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敢说我是女配!〕〔横推从拔刀开始〕〔魂穿尹志平〕〔种田系修仙〕〔在漫威收养鸣人是〕〔斗罗之圣剑使〕〔系统逼我找托〕〔太初〕〔大侠凶猛〕〔我老婆被夺舍了〕〔鸿蒙之帝尊传说〕〔纵横天下从铁布衫〕〔捡属性武道〕〔穿越诸天的僧人〕〔圣武称尊〕〔我的残爆人生〕〔我是王富贵〕〔我有无数技能点〕〔穿回来后偏执大佬〕〔重生八零做大佬的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英美]关系户 第99章
    斯诺登在斯特兰奇的帮助下去了一个国家——瓦肯达。那是一个富饶的非洲国家,国王名为特查拉,是一个正直又友好的君主,这么多年来一直跟x战警保持着良好的交情。特查拉听了这件事情, 没有犹豫地同意接收斯诺登。

    瓦肯达富饶科技发达, 美国不会想和这个国家产生冲突, 更重要的是, 斯特兰奇作为法师, 他和他的法力都高于普通人类一个‘维度’,美国根本不会查到斯诺登去了哪里——对于政府来,他就像是凭空消失了。

    复仇者们和x战警,kgsan、还有正义联盟的雏形布鲁斯、克拉克、戴安娜, 所有的人一起将那斯诺登留下的资料和证据都看了一遍,而结果也触目惊心。

    娜塔莉幼年时所呆的实验组织, 只是暗藏在美国政府旗下的冰山一角。他们违规抓捕变种人进行实验可以追溯到一战时期, 当时还没有变种人这个概念, 只是有‘特殊能力的人类’的传闻在坊间流传,不只是美国,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将变种人当成畸形的人类进行解剖实验。

    二战之后,美国政府内部开始暗中建立实验组织——当然,这并不是官方授意为之,而是一些各个部门的心怀不轨的官员暗中串通一气,发展到如今,竟然已经形成了完美的闭合,而瞒天过海。

    看得出来所有的资料都是斯诺登自己一点点挖出来的——然后将所有的资料整合在一起,就成为了一张触目惊心的贪腐地图。朗姆洛认出在二战时期的实验组织创始人之一就是九头蛇曾经的头目,九头蛇混迹在政府里已经有了足够长的时间——就像是皮尔斯。

    大家调转着那些官员的照片,忽然间,朗姆洛和托尼一起喊停。

    “这家伙我曾经见过,”朗姆洛,“当时他好像是伊戈尔的上级。”

    “我也见过这个人!”托尼,“当时我的父亲将娜塔莉带回家后,也是这家伙出现,让她戴上了项圈。”

    “这家伙来头不。”史蒂夫眉头紧皱,“他现在是美国国土安全部的二把手,之前在曾经和美国国防部战俘/失踪人员管理工作。”

    “这是什么情况?”猎鹰,“美国部门里这么缺人吗?”

    不仅仅是伊森和皮尔斯,整份资料从二战至今,几乎所有的部门都有人参与,牵涉官员将近三百多人,当然,最后得利最大者大概只有十五人左右,这中间便有皮尔斯和伊森一份。

    而且不仅存在一个实验组织,伊戈尔的只是其中一个很少的划分而已。

    这些人不仅仅拐卖抢骗变种人的孩子,他们还涉嫌将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流浪汉或者黑户的孩子夺走。他们将这些孩子从训练,变种人孩子会成为武器,人类孩子则是会成为士兵,他们大多活不到成年,变种人孩子会因为力量过度开发身体衰竭而死,而人类孩子则是因为上了战场而亡,更有有一些直接被做成了人肉炸弹,和目标同归于尽。

    这是一个完整的商业买卖,从二战开始一直运营至今,涉及了数千甚至更多无已累计的孩子们。

    他们看着那些孩子们在‘房间’中互相厮杀,只能等待着外面的人像是挑狗挑猪一样地将他们挑出去。又或者那些人类孩子,从七八岁——甚至五六岁开始不人道的高压训练,和枪械训练。做得不好就被教官狠揍,直接被打死的也有很多。

    除了角落中的年份不同之外,相同的是赤/裸着上半身的男孩儿们,他们都精瘦、干瘪,身上布满伤痕,眼神空洞。唤醒他们表情的只有做错事情之后的惧怕——害怕随后而来的责罚。

    英雄们都不忍看下去,因为只要做错事,男孩就会被打得半死,教官会将他们的头一次次的往墙上撞,或者用棍子打击腹部。

    他们必须要将所有的资料都浏览一遍,才能真正掌握这里面所有的资料。他们一直在快进——因为怒火在每一个人的心中燃烧着,如果那些各个时期的教官站在他们的面前,相信我,他们不会让他们站着走出去。

