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生为王林北〕〔文明与守护〕〔我有一艘独木舟〕〔诸天普渡〕〔神兵小将开始穿越〕〔贫僧法海佛门世尊〕〔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末日前行〕〔九星医院〕〔漫威之磁场转动〕〔往返蛮荒大世界〕〔我有一群地球玩家〕〔明朝领路人〕〔联盟之电竞经理〕〔简单游戏直播间〕〔名校养成系统〕〔白骨大圣〕〔神不在的霍格沃茨〕〔格兰自然科学院〕〔德玛西亚在美漫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英美]关系户 第93章
    急诊室外,复仇者们沉默地或坐或站在走廊中,没有人话。

    十分钟后,急诊室的大门打开, 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 他怎么样?”离急诊室大门最近的史蒂夫立刻走了过去。

    医生摘下口罩, 他扫视着复仇者们。

    “尼克·弗瑞死了。”他。英雄们纷纷睁大了眼睛, 医生看着他们表情, 才继续了下去,“——我们将会对外如此公布。”

    复仇者们差点没被医生的大喘气吓死。

    “老兄,你这样容易被人打。”托尼。

    医生让开了道路,“去看看他吧。”

    “谢谢。”

    他们走进急诊室, 弗瑞已经从手术台上被人移到了担架台上,男人看起来不太好, 身体被绷带缠绕着, 脸部充血, 鼻子上架着呼吸机。

    “是我的错觉吗?”托尼上下打量着他,“你现在的样子比以前帅多了。”

    弗瑞动作虚弱地抬起头,摘下了自己的呼吸器。

    “你们怎么样?”他虚弱地问。

    “看看你的样子吧。”黑寡妇喃喃道,“你还好吗?”

    “我感觉太好了。”弗瑞,即使他的样子很惨,却还不忘记搞笑,“每个人一生中都应该体验一下被撞车的感受,这明明的我人生愿望清单的最后一项,没想到我把它提前实现了——而且我竟然还活着。”

    “是皮尔斯干的。”史蒂夫沉声。

    “当然是他干的,毫无疑问。”弗瑞,“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选了我当局长了吧。”

    “所以你准备假死?”旺达问。

    “我当然准备假死,姐。不然我还要等着被他再撞第二次吗?”弗瑞语调轻松。

    “他不会再撞你第二次了。”史蒂夫淡淡地,“我已经派人抓住了他。”

    弗瑞瞪大了眼睛,他看向了史蒂夫。

    “谁抓住了他?”他有些吃惊。

    “朗姆洛。”

    弗瑞沉默了一下,“好吧,他比我想象中的要靠谱和值得信任一些。”

    “你可以信任他,弗瑞。”黑寡妇,“因为他不是为了正义和和平,而是为了娜塔莉。他为了娜塔莉想要毁灭九头蛇,这个私人理由让他能够无比忠诚地归顺与我们。”

    “但我不会摘下他脖子上的引爆器。”弗瑞,“以防他再跳槽。”

    “现在的重点是,我们应该怎样做?”幻视问。

    弗瑞沉默了一下。

    “我们就是太守规矩了,我们活在文明世界里,已经忘记了对手是野蛮不讲究法律约束的混蛋。”他,“既然你们都被停职了,皮尔斯还往你们身上泼脏水,那就不如做得再过火些——这个不用我教你们了吧,你们复仇者们最擅长了。”

    众人笑了笑。

    “随我们发挥?”

    “随你们发挥。”弗瑞,“有事我顶着。”

    //

    x学院的地下基地内。

    皮尔斯缓缓地清醒了过来,他晃了晃头,看到自己坐在一个椅子上,胳膊被反绑在椅子后。

    整个房间只有四面白墙,没有多余的提示,能够让他看得出来自己在哪里。

    “哦……我的天啊。”皮尔斯的脖子痛得要命,朗姆洛当时差点勒死他。

    房间的门向着两边打开,朗姆洛走了进来。

    “哟,你醒了啊,皮尔斯。”朗姆洛笑着道,他靠在墙上,“我可真是想你。”

    “朗姆洛……”皮尔斯喃喃道,“我就知道,阿什莫尔收留你,简直就是养虎为患。”

    “得了吧,你们当年留下我的性命,不就是看中了我和克莉斯的关系吗。”朗姆洛冷冷地,“你以为我不知道?”

