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生为王林北〕〔文明与守护〕〔我有一艘独木舟〕〔诸天普渡〕〔神兵小将开始穿越〕〔贫僧法海佛门世尊〕〔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末日前行〕〔九星医院〕〔漫威之磁场转动〕〔往返蛮荒大世界〕〔我有一群地球玩家〕〔明朝领路人〕〔联盟之电竞经理〕〔简单游戏直播间〕〔名校养成系统〕〔白骨大圣〕〔神不在的霍格沃茨〕〔格兰自然科学院〕〔德玛西亚在美漫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英美]关系户 第103章
    从德国到美国,巴基和娜塔莉受到了最高规格的境界待遇,当他们从军用飞机走下来的时候,机场内尽是站岗的士兵, 和外围黑黑压压一片的人们, 和不断的闪光灯。

    “这是什么情况?”娜塔莉喃喃道。

    此刻, 他们正走向另一台昆式战机。

    “你现在是冉冉升起的新星, 娜塔莉姐。”娜塔莉抬起头, 她看到战机内站着一个独眼的黑人,穿着长风衣,他一边向后为复仇者、联邦警察和巴基哪天让开位置,一边道, “新政府刚刚成立,他们需要一个形象来稳定民心, 那个人现在就是你。

    娜塔莉走进战机内部, 她看着黑人, 黑人一笑。

    “——我是弗瑞。”

    “我知道你,你是神盾局的局长。”

    娜塔莉和弗瑞握了握手。

    “我真是受不了那些人。”旺达喃喃道,“之前他们要稳定民心,所以非要杀了娜塔莉。现在他们又要稳定民心,却干了和之前完全相反的事情。”

    所有人都走了进来,弗瑞冲着联邦警察们挥了挥手。

    “接下来就由神盾局负责了,谢谢各位。”

    他将警察们赶了出去,这才关上了机舱门。

    “别这么,旺达,这是人心所向。”弗瑞,“英雄们也很支持她,不是吗?现在,娜塔莉姐代表着女权、受虐儿童、变种人、非法实验受害者、超能力者——她将很多团体和组织都团结了起来。”

    “可是,我什么都没做啊。”娜塔莉不解地皱着眉毛。

    “这就够了。”弗瑞静静地,“你身上的复杂、悲剧、各种因素都交杂一起,你身上所存在的各种矛盾,让大部分的人都看到了自己想重视的那方面。假以时日,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位女领袖——当然,在此之前,我们要去掉你脑子中的东西,还有打倒九头蛇。”

    “我不想当领袖,我只想回家。”娜塔莉嘟囔道,“我想回去见见阿福,再去墓园看看我的父母。”

    “我们不会让她牵扯进政治的。”史蒂夫也严肃地,“不管你在想什么,弗瑞,将那个念头收回去。”

    “好吧。”弗瑞可惜地摊手,“我只是希望她能够让这世界更好而已。”

    他看向了娜塔莉身边的巴基,又露出微笑,伸出手。

    “巴恩斯先生,久闻其名。”他,“欢迎回家。”

    “谢谢。”巴基握住了他的手,两人象征性地握了握。

    在与娜塔莉和史蒂夫之外的人交谈的时候,他仍然和以前一样沉默寡言。

    “这辆战机会直接飞往复仇者联盟大厦。”弗瑞看向了复仇者们,“你们的职务被恢复了,大厦也已经被解封。”

    “我们还真是感激不尽啊。”鹰眼有些嘲讽地。

    “我知道有其他英雄帮助你们,你们可以让他们来大厦里做客,看望娜塔莉姐。”弗瑞,“但她和巴恩斯先生绝对不能出去——为了国家安全,他们现在理应被控制囚禁,直到解除脑内装置。但是政府上层不希望做得这么过分,所以他们将这件事的监视管理权交给了你们。容我重复一遍,他们两人不能出大厦,有问题吗?”

    “没问题。”史蒂夫,“但要如何才能接触他们脑子中的洗脑装置?”

