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敢说我是女配!〕〔横推从拔刀开始〕〔魂穿尹志平〕〔种田系修仙〕〔在漫威收养鸣人是〕〔斗罗之圣剑使〕〔系统逼我找托〕〔太初〕〔大侠凶猛〕〔我老婆被夺舍了〕〔鸿蒙之帝尊传说〕〔纵横天下从铁布衫〕〔捡属性武道〕〔穿越诸天的僧人〕〔圣武称尊〕〔我的残爆人生〕〔我是王富贵〕〔我有无数技能点〕〔穿回来后偏执大佬〕〔重生八零做大佬的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英美]关系户 第100章 100章啦!
    远在东欧的娜塔莉还不知道,在将来的这段日子里,美国将会因她的事情而政府内部大换血,并且掀起了第二次人类和变种人自发的友好接受行为——第一次还是在数十年前, 瑞雯阻止了艾瑞克刺杀总统的时候。

    此时此刻, 在美国风云变幻的这两个月当中, 巴基和娜塔莉在罗马尼亚过着相对太平的日子。

    他们两个已经出逃不短的时间了, 十分神奇地, 两人在日常生活中非常默契且合拍,仿佛与生俱来。

    而且另一方面,巴基也确实十分照顾她。

    道这点,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娜塔莉曾经经过很多痛苦和折磨, 可是除此之外,在她成长的过程当中, 她身边的人都十分照顾她。在英国的时候, 除了训练和严密的控制她外出这两点以外, 哈瑞和梅林在日常生活当中都非常宠溺她,艾格西也是如此——更别和她生活在一起的那些年轻特工们。

    后来来了美国,查尔斯和瑞雯也对她非常好,再后来托尼、史蒂夫、旺达……仿佛娜塔莉身边的这些人,要将她那被毫无人道当成武器和实验的黑暗过去中所缺失的爱全部补回来。

    现在的巴基也是如此。作为一个七十多年前的人,他在现代生活当中显得如鱼得水。巴基很快掌握了各种现代设备,他甚至搞回了一个烤箱,他在烹饪上出乎意料的好——而且可能是出于士兵的特性,巴基做事非常利落且勤快。

    他会做早中晚饭,会帮忙将两人从集市上淘来的东西搬回家里,连洗碗拖地擦桌子这种事情都全部包了。

    娜塔莉不是故意懒惰,只是这房子太,而巴基动作太快——有的时候她觉得他收拾东西的速度就像是飞天女警,在一瞬间就搞定的所有的事情。

    娜塔莉想起巴基之前是九头蛇的杀手,她不由得为那些目标而感到心痛——巴基做事时少言又利落,这个特质放在杀手身上,简直可怕。

    白天,他们一起逛遍了整个城市,晚上,两人缩进床垫上的被窝里,开一盏灯,在温柔的黄色的灯光下,巴基教她罗马尼亚语,或者其他什么语言。

    两人其实并不是非要教导或者学会那门语言,他们只是想找一件事情,然后静静地呆在一起,就足够了。

    床垫被放在墙角,巴基靠着枕头,娜塔莉则倚靠在他的臂弯内。她靠着他的胸膛,听着男人用略微低沉磁性的嗓音念着罗马尼亚语的,当巴基处在一种放松的情况下的时候,他的嗓音会变得有些沙哑又柔软,仿佛砂糖在洒在了融化的棉花糖上一样,还有一只勺子在搅啊搅啊。

    娜塔莉听着巴基沉稳的心跳声,就会觉得安心。在他之前,只有两个男人会给娜塔莉这样安心的感觉,那就是哈瑞和查尔斯。

    他们互相依偎,躺在着破旧窄的公寓当中,淡黄色的灯光让斑驳的墙皮笼罩上一层温柔。这个房子很,很破旧,可在这甚至还没有娜塔莉卧室大的房子当中,处处都有人精心呵护的痕迹。

