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南明第一狠人〕〔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从吞噬开始登录〕〔废土特产供应商〕〔娇鸾入堂〕〔木叶养猫人〕〔上下杂货铺〕〔海贼之祸害〕〔三千铁骑纵横诸天〕〔异世界道门〕〔利刃无声〕〔全属性武道〕〔超神学院之超级战〕〔从士兵突击开始的〕〔被圣女养大的不死〕〔开局召唤一只小骷〕〔我在和平精英打枪〕〔我在东京真没除灵〕〔越限游戏〕〔今天起做钢铁猛男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英美]关系户 第152章
    ,!

    番外,正文订阅70%=或者多等两天

    “我不是!”娜塔莉反驳道。

    “你是。”夏洛克肯定道。

    “我不是!”娜塔莉大叫道。

    “那你把提琴还给我。”

    娜塔莉不耐烦地打了一个响指,提琴忽然间出现在沙发上。

    “你真的是变种人!”艾格西大叫道,这时的他比较像平常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是个巫师!”

    “我什么都不是!”娜塔莉更大声道,“我就是一个平凡的特工女孩儿!”

    “你可真够普通的。”夏洛克面无表情的吐槽道。

    艾格西啪的一声将手打在额头上,无奈的摇了摇头。

    “行了,我的大姐,快点下楼上车。”

    娜塔莉气哼哼地站了起来,蹬蹬蹬蹬地跑下楼去了。

    艾格西叹了口气,他弯腰将沙发上娜塔莉的外衣还有背包和伞都拿了起来,然后冲着夏洛克和华生点了点头。

    “打扰了,感谢你们为她办生日派对。”

    “不用这么客气,办得也不是那么成功。”华生一边着,一边瞪了夏洛克一眼。夏洛克窝在沙发里一言不发,抱着提琴的样子像是个孩子。每次华生真的生气的时候,夏洛克就无比的乖巧。

    “别那么。”艾格西笑了笑,“你们是她除了特工之外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这足够让她高兴了。日安。”

    青年微笑着示意,然后转过身走下了楼梯。

    “叫她下次再过来玩。”华生赶忙又加了一句。

    艾格西挥了挥手,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的尽头。

    211b的门外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娜塔莉正坐在副驾驶一脸不爽地鼓着嘴。艾格西笑了一下,他打开后座的门,将娜塔莉的东西通通放在了后面。

    他进到驾驶位,启动了车子。轿车逐渐加速,驶出了贝克街。

    “怎么啦?”艾格西一边看着玻璃外的道路,一边瞟了一眼娜塔莉,露出了揶揄的笑容,“又不开心了?”

    娜塔莉鼓着嘴,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她不是傻瓜,这么多年了,她对于自己的能力也有了一些想法——她知道她可能是一个变种人。这个世界上变种人很多,但是娜塔莉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如此简单的人。她生活在阳光里,却仍然时时刻刻觉得背后可能会有黑暗吞噬掉她。

    即使不太了解美国的娜塔莉也知道,x战警是变种人中的佼佼者,也是最具有实力的变种人队伍。如果他们亲自上门来找她,恐怕……

    她用不开心来掩饰自己的恐惧,她害怕那些未知的事情。

    “你都十九岁了,该成熟一些了。”她听见艾格西在叹息,“你应该知道,就算你是一个变种人,我们也会依然爱你。”

    窗外的风景不断地倒退,娜塔莉沉默了一会,才泄了劲。

    “我真的很想当一个普通人类。”娜塔莉沮丧地,“和你们在一起,以后当一个特工。”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一辈子留在我们的身边。”艾格西,“但不一定非要当个特工。我因为我的父亲才选择了这条道路,可是你没有必要,你应该去选择一个更自由安全的职业。”

    “因为我是个女生?”娜塔莉不以为然地。

    艾格西看向了她。

    “因为我们都害怕你受到伤害。”

    娜塔莉又沉默了,她有些难为情地将腿踢来踢去。

    “你怎么一穿西服就这么会撩妹?”她弱弱地抱怨道。

    艾格西笑了,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则摸了摸娜塔莉的头顶。

    “不用害怕,”他,“就算是变种人,我也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一时间,车内又沉默了。他们之间的沉默不是尴尬,而是另一外一种舒心又安全的氛围。两人看着车窗外的道路,下午的暖阳洒在地面上,十分地温暖。