    听到这个问题,弗瑞笑了起来。

    “那就是你们的专业了,不是吗?”

    //

    十分钟后,战机落在复仇者联盟的楼顶。

    弗瑞在前,他们走入了大厦内。

    弗瑞一扬手,一面墙壁上忽然浮出全息投影,上面是两个表格,看起来记录了两个心率图,下面还有各种其他的选项和类别。

    “这是他们二位的身体状况表。”弗瑞,“以防万一,如果有什么不对,你们可以短暂地将他们转移到下一层的牢房里。”

    下一层的‘牢房’,刚开始是为了绿巨人而制作的,坚不可摧,后来又添加了变种人抑制装备,综合了所有最好的材料,做成了一个多功能□□室,有时也用于□□那些复仇者们抓到的危险反派,直到政府将人提走。

    “我们没有用到这个的必要。”托尼。

    他们走入客厅,弗瑞则停在原地。

    “好了,我要嘱咐的就这么多。”弗瑞,“上面会每一个星期搜查一次他们两人的信息,直到他们脑子中的装置解除,也可能提审他们——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真的,弗瑞。”托尼扬了扬眉毛,“对于这件事,你真的一点忙都不帮吗?”

    “巴恩斯和娜塔莉脑子中的洗脑装置很复杂,九头蛇一般只对极少部分人使用,他们对其他士兵的洗脑就粗糙多了。”弗瑞耸了耸肩膀,“我抓到的那些九头蛇特工根本没有接触到这种高级洗脑的权限。如果你非要让我想办法,我只能——抓到阿什莫尔,要不就去找查尔斯。”

    “谢谢,你真是了一句很有用的话。”托尼吐槽道。

    “去把斯特兰奇找来也行。”弗瑞,“那些法师总是那么高高地凌驾于我们的头顶,不定他们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办法呢。”

    “好的,弗瑞。”看起来托尼还想贫嘴,史蒂夫干脆地道,“辛苦你了,你回去养病吧。”

    “我就假装没有听出来你在赶我走。”弗瑞摊了摊手,他也没有生气,转过身离开了。

    直到看着弗瑞走上战机、战机起飞之后,大家才松了口气。

    “现在就剩自己人啦。”旺达。

    娜塔莉看着自己周围熟悉的家具和设施,却有一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天啊,我竟然真的回来了。”她喃喃着,然后倒在了沙发上。

    “你的确离开了很久。”托尼。

    娜塔莉躺在沙发上,她看着天花板,一种难以言的疲劳感涌上心头。她上一次坐在这里,还是差不多半年以前的事情。这一段时间真的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多到足够改变她的人生。

    “你要休息一下吗?”托尼坐在她的身边,轻轻地将她额头上的碎发拨去,“你要养足精神,我们得请查尔斯来一趟。”

    娜塔莉模糊地回应着,她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他们的确需要休息。”史蒂夫轻声。

    托尼俯下身,他想抱起娜塔莉,巴基却伸出了手。托尼抬起头,他疑惑地看着巴基半响,然后才恍然回神。

    “哦,对,你……你们……”他站直身体,让开了位置。

    巴基弯下腰,他娴熟地抱起娜塔莉,娜塔莉并未清醒,而是下意识地在他的怀里找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

    “她的房间在哪儿?”巴基问。

    “我带你去。”旺达轻声。

    她在前带路,巴基抱着娜塔莉跟在后面,其他复仇者们则跟了上去。

    “你们过来干嘛?”旺达一边打开娜塔莉房间的门,一边回头看向他们。

    “围观。”山姆得十分简短。

    巴基走进屋里,他看着娜塔莉的房间,然后开始苦笑——的确,她的卧室比他们当时租的公寓大多了。其实巴基还没有看到她在韦恩宅邸的卧室,那才叫真大。

    巴基轻轻地放下娜塔莉,他想要站直身体,没曾想,娜塔莉下意识地勾住了他的脖子。

    “乖,好好睡。”巴基温柔地。他低着头,轻轻地抚摸着娜塔莉的脸,然后将她的手腕轻柔地抓开。

    “你要去集市吗?”娜塔莉闭着眼睛,她口齿模糊地呢喃着。

    巴基的神情有些无奈。

    “对。”他不想吵醒娜塔莉,于是顺着她道。

    “……早点回来。”她迷糊地。

    娜塔莉松开了手,沉沉地睡了过去。

    巴基站起身,他转过头,看到复仇者们的脑袋都聚集在门口,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当然,除了托尼,托尼看起来十分不爽。

