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生为王林北〕〔文明与守护〕〔我有一艘独木舟〕〔诸天普渡〕〔神兵小将开始穿越〕〔贫僧法海佛门世尊〕〔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末日前行〕〔九星医院〕〔漫威之磁场转动〕〔往返蛮荒大世界〕〔我有一群地球玩家〕〔明朝领路人〕〔联盟之电竞经理〕〔简单游戏直播间〕〔名校养成系统〕〔白骨大圣〕〔神不在的霍格沃茨〕〔格兰自然科学院〕〔德玛西亚在美漫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英美]关系户 第157章
    娜塔莉从耳朵中拿出耳机,扔给了托尼。

    “你在干什么?快点跑!”托尼拧起了眉毛。

    娜塔莉问,“你确定你的盔甲在八分钟之后到达?这决定了我们能不能活下去。”

    托尼愣了,他看着娜塔莉如此淡定,意识到了她可能不是一个普通人。

    “你是谁?”他问。

    “伦敦的一名默默无闻的特工。”娜塔莉,“现在,回答我的问题。”

    “我确定八分钟后盔甲能到——”托尼看了看表,“现在是还剩下七分钟。”

    “七分钟足够他们杀掉手无寸铁的钢铁侠了。”娜塔莉蹲下身体,她将自己刚刚抢救过来的背包打开。

    “嘿!”托尼不爽地,“除此之外我还有我的大脑。”

    “一个有着聪明大脑的钢铁侠,甚至忘记出门带枪?”

    托尼被怼得一噎,然后他看着娜塔莉将一把手/枪扔给了他,“你会开枪吧?”

    “你在开什么玩笑,”托尼一边嘟囔着一边握好手/枪,“怎么我曾经也是个武器商好吗。”

    娜塔莉耸了耸肩膀,她从背包里翻出了一把枪的零件,然后女孩用极短的时间就安装好了它,手法流畅自然。

    “那是——”托尼扬了扬眉,“那是b460型冲锋/枪?”

    “有眼光。”娜塔莉。她上好了子弹,“你还挺清楚的嘛。”

    “你有没有注意到这把枪是斯塔克公司出的?”托尼默默地。

    “是啊,怎么了?”娜塔莉抬起头看向托尼。

    “我是托尼·斯塔克,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托尼在自己的名字上咬了重音,然后他又看见女孩一脸蒙蔽的神情,托尼忍不住叹了口气,直接道,“这意味的斯塔克公司是我家开的,这把枪是我设计的。”

    “……”娜塔莉咽了口吐沫,她决定将自己原本对斯塔克公司的所有赞扬的话都咽回肚子里,这要是出来,托尼岂不是骄傲得要上天了?

    “你家……的东西却是挺不错的,虽然比别的武器商贵了不是一点半点。”幸好不是她出钱买武器,娜塔莉咳嗽了一声,“我记得斯塔克已经快有五年多不制造武器了,为什么?”

    “我关了它。”托尼,“因为一些事情,我不再做武器商了。”

    看起来那件事情十分严重。娜塔莉没有继续追问,托尼反倒是打量了一下她手中的枪。

    “出门逛街还带这种枪,你也不嫌沉。”

    “不到3公斤,习惯了就好。”

    娜塔莉和托尼蹲在柱子后。看着娜塔莉持枪蹲在柱子后面的熟练样子,托尼再次觉得人不可貌相,他还以为所有的女特工都是娜塔莎那样的性感尤物呢。而娜塔莉——感觉就是一个普通的二十岁女孩。

    “他们是多坏的坏人?”娜塔莉开口问道,打断了托尼的出神。

    “什么?”托尼愣了愣。

    “他们是杀害无辜人的恶棍,还是被人指示抓人的士兵?”娜塔莉耐心地,“这会决定我是用实弹还是只是击昏他们。”

    “呃——”

    托尼还没有话,一声更剧烈的爆炸声传来,随即是人们的尖叫声。他很明显地看到娜塔莉的脸黑了下去。

    “好极了。”娜塔莉黑着脸,“我不知道按引爆器炸塌楼层的人是不是坏人,但是将无辜群众卷进来的人,一定是坏人!”