    因为有两个人将这占时的避风港当成了家。

    在黑暗的夜晚里,从这老楼顶层、被报纸糊住的窗户中透出温暖的亮光,仿佛在黑暗的大海中摇曳的船。

    再晚一些,巴基会关闭那盏灯,但因为娜塔莉怕黑,所以他会将淘来的夜灯插在插排上,那是一个蘑菇形的夜灯,会依旧散发出一些温暖的黄色亮光。

    两人缩在被窝当中,互相讲述自己过去的事情。

    在异国他乡之中,娜塔莉的心却是第一次安定了下来。她不像是在英国时,身处于阳光之下,却因为过去不知名的黑暗而恐慌。也不像是在美国时,她努力摆脱掉离家的困苦,却又担心未来可能笼罩下来的阴影。

    现在,她经历过了这些,她知道了自己的过去,她拥抱了那些痛苦。因为巴基给了她勇气,也给了她向前看的信念。如果没有巴基,她可能不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他们互相了解彼此的痛苦和困惑,看过对方最黑暗和不堪入目的一面。然后你便知晓,呆在你身边的这个男人,不必与他多言,他也知道你真实的想法,你亦知道他永远不会离开。

    两人经常在互相聊天之中沉沉睡去,对于娜塔莉来,这可能是她最艰难的时刻了。每当睡着之后,就会有无数的梦魔袭来,那些被隐藏在多层洗脑和假记忆之后的真正过去也渐渐浮出水面,她有时候会梦到曾经做过的任务,和那些死在她力量下的目标们。

    也有的时候,她会梦到其他人,其他变种人,永远都是第一视觉。

    她梦到他们笑着,闹着,她梦到她甩出飞盘,然后看着自己养的黄金猎犬在草地上快活地飞奔着,稳稳地将它叼住,冲着她跑回来。她弯下腰,扶住自己的膝盖,快乐地笑着,发出的却是男人的嗓音。

    她梦到她坐在高中课堂上,下了课后,她和自己的几个女伴围在一起,谈论着泰勒最新出的单曲,喜欢她在v里穿的那身裙子。

    她梦到她穿着西服和齐膝工作裙在晚高峰挤纽约的地铁,手中拎着压死人的文件资料,上楼梯的时候几乎踩不住脚下的细长高跟鞋。

    她梦到她是一个穿着宽大裤子的十五岁少年,他们在街头玩滑板,她想展现一下自己,却不心摔倒,其他男孩都在哈哈大笑,她心中窘然,更要命的是她喜欢的那个姑娘正巧从街边走过。

    她梦到自己正在洗碗,打算做一个蛋糕,却听见妻子一声大叫,她转回头,看到自己六岁的女儿将所有的面粉都倾倒在桌子上,满身满脸蹭上了一层白,妻子一边抹女儿的脸,一边大笑着。

    她梦到……

    她梦到她在实验台上醒了过来,刺眼的灯光晃得眼睛睁不开,她看到带着面具的研究员翻阅着手中的资料,然后他们切开了她的身体,剧痛和恐惧一起向她袭来。

    她一次又一次地从实验台上醒来,男人、女人、孩子、大人……她尖叫着,却是不同人的嗓音。

    她一次次地在绝望和哀怜中死亡,又一次次地经历其他人的人生,然后再次体验他们临死前的痛苦。

    仿佛自己也死了千万次。

    每天晚上都是如此。

    娜塔莉从未告诉过巴基她正在经历的噩梦,她大约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梦到他们。因为在一次记忆的结尾,在她梦中死亡的前一秒,她听到了研究员的声音。

    ——‘将他的血制成血清,看看168号接受程度如何。’