    他走向门口,脚步没有一丝声响。他们退了出来,缓缓地关上了门。

    “我会给你另找房间的。”托尼换着胸,他干巴巴地,“为了大局着想,你们不能住在一起。”

    “听听你的话,托尼。”史蒂夫为自己的朋友鸣不平,他的声音里有丝调笑,“你听起来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她都二十四岁了!”

    “闭嘴你这老冰棍。”托尼哼了一声,“我是她的养兄,而你有什么资格管娜塔莉的事情?”

    “因为我的初恋情人把她当孙女。”史蒂夫,“这么一排辈分,我比你大多了。”

    “你这么排,你也比我大多了。”巴基伸手一怼他,“你可别想让我喊你爷爷。”

    然后美国队长就非常不美国队长的傻笑了起来,像是个十七岁大男孩。

    “我的妈啊,队长你还是别笑了。”快银喃喃地,“你在我心目中建立的形象,现在已经倒塌得差不多了。”

    “好吧。”史蒂夫收敛了一些,他伸手拍了拍巴基的肩膀,“我们两个得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再喝点酒——”巴基停顿了一下,“虽然我们都喝不醉,这少了不少乐趣。”

    “其实以前也是一样。”史蒂夫露出了笑容,“但那个时候有德尼尔弹钢琴,森田和杜根会即兴唱歌,所以就算喝不醉,也感觉酒水还不算那么索然无味。”

    “我知道你想起哪一次了。”巴基的嘴角勾了起来,“是不是如果卡特身穿着紧身红色礼服出现就更好了?”

    “哦,巴基。”史蒂夫扬了扬眉毛,有些吃惊,“你竟然还记得?”

    “我当然记得。”巴基喃喃道,他挠了挠自己的头,“一个是那时候卡特太辣了,而另一点是,我还是第一次被女人忽视得那么彻底,这么耻辱的事情,就算我被洗脑了也会记着。”

    “得了吧,”史蒂夫笑着,他拍了下巴基的胳膊,“就算是现在,你不也让娜塔莉一见钟情了吗。你的魅力根本没有减弱,哥们。”

    “这也是我为你可惜的原因。”巴基,“真的,你找一个现代女友就能融入进这里了。如果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决的,那你需要处一个女朋友。如果还解决不了,那你需要把女朋友变成未婚妻——这真的是我的心得。”

    史蒂夫刚想些什么,面前却出现了一只手。托尼从中间分开他们,然后他扬了扬眉毛。

    “拜托你们自己找个地方再聊,好吗?”他,“虽然这里隔音很好,但这不代表你们应该就站在她的卧室门外聊天,稍微有点公德心吧,老家伙们(old an)。”

    史蒂夫和巴基抬起头,他们这才发现复仇者们都在看着他们,仿佛在看动物园里的动物。

    “你们是怎么做到忽视我们这么大一帮人,还能忘我的聊天的?”猎鹰吐槽道。

    “好吧。”史蒂夫自认理亏地,“对不起。”

    //

    太阳一点一点地降落,黑暗和星空笼罩在了纽约的城市上空——好吧,和大多数大城市一样,纽约的天空没有几颗星星。

    下午的时候,斯特兰奇将布鲁斯传送了过来,x战警们决定明天再登门造访——等娜塔莉和巴基休息好之后,再让查尔斯瞧瞧他们的脑袋。

    娜塔莉仍然在房间内沉睡着,复仇者们或在自己的房间里,或在楼上的型电影院看电影,只有托尼待在客厅里。

    他没有让贾维斯打开灯。

    虽然天已经黑了,可是曼哈顿的晚上才刚开始。城市的光从玻璃外面撒入屋内,即使没有开灯,客厅内也不显得昏暗。托尼坐在吧台边的高脚凳上,他的手中拿着酒杯,手肘搭在吧台上,看着落地窗外发呆。