    娜塔莉一脸杀气的样子,和她原本温良的长相显得相去甚远,这也显得她看起来更可怕了——托尼忍不住抖了抖。

    “你以前杀过人?”他感觉她不过二十岁出头。

    “没有。”娜塔莉一脸坚毅地。

    那你这浑身上下的自信是从何而来的?!!

    “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啊。”娜塔莉不屑地,“怎么我也是被特工养大的。”

    “你刚刚还你是一个特工。”托尼见缝插针地吐槽道,被女孩瞪了一眼。

    “四舍五入,我就是一个特工。有毛病吗?”娜塔莉蛮横地问。

    托尼摇了摇头,他认为现在招惹一个拿枪的女人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有一个问题。我们现在还没有确定这些人的性质,他们是恐怖分子、抢劫犯还是雇佣兵?”娜塔莉,“这样我们才能对症下药。”

    “抢劫犯不会炸商场的楼层,基本可以排除。”托尼,“至于是不是雇佣兵——”

    他从柱子后探出鼻尖,大声喊道,“嘿,哥们儿!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吗?我们可以聊聊——”

    砰砰砰——托尼的话音未落,对面的人举起枪就是一顿扫射,托尼缩回头,他们两人头顶的墙壁和柱子被打得火星四处飞溅。

    “什么怨什么仇?下手也太狠了吧。”托尼嘟囔道,“看起来他们是训练有素,来这里是有目标的。”

    “怎么办?”娜塔莉看向他,“我们的子弹不多,不可能全部消灭他们。”

    “那就先找出他们之中的领头人。”托尼建议道,“如果先打死下命令的那个人,不定可以延缓他们的行动。”

    “明白。”

    娜塔莉将头顶上的墨镜戴在鼻梁上,托尼眼睁睁地看着那墨镜的黑色镜片变成透明的玻璃,娜塔莉伸手在镜腿上轻轻点了一下什么东西。她看着石柱,镜片后眼睛轻轻眨着,像是能透过柱子看到对面一样似的。

    “有二十人左右在向我们包围,另外还有三十人在向着对面散去,我猜他们打算控制住整个楼层。”

    托尼觉得她这幅一本正经的样子十分有趣,更别刚刚娜塔莉还是个糊里糊涂不知道他是谁的普通女孩。

    “我们怎么办?”他带着调侃的语气问。

    娜塔莉没有听出来托尼语气中的玩笑,她将手中的冲锋/枪撇给托尼,托尼知道她要用手/枪进行精准射击,立刻默契地递给了她。

    “你掩护,我来找领头的人。”娜塔莉简短地。

    托尼点了点头,两个人持着枪,娜塔莉用轻轻地点了点下巴,托尼从另一边探出身,开始用冲锋/枪射击。

    他吸引了对面的注意和火力,娜塔莉则从另一边悄悄地探出头,仔细地观察着对面的这些入侵者。

    一轮射击结束,两个人都收回了身体,他们靠在柱子上,娜塔莉摸了摸怀里,从衣服的内侧摸到一个白色的球,冲着外面扔去。

    “这是啥?”托尼好奇地问。不用女孩回答,他们的身边已经渐渐地被白雾笼罩。那是出自于王牌特工们的道具,便携式烟雾球。

    “英国人现在都这么发达了?”托尼嘟囔道,“我还以为你们的设备仍然停留在上个世纪呢。”

    美国人的自大。如果是平时,娜塔莉一定会让他尝尝英国的厉害,可是现在,女孩的神情十分严肃。

    “我找到那个人了。”娜塔莉。

    托尼一愣,他看向娜塔莉,却看到女孩的眼眸中闪烁着冷光,那是如同鹰一般的锐利目光,丝毫不见刚刚的糊里糊涂。

    “你在看玩笑吗?”托尼还是有些不相信,他看着娜塔莉在一片烟雾中俯下身体,探出石柱。他用一种玩笑的语气,“你以前可没有杀过人——”

    砰——的一声,然后是重物落地的声音,打断了托尼的话。

    杂乱的枪声响起,离他们不远处的墙壁被打得坑坑洼洼,灯泡噼里啪啦地碎了一地。在枪声中,娜塔莉坐直了身体,和托尼肩靠着肩,她看向他,无辜地问,“你什么?”