    “那你现在感觉如何?”皮尔斯勾起了一个嘲讽的笑意,“你的克莉斯怎么没在你的身边?——哦,我想起来了,她和冬兵消失了,对吗?”

    朗姆洛嗤笑了一声,他摇了摇头。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直都不了解我。”他,“他们两个可都是我的大宝贝儿,你这是什么意思,挑拨关系?真有趣。”

    门再一次打开,查尔斯、汉克和瑞雯的身影出现在门外。汉克推着查尔斯,三人走进屋内。

    “哦,这不是大名鼎鼎的x教授吗。”皮尔斯看向查尔斯,他终于露不出笑容了。他扫视着四个人,“我警告你们,你们现在是非法扣留政府官员,我如果三点之前不到家,他们就会知道,然后他们就——”

    “就会怎么样?”一个同样深沉的声音响起。

    皮尔斯震惊地看着查尔斯的身边,一个和他长相一模一样的男人正冷冷地笑着。

    “哦,天,魔形女。”他闭上了眼睛。

    “你今天不该惹急复仇者们,皮尔斯。”查尔斯,“你想诬陷他们,想让他们被所有敌视——你将他们推到了这一步上面,他们便不再顾忌。”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教授。”皮尔斯沉声,“就算你看我的大脑,也看不到什么东西——九头蛇早在二十年前就研发了一个项目,我们所有人的脑子里都有一个洗脑装置,只要必要时刻,我们可以自行洗掉不该让人看到的东西——就在刚刚,我已经激活了那装置,我将最重要的东西忘记了。”

    查尔斯控制着轮椅,来到了皮尔斯的面前。

    “至少,我还要试试。”他淡淡地。

    皮尔斯紧张地呼吸着,他想要躲,身体却被牢牢地锁在凳子上。查尔斯伸出手,抵在了他的额头上。

    呼————

    查尔斯闭上眼睛,皮尔斯这几十年来的记忆快速地从他的脑海里闪过,他精准地挑出其中的有用信息。

    无数的画面迅速的闪过。

    忽然间,男人一顿,皮尔斯脑中的其中一个记忆被放慢调了出来。

    他看到皮尔斯站在一个实验室内,有一些身穿白色大褂的研究人员正在解剖活人。他惊愕地发现这些被解剖的人,大部分都是他认识的人——他们都是变种人,只不过既没有投靠x战警,也没有投靠兄弟会,这些人是选择隐藏在人类之中的那种变种人。

    现在,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胞们在十多年前被活生生地剖开、痛苦地挣扎着,犹如实验室中的白鼠和青蛙。他们的鲜血不断地流进地上放着的铁桶里,很快就将那铁桶填满了。

    “快点,伙计们。”皮尔斯,“我们要抓紧时间。”

    手术台上的变种人很快不再动弹,研究人员们一人拿起一个装满血的铁桶,走出了房间,皮尔斯跟在他们的身后。

    他们来到另一个看守森严的房间内。

    查尔斯倒吸一口冷气。

    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看起来五岁左右的女孩闭着眼睛,她的身体被绑在手术台上,有人正在抽她的血。

    “168号和万磁王的血液标本融合得很好,先生。”有人过来向他报告,“她的血液即使被抽出来几天,也仍然抱有她的能力——融合同化一切。她的血液将万磁王无法融入的东西祛除,然后吸收了好的那一面。”

    “看起来我们找到了一个优秀的蚁后。”皮尔斯摊开手。

    记忆一晃。

    “先生,还有一个时,就必须送她回基地了。”有人。

    皮尔斯点了点头。

    “她这次出来执行的是什么任务来着?”

