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敢说我是女配!〕〔横推从拔刀开始〕〔魂穿尹志平〕〔种田系修仙〕〔在漫威收养鸣人是〕〔斗罗之圣剑使〕〔系统逼我找托〕〔太初〕〔大侠凶猛〕〔我老婆被夺舍了〕〔鸿蒙之帝尊传说〕〔纵横天下从铁布衫〕〔捡属性武道〕〔穿越诸天的僧人〕〔圣武称尊〕〔我的残爆人生〕〔我是王富贵〕〔我有无数技能点〕〔穿回来后偏执大佬〕〔重生八零做大佬的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英美]关系户 第154章
    ,!

    番外,正文订阅70%=或者多等两天“你们觉得这里的风景怎么样?”玛丽站在落地窗边,从他们的角度看去,红发的女孩就像是站在夕阳的交界处一样。

    “风景很美。”哈里凝望着玛丽轻轻地道。

    “被人伏击爆头的好地方。”娜塔莉赞同地点了点头,“从外面看去,我们这里可真是一览无余啊,连击爆头不是梦。”

    “……”

    屋内原本有些暧昧的氛围立刻被打破了,瑞雯噗地笑了出来,玛丽也有点哭笑不得。

    “吉妮薇尔姐,您总是语出惊人。”

    “抱歉,习惯了,职业病。”娜塔莉有点不好意思,“你们当我了一个笑话吧。”

    “……这是我听过今年最好笑的笑话。”哈里无奈地,他伸手将窗帘拉上了,转过身轻声嘟囔道,“我要将我卧室的落地窗全换成反弹玻璃……”

    “其实您应该换成那种能防型火箭炮力度的玻璃。”瑞雯,“毕竟现在的恐怖分子都这么疯狂……”

    “其实最好的方法就是移民去欧洲。”娜塔莉实心实意地,“我在伦敦呆了那么多年,都没有见过恐怖分子,更别提炸楼之类的了。”

    哈里笑了笑。

    “你们早点休息吧。”他温和地,“我回去联系一下我的线人,看看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你的伤好了更方便,明后天应该就可以回去了。”

    “谢谢。”瑞雯点了点头。

    玛丽和哈里离开了房间,两个人静静地等着他们的脚步声离开客厅、关上了大门,瑞雯这才松了口气。

    蓝色如鳞片般的波动流过全身,瑞雯从男性变回了金发女人的形象。她坐在床上,紧紧地盯着娜塔莉,将娜塔莉盯得直发毛。

    “娜塔莉,”女人轻轻地,“我们是朋友吧?”

    “当然是,怎么了?”娜塔莉咽了口口水。

    “那你如实的告诉我,“瑞雯认真地看着她,“你真的只是变种人?为什么你的身体能够自动回复?”

    “我不知道啊。”娜塔莉觉得自己好冤枉,“我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一点……”

    “你在长大的过程中从来没有受过伤?”瑞雯讶异地。

    娜塔莉大力地摇了摇头。

    “我连跤都没摔过。”她声嘟囔道,“你要知道,从到大我身边肯定都会跟着一个人,不是哈瑞就是梅林,不是梅林就是艾格西。”

    “可是——你进行格斗训练和武器训练的时候呢?”瑞雯拧起了眉毛。

    “格斗训练虽然有时会被摔在地上,可是我连膝盖都没青过啊,我一直以为我皮厚。”娜塔莉可怜兮兮地,“训练刀枪的时候更没受过伤……”

    “你刚开始用刀时不会不心割伤自己吗?”瑞雯有些惊讶。

    “不会啊,为什么要割伤自己?”娜塔莉更加惊讶,“难道不是人人都是上手就会用刀吗?!我和艾格西就是这样啊,我还以为这是人类的本能之类的……”