    “……”托尼一阵失语,“没什么,我你枪法了得。”

    “谢谢夸奖。”娜塔莉转过头,她的眼镜在烟雾中没有丝毫影响,她拧起了眉毛,“那些人的确有些慌乱,可是原本离开这里的入侵者都向我们这边聚集了。”

    “至少我们为这层的顾客们吸引了不少敌人。”托尼苦中作乐地。

    “你的盔甲还有多久能到?”

    “还有两分钟。”托尼沉声。

    娜塔莉点了点头,“你的射击怎么样?”

    “当你有了盔甲,你就不会注意自己的射击成绩了。”托尼,“更何况这么多雾……”

    “我还有九发子弹。”娜塔莉皱着眉毛。

    “我还有二十四发。”托尼耸了耸肩,“看起来我们要交代在这里了?我很高兴死之前能够认识一位特工姐。”

    “我很高兴在死之前弄清了斯塔克先生是谁。”娜塔莉接话道。

    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开始吃吃地笑起来。托尼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不如他十分自大,他认为自己不可能死在这里,巧合的是娜塔莉也是这样想的。他们是在互道遗言,不如是在互相调侃。

    “在这里呆着只有死路一条,冲出去?”娜塔莉建议道。

    “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托尼笑着,“你帮我吸引火力,好给我时间让我去窗户旁边迎接我的铠甲,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窗户在哪?”娜塔莉没见过这附近墙壁上有玻璃。

    “三百米外的拐角之后,有一个换气用的窗户。”托尼有问必答,他愉快地,“如果我中途被人打死了,我们都完了。如果你被人打死了,我们也完了。如果我到的时候盔甲没有到,我们又完了,如果我到那里穿上盔甲转头就跑不管你,你一个人肯定完了——这些设想听起来有趣吗?”

    “真有趣。”娜塔莉面无表情地吐槽道,“你可真自来熟,我们才见面没到十分钟,你就让我一个人掩护你?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只是一个女孩子?”

    “你不我真忘了。”托尼接话调笑道。他将自己的冲锋/枪塞进她的手里。面对娜塔莉的目光,托尼扬了扬眉,“我第一次发现看着女人使用我制造的武器也能这么性感,送你了。”

    娜塔莉下意识就想声谢谢,然后她才想起来——这原本就是她的枪吧?!

    烟雾渐渐散去,对面没有一丝声响,托尼探出头看了一眼,他立刻拧起了眉毛。

    “那些人正在准备投掷手榴弹。”

    “你不用管。”娜塔莉冷硬地,“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现在,准备——”

    娜塔莉握紧了手中的冲锋/枪,托尼伸手将手/枪也别在了她的腰间。娜塔莉有些迟疑,托尼却给了她一个十分自信的笑容,他赤手空拳地蹲在地上,他们互相对视着。

    三,娜塔莉听见那些人拉开了保险栓,二,托尼用嘴唇无声地给了她一个飞吻,一,就在手榴弹滚过来的一瞬间,两个人同时向两边跃出。

    轰——————

    爆炸的热浪紧贴着娜塔莉的后背,她向前跃出,滚向地面。她根本没有休整,当她落在地上的那一瞬间,她便忍着身体的不适和被震得嗡嗡直响的耳朵开始进行射击,她顾不了托尼的安全,只能拼命地开枪。

    紧贴着地面上还有一层淡淡的烟雾,她的镜片上清晰地显出所有入侵者的方位,她看到有人冲着另一边托尼的方向开枪,她立即冲着那些人回击。

    她看到他们不断地倒下,她也看到有子弹冲着她扫射过来。娜塔莉一边躲避一边射击,她似乎能够预感到子弹会从何处而来,然后用最直接简单的方式躲避掉。

    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实战,也是第一次杀人,可是她没有过多的感觉。

    恐怖分子总是要有人消灭的,总有人要承担这份压力和危险。世界上有很多人在对抗犯罪份子,她从来都不介意加自己一个,哪怕像是艾格西的父亲一样死去也无所谓。

    一个弹夹射空,娜塔莉动作灵敏地向着旁边滚去,躲掉了一梭子子弹,她扔掉已经没有子弹的冲锋/枪,转而从腰间掏/出手/枪,继续冲着对面射击着,她低下头,躲过了一颗子弹。

    她继续射击,直到打空了子弹。娜塔莉松手扔掉手/枪,她微笑着举起双手,入侵者们立即端着枪冲她而来。她刚刚爬起身,便觉得有什么东西抵在了自己的脑后。

    好吧,她收回她刚刚的话——她的确不介意像是艾格西的父亲一样为世界安全而献身,可是这来得也太快了些吧!就不能让她三四十岁的时候再牺牲吗?!