    “通知伊戈尔的时候,我们告知他这是一次境外刺杀任务。”

    “给她植入假记忆,送她回去吧。”皮尔斯淡淡地,“别忘了洗脑令。”

    “好的先生。”

    记忆再次快进。

    查尔斯没有时间为自己的同胞,或者娜塔莉感到难过。他仔细地筛选着皮尔斯的记忆,想要找到有用的东西。

    然后他发现了一些不同的地方。

    离皮尔斯现在越近的记忆就会越模糊,模糊得他无法看清——那的确有点像他当时在特伦顿市的娜塔莉脑内看到的感觉一样,浑浑噩噩,模糊不清,似乎被什么锁着,想必就是皮尔斯所的自己启动的洗脑装置了。

    他反复过了几遍皮尔斯的记忆,然后松开了他。

    皮尔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笑了起来。

    “怎么样?没想到吧?”他笑着,“我已经没有最近几年的记忆了。”

    “你当我们是白痴吗?”朗姆洛扬起了眉毛,“你当然有最近的记忆,不然你怎么还能知道我们是谁?”

    皮尔斯的神情僵滞了。

    “哦,我知道了,你只是想办法将你的记忆蒙了一层壳子,是这样吗?”朗姆洛淡淡地,“所以,我们只要想办法敲开你的蛋,就能知道真相了,是吗?”

    “我是绝对不会背叛九头蛇的!”皮尔斯怒吼道,“就算我死了,傻了,我也不会背叛九头蛇!”

    “这可由不得你得算了。”朗姆洛。

    大门再次被打开,有四个人出现在门外。

    皮尔斯瞪着其中一个人。

    “你是——加拉哈德?”

    “是我,很高兴第一次见到你是在这种情况下,皮尔斯先生。”哈瑞淡淡地,“为了你,我可特意准备了一位特别来宾呢。”

    皮尔斯看向其他三人。

    一个身穿西服、戴着眼镜,看起来就和哈瑞同属王牌特工的青年。一个卷发微长,穿着深色长风衣,面容冷峻的男人,还有他身边跟着的,比他矮一头,短发的男人。

    “谁?”皮尔斯皱起了眉毛。

    “夏洛克·福尔摩斯。”哈瑞。

    “什么福尔摩斯?”皮尔斯皱着眉毛,几秒钟后,他似乎略微想起了什么,顿时变成了一副不屑的神情,“哦,那个博客侦探是吗?真难以理解,你们是山穷水尽到什么地步,才会走投无路的去找普通人?”

    “你会为你现在所的话感到后悔的。”哈瑞礼貌的微笑。

    夏洛克缓缓地走进屋里,约翰跟在他的身后。

    夏洛克一直在打量着皮尔斯,他的眼睛落在男人的头发、脸颊、衣领、手臂、衬衫……各个位置上。

    “看出了什么,博客侦探?”皮尔斯嘲讽地问。

    夏洛克停住步伐,他高冷地抬了抬下巴。

    “什么都没有。”他淡淡地,皮尔斯嗤笑一声,夏洛克这才继续开口,“我只想问你一件事情,你的早/泄治好了吗?”

    “什么?!”皮尔斯瞬间瞪大了眼睛,朗姆洛哈哈大笑起来。

    夏洛克高冷地看着他,然后挫败的一皱眉。

    “啊,对不起,是我判断失误,你应该没有治好它。毕竟——”他一歪头,认真地看向皮尔斯,“……你已经大概有六个月没有性/生活了吧。”

    “你他妈——”皮尔斯喃喃道。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夏洛克对皮尔斯进行了惨无人道的人身攻击——用事实。

    他连绵不绝地狠辣指出了皮尔斯的所有缺点,和他隐瞒的个人秘密。比如爹不疼妈不爱,上有同事(阿什莫尔)抢风头,下有后浪(弗瑞)推前浪。早/泄掉发没老婆,还要进行卧底生活。

    他本人的生活可以用十字概括,对阿什莫尔:羡慕嫉妒恨,对自己:空虚寂寞冷

    “够了!!”在几人的憋笑之中,皮尔斯涨得满脸通红,“我才没有你的那样嫉妒他!!”