    一个脚步声传来,然后那人坐在了他的身边。

    “他们两个还在聊天吗?”男人——布鲁斯问。

    托尼点了点头。布鲁斯吹了个口哨。

    “真能聊,从我到这里一直到现在都没停过吧。”布鲁斯伸手自己拿起了一个玻璃杯,往里面倒满酒,然后才坐了回来,“莱娅也在睡觉。”

    托尼嗯了一声。男人的目光一直看着玻璃外,似乎不想与布鲁斯交谈。

    布鲁斯看着他,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

    “听我,托尼,我们得谈谈。”他。

    托尼收回目光,但也没有看向布鲁斯。

    “你知道我讨厌你吧,布鲁斯。”

    “我知道。”布鲁斯耸了耸肩膀,“我也知道我们两个家族在过去的一百年中因为各自发展而出现过一些矛盾——可我们也曾经合作过。”

    “你这算什么意思?”托尼这回真的转过了头,看向了布鲁斯,男人皱起了眉毛,“你这是在跟我讲和?”

    “讲和?”布鲁斯心平气和地,“我从来都没有敌对过你,是你一直敌视我。真的,托尼,你比我大了不少,可是你有的时候就像是个任性的孩子。”

    托尼的表情显得他认为这一切都很好笑,他扬了扬手。

    “任性?”他,“我只是愿意用我的方式对待这个世界,我也有能力这样做——这就叫任性?”

    “那你到底为什么敌视我呢?”布鲁斯问。

    托尼张了张嘴,他停住了。

    “我也不知道。”他。他晃了晃酒杯,盯着那酒水中的璇儿发呆,“或许是因为你跟我太像了——而且别你对我没恶意,你在媒体面前少怼过我吗?你们韦恩集团一有什么东西新上市,就要贬低斯塔克。”

    “那是运营和策划的人干的。”布鲁斯摊了摊手,“而且你们斯塔克不是也一样吗?我们两个本来就是美国最大的家族公司,被比较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以为你会习惯。”

    “得对。”托尼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不定搞掉了韦恩,我看你就能顺眼了。”

    “不行,你等不到搞垮韦恩的那天了,现在你就得看我顺眼。”布鲁斯。

    “为什么?”托尼皱起了眉毛。

    “为了莱娅,你的娜塔莉。”布鲁斯声音平静。

    托尼嗤笑一声,他将酒杯递到唇边。

    “我想起来了,”他喝着酒,模糊地,“这也是我后期更讨厌你的另一个原因。”

    布鲁斯沉默地注视着托尼。

    “你真的这么想吗?”他,“因为我们本来可能会成为朋友。队长和巴恩斯处境相似,巴恩斯和莱娅相似。而你,你找不到除了我以外,更能理解你,和你处境相同的人了。”

    “我为什么要找?”托尼看向布鲁斯,他的语气有一丝嘲讽,“我不是有心理创伤的二战老兵,也没有被人实验解剖过。我是托尼·斯塔克,我讨厌别人干涉我的生活,或者走进我的生活。”

    “可是你现在正在因为莱娅离开你的世界而感到难过。”布鲁斯平静地。

    托尼举起酒杯的姿势定了定,

    “胡扯。(bull)”他喃喃着。

    然后,那杯酒才送到了嘴边。

    “你不止是为了莱娅和巴恩斯有了婚约而感到生气。”布鲁斯继续道,“你是在为自己恼怒,你对父母的去世感到内疚,你本来想将这内疚放在她的身上进行弥补——然后你发现,她可能不需要你的关怀了。所以你才难过,为她,为你的父母,也为你自己。”

    托尼将那酒杯放在腿上,他瞪向了布鲁斯。

    “你敢调查我?!”他压抑着愤怒地。

    “我没有调查你,可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布鲁斯平静地,“就像我刚刚的,我们是同一类人。”

    托尼的怒火消散了。他看着布鲁斯,若有所思,然后虚声轻笑。

    “对,我记起来了。”他,“你的父母也被杀了,是吗?”