    瑞雯无奈地向后倒在床上。

    她跟娜塔莉不通了,这些天赋异禀的混蛋……好吧,虽然她也是这混蛋中的一员……

    “总之这件事不同寻常。”瑞雯振作了一下又爬了起来,“我们要尽早赶回去,让查尔斯再为你做一次检查。你的伤口能够复原只可能有几个原因。一:你被查尔斯封闭的能力泄露了出来,你用自己的意识治好了伤口。二,除了这个能力以外,你还叠加着其他能力。三——”

    “三是什么?”娜塔莉好奇地问。

    “我不知道,那就复杂了。”瑞雯表情复杂地,“这就要牵扯到你的过去了,或许是你曾经经历了什么,也或许你的血统就是一个能自愈的外星人之类的。”

    哇,一个有变种人能力的外星人,想想就很酷炫。娜塔莉耸了耸肩膀。

    瑞雯躺在床上玩手机,她忽然叫了一声。她用手肘撑起自己,看向了娜塔莉。

    “你知道这个房间一个晚上多少钱吗?”

    “呃……几千美金?”娜塔莉用自己贫瘠地想象力想了一下。

    “6万美金。”瑞雯缓缓地。

    两个女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娜塔莉觉得心有点痛——这么多钱,折现给她多好。

    //

    ……

    彼得·帕克。

    一个平日里在纽约帝国大学里上学,为了生活费兼职在报社当摄影师、偶尔客串记者的普通大二男生,在他普普通通的生活下却隐藏着另外一个身份——蜘蛛侠。

    今天为了追逐一伙抢劫首饰店的抢劫犯,彼得一直从皇后区跟他们跟到布鲁克林区,才配合着警察们将他们全部抓下。然后又顺手在布鲁克林区里给了几个混混一个教训,又碰上了一个打伤路人的偷车贼——

    等彼得真正处理完手中的案件,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忘了什么——他明明已经和玛丽越好了今天一起去曼哈顿逛街,玛丽后天有一个重要的面试要去参加。

    他们两个约好的是下午一点,彼得看了一眼手表——天啊,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还有几分钟就要五点了。

    彼得匆匆忙忙赶回曼哈顿,在一个摩天大厦的楼顶找回了自己藏起来的日常衣服,他一件件地穿上,将蜘蛛侠的衣服压在最里面。

    他在夹克里摸到了手机,刚想给玛丽打一个电话道歉,却发现手机上全是玛丽和哈里的未接电话和短信,两人给他手机打得电量只剩下了百分之二。彼得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拧起眉毛,打开了短信。

    最上面的那个是哈里的。

    彼得再也没有耐心看下去,他着急播出哈里的号码,手机却没电了。

    “**!”彼得揣起手机,他伸出手指,蜘蛛丝从他的手腕喷出,青年从这座大厦的顶层跳下,顺着惯例荡向了对面。

    此时已经晚上了,大街上的人熙熙攘攘,彼得从黑暗的胡同之中走出来,无声地混入了人群当中。

    他走过了一个街区,终于看到了一座电话亭。

    彼得投入硬币,播下了哈里的号码。

    他播的号码是哈里的私号,所以嘟声响了两次之后,哈里很快地接了起来。

    “哈里!”彼得赶紧道,“我是彼得,玛丽怎么样了?”

    话筒那边传来了深深地吸气声,哈里似乎在忍耐着自己的怒火。

    “我本来想去赴会,可是走到半路的时候遇到了抢劫犯——”

    哈里愤怒地。

    哈里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压低声音,带着怒火:

    彼得呼吸着,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呼吸都带上了颤抖,他不知道该什么好,巨大的懊悔和愧疚充满了他的心房。

    哈里的声音里充满了悔恨和后怕,青年似乎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那……那玛丽现在怎么样?她在哪里?”