    这些人可能因她而死。

    娜塔莉有时觉得绝望、痛苦、愤怒。可这些都是过去,这些人死在十五年前。他们的血液给予了她能力,也将自己未完的人生用另外一种方式赐予了她。

    她要活着,她好好地活着,看着那些坏人下地狱,她要永远记住这些人。

    娜塔莉知道如果可以的话,她能在梦里随时醒过来,可是她不。她在梦里一次次地经历着他们死亡,她想这样做,仿佛这样惩罚自己,能够让她好受一些。

    直到这天晚上。

    娜塔莉在睡梦当中再次进入其他变种人的记忆,仿佛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她也越来越能够看到他们更多的过去。

    她再次梦到那个爱滑滑板的少年,他走在路上,对着商场玻璃弄着头发——她看到玻璃的倒影中是一个棕色皮肤的男孩,他低着头,对着玻璃摆了几个造型,才将滑板放在地上,满意的滑走——

    “嘿,瓦伦!”

    有人叫道。他回过头,看到一个黑人孩子正冲着他跑来,两人一握拳,娜塔莉却睁大了眼睛。

    瓦伦,这是你的名字吗?

    瓦伦,瓦伦,瓦伦,瓦伦,瓦伦——她念着这个名字,害怕忘记。

    清醒过来,清醒过来——

    娜塔莉睁开眼睛,眼前是熟悉的天花板。

    娜塔莉坐起身,她拿起地上放着的记罗马尼亚语的本子,快速地将那孩子的名字记了下来,这才松了口气。她这才想到,自己这么大动作,不会把巴基吵醒吧?

    娜塔莉一抬起头,正好和巴基的目光撞在一起。男人的手中也拿着本和笔,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两个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对方手中拿着本子。

    “我觉得……”巴基清了清嗓子。

    “我们两个应该好好地谈谈。”娜塔莉放下本子。

    “对。”巴基赞同。

    于是,两人就这事进行了友好和谐的会谈。

    不到一个时,两个人便已经开始难以达成一致。

    “所以你每天晚上做噩梦,却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巴基,男人微皱着眉毛,显得有点生气,“你为什么要隐瞒我?”

    “那你这算什么?”

    娜塔莉伸手去拿巴基手中的黑色笔记本,巴基用机械手拿着它,看到娜塔莉伸手,男人的手指用力,抓住了那笔记本。娜塔莉拽了拽——这本书简直像是被雷神的锤子压着一样,一动都不动。

    娜塔莉抬起头,她看到巴基正一脸无辜又正义地看着她,那绿色的眼睛仿佛在无声的控诉着她的行为。

    娜塔莉两只手一起去拽,巴基仍然无辜的看着她,他的铁臂鱼鳞咔擦咔擦的调节,就为了抓住一个笔记本。

    “松开。”娜塔莉露出了笑容,“有力气了不起是吗?你信不信你再这样下去,以后我会用能力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去问问朗姆洛,他对此很有经验。”

    巴基知道她是认真的,要知道她是一个把浩克拍进地里的女人啊——想到这儿,巴基秒怂,他松开了手。

    娜塔莉打开笔记本——里面几乎写满了半本,都是巴基零零碎碎记忆起来的事情,和曾经的任务、以及目标名字。

    她用手指扫过书边,笔记本的页发出了啪啦啪啦的响声。她看向了巴基,巴基正在望天。

    “我写了一个名字,就算隐瞒你。”她,“那你这半本算是什么意思?”

    巴基四处望风景,巴基轻轻咳嗽了一声。

    “至少我没有像你一样做噩梦还隐瞒我。”他。

    “你就没有梦过这些吗?如果不是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想起,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记笔记?”娜塔莉问。巴基正欲回答,娜塔莉伸出了手,她的嘴边露出一丝不明意义的笑容,“想清楚再回答,巴基,你知道视我如女儿的x教授查尔斯很会脑人。”

    巴基再怂。

    “我忽然觉得有点困。”他。

    “别转移话题。”娜塔莉,“这是你自己挑起来的话题,你得明白了。”