    “假话。”夏洛克淡淡地。

    “我可以为九头蛇去死!!”

    “假话。”

    皮尔斯因为愤怒而大喘息着,查尔斯看着他的样子,笑了。

    “我们可以合作,皮尔斯。”他,“你告诉我和九头蛇有关的信息,我可以想办法让你宽大处理。”

    皮尔斯瞪着他,他平复着自己的呼吸,过了一会,他终于恢复了平静。

    “好啊。”他。

    “假话。”夏洛克冷冷地。

    “妈的烦死了!”皮尔斯骂道,“你们能让这个英国人离开这里吗?!”

    就在这时,门再次打开,这回人可多了——复仇者们全面来齐。

    “哦哟,看看这是谁?”山姆吹了个口哨,“怎么感觉我们似曾相识——啊,我想起了了,你不是那个刚刚在神盾局装逼的那货吗?你怎么在这儿啊?”

    “我们跟九头蛇是一伙儿的,嗯?”他们走了进来,鹰眼,“这可怎么办,我们这些‘九头蛇’竟然忍不住将你给抓来了。”

    “替我向弗瑞问好。”皮尔斯冷笑着,“他喜欢什么花?你们记得帮我买一束,送到他的墓碑前。”

    啪——!

    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间,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皮尔斯的身体已经向着一切歪斜了过去,要不是他的身体被绑在椅子上,不定他早就倒地了。

    黑寡妇收回抬在半空中的脚,淡淡地,“对不起,脚滑了。”

    皮尔斯呻/吟着,被瑞雯拽住肩膀上的衣服,提了回来,在椅子上坐正。

    “怎么,”他的嘴角流出鲜血,男人冷笑,“复仇者联盟要对我使用私刑吗?”

    复仇者们沉默地瞪着他。

    皮尔斯的嗓子咕噜咕噜地笑了起来。

    “不,你们不会对我使用私刑。”他沙哑地笑着,“你们是英雄,你们不会这样对我。”

    “well……”猎鹰,“这就有点尴尬了。在你今天惹毛队长之前,我们的确不会这样对你,可是现在嘛——”

    “队长了。”巴顿左右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现在是战争状态,而我们刚刚作为复仇者的那部分已经被免职了,可以是拜你所赐。”

    皮尔斯惊恐地发现所有的复仇者们都在活动自己的身体。

    “我不是黑寡妇。”娜塔莎认真地,“我是神盾局高级特工,尽做杀人勾当的那种。”

    “我也不是鹰眼。”巴顿一甩手,“我也是高级特工,跟她一起做任务的那种。”

    “我不是猎鹰。”山姆冷冷地,“我是一个退伍的老兵。”

    “我不是绯红女巫。”旺达静静地笑着,“我是你们惧怕的变种人。”

    “我不是钢铁侠。”托尼淡漠地,“我是天才,企业家,富翁,花花公子——等等。”

    “我不是幻视——”幻视停顿了一下,“好吧,我是幻视。”

    史蒂夫上前一步。

    “我不是美国队长。”他那一直沉静的蓝色眼眸此刻仇恨地看向皮尔斯,“我是一个在七十年前,被你们夺走挚友、夺走爱人、夺走时光的过时之人。”

    “哦不不,”皮尔斯被史蒂夫眼里的杀气吓到了,他这才第一次意识到,这个男人,是个曾经活跃在真正的战场——二战中的战士,皮尔斯开始瑟缩,有些讨好地笑了起来,“队长,干那些事情的人不是我,是红骷髅,现在则是阿什莫尔——这一切都跟我没关系,我只是负责潜伏而已,真的。”

    “别装了,皮尔斯。”查尔斯冷冷地道,“我在你的记忆里都看到了,你就是人体改造实验的负责人,你负责改造娜塔莉,并且定时控制检查巴恩斯。”

    所有人都带着杀气向前踏了一步。

    “不,你们不会真这么做的,对吧。”皮尔斯干笑道,“你们可是好人啊?”