    视频中永远蔓延着暴力、血腥和绝望。

    直到看到二十三四年前的时候,忽然在这片压抑之中,出现了不同的事情。

    起先是很正常的凌虐——教官用鞭子狠抽一个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少年,将他打得满身是血。然后这个满下巴胡子的男人将一把枪塞给了男孩。

    这是一个固定项目,教官用这种方式来挤压少年们的内心,在长久的压制中,没有人敢真的开枪。

    可是这个少年不同,当他被男人动作粗鲁地塞到手中一把枪后,当他被男人咆哮着怒火的时候——

    浑身是血的男孩冷静地上膛,对准教官,然后——毫不犹豫地了开枪。

    这件事情发生得太快,以至于还没有人反应过来,英雄们和视频监控中少年身后的男孩们一起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看着倒在血泊当中的教官。

    “fug hell……”托尼喃喃道,“这孩子了不得啊。”

    “谢谢夸奖。”

    在大家都沉浸在震惊当中的时候,身边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转过头,看到了翘着腿的朗姆洛。

    “……那是你?”瑞雯问。

    “是我。”朗姆洛一边翘着腿,一边胳臂夹在椅背上,他摊了摊手,“伊戈尔当时爱死我的冷血了,所以我才没有死,最后成为了他的副手——当然,他忘了一点:我爱杀长官的习惯从一开始就表露无疑了。”

    所有人都目光复杂地看着他,有些敬佩,又有些同情。

    “别这么同情地看着我,我觉得当时在那组织里的时候,是我最顺心的时候。”朗姆洛耸了耸肩膀,“我大概天生就有暴力倾向,杀人对我来不成问题——而在他的手下,只要做好自己,杀人,就可以了。”

    “你一定恨死伊戈尔了。”旺达喃喃地。

    “与之相反。那个男人对我很好,真的很好——直到最后他要逃跑出国,还惦记着要带我一起走,分给我钱。”道这个,朗姆洛的神色也渐渐沉了下来,“如果他没有让克莉斯去死,我不可能杀了他。我对他的感情很复杂。”

    “怎么可能呢?”托尼皱着眉毛,“他做了那么多罪大恶极的事情,他让多少无辜的孩子受到伤害。”

    “嘲讽的就在这里。”朗姆洛露出笑容,“他从始至终都以为他在为美国安全做贡献,他以为那些被运走的孩子都用于保护美国。可是他从来不知道真相——不知道这些他原本想要用于保卫国家的孩子,全部被送上了敌方的战场。他是个坏蛋,也是个十足的蠢货。”

    大家沉默了。

    “伊戈尔已经用生命付出了代价。”史蒂夫恰到时机的沉声道,“现在,我们要让九头蛇和那些所有的败类们都付出代价。”

    //

    第二天清早,一则能够掀起整个世界的重磅炸弹被投入至互联网当中,美国政府内部的变种人与人类儿童实验买卖案被曝光。

    从万磁王开始,到美国政府不作为,到要求修改娜塔莉即刻击毙命令,直到现在被爆出的美国政府内部儿童走私案,将网络浪潮推到了顶峰。

    这一桩天大的政府丑闻让整个世界震惊,而且还没有完,在托尼和布鲁斯的有意为之中,他们用了两个星期,一点一点的将料捅了出去。

    发出部分资料证据的第一天,世界掀起轩然大波。

    第二天,他们放出了有关娜塔莉的那部分幼年被实验控制的视频监控——然后整整三天没有再发新的东西。

    让光是这一件事就足够引起全世界的重视了,五岁时娜塔莉被洗脑时的嘶声尖叫、她抱着金发的男孩,却又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杀死——所有的一切,都被公布在大众眼前。

    引起了全世界人民对美国官方的愤怒。

    他们终于意识到,当娜塔莉站在特伦顿市的上空的时候,她的背后曾经经历过如此可怕的事情,她的背后竟然有如此巨大的人为控制痕迹。

    不管在哪一个国家,孩子,永远都是应当被保护的。人权也是如此。

    三天内世界各地都开始进行抗议游/行,尤其是美国,各地都爆发了巨大的游/行——为抗议美国政府而游/行的、以保护孩子为主题的游/行、捍卫人权的游/行、保卫女性权利的游/行——最后,隐藏在普通人类之中的变种人们,和他们的家属们也开始站出来游/行。

    ——我的父母是人类。

    ——我们不是畸形,也不是异类。

    ——我爱我的太太,她是变种人,可我爱她的善良和勇敢。

    ——生来自带的能力,是我们的礼物,它不该成为责难和痛苦。

    ——我爱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爱睡懒觉,我爱这个世界……而你们,为什么恨我?

    ——身为变种人,就是我的罪吗?