    在此,巴基懂得了一个道理——绝对不要去教训女人,因为她会不知不觉中将这些都变成你的错,然后再教训回来。

    巴基年轻的时候人见人爱,可是他还真没有跟哪个姑娘能够好到在一起,以至于他之前不知道这个道理。可哄姑娘,他可是手到擒来。

    巴基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他附过身,双手撑住娜塔莉的腿部两边,然后看着她,冲着她爬过来。

    “uh-uh”娜塔莉扬起眉毛,“又来,这种讨好的笑容。”

    话如此,她仍然随着巴基倾过身体,而向后仰去,直到躺在床上。巴基的双肘撑在她的头边,看着她的样子,男人习惯性总爱皱起的眉宇也逐渐变得平坦了起来。

    巴基低下头,他的嘴唇轻蹭娜塔莉的耳朵。

    “可你就吃这套,不是吗?”他的声音沙哑又柔软的性感。

    好气啊。

    娜塔莉出于对自己的无奈,她叹了口气。巴基亲吻着她的脖子,娜塔莉环上了男人的后背。

    最气的是,她的手指只要抚摸到巴基有力又富有美感的肌肉的时候,就一点都不气了。

    她真是一个肤浅的女人。

    ·

    几天后,两人日常在那家餐馆吃午饭,并且蹭电视机看。

    当时娜塔莉正在低头吃熏猪肉香肠,便听见电视里传来她此生都不会忘记的声音。

    娜塔莉的身体一僵。

    她僵硬地抬起头,看到电视中播放着监控录像。其他人都是以旁观的角度去看,只有她才是那视频中被束缚着双手的五岁女孩。她盯着那视频,有一瞬间,仿佛她又回到了五岁那年,她的手腕被固定在墙上,她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在女孩和男孩的哭泣和尖叫当中,男人数完了三个数。

    在最后一秒,巴基将她的头按向自己的胸膛,她只听到枪响,和饭馆里其他人的惊呼声。

    整个餐馆都被点燃了,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交杂着新闻播音员对此事的念稿。

    “没事了,没事了……”巴基紧紧地搂着她,拍着她的肩膀,他俯下头,在她的耳边轻声喃喃,“我在你身边,我会陪着你的,好吗?”

    娜塔莉低着头,任由巴基搂着她,她睁着眼睛,一动不动。

    直到那则新闻播完,直到进入广告,娜塔莉才回过神来。

    “我……”

    话一出口,娜塔莉才发现她在颤抖。她想尽力平静,可是巴基的拥抱使她软弱。

    “他们夺走了我的彼得。”她,“过了这么多年了,我以为我不会再为这件事伤心,可是我不能,我仍然不能控制住自己。”

    “我知道。”巴基微微松开她的手背,他捧着她的脸,轻拭她的脸颊,男人的声音压抑着心痛和怒火,“他们会下地狱的。”

    “这是件好事,这明托尼他们挖出了那些人的线索。”娜塔莉,仿佛在服自己,“他们都会完蛋的,这是件好事。”

    可是她不想让彼得被杀的画面在公众的眼前出现,一遍又一遍,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和消遣。她不介意人们谈论自己,或者辱骂自己。可是她不想让他们谈论彼得。

    这个永远不会长大的男孩是她人生当中第一个亮光,因为他,她才会从被父母和哥哥身边夺走的惶恐当中脱离出来。他教会了她什么是坚强和保护他人。

    他对她来那么珍贵,她爱他,她不想让他成为人们口中‘可怜的孩子’或者其他什么,即使他们出于善意。

    娜塔莉睁着眼睛,她发着呆,有些魂不守舍。她知道将视频曝光明复仇者们进度很好,可是她舍不得彼得。

    就在这时,巴基拥抱她,抚摸着她的脸庞。

    “别哭,求你,我看不得你哭。”她听到巴基有些心疼,“我们离开这里,好吗?”

    她哭了吗?