    “我不想离开你们。”过了好一会,娜塔莉才道。

    “那就不要离开。”艾格西安抚地回答。

    娜塔莉又沉默了。

    其实她都知道,她知道自己的不同。尤其是今年,她的‘想象’能力又加强了许多,她就知道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她总是做噩梦,梦见别人的惨叫声,有男有女。她的梦永远那样阴冷,就像她的时候一样。

    哈瑞、梅林和艾格西给了她阳光又温暖的世界,可是娜塔莉背后的影子却像是怪物一样想要吞噬她。

    她如此爱着他们,她一刻不想离开他们。可是另一个声音却告诉她,‘该上路了’。

    她眼前这个温暖的世界恍如是幻境,越长大就越脆弱,仿佛一撕既开。那些变种人是将她的幻境打碎的人吗?

    娜塔莉有些烦躁,她忍不住伸出手,握住了艾格西放在自动挡上的手。

    艾格西转过头,温柔又安抚地看着她,抚平着她的烦躁。

    这条道路像是没有尽头,像是另外一种鞭挞心灵的方式。

    娜塔莉有些烦心地道,“如果我们现在就坐在客厅里就好了,我讨厌煎熬。”

    下一秒,两人的面前一闪,他们屁股底下的汽车椅垫变成了更加柔软的沙发,面前的道路变成了客厅和许多人。

    艾格西还保持着开车的姿势和状态,他蒙了将近两秒,和一脸震惊的哈瑞还有梅林对视。

    “啊————!!!”两秒之后,艾格西才惊慌失措地叫起来,他想要站起来却脚软得向下滑,仿佛地上又一条蛇一样惊恐,“这是怎么回事?!卧槽!**!!**!!**inghell!!”

    娜塔莉则目瞪口呆地坐在沙发里,她和哈瑞还有梅林震惊地互相瞪着。

    艾格西还出于骂街的疯狂状态中,对面有人不心笑出声。娜塔莉保持着目瞪口呆地表情转过头,这才看到前方还坐着另外三个人,为首的是一个长卷发坐着轮椅的英俊男人,他的旁边坐着一个带着眼镜的青年,右边则是一个金色长发的女人,刚刚的笑声就是从她那儿传来的。

    “艾格西,闭嘴!”一分钟之后,眼眸中还充满震惊的哈瑞才出口制止了艾格西。

    艾格西倒在沙发上大喘气着,他瞪起了眼睛,“我的车怎么办?!它还在路上!!”

    哈瑞给了梅林一个眼神,梅林这才合上了嘴,低头操控起平板起来。

    停顿了一会,梅林吃惊地,“这不可能!他们的车还行驶在距离我们十五公里远的地方!”

    这个时候,对面坐着轮椅的英俊男人静静地笑了。他的双手抵在桌面上。

    “您看,正如我所,您的养女是一个变种人。”

    哈瑞皱起了眉毛,他看向娜塔莉,“娜塔莉,你刚刚做了些什么?”

    “我……”娜塔莉愣愣地,忽然间她觉得自己的鼻子一片温热,她抹了一把,她的手上全是血。她开始咳嗽,有血从她的嘴角渗出。

    她疑惑又害怕地下意识看向哈瑞,却被哈瑞的表情吓了一跳。

    她从未看过哈瑞这样失态的神情,他深色的眼眸中尽是惊慌失措,手指紧紧地捏成拳,指尖泛白。比哈瑞更加害怕的是梅林,他猛地站起身,颤抖着手拿起了纸巾奔向娜塔莉。

    “看着我,娜塔莉,抬起头,”他像是哄孩子一样,声音却颤抖着,“没关系,别害怕。”

