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舐月〕〔全息网游之老婆打〕〔偏爱〕〔乡间闲人〕〔港综之特殊警察〕〔我在东京教剑道〕〔我有一片墓地〕〔突然成仙了怎么办〕〔东方战神江宁〕〔球匠〕〔我的宇智波过于低〕〔影视世界之我不会〕〔老祖真的是太牛了〕〔我竟成了最强校长〕〔我真的只是NPC啊〕〔舌尖上的霍格沃茨〕〔大医凌然〕〔大师兄得死一百次〕〔夏逆〕〔这只妖怪不太冷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英美]关系户 第138章 第 138 章
    ,!

    番外,=或者多等两天男人没有开灯,他站在窗边,淡色的月光透过玻璃静静地洒在他的肩膀上。娜塔莉看着哈瑞的背影,他站在偌大的窗边,背影是那样的宽阔又给人倚靠感,男人的身板似乎永远都是挺直的。即使她知道他在那些变种人超级人类面前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正常人类,可是只要看着哈瑞,娜塔莉似乎就觉得自己无所畏惧。

    男人静静地凝视着远方,他那镜片后的深色眼眸深邃得看不到底。娜塔莉走到哈瑞的身边,和他一起看向窗外远处的湖泊。

    “在这里万事心,尽量多和那些变种人在一起。”哈瑞缓缓地开口。

    “好。”娜塔莉应道。

    “这里毕竟不是英国,我们和你之间相距太远。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不要硬抗,不要出面,自己安全最重要。”

    “嗯。”

    “查尔斯可以信任,你好好和他学习控制自己的力量,身体格斗练习也不能松懈。”

    “我记住了。”

    哈瑞微微侧过些头,他注视着娜塔莉,欲言又止。

    “早点学会控制力量,”最后,他,“早点回家。”

    娜塔莉抬起头,她看向养大自己的男人。哈瑞已经年近四十,眼角已然有了皱纹。皱纹是年龄增长的证明,却遮挡不住男人比年轻人更有魅力的气质。可是此时此刻,这个总是战斗在危险一线的男人,神情也终于有了些疲惫和迷茫。

    他看着娜塔莉,他不再是那个智勇双全的特工,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

    哈瑞的目光落在她的肩上显得太过沉重,娜塔莉侧开了脸。

    她有预感,自己身上的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娜塔莉对于真正的自己知之甚少,可是她明白,她自己的问题并不是简单的‘控制好力量’就可以解决的。如果她的力量会为他们带来危险呢?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即使她那么留恋英国。

    她之于特工们,特工们之于她,互为珍宝。

    所以只要她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性会伤害他们,她宁可这辈子都不回去。

    娜塔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撇开了目光。

    “你们明天早上离开吗?”她转移了话题。

    哈瑞沉默地摇了摇头。

    “我们半个时之后离开。”

    “为什么这么快?!”娜塔莉惊慌地抬起了头。

    “伦敦总部高层一共就三个人,两个人跑来美国为你送行,你为什么?”哈瑞温柔地看向娜塔莉,此时此刻,娜塔莉像是一个还不会走路的孩子,不愿意离开自己的父亲。她的人生当中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恐慌,她开始害怕。

    “不必感到害怕,我亲爱的娜塔莉,一切的别离都是为了相逢而做准备。”

    哈瑞伸出手,将娜塔莉揽入怀中。男人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娜塔莉的发丝,他不再多其他的话,却已经抵得过千言万语。娜塔莉颤抖着闭上眼睛,在男人的怀里深深呼吸着,努力地让自己镇定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又被推开了,梅林和艾格西走了进来。

    “该准备离开了,哈瑞。”看着拥抱着的两个人,梅林沉默着,“飞机已经待命。”

    哈瑞松开了娜塔莉,他点了点头,“我要再和查尔斯先生交代几句。”

    哈瑞安抚地看了一眼娜塔莉,然后冲着门口走去。梅林轻轻地叹了口气,他什么都没有。在哈瑞走出之后,他跟在他的身后离开了。

    娜塔莉难过又沉默地站在那里,艾格西走上前,一把搂过娜塔莉的脖子。

    “没什么难过的,又不是生离死别。”艾格西笑着,“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我们可以天天通视频,无聊了我可以每个礼拜过来找你玩。”

    “我知道。”娜塔莉强打精神。她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像是个哭哭啼啼的怨妇,她要让他们放心。

    “往好处想想,至少你的男朋友以后不会是巫师,更有可能是变种人了。”艾格西耸了耸肩膀,“我想在这两个之间相比,梅林更能接受变种人吧。”

    “我要第一个人留在美国,而你却在想我处不处男朋友?!”娜塔莉气鼓鼓地,“我不喜欢巫师,也不喜欢变种人!以后我要回英国找一个普通的人类的男朋友就够了!”