    她果然变得软弱了。

    巴基的爱使得她越来越软弱。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巴基收掉了她的手机,他时时刻刻待在娜塔莉的身边,并且不让她接触报纸、电视……一切有关新闻的媒介。可是娜塔莉仍然知道由她的视频引起的事件影响正在越来越大,因为在一个星期后的某一天,罗马尼亚竟然开始了反对美国政府对变种人儿童实验和买卖的抗议游/行。

    站在路边,看着游/行的人举着自己照片牌子的感觉怪极了。尤其是人们有时还会高呼她的名字。

    莫名其妙地,她成了全世界的焦点,这让她有点措手不及。

    巴基的细心呵护和关怀,让娜塔莉从对于彼得视频的阴影中渐渐走了出来。现在的形势越来越好,可是却让两人陷入了另外一种焦躁当中。

    不管是吃饭、出去逛街,亦或者睡觉,两人的表现都越来越心思重重。

    直到三天后,美国撤销了对娜塔莉的通缉令和射杀指示,并且将找出娜塔莉的任务交给复仇者联盟和美国特勤局一同执行,这使得两人的焦躁达到了最顶峰。

    他们意识到,他们的逃亡之旅很快就要告一段落了。

    在这段将近快要半年的逃亡过程当中,他们从漂泊变成安定,从互相害羞不熟悉到默契又习惯。

    两人已经习惯了他们现在的生活,习惯了睡在这个破旧的、甚至只有床垫没有床的公寓当中,习惯了两人寂寞又享受的双人生活。

    虽然没有明过,但他们都甚至有了一种不想回美国的感觉。

    随着形势越来越明朗,巴基和娜塔莉之间也越来越沉默。

    他们都不想回美国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怕与彼此分开。

    娜塔莉很捉急,因为即使他们一起对抗过敌人,一起逃亡,甚至上过床同过居,可是巴基从始至终没有明过两人是什么关系。当然,她也没有挑明过……是因为怂啊。现在他们出入都成对,那些商家和游客,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将他们当做情侣。可是要是娜塔莉挑明了去问,万一、万一巴基不愿意呢?他们连现在的暧昧关系都保持不了。

    可是暧昧到现在,眼看着就要回美国了——这可怎么办?!难道她真的要将这个上个世纪的老冰柜让给那些美国妞吗?!而且听巴基的过去,他以前似乎就特别有女人缘。天啊,要疯。

    综上所述,娜塔莉很捉急。

    巴基也很焦躁。因为虽然娜塔莉看上去很喜欢他,跟他上/床,冲他微笑,还关心他——可是,他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喜欢自己。实在的,娜塔莉不是顶尖漂亮,也没有他以前喜欢的玲珑有致,可是她这个人就是对他有一种着了魔的吸引力。而且娜塔莉的性格很可爱,很阳光,很向上,绝对是那种让人下意识就想要喜欢的类型。

    听着娜塔莉讲她的过去,巴基是越听越想冒汗。不别的,那个叫艾格西的子肯定喜欢她——虽然她没有明,但是男人最懂男人。而且朗姆洛——他估摸不准朗姆洛是哪种喜欢,但是朗姆洛肯定是喜欢娜塔莉的,不然也不能这么多年都几乎搭在她身上。

    不过朗姆洛的问题倒是不大,艾格西这个子听起来比较有危机感——要知道他带着娜塔莉离开美国之后,娜塔莉在高烧中清醒后第一个喊的人的名字就是艾格西。

    他们两个年龄相当,而且青梅竹马。

    不过巴基觉得自己年轻时也算是受人欢迎,要是努努力,这子应该也不算问题。

    最重要的,是娜塔莉身后那群要了命的家人们。

    ——世界上最大最强的民间间谍组织kgsan,又有钱又在变种人世界里受人尊敬的x战警,还有她的那俩一个亲哥一个养哥,直接就是美国经济和各个行业的命脉,斯塔克工业集团和韦恩集团。

    巴基在二战时期的原生家庭还算是富裕阶级,可是跟这些组织集团都不能比,现在他更是一穷二白、还年级这么大、还少了一个手臂、身上还背着血债。

    结果他看上了一个全世界挑不出第二个能有如此强大背景的姑娘。总感觉回了美国之后,她的这些家人一定会分分钟给她物色更好的男人。

    要是让他跟娜塔莉直,巴基还有些犹豫——他几乎没有怕过什么,现在却害怕娜塔莉拒绝。毕竟她的条件这么好,万一她只是图开心玩玩呢?