    娜塔莉呆呆地仰着头,她依旧不明白自己发生了什么事。

    忽然间,那些已经遗忘在记忆深处的画面又重现了。

    她倒在水坑当中,寒冷的雨水冰透着她的身体。

    她感觉到五岁的自己的鼻子在流血,生命在减退,可是她却连手指都动不了,只能看着冰冷的雨水打在自己的脸上。

    那片寒冷……那场夜雨……

    更加黑暗的冰冷蜂拥而至,似乎有什么记忆拼命地想涌上前,却被其他东西锁住了。

    娜塔莉很害怕,那恐惧深深刻在灵魂上,她呼吸着,却觉得连呼气都带着寒气。

    她的浑身颤抖起来,有泪水不由自主地从眼眶滑落。梅林着急的表情和哈瑞跑过来的画面逐渐模糊远去,她的思维向后堕落,向着黑暗倒去。

    她向着深渊坠落。

    啪。

    忽然间,在一片黑暗之中,她感觉有谁托住了自己的后背。

    “不要害怕。”一个男声温柔地道,“你不是一个人,你无需害怕黑暗。”

    一股温暖的风包围住了她,寒冷渐渐退去,黑暗也渐渐消失。

    似乎有谁温暖地抱住了她,驱散了那片阴霾。

    //

    娜塔莉缓缓地睁开眼睛,眼前一片刺眼的亮光。

    过了一会,她才发现所有人都围绕在她的身边,而她正躺在某一个人的腿上。

    “娜塔莉!”艾格西松了口气。

    哈瑞和梅林似乎也是如此,可是他们却仍然绷着脸,似乎还在为什么事担心。

    另外的三个人应该就是x战警了。她这才发现自己就躺着那位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的膝盖上。男人的右手手指抵着自己的太阳穴,左手则轻轻地抚摸着娜塔莉的发丝。

    娜塔莉有些窘迫地爬了起来,她不清楚刚刚都发生了什么事。

    “不必觉得害羞。”男人露出了微笑,这显得他更加英俊了,他冲着娜塔莉伸出手,“我是查尔斯。”

    娜塔莉有些迷茫地握了上去。

    “你们是谁?”

    查尔斯眼眸中的笑意更浓,他望着娜塔莉,目光深邃又怀念。

    “我们是你的同类。”他温柔地。

    “不要逼我关了你!”托尼大吼道。

    贾维斯的声音戛然而止,托尼切断了贾维斯的权限,盔甲重新听从他的命令。托尼刚想冲进熊熊烈火之中,忽然听到有人在大喊,那是娜塔莉的声音。

    托尼咬紧牙齿,他转移了方向,冲着声音来源飞去。

    两个女人在门口的位置,原本是透明玻璃的自动旋转门此刻已经被落下的钢筋和水泥堵得水泄不通。娜塔莉靠在一块碎裂了一半的商场门匾上,正深深呼吸着。

    她的腿上有鲜血正不断地涌出,瑞雯跪在她的身边,她将自己的打底衬衫撕下一长条,紧紧地系在女孩的大腿上。两个人的身上都有多处擦伤和烧伤,托尼停在她们的身边,他听见有人着轻轻地哭泣着。

    是被她们救下的那两个普通平民,一个看起来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白领男,另外一个则是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女孩。相比于两个女孩的浑身伤,他们两个人除了染了一身灰尘之外没有大碍,想也知道是谁保护了他们。

    “别哭了,先生。”娜塔莉的声音有些虚弱,但是和以往一样带着一丝调侃,“你哭得我头直疼。”

    “这是我第一次跳槽之后的休息日,就遇上了这种事。”这个白领男哭泣着,“他们是我前老板来报复我的吗?”

    “你的老板可没有这么大能耐。”托尼。他在她们的身边蹲下,看向娜塔莉。“你还怎么样?”

    “不怎么样。”娜塔莉仰着头,她喃喃道,“好的将这个楼送给我呢?现在我的脑袋后面枕的就是这楼的logo——还以为我从此能走上人生巅峰了呢。”

    “那我将帝国大厦送给你。”托尼上下嘴唇一碰就道。他打量着娜塔莉大腿上的伤口,“伤疤就是勋章,你看看你的这个多大!真好,我都开始羡慕你了。”

    “好个屁啊,你怎么不把白宫送给我呢?”娜塔莉翻了个白眼,下一秒她就呲牙咧嘴地眼泪哗哗地看向瑞雯,“哎哟,疼疼疼疼。”

    “查尔斯一定会杀了我。你家那些特工也一定会杀了我。”瑞雯自责地喃喃道,“第一次带你出来就出了这种事情……”

