拳头,她紧闭着眼睛,身体在颤抖,呼吸越来越快,嗓间发出了受伤的动物般的呜咽声。

    巴基将电视调到音乐台,然后俯下身体,用手指轻触她的脸颊。

    “娜塔莉。”他唤道,声音低沉又温柔,“娜塔莉,没关系,你只是在做噩梦而已,娜塔莉……”

    在他的声音当中,娜塔莉睁开了眼睛,搭在额头上的发丝被汗水浸湿,巴基对视了她湛蓝色的眼眸,她的目光有些迷茫,眸子中泛着泪光。

    “哦,巴基。”她喃喃着,似乎回想起自己在哪里。

    “你还好吗?”巴基声音轻柔,他用铁手轻轻抚摸娜塔莉的头发,用手指为她降温。

    这句话很没有用,他知道被过去惊醒是什么感觉,他知道她很不好。

    娜塔莉摇了摇,看起来有些虚弱。

    “我很好,至少我还活着。”她苍白地笑起来。

    巴基俯下身体,他拥抱住娜塔莉。与他对比,娜塔莉的身材很瘦,他可以完全将她拥入怀中。

    两个人躺在床上,巴基的双臂结实地搂住娜塔莉,她的身体几乎陷在男人的身体之中。娜塔莉眨着眼睛,她的目光有些空洞,她的头静静地靠在他的胸膛上,她轻轻地呼吸着,巴基总能让她平稳下来。

    巴基搂着她,他的手搭在她的后背上,仍然觉得她有些瘦弱,即使这段日子里他给她弄了很多好吃的,却似乎怎么都补不回来。

    他有点怕,她的力量那么强悍,可她的身体这样消瘦,如果他们晚将她唤醒,她最终会不会被自己的力量拖垮?

    巴基只有这样搂着她,才安心地觉得她真的在他的身边,不然他白天总是处于害怕她忽然消失的不安全感之中。

    来很奇怪,他们两个其实都并不太了解对方的过去,不管是被管控时还是正常生活时。一个是因为他们的记忆还没有全部恢复,另一个是因为不管提起哪个,都会触碰心底那可怕的黑暗。

    他们尚未整理好自己,所以更是不敢提起过往。

    巴基正想着,怀里的娜塔莉却忽然缓缓地笑了起来,她笑得身体都在打颤。

    “怎么了?”巴基松开了她一点点,足够两人对视的空隙,他用认真口气开玩笑道,“如果你疯了,我们没钱治病。”

    娜塔莉抬起头,她仍然笑着,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我在想我们两个太好笑了。”她,“其他人还可以一人病着,一人负责救治,可我们两个病都病到一块儿去,你我们两个谁救谁?”

    听她这么,他就知道娜塔莉刚刚肯定和他想的是一件事。

    “我觉得我们现在比那更好。”巴基,“久病成医,才能知道痛在哪里。你治一点,我治一点,我们总会好起来的。”

    娜塔莉看着巴基,她嘴角的笑容缓缓地消失不见了。

    “……我们还会好起来吗?”她轻声道,有些迷茫。

    巴基笑了。

    他的笑是轻笑,只是勾起了嘴角。不大,却能够感觉到那是发至内心的。

    这是娜塔莉第一次看见巴基笑,她似乎愣住了,很呆地看着他。

    “你看,你已经治好了我一点。”巴基温柔地,他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娜塔莉的头发,他轻声道,声音有些沙哑,“如果只有我自己的话,我可能会就此自暴自弃了。可是我有了你,我就想好起来,因为我更想让你也好起来。”

    娜塔莉木木地看着他,女孩的耳尖开始变红。

    她有些窘迫地咳嗽了一声。

    “你这是……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问,有些不自信地问,“呃……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天啊,巴基心里想,不自信的那个人应该是他。他到底做得有多差劲,才会让她这样不相信自己?

    巴基的双臂仍然拥抱和娜塔莉,他低下头,嘴唇轻柔地、犹如蜻蜓点水地触碰到她的额头、和她微微闭上的眼睛。然后他松开了一些距离,看着娜塔莉,似乎在征求她的同意。

    娜塔莉睁开眼睛,她看着巴基,两个人的心跳都很快,他们鼻息缠绕。

    娜塔莉抬起脖子,回吻似的轻轻亲吻巴基的脸颊,他的耳朵。

    然后,他们开始互相轻吻着对方的额头和脸颊,犹如动物在互相轻嗅。

    他们一路轻吻着,最后吻上了对方的嘴唇。

    他们互相亲吻着对方,娜塔莉抬起手,她搂住巴基的脖子,巴基则紧拥着她的后背。在不知不觉中,两人从躺着变成坐起,他们不肯放开对方,不肯结束这个吻。

    最后,两人放松开彼此,他们的胸口都剧烈地起伏着。娜塔莉的手搭在巴基的肩膀上,巴基亦仍然扶着她的腰。

    电视上人物和地点变换,不同颜色的光芒笼罩在整个房间内。

    他们看着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眸,和里面流动的亮光。

    “don039;t leave ”她轻声道。

    巴基凝视着她,眼眸深沉又坚定。

    “never”他沉声回答道。

    娜塔莉笑了。

    她一只手搭在巴基的肩膀上,另一只手则挥开了巴基搭在自己腰上的手。巴基有些疑惑,娜塔莉抬起腿,跨坐在他的身上。

    她一手将巴基向着后面退去,直到男人的头抵在柔软的枕头上。

    “很好,”她,她看着巴基,就知道她真的很喜欢他。

    她跨坐在巴基的身上,却不慌不忙地将自己的头发向后捋去,然后才俯下身体,居高临下地看着巴基,她嘴角露出一丝轻笑。

    “现在,”她在他的耳边轻声道,“

    作者有话要:  “现在,”她在他的耳边轻声道,“充实我。”

    ==========

    感谢 鹿二扔了4个地雷

    顾寒衾扔了1个地雷你卡你罗共舞西甲扔了1个地雷

    ==

    好困啊不知道要话唠什么好了……zzzz

    请叫娜塔莉和巴基为世界上最有效率的cp,虽然他们85章才开始感情戏,但是第一章拥抱,第二章就——咳咳咳,简直太有效率了好吗~~~

    不会有baby觉得快吧,一点都不快的,亲成这样,还在旅馆里,嗯——

    ·

    答应了大家的肉会有的,不过明天8号我要开新文,如果编辑同意我就开,大概中午12点或者晚上五点发文。

    如果她让我过两天开,那我明天就写肉=3=

    ·

    博大精深的语言。

    托尼ap;老爷ap;特工ap;一群人杀过来:等等!!你们要做什么?!

    破门而入,巴基和娜塔莉抬起头。

    他们的手里拿着书。

    娜塔莉:……呃,学习使我充实?

    ·

    第二天,两人被其他人发现。

    老爷:吐血,亲妹妹还没一句话我就有妹夫了qaq

    妮妮:巴恩斯对你做了什么?!

    娜塔莉:什么都没做啊

    众人:骗人!窗帘都拉上了!

    娜塔莉:其实是这样的,巴基把我拽进了屋里,拉上了窗帘,然后他对我,

    ·

    ·

    ·

    “娜塔莉,你看我的铁臂,是夜光的。”

    ·

    困成狗还在写段子,我服了我自己……爬去睡觉,爱你们,久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黎明之剑〕〔烂柯棋缘〕〔饲养全人类〕〔皇兄万岁〕〔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绍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