    综上所述,巴基十分焦躁。

    综上面所有所述,这是一对互相认为自己配不上对方的奇葩情侣。

    直到有一天,巴基忽然想开了——他已经一穷二白了,那还怕个什么呢?娜塔莉喜欢他固然好,如果不喜欢他,那他也可以发挥自己能趴在一个地方一趴就是几十个时狙击目标的耐性,让她喜欢上自己嘛。

    最重要的是,他不认为有另外一个男人能够像他这样了解娜塔莉,像他这样需要她了。

    于是有一天晚上,巴基带着娜塔莉去河边散步。

    此时,距离娜塔莉幼年视频被放出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这中间,网上出现越来越多关于此事的证据和相关视频,不止是娜塔莉的,其他孩子的视频也被放了出来。

    美国抓住了那些涉案人员,并且开始进行内部大清洗,据总统也要下台。

    情况变得越来越好,但也明两人回国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这天晚上,巴基和娜塔莉在河边的路上散心,有不少人正在这里喂鸽子。

    两个人在河边停下,娜塔莉的手肘抵着栏杆,她的下巴抵着手臂,看着河水慢慢地流动。她的头发长出来了一些,此刻已经快到肩膀了。

    “现在情况变得越来越有利了。”巴基先开口。

    娜塔莉默默地嗯了一声。

    巴基看向娜塔莉。

    当他第一次在美国执行任务看到她的时候,她还像是个被宠大的女孩,活力四射得像是个太阳,她那时丝毫不害怕他,甚至还要他抱才肯投降,精力十足。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娜塔莉开始变得沉稳。她笑起来的时候依旧和以前一样可爱和单纯,可是她那湛蓝色的眼眸中开始有什么东西在逐渐地沉淀。

    有的时候,当她在沉思的时候,她的目光沉静,那是一种经历过风雨历练后的静默。

    “你马上就要见到你的家人和朋友了。”巴基,“感到开心吗?”

    巴基为有那么多人爱着她而感到高兴,可是与此同时,他又有些酸涩。

    她有很多朋友,很多家人。可是他在这个时代当中,他只拥有她和史蒂夫。

    史蒂夫是巴基证明自己曾经存在过的过去,娜塔莉是他想要拼搏的未来,哪怕缺少他们两人任何一个,詹姆斯·巴恩斯都将变得不完整。

    娜塔莉看向巴基,她静静地笑了。

    “你呢,巴基?”她,“你对此是如何想的呢?”

    巴基有点失望,他希望听到她他也很重要。

    “我为你感到高兴。”他。

    娜塔莉转回脸,她看向河水,似乎也有点失望。

    “哦。”

    巴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一直纠结一件事情,从匈牙利一直纠结到罗马尼亚,我们在这里住了快两个月,我也始终没有定夺。”巴基,“我现在下定决心了。”

    娜塔莉看着他,她没有出声,因为她知道巴基还有话要。

    巴基也注视着她。

    “我……”巴基,他再次吸了口气,面色严肃地,“我不想再这样跟你继续下去了。”

    听了这话,娜塔莉的神情终于发现了变化,她有些着急,有些慌张,还有些委屈。

    “什么?”她轻声,“你这是什么意思,巴基?”