    娜塔莉仰头看着这些一身黑色制服、黑色面具的入侵者们,勾起了一个她能够展现出的最无辜的笑容。

    “如果我我只是路过这里而已,你们会信吗?”

    路过?

    娜塔莉看到有几个人的手指捏紧了——透过他们之间的缝隙,她依然能够看到二十多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尸体。

    娜塔莉收回了目光,她吹起了口哨,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

    与此同时。

    x学院门口来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客人。

    这是一个十分高大强壮的白人男性,有着一头金色的短发。他穿着一件休闲夹克,里面是一个灰色的t恤。

    男人面无表情地摁着门铃,他其实长得十分地端正和带有阳刚之气的英俊,可是他抿着嘴,就显得整个人有些凶——更别,他的胸肌将t恤穿成了紧身衣的效果。

    他看起来十分地危险,眉宇间带着领导者的令人信服的沉稳。

    等了二十秒钟,男人举起手,准备摁第二次门铃——就在这时,门开了。

    汉克和男人面面相觑。

    “你……”汉克忍不住。

    一脸严肃的男人用湛蓝色的眼眸注视着汉克,他动了动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这使得他顿时从一个冷峻的领导人,瞬间变成了一个普通的美国邻家大男孩。

    “嘿,你好,我是——我是来找娜塔莉姐的。”男人笑着,他一笑起来,眉宇间都变得温柔了起来,“我的一个故友给我打了电话,希望她在美国期间由我照顾,所以我想来和她见个面……”

    “呃……可是……”汉克有些为难地。

    “哦,对了,请你放心,我不是什么可疑的人。我叫史蒂夫·罗杰斯,这是我的名片。”史蒂夫从自己的夹克里拿出一张纸片,递给了汉克,然后一脸期待微笑地望着他。

    汉克接过着史蒂夫的名片,他看着一脸阳光笑容的史蒂夫,似乎有点一言难尽。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队长。”汉克捏着那张并不需要的名片,忍不住,“可是娜塔莉不在这儿,她今天刚好进纽约了。”

    “诶?”

    美国队长愣在原地,像是一只呆住的大金毛。

    “风景很美。”哈里凝望着玛丽轻轻地道。

    “被人伏击爆头的好地方。”娜塔莉赞同地点了点头,“从外面看去,我们这里可真是一览无余啊,连击爆头不是梦。”

    “……”

    屋内原本有些暧昧的氛围立刻被打破了,瑞雯噗地笑了出来,玛丽也有点哭笑不得。

    “吉妮薇尔姐,您总是语出惊人。”

    “抱歉,习惯了,职业病。”娜塔莉有点不好意思,“你们当我了一个笑话吧。”

    “……这是我听过今年最好笑的笑话。”哈里无奈地,他伸手将窗帘拉上了,转过身轻声嘟囔道,“我要将我卧室的落地窗全换成反弹玻璃……”

    “其实您应该换成那种能防型火箭炮力度的玻璃。”瑞雯,“毕竟现在的恐怖分子都这么疯狂……”

    “其实最好的方法就是移民去欧洲。”娜塔莉实心实意地,“我在伦敦呆了那么多年,都没有见过恐怖分子,更别提炸楼之类的了。”

    哈里笑了笑。

    “你们早点休息吧。”他温和地,“我回去联系一下我的线人,看看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你的伤好了更方便,明后天应该就可以回去了。”

    “谢谢。”瑞雯点了点头。

    玛丽和哈里离开了房间,两个人静静地等着他们的脚步声离开客厅、关上了大门,瑞雯这才松了口气。

    蓝色如鳞片般的波动流过全身,瑞雯从男性变回了金发女人的形象。她坐在床上,紧紧地盯着娜塔莉,将娜塔莉盯得直发毛。

    “娜塔莉,”女人轻轻地,“我们是朋友吧?”