    变种人们,和他们的人类家人们举着牌子和横幅,举着娜塔莉的照片,瑞雯的照片,在街上静静地前进着。

    相比于其他人类的游/行愤怒和冲突,变种人们的游/行十分安静和内敛。他们的游/行人数没有那么多,而更重要的是——在变种人的游/行团外面,一直紧密地围着全副武装的警察们,他们时时刻刻的用变种人抑制器对准变种人们。

    警察们将他们和其他人类隔离开来,截出很大一块空地。

    变种人没有抗议,在警察们的包围圈之中,在警察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之内,这些游/行的变种人,这些衣着打扮和普通人没有两样的变种人们,他们只是举着牌子,沉默着,沉静着,注视着外面的世界,注视着外面的人们。

    他们的眼里含着泪水,可是每一个人神情坚定又内敛。

    队伍中有年轻人,也有上了年纪的老人。

    他们对于警察们的恐慌和紧张熟目无睹,变种人们举着牌子,用无声和沉默抗议着这个世界。

    就在这时,警察外的人们开始骚动起来。

    “放开他们!”有年轻人的声音响起,“让我们进去!!你们这些条子!!”

    围绕在警察之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们开始发出哄叫声,人群开始失控,大批大批的人类向着警察们的包围圈涌去,偏激的一些人甚至揍了那些依照命令行事的警察们。

    “哦,天啊……”在变种人游/行的队伍中,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看起来九十多岁的头发花白的老奶奶声音颤抖着,她那苍老的手扶住了推着自己轮椅的年轻人的手,“亲爱的……快点跑,他们会伤害你的。”

    “不,奶奶。”扶着轮椅的年轻女孩微微探下身体,她抚摸着老人满是皱纹的手背,声音坚定,“我们不会再逃跑了,再也不会。”

    人们突破警察的防线,四面八方的人们都冲着变种人们涌去。

    变种人们停在原地,他们看着人类们离他们越来越近,人类来到变种人们的面前,他们互相对视着。

    一个人类姑娘向前一步,她抱住了自己面前的变种人青年。

    一个又一个人类迈出步伐,然后变种人们也缓缓地向前……变种人们和人类们互相拥抱在一块儿,有的变种人开始哭泣起来。

    整个街区的人们都融合在一起,再也看不出任何分别。

    三天后,政府撤销了对娜塔莉的通缉令和射杀指示,并且将找出娜塔莉的任务交给复仇者联盟和美国特勤局一同执行。并且表示会早日查到有关牵涉变种人儿童买卖实验案的官员。

    于是第二天,网上便体贴地出现了所有涉及案件的人物身份。

    查尔斯处理好了皮尔斯的脑子中的东西,然后将他送回了自己的公寓——时间真是刚刚好,皮尔斯回去没到三个时,就被美国官方派出的人抓了个正着。

    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宣布正式开始对九头蛇实施军事制裁,并且表示会挨个部门一个一个清理,务必将所有的涉事人员和九头蛇卧底查清。

    这一下可算是美国政府部门的大清洗——几乎有一半以上的部门换了负责人和高层管理人员,旧的那些不管无不无辜,几乎全部卸任道歉。

    没错,包括总统也接解除职务作为道歉,因为此事基本狠狠打了美国官方的脸,而且此事关系着数千被虐待或惨死的孩子——这真是一个巨大的丑闻。

    由于总统任期未完,副总统代为上任——也不知道他该哭还是该笑,虽然当上了总统,可是这个烂摊子可怎么收拾啊。他还得重新任命那些空出来的各部门部长的职位,还要安抚人民,真是走在刀尖上。

    副总统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职位,所以他基本没有参与到政治当中的机会,可是这位新总统还算聪明,他上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会见x战警的查尔斯……因为这位新总统隐藏着一个无与伦比的大秘密。

    ——跟肯尼迪总统一样,他也是一个变种人。

    “太好了。”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查尔斯对他,“这回你可以放心了,至少万磁王不会劫持你。”

    斯诺登的证据被放到网上的两个月之后,整个美国大变天,这历史的车轮仿佛换成了曲速飞船,轰隆隆地跳跃着前进着。

    两月后的某一天,皮尔斯待在自己的牢房里,直到狱警出现,带他来到谈话区。

    皮尔斯蹒跚着脚步,他走进房间,一抬头——一个黑色的卤蛋似乎正反着光。

    “哦,老天。”皮尔斯仿佛被辣到了眼睛,他摇了摇头,“我就知道你没死。”

    皮尔斯来到弗瑞的对面坐下,两人隔着桌子相望。弗瑞的手臂还打着石膏。

    “你们九头蛇的杀手是一届不如一届。”弗瑞。

    “还不是因为——”皮尔斯一顿语塞,提到这事,皮尔斯就显得气不打一处来,“还不是因为冬兵消失不见了!如果出任务的是他,你以为你还能活着?!”