    “拜托,瑞雯,我又不是孩子,自己对自己负责就够了。”娜塔莉安慰道,“如果你不带我出来,我们还救不了这两个人呢。”

    “谢谢你们救了我。”白领男一直在哭,那个红发的女孩却冷静又感激地看向娜塔莉,“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已经死了。”

    “举手之劳。”娜塔莉虚弱地笑了笑。

    “玛丽·简·沃森。”红发女孩伸出了手,“很高兴认识你们。”

    “瑞雯。”瑞雯先握住了她的手,然后用下巴点了点娜塔莉,“她是吉妮薇尔。”

    吉妮薇尔是娜塔莉的假名,这是哈瑞为她取的。王牌特工的头衔来自于亚瑟王和圆桌骑士的传,吉妮薇尔是亚瑟王皇后的名字。当然,他们只是取了名字和骑士的头衔而已,和真正传中的故事没有什么其他的关系……要不然在传中,皇后还和兰斯洛特有一腿呢。

    只不过娜塔莉从未真的对其他人用个这个名字,从到大,她也只不过是填卡买东西时会拿这个签签字,交朋友时当然都是拿真名。

    而且现在有必要用假名吗?娜塔莉看向了瑞雯,瑞雯回给了她一个‘有必要’的目光。

    娜塔莉知道她并不是不信任玛丽,而是不信任托尼。她忍不住叹了口气,伸手握住了玛丽的手。

    “如果她是吉妮薇尔——那我还是亚瑟王呢。”托尼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假名吧?”

    “既然斯塔克先生这么聪明,为什么就不能识趣些呢?”在这种关头,瑞雯也懒得绕来绕去了,她直接道。

    “我知道你们变种人不信任政府,可是我又不是政府——好吧,对你们来复仇者和政府是一样的对吗?”托尼嘟囔道,“可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隐瞒她的信息,反而更明这之中有什么秘密。”

    瑞雯瞪起了眼睛,托尼无辜地摊了摊手。

    “每个人都有秘密,斯塔克先生。”玛丽温和地化解道,她转移了话题,“到这里,我们要不要再找找还有没有幸存的人?”

    他们所处的大厅成为了仅有的活动空间,其他地方都被水泥和钢筋掩埋了。此刻所有灯都已经熄灭,唯一的亮光是应急照明灯。

    托尼和瑞雯站了起来。

    “得对,一定有幸存者。”托尼。

    “警察刚刚应该已经将楼上的楼层都疏通完了,我们应该在一楼转转。”瑞雯。

    “你们去吧,我来照顾她。”玛丽善解人意地。

    “注意安全。”娜塔莉。

    “为什么我闻到了一股烤肉味?!”白领男哭哭啼啼的。

    瑞雯和托尼叹了口气。

    “我走左边,你走右边?”托尼建议道。

    “可以。”瑞雯点了点头,她将一把手/枪递给了娜塔莉,“我们很快回来。”

    两个人兵分两路,很快,娜塔莉便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

    白领男也哭累了,他坐在一边眼神呆滞,一时间,整个大厅的氛围压抑无比。娜塔莉叹了口气,她拉开自己的衣服,从左侧暗兜里拿出了一个银色的铁棒,她轻轻一拉,白色的亮光瞬间充斥棒体,整个大厅都被照亮了。

    “这是什么?”玛丽好奇地问。

    “应急照明棒——好吧,它是一个高科技的应急照明棒,能挺十个时。”娜塔莉。

    白领男和玛丽的表情都变得难以言喻起来。

    “你出来逛街还带这种东西?”玛丽惊叹道。

    “如果你有一个出门去公园玩都非要你带应急包和武器的家人,那你就会理解他在你的衣服里加各种各样的举动。”娜塔莉死鱼眼着吐槽道。她再也不觉得梅林麻烦了,梅林明明生错了地方——如果他是一个纽约人,。

    娜塔莉从右侧内兜里拿出一包白色的粉末。

    “止血的。”她对玛丽解释道,然后撕开了带子,将里面的粉末倒在了伤口上——娜塔莉痛得浑身抽搐了一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精灵掌门人〕〔大道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