    巴基有点紧张,所以他没有看到娜塔莉的声音有点颤抖。

    “我一直都在想,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巴基,“我们在一起对抗过复仇者,我也差点伤害过你。我们没有真正交流过多长时间,却贯穿对方的生活。”

    “我们算是男女朋友吗?我不知道,但对我来,我认为这个形容对我们来有点轻浮。”男人,“可我们到底算是什么关系呢?我犹豫了好久,考虑了好久。我的内心里早就有了一个答案,可是我因为担心,一直没敢告诉你。”

    “你在担心什么?”娜塔莉轻轻地问,“担心我吗?”

    巴基摇了摇头。

    “我并不是担心你,我是担心当我出那些话后,我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好,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担起责任来。”巴基沉声,“你的背景那么优越,你那么优秀,有那么多人爱着你——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适合你。可是现在,我下定决心了。”

    “什么?”娜塔莉不解地问。

    她看着巴基将手伸进自己的兜里,然后,她看着他拿出一个盒子来。

    她震惊地看着巴基,直到男人单膝跪在地上,打开那个首饰盒。

    那里面是一枚银戒。

    “娜塔莉·哈特姐。我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生于1917年,曾经就任于咆哮突击队,现在的外号是冬日战士,无业游民。”

    巴基。他看着娜塔莉的表情从惊愕变得喜悦,男人的嘴角也露出笑容,他继续道,

    “我知道我这一生的财富都不会多于你,很可能你回美国后会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可是有一点:不会再有人像我这样理解你、了解你的过去和你所受过的创伤。也不会再有一个男人能够像我这样的需要你。我深知你内心当中的创口只有我才能治愈,我的亦是如此。”

    “你是一个强大的变种人,我是一个强大的战士。我们不会给彼此拖后腿,而我发誓会扫平一切挡在你面前的敌人们。我们都打过血清,也会有比普通人类更长的寿命,我们可以互相陪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我总觉得很早以前便见过你,可能我们前世便有缘吧。——那么多次的洗脑没有让我们忘记彼此,那么在未来,也不会有人能够将我们分离。”

    巴基抬着头,他目光深情的看着娜塔莉,女孩捂着自己的嘴,因为激动,她忍不住在原地蹦跳了两下,她那湛蓝色的眼眸中尽是泪水。

    “娜塔莉·哈特姐,”巴基,他的嘴角勾起笑意,“你愿意嫁给我吗?”

    “哦,天啊,我当然愿意。”娜塔莉毫不犹豫地。

    巴基还未站直,娜塔莉便扑到了他的怀里。她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快乐地大笑着,巴基勾着嘴角,他抱着她的腰,两人在原地转了一圈。

    他们的影子合为一体,在路上拉得很长,很长。

    ——黑夜漫长,可有人相偎,就并不可怕,反而显得珍贵。

    作者有话要:  感谢 你卡你罗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鹿二 的地雷x3

    感谢 杜蘅 的地雷x2

    感谢 绍兮 的地雷x1感谢 cifelcassel 的地雷x1

    感谢 ni 的地雷x1 感谢 爱上开车的黥焚 的地雷x1

    ===========

    一百章整啦!!!!爆了个字数当加更啦!而且还在一起了,算是送给大家的百章礼物吧,希望大家和这个世界都能这样完完美美,幸幸福福的~~~~~~!

    很感谢大家能够看正版陪伴我到这里,爱你们!!

    ·

    然后我下一章会照常放防盗章,我会用防盗章来实验一下jj出的防盗功能,只要订阅本文一半以上就可以看到文章,大家要是愿意的话可以试一下,如果有误伤的记得跟我,我会报给管理员,这样以后看正文时就不会误伤啦!

    ·

    然后照常安利新文《佣兵女王》,今天发了第三章,想要这本书之后跟我再续后缘的baby们记得去看啊,最好再留个言和收藏之类的,新文数据好重要哒~!

    ·

    好啦!爱你们!么么么么!!!!(づ ̄3 ̄)づ╭1008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精灵掌门人〕〔大道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