    艾格西站在娜塔莉的背后,他的双手跨过娜塔莉的肩膀,搂着她的脖子。他低下头,将自己的下巴抵在娜塔莉的肩膀上。

    “比如像我这样的?”他笑着。

    “想得美。”娜塔莉不留情面地。

    她和艾格西实在是太熟了,他们一起长大,知道对方所有的底细。艾格西对她像是哥哥、又像是朋友,他们比家人更要亲近。

    ……或许,他们之间还存在着一些青涩的情愫。

    在之前,他们的年龄都太了,没有往感情的方面细想过。而现在,娜塔莉已经从查尔斯对待她的严肃程度上意识到了自己身上的所存在的麻烦,她不可能让艾格西因为自己受到更大的风险,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类。

    “我猜你就会这么。”艾格西笑了笑,他没有像平时一样嘴贱的反驳,可能是因为他们即将分别吧,今天的他格外温柔,他轻轻地抚摸着娜塔莉的头发,“无论你想怎么做有都可以,我会永远支持你,只要你开心就好。”

    娜塔莉靠着他,她闭着眼睛,深深地呼吸着。

    梅林从敞开着的门走了进来,他停在门边,玩味地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隔了几分钟,他才用手指敲了敲背后的门板,娜塔莉和艾格西这才注意到他。

    “艾格西,我们该走了。”艾格西点了点头,他刚想松开搂着娜塔莉的手,梅林意味深长地笑了,“再搂一会吧,过了今天,她这一两年之内都不会回伦敦了。”

    艾格西收回了手,他像是老头一样皱着脸,嫌弃地看了一眼梅林,“梅林,你一天天都想什么呢?”

    梅林用一种揶揄的笑容看着艾格西,看得艾格西直发毛。

    他们三个人走出了城堡的大门,查尔斯庄园的草坪上,一架飞机正停在停机坪上。哈瑞站在飞机旁,与坐着轮椅的查尔斯了些什么。

    三个人走了过来,查尔斯扭过头,他冲着娜塔莉笑了。

    “好好地和你的家人们告别吧,娜塔莉。”

    娜塔莉站在查尔斯的身边,她努力地露出笑容,三个特工依次抱了抱她。

    哈瑞沉默地注视着娜塔莉,他冲着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会做得很好的。”哈瑞轻轻,“记住这句话,娜塔莉:‘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引用莎士比亚。”艾格西嘟囔道。

    娜塔莉笑了笑,她点了点头,男人望着她欲言又止,最后他什么都没有,转身上了飞机。

    “每天都要和我们报平安。”梅林,“按时刷牙——”

    艾格西和娜塔莉都无奈地哎呀了一声。

    “她又不是孩子了,梅林!”艾格西叹了口气。

    “就是嘛。”

    “好吧!”梅林又生气又无奈地,“那我就没有什么可嘱咐的了,哈瑞的对,你会做的很好的。”

    娜塔莉还没有反应过来,梅林再次拥抱了她,然后在她的额头上留下了一吻。

    “万事心。”他。

    梅林几步一回头地登上了楼梯。

    最后剩下了艾格西,艾格西像是拍哥们一样拍了拍娜塔莉的肩膀。

    “我会照顾好他们的,你负责照顾好自己。”

    “我知道。”

    艾格西点了点头,他转身登上台阶,娜塔莉则仍然站在原地望着他。

    艾格西走了一半,他忽然转过头。

    “你会回来的,对吗?”艾格西问。

    娜塔莉楞了,她抬头望着艾格西,艾格西站在台阶上,他西装革履,晚风吹起了西服的一角。

    她沉默着,艾格西却忽然笑了。

    “再见,娜塔莉。”他。

    他登上了飞机,飞机门缓缓地合上了。娜塔莉仰头望着飞机,查尔斯则望着她。

    “我们走吧。”查尔斯温和地开口道。

    娜塔莉点了点头,她和查尔斯离开了飞机坪。他们来到庄园的门口,远远地望着那里,飞机起飞了,它逐渐消失在天际。

    在这一刻,娜塔莉忽然意识到,这是她人生当中第一次独自踩在异国的土地上。

    “进去吧,娜塔莉。”查尔斯,“风有些凉了。”