    哈里沉闷地,

    “好,那我现在就过去看看她——”

    帕克的话还没有完,哈里就已经打断了他,

    帕克张了张嘴,他的眼神黯淡了下去,话筒另一边的哈里也没有话。

    两个青年沉默地呼吸着,他们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声中带着的颤抖。

    哈里带有疲倦地道,

    “对不起……”帕克轻声道。

    哈里喃喃地,

    哈里挂断了电话,帕克沉默地站在电话亭里,听着话筒里的忙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后面有人催促他让出电话亭,彼得才木然地放下了话筒,离开了那里。

    他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行着,路上的每一个人都很开心地和自己的同伴聊天,除了那些受害者的家人,没有人在意和知道今天下午的时候,也在纽约,有六十多个人因为恐怖袭击而逝去了。

    玛丽也差点成为其中之一。

    他木然地穿行着,觉得蜘蛛侠的衣服勒得他喘不过来气。

    在不知不觉中,他来到了哈里位于中央公园旁的那座酒店。

    他站在这座大楼的不远处,站在阴影里,他抬起头,眺望着这座灯火通明的豪华酒店,‘奥斯本’的名字在上面闪烁着。

    彼得沉默地看着它,忽然间,灵敏的耳朵一动,他听见了另一个人的呼吸声。

    他转过头,看到一个戴着眼镜、身材高大的男人也正远远地看着这座大楼叹息着,似乎被什么事情所困扰。

    彼得转回头,他拧了拧眉毛,又转过头确认了一次。

    “……肯特先生?”他犹疑地唤道。

    没错,这个站在他身后、独自遥望奥斯本酒店的高大男人,不正是《星球日报》的记者,克拉克·肯特嘛。

    伪装成记者的超人先生低下头,过了足足十几秒,他才想起自己曾经在一个社交场合见过同为报社记者的彼得。

    又是一个阴雨的夜晚,哈瑞·哈特端正地坐在一辆在伦敦路上平稳运行的黑色轿车内。

    男人黑色的高端西服一尘不染,似乎像是才从某个歌剧院里尽兴而归,然而白色的衣领处的一丝血迹透露出了男人绅士外表下的危险。

    哈瑞几个时前刚从法国回来,在布雷斯特,他和兰斯洛特两人秘密地销毁了一个恐怖组织,这让他有些疲惫。他闭上眼睛,闭目养神。

    忽然间,轿车猛地急刹车,打断了男人的思路。他睁开了眼睛,镜片后的眼眸闪动着独属于特工的戒备。隔板前面的司机打开车门,冒雨跑到车前,几分钟后返回敲了敲哈瑞身旁的车窗。哈瑞放下了车窗,看向司机。

    “先生,前面的路上躺着一个女孩儿,我保证我没有撞到她,可是她的鼻孔和嘴角都在流血……”

    哈瑞皱起眉毛,他拉开车门,走入黑夜的雨中。

    在车灯的照亮下,哈瑞看见离轿车三米以外的地上躺着一个看起来四五岁的女孩,她娇又瘦弱的身体浸泡在积水当中。她紧闭着双眼,深色的长发散落在身下的雨水中,鼻子和嘴角有血正缓缓地淌下。

    雨水打在女孩苍白的脸上,竟然让人看不出她是否还活着。

    哈瑞蹲下,他将手指抵在女孩的脖子上,感受到了轻微的跳动。哈瑞皱着眉毛,他扫视了一下女孩的身体,女孩虽然身材瘦弱得像是长期被虐待一样,可是她身上的连衣裙却是价值不菲。

    他左右扫视了一圈街道,笔挺鼻梁上的眼镜自动转变成夜视仪模式,连最黑暗的地方都能看透……一切正常,丝毫没有过枪战、争斗、交通事故的痕迹。

    这个女孩,就如蹊跷地出现在了这里,出现在他的车前,如同从天而降。

    哈瑞只犹疑了一秒钟,便弯腰抱起了女孩,转身冲着轿车走去。

    “去总部,快。”

    司机加大油门向前面冲去,后座的哈瑞则脱下黑色西服,犹豫了一下后,他将自己的白色衬衫也脱了下来,露出了男人精悍后背和前胸上的伤痕。他心翼翼地将女孩立住,拉下了后背的衣链,然后将衬衫罩了上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精灵掌门人〕〔大道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