    布鲁斯没有话,他看着托尼将那酒杯放在桌子上,发出一声脆响。

    “他们死在你们的面前,至少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托尼喃喃道,“可是我呢,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去世的,感觉全世界都在隐瞒着我,两个月前我本应该问问皮尔斯这件事,可是我当时心太乱了,把这件事情忘记了。——这世界上还有比我更糟糕的儿子吗?”

    “有啊。”布鲁斯笑了笑,“还有我呢。”

    托尼撇过头,他看了眼布鲁斯。

    “我记得你过,你那时才八岁。”

    “是啊,我那时才八岁。”布鲁斯喃喃道,“可如果我知道他们会那么早的离开我,我就不会总是耍性子,惹父亲生气。我也不会偷偷跑出去,让我的母亲着急。我也不会……”

    男人轻叹一口气。

    “……我也不会觉得每天缠着我的妹妹是累赘。”他,然后嘴角勾起了笑容,“如果我知道他们注定要离开,我仍然希望能够跟他们好好告别,而不是这样草率又匆忙。”

    托尼没有话,他撇开了目光。

    布鲁斯举起酒杯,他几乎喝了半杯,才放下手臂,轻叹一口气。

    “这些年来,我救了很多人,可是我救不了他们。”他,“有一次我救了一家四口,那对夫妇生的是一对龙凤胎,那一对兄妹看起来也就八岁左右。我当时在想,如果在那一晚,也有人出现救了我们,那该多好呢?不定我的人生也会被改变。”

    “这个世界上会失去一个超级英雄。”托尼勾起了嘴角,“而且不定你和娜塔莉能拌嘴一直绊到成年。”

    “那么巴恩斯也没有机会了,因为她会一直待在哥谭。”布鲁斯扬了扬手,他笑道,“而你也是。”

    托尼笑了,然后他摇了摇头,神色渐渐地变得黯淡。

    “其实,我并不是只对父母感到内疚。”他,“我对她也感到相同的内疚。”

    “为什么?”

    “我……”托尼张了张嘴,他似乎有千言万语,最后却无法出口,“我给她取了名字,发誓永远不离开她。她那时候就像是被人遗弃过的流浪猫,总是问我‘真的吗?你真的会做到吗’?我一遍遍地告诉她,是真的,我永远都不会抛弃她,她信任了我。——然后有一天,命令下来了。”

    托尼欲言又止,他拿起酒杯,却发现里面空了,男人给自己又倒了一杯。

    “我父亲想尽办法想要将她留下来,可是那些人渣的权利太大了,他根本反抗不了。”他,“然后我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送她离开。我是个混球,她刚刚信任我,我就让她离开了。我对不起他们三个人,不管是兄长,还是儿子,我都没有尽到责任。”

    “这不是你的错。”布鲁斯,他苦涩又无奈地笑着,“时间会增大你的内疚感,但是你知道吗,托尼,这不是你的错。你和你的父亲当时都无法对抗他们。你的父母知道你对他们的爱,你不能一直想着自己多么糟糕,你的成就无人能比。”

    托尼一口气喝光了那杯酒,他看着布鲁斯,笑了起来,看起来有点醉。

    “你在服自己。”他,“可是错的就是错的,遗憾永远不能弥补。”

    “可以弥补。”布鲁斯沉声,“我们还有莱娅,你的娜塔莉。她还活着,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事情了吗?”