    娜塔莉收回目光,她跟在男人的轮椅后,走进了大厅。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走廊里一个学生都没有。查尔斯陪伴着她来到娜塔莉的新卧室。

    “谢谢你,查尔斯。”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查尔斯。他停在门口,欣慰地注视着女孩,“他们将你视如珍宝,我很高兴看到你遇到这些人,艾瑞克也会高兴的。”

    提起这个名字,娜塔莉的手指一僵,连分别的伤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可以不要这个便宜爹吗?

    她从被反恐救人的特工养大,结果现在告诉她她的亲生父亲是一个真·前恐怖分子?!

    “我……我可以不和他见面吗?”娜塔莉委婉地。

    “不必害羞。”查尔斯却会错了意,他笑着,“等我初步将你脑海里的锁再次巩固之后,我就安排你们见面。”

    瞬间,这个悲催的消息甚至冲淡了娜塔莉心中对特工们的不舍。

    “呃……有没有可能是去搞错了?”娜塔莉消沉了一会之后重振旗鼓,她试探地,“有没有可能我不是他女儿,毕竟他十几年前比较爱在美国折腾,可我是一个英国人啊。”

    这句话完,查尔斯望着她的眼神变了下。

    “娜塔莉,”他清了清嗓子,“……虽然你在英国长大,可是你其实是一个美国人。”

    娜塔莉一屁股瘫坐在床上,她目瞪口呆的看着查尔斯。

    “可是……可是我是在伦敦街头被哈瑞捡到的啊?”

    “呃……是这样的,娜塔莉。我知道你对英国的感情,所以你可能要好好消化一下。”查尔斯用越发温和委婉的态度道,“你的确是在被伦敦捡到的,可是那天晚上我曾经和你交流过,你当时的是纯正的美语。”

    轰隆地一声,似乎有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劈到她的头上,娜塔莉只觉得眼前一黑——这是她今天受到的第二个巨大打击,她不止是一个恐怖分子的女儿,她竟然还是一个美国佬。

    她简直不知道这两个消息哪个更让她感到绝望。

    公号意味着黑寡妇是以复联成员的身份邀请托尼商讨正事。

    托尼一步步从钢铁侠专用通道走进屋内,有机器爪子逐件从他的身上分解开盔甲。当托尼走进屋里的时候,他身上的盔甲正好全部卸下。

    “接通。”

    托尼的深色衬衫已经全是汗水,他接过了机械爪递给他的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

    男人对面的空气一闪,投影出了黑寡妇的身影。

    “嘿,托尼,我们接到报告——”

    “是的,报告的都对。”托尼打断了她,他冲着屋内走去,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啤酒,然后来到沙发上坐下,这才看向娜塔莎,“我在现场。”

    “你知道他们为何而来吗?”娜塔莎皱起了眉毛。

    托尼摇了摇头,“我只是碰巧赶上的,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你在现场,身上还穿着盔甲,现在有舆论这件灾难的发生与我们有关。”娜塔莎有些头痛地,“国会那群老头又要嚷嚷了。”

    “反正我们都知道,民众和政府都总是最愚蠢的,不是吗?”托尼耸了耸肩膀,他将啤酒灌入嘴中。

    “你注意到那些恐怖分子有什么特征吗?”

    托尼放下啤酒,他拧着眉毛回忆着。

    “那些人全副武装、戴着黑色的面具。训练有素,而且下手狠毒——类似于敢死队。我觉得他们根本没想活着回去,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引爆装置。这很可疑,那家商场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这么拼命呢?”

    “的确很可疑。”黑寡妇也皱起了眉毛,“你还发现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了吗?”

    托尼张了张嘴,他忽然想起了娜塔莉。

    一个从英国而来的年轻女孩,训练有素,第一次实战就能发挥得如此出色,并且被变种人严加看护……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伏天氏〕〔烂柯棋缘〕〔皇兄万岁〕〔绍宋〕〔饲养全人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