    弗瑞轻叹一口气,他抬起手,手掌合起,抵在下巴上,看着头顶的灯光。皮尔斯就像是看着傻逼一样瞪着他。

    “感谢娜塔莉带走了詹姆斯·巴恩斯,感谢九头蛇没有杀了她,感谢这一切的巧合,让我还能坐在这里。”弗瑞虔诚地看着头顶,手指在胸口轻点,“阿门。”

    “你信基督教?”皮尔斯嫌弃地皱起了眉毛。

    “不信。”弗瑞放下了手。

    皮尔斯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你知道最近都发生了什么吗?”弗瑞,“我们换了个总统,还换了几乎大部分部门的部长——接替你当国家安全部部长的,据是一个变种人。开心吗?”

    “要是搁在五年前,那变种人应该躺在实验台上。”皮尔斯翻了个白眼。

    “在未来,没有人会再躺在实验台上了。”弗瑞沉声。

    皮尔斯第一次展现出来了挫败,他将手肘抵在桌子上,看起来有些疲惫。

    “我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他喃喃着。

    弗瑞一歪头。

    “好像是从几个月前,你当众挑衅美国队长,巴恩斯和娜塔莉就是九头蛇开始。哦对了——还有你派人杀我。”弗瑞善意地提醒,“然后美国队长就火了,把你抓了起来,顺便突击了五个九头蛇的基地。”

    皮尔斯深深地叹了口气。

    “早知道我就不那么了。”他喃喃着,“我可真没想到他会来黑的。”

    “不然呢?”弗瑞,“你真的以为美国队长是靠跳大腿舞打败的红骷髅和纳粹吗?”

    “难道不是吗?”皮尔斯瞪起眼睛,吃惊地。

    “老兄。”弗瑞勾出了嘴角,“你知道他是怎么身为美国队长在军中被人所知的吗?就是因为你们九头蛇绑了巴恩斯,他才一个人杀入了前线。”

    皮尔斯没话,他瞪着弗瑞。

    “尼克·弗瑞,你这婊/子养的。”他骂道,“你大老远从美国折腾到太平洋中部,就是为了过来专门嘲讽我的吗?”

    “的对极了。”弗瑞打了个响指,他拍起了手,“不愧是亲自任命我的人,皮尔斯,你真是太了解我了。”

    皮尔斯瞪着他。

    “除此之外呢?”他,“你真的一点正事都没有吗?”

    “well,让我想想。”弗瑞站起了身,他摁响了桌子上的按钮,有持枪的狱警走了进来。他看向皮尔斯,露出笑容,“其实,我听这里的盒饭挺好吃,特意过来尝尝。”

    “你他妈——”皮尔斯终于愤怒地拍桌而起,下一秒,他便被狱警控制了。

    在皮尔斯愤怒的、越来越远的吼叫之中,弗瑞舒心地微笑起来。他走出房间,寇森正等在外面。

    “现在感觉怎么样,局长?”寇森笑着问道。

    “爽爆了。”弗瑞。

    两个人在士兵的护送下来到飞机坪上,海风从四面八方而来。

    弗瑞登上飞机,他的长披风被海风吹起。

    男人看着呼啸的大海,嘴角微勾。

    “走吧,”他,“我要回美国做一锅炖蛇汤来补身体。”

    “好的,局长。”寇森面露微笑,“整个美国所有部门都会合力帮你寻找食材。”

    大海呼啸着,昆式战机消失在云端。

    作者有话要:  感谢 你卡你罗 的手榴弹x1,火箭炮x1

    感谢 过期食品 的火箭炮x1,地雷x1

    感谢 景行行 的地雷x1感谢 vicky 的地雷x1

    感谢 wurztraer 的地雷x1感谢 知馡 的地雷x1

    ======

    弗瑞:超爽der~~~~~我很早以前就想怼你了哈哈哈哈!

    ·

    九头蛇:额错啦,额一开始就不应该盯上女主角,不盯上女主角的话,额们也不会到如今这种地步——

    副总统(热烈握手):妈呀多亏了你们,要不然我下辈子才能当上总统,谢谢谢谢谢谢,来来来,这是人类与变种人第一届□□,我送给你们。

    阿什莫尔:???哦所以我们还促使你们关系好了是吗?

    泽莫:………………………………别话了我想静静………………

    ·

    哈哈哈哈简直喜大普奔啊,吧唧要回去见一大帮家长了23333想想就好开心

    `

    好气啊因为游行第一次没隔开,一连写了那么多就中招被锁了,改完一直都没有开锁,orzzzz

    好困啊好气啊,不知道啥时候能解开,先给大家声久等了tu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精灵掌门人〕〔大道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