    “当然是,怎么了?”娜塔莉咽了口口水。

    “那你如实的告诉我,“瑞雯认真地看着她,“你真的只是变种人?为什么你的身体能够自动回复?”

    “我不知道啊。”娜塔莉觉得自己好冤枉,“我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一点……”

    “你在长大的过程中从来没有受过伤?”瑞雯讶异地。

    娜塔莉大力地摇了摇头。

    “我连跤都没摔过。”她声嘟囔道,“你要知道,从到大我身边肯定都会跟着一个人,不是哈瑞就是梅林,不是梅林就是艾格西。”

    “可是——你进行格斗训练和武器训练的时候呢?”瑞雯拧起了眉毛。

    “格斗训练虽然有时会被摔在地上,可是我连膝盖都没青过啊,我一直以为我皮厚。”娜塔莉可怜兮兮地,“训练刀枪的时候更没受过伤……”

    “你刚开始用刀时不会不心割伤自己吗?”瑞雯有些惊讶。

    “不会啊,为什么要割伤自己?”娜塔莉更加惊讶,“难道不是人人都是上手就会用刀吗?!我和艾格西就是这样啊,我还以为这是人类的本能之类的……”

    瑞雯无奈地向后倒在床上。

    她跟娜塔莉不通了,这些天赋异禀的混蛋……好吧,虽然她也是这混蛋中的一员……

    “总之这件事不同寻常。”瑞雯振作了一下又爬了起来,“我们要尽早赶回去,让查尔斯再为你做一次检查。你的伤口能够复原只可能有几个原因。一:你被查尔斯封闭的能力泄露了出来,你用自己的意识治好了伤口。二,除了这个能力以外,你还叠加着其他能力。三——”

    “三是什么?”娜塔莉好奇地问。

    “我不知道,那就复杂了。”瑞雯表情复杂地,“这就要牵扯到你的过去了,或许是你曾经经历了什么,也或许你的血统就是一个能自愈的外星人之类的。”

    哇,一个有变种人能力的外星人,想想就很酷炫。娜塔莉耸了耸肩膀。

    瑞雯躺在床上玩手机,她忽然叫了一声。她用手肘撑起自己,看向了娜塔莉。

    “你知道这个房间一个晚上多少钱吗?”

    “呃……几千美金?”娜塔莉用自己贫瘠地想象力想了一下。

    “6万美金。”瑞雯缓缓地。

    两个女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娜塔莉觉得心有点痛——这么多钱,折现给她多好。

    //

    ……

    彼得·帕克。

    一个平日里在纽约帝国大学里上学,为了生活费兼职在报社当摄影师、偶尔客串记者的普通大二男生,在他普普通通的生活下却隐藏着另外一个身份——蜘蛛侠。

    今天为了追逐一伙抢劫首饰店的抢劫犯,彼得一直从皇后区跟他们跟到布鲁克林区,才配合着警察们将他们全部抓下。然后又顺手在布鲁克林区里给了几个混混一个教训,又碰上了一个打伤路人的偷车贼——

    等彼得真正处理完手中的案件,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忘了什么——他明明已经和玛丽越好了今天一起去曼哈顿逛街,玛丽后天有一个重要的面试要去参加。

    他们两个约好的是下午一点,彼得看了一眼手表——天啊,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还有几分钟就要五点了。

    彼得匆匆忙忙赶回曼哈顿,在一个摩天大厦的楼顶找回了自己藏起来的日常衣服,他一件件地穿上,将蜘蛛侠的衣服压在最里面。

    他在夹克里摸到了手机,刚想给玛丽打一个电话道歉,却发现手机上全是玛丽和哈里的未接电话和短信,两人给他手机打得电量只剩下了百分之二。彼得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拧起眉毛,打开了短信。

    最上面的那个是哈里的。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伏天氏〕〔烂柯棋缘〕〔皇兄万岁〕〔绍宋〕〔饲养全人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