    一个阴冷的笑声响起,朗姆洛推开众人,走到皮尔斯的面前。

    “他们都是好人,但我不是。”他喃喃道,“太好了,我就希望你不出实情呢,这样我才能有机会虐待你,你这□□养的。”

    “朗姆洛——”皮尔斯习惯地,用以前的口气威胁道。

    “你他妈还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话?”朗姆洛从兜里拿出刀,“克莉斯和冬兵都他妈不在你的手里了,你还敢像个大爷似的跟我话?老子忍你很久了。”

    他挥刀,直接扎入了皮尔斯的臂上,皮尔斯痛苦地惨叫了起来。

    “第一次你们抓捕她,有个杂种就是这么对待她的,你肯定不记得,对吧?”朗姆洛喃喃道,“我帮你记起来。”

    他竖起刀,顺着皮尔斯的臂划向手肘,皮尔斯的臂皮肉绽开,血液瞬间从长长的裂口中涌了出来。

    皮尔斯痛得竭尽昏厥。

    “我想起来了。”查尔斯丝毫没有往日的善良和同情心,他看着皮尔斯,淡淡地,“当初,你们就是这样在我的同胞身体上这样划出血痕,对吗?你怎么敢——”

    道这里,查尔斯的声音忽然一顿。

    他不可能一下子接受关于皮尔斯几十年中的所有记忆,他是以九头蛇、168号等和九头蛇有关的名字进行第一轮搜索的。所以,直到现在,当他以变种人为主题再次搜索的时候,一个记忆才蹦出了他的眼前。

    昏暗的房间,阿什莫尔和皮尔斯面对面而坐。

    皮尔斯,

    阿什莫尔淡淡地,

    阿什莫尔冷冷地笑了起来,

    查尔斯瞪大了眼睛,他的身体颤抖,变回自己的瑞雯扶住了他的手,不解又关心地看着他。

    查尔斯瞪向皮尔斯,他的声音都在颤抖。

    “你竟敢——”他的声音几乎咬牙切齿,“艾瑞克的兄弟会事件,是你们九头蛇干的?!”

    皮尔斯满头大汗,在痛苦和惧怕的双重折磨下,他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他眼神涣散着看着查尔斯,然后越过他,男人似乎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我招!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们!”他惧怕地大吼道,“让我活下去!我告诉你们!我什么都告诉你们!!”

    英雄们还不知道男人变化的原因,却感觉地面都在震动。

    “不!不!我错了!让他离我远点!!”皮尔斯几乎要嘶声裂肺,他的手臂已经被鲜血染红。

    所有人下意识地转过头,他们终于知道了皮尔斯在惧怕什么。

    作者有话要:  艾瑞克站在他们的身后,目光骇人。

    ===============

    感谢 鹿二扔了2个地雷 vicky扔了1个地雷

    ==

    皮尔斯out!

    简直是自作自受的典范hhhhhhh

    他对于英雄们还没那么害怕,还在讨价还价。对朗姆洛和艾瑞克是真怕,他俩是啥事都能做出来啊23333尤其是艾瑞克,他一出来皮尔斯就尿了【等等

    真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

    好了,接下来就开始打翻身仗了,速度会很快的~~~~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疼泽莫233333

    ·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啦~~明天回评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伏天氏〕〔烂柯棋缘〕〔皇兄万岁〕〔绍宋〕〔饲养全人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