    托尼撇下了目光。

    “我不知道。”他轻声。

    布鲁斯侧坐着,他注视着托尼。

    “我们拯救生命,保护其他人家庭,这就是我们现在做的。”他,“我也曾经迷茫过,对自己怀疑过。可有时,该放手的时候,你就应该放手。”

    托尼看着他,然后他又笑了起来,他举起了酒杯,才发现里面又空了,他将它放在腿上。

    “你之前有一句话得很对,你们有一句话的都对。”他,“我们之前起争端的时候,你嘲讽我,让我穿上盔甲再决斗。而史蒂夫——那个混球,我知道他不是真心的,但是在我们刚刚创立复仇者的时候,他质问我,脱下这身铠甲,我还剩下什么。”

    布鲁斯静静地看着他。

    “你知道你还拥有着什么。”他。

    “钱?”托尼不屑地笑了,“企业家?慈善家?花花公子?”

    布鲁斯摇了摇头。

    他探过身体,目光坚定,手指点在了托尼的胸口上。

    “你还拥有着一个高尚的人格。”他,“它成就了你,它让托尼·斯塔克成为了钢铁侠。”

    托尼瞪大了眼睛,他看向布鲁斯,眼眸中有一丝意外,和其他复杂的感情。然后他撇过了头。

    “我都不知道我有这么伟大。”他喃喃着,声音里有一丝不太明显的难为情。

    “那你知道是什么成就了你的人格吗?”布鲁斯问。

    “是什么?”托尼忍不住跟着他的语言问下去。

    “是你曾经经历过的一切。”布鲁斯,“你对你父母的内疚、你对你自己年轻时候行为的反思、你曾经的叛逆、曾经做过的那些错事——这些事情不是毫无意义的,它们让你成为了现在的你。”

    布鲁斯停顿了一下,他收回了目光,他看着地面,目光深沉又思念。

    “……这些过往,让我们成为了更好的人。”

    托尼歪斜着身体靠在柜台上,他注视着布鲁斯,男人抿了抿嘴,撇开了目光。

    “好吧。”他,“看着你了这么话的份儿上,我勉为其难的稍微少讨厌你一点。”

    布鲁斯笑了起来。

    “所以我们达成一致了吗?”他,“我们要做好兄长,不吵架,不互相怼来怼去。”

    “……我努力。”托尼。

    布鲁斯笑着摇了摇头,他拍了拍托尼的肩膀,然后站起身,迈开了脚步。

    “布鲁斯。”

    就当他即将走出客厅的时候,托尼的声音响起,布鲁斯回头,他看到托尼靠在吧台上,注视着他。

    “……谢谢。”

    在黑暗中,托尼微不可闻地。

    布鲁斯露出了笑容。

    “不,我要谢谢你。”他,“我很久没跟人聊天了。”

    托尼打了个响指,客厅的灯亮了起来。

    一瞬间,仿佛整个楼层都明亮了。

    “我知道。”托尼,“有的时候,真的是跟那些穷家伙聊不到一块去。”

    布鲁斯爽朗地笑了起来。

    何止是史蒂夫,其实真的,布鲁斯·韦恩也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大笑过了。仿佛被布鲁斯感染,托尼无可奈何的摇头,嘴角也勾起了一丝弧度。

    城市上空,

    作者有话要:  城市上空,乌云终于散去,星星闪耀了起来,散发着光芒。

    =================

    感觉电影版的妮妮和三部曲的老爷有一些地方还是挺像的

    ·

    有很多机智的伙伴啊,还记得娜塔莉之前的神器戒指玄戒,其实原本还有一段剧情,但是被我删减了,所以戒指就没有机会出场惹……

    本文后半部分虽然是走得大纲,但是细节和剧情情节改动的还是挺多的,因为已经确定了后面还会再删剧情,因为现在的剧情走向调整过了,那个原本挺重要的剧情就用不上了【哭唧唧

    ·

    为什么女主后期戏份少,因为我其实是为了弄出女主来解英雄们的心结23333打赢了boss才不算he完结,让巴基啦史蒂夫啦妮妮啦老爷啦,通通让他们身心舒畅了才算he233333

    ·

    滚去昏睡了zzzzzz大家久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伏天氏〕〔烂柯棋缘〕〔皇兄万岁〕〔绍宋〕〔饲养全人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