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林北苏婉〕〔天王殿夏天免费阅〕〔前一刻天堂 后一秒〕〔大夏纪〕〔我只想安静地修炼〕〔一拳歼星〕〔无限神装在都市〕〔我只想安心修仙〕〔我生为王林北〕〔影视世界旅行家〕〔不灭神莲〕〔我在秦国做武王〕〔重逢1979〕〔文明与守护〕〔我有一艘独木舟〕〔诸天普渡〕〔神兵小将开始穿越〕〔贫僧法海佛门世尊〕〔摊牌了我真是封号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英美]关系户 第165章
    ,!

    番外,正文订阅70%=或者多等半天娜塔莉对于自己五岁之前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了,她对自己生命最早的记忆是一片漆黑,以及刻骨的恐惧——她甚至不敢去细想幼时的事情,即使她什么都想不起来。

    那片黑暗潜伏在她的记忆深处,每当不心碰及,都让她不寒而栗。

    哈瑞是一个绅士的英国男人,他彬彬有礼,礼貌又风度,考究的外表下是一个迅捷专业的特工。男人总是很别扭,不喜欢直自己的感情,哈瑞却不是这样,他直白地告诉娜塔莉,她对他有多么地重要,他有多么地爱她。

    而梅林,另外一位特工,虽然刚开始特别反对哈瑞领养娜塔莉,在后面的年月中却像是另外一位父亲呵护着娜塔莉,他们对她的爱冲淡了娜塔莉篆刻到幼心灵中的恐惧。

    他们教导她写字,教导她读书,也教导她如何持枪和用身体格斗进攻别人。

    特工本来就是特别细致的职业,哈瑞有了娜塔莉之后,那心简直细微到发丝里。王牌特工的西服是防弹的,娜塔莉的衣服和裙子也防弹的。王牌特工的伞是能攻击别人的,娜塔莉的洋伞便也能。

    他们用王牌特工旗下所有的现代科技产品和攻击产品毫无保留地武装着娜塔莉,哈瑞和梅林有时候会出任务,但是他们总会保证每个礼拜有一个人能够陪着娜塔莉进行格斗、射击以及其他的项目训练。

    她可以撒娇不学习,可以完不成作业,却不能疏于训练身体素质,哪怕间隔一天。

    娜塔莉有时会觉得他们啰嗦,哪怕是出门去公园玩,她也被要求身上至少携带三个以上的武器,以及携带跟踪器。她不知道他们在怕些什么——外面的阳光那么温暖,为什么她一定要带着武器呢?在她逐渐长大的年月里,每一天都很太平,然而男人们没却没有丝毫的松懈。

    他们似乎在防备什么还未出现的事情,或者,那事情在过去已经发生了。

    娜塔莉觉得自己的人生都被特工充斥着,她所有的人际关系都是特工,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朋友,他的名字是艾格西,他的父亲是上一代特工‘兰斯洛特’,已经去世了。哈瑞经常去他家里看望他,有时也带着娜塔莉,两个孩自然而然地玩到了一起去。

    艾格西比她大三岁,当然,实际上娜塔莉年龄可能会比现在还要大三岁左右,到底谁大谁还不定呢。

    艾格西的性格有一点男孩的痞子气,他总是爱和其他混混打架,或者穿得流里流气地出门和他的朋友们厮混。哈瑞最受不了他的审美,所以艾格西便最爱穿一身黄色的嘻哈装,他总是为了看哈瑞脸上的嫌弃而乐此不疲。

    艾格西总是以哥哥自称,他也的确是那样做的——在哈瑞和梅林无法照看娜塔莉的时候,他总在娜塔莉的身边照顾着她。当然,有时他也会溜出去玩。

    即使艾格西的性格有些痞气,但是他对待娜塔莉的确很好。他在街上和别人厮混的时候,梅林和哈瑞有时给他打电话他都不接,但是娜塔莉给他打电话他一定会听话。

    艾格西甚至比哈瑞还要了解娜塔莉,娜塔莉也一样了解他。正是因为他年幼丧父,才使得他更细腻地对待是孤儿的娜塔莉。

    她还有其他的‘大朋友’,娜塔莉认识另一个特工,他不属于哈瑞所在的特工体系。那个男人也和哈瑞一样绅士又彬彬有礼,可是也更危险。他和哈瑞的私交关系还不错,有时娜塔莉能够看见他登门拜访,和哈瑞沟通情报。

    哈瑞管他叫邦德,这个男人是政府旗下的特工,却令人欣慰地没有被政府控制住大脑。

    娜塔莉的时候,邦德最爱做的事情是捏她的脸——可能是性格原因,娜塔莉本质里就带着一丝倔劲,邦德捏她的脸,她会一边生气地瞪着他一边眼含热泪地反击,姑娘的攻击对于邦德来更像是猫的爪子一样软绵绵,他对于弄哭娜塔丽一直乐此不疲。

    不知为何,邦德十分喜爱看娜塔莉像是大人一般生气、还干不掉他的样子。男人每次见面撩闲之后都会送给她不同的枪,活像是一夜情之后留下现金的男人。

    撩哭萝莉之后再送枪,很好,这很邦德。

    等娜塔莉再大点之后,邦德还想像以前一样捏她,逗她玩,娜塔莉只是冷着脸将手/枪上膛,然后恶狠狠地瞪着他。男人却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你长大了,娜塔莉。”邦德无比欣慰地。仿佛以前那些无聊的捏脸都是为了培养娜塔莉成长的手段。

    之后他们的交流活动就变成了邦德教导她如何精准射击、如何隐藏等特工专业知识·政府版,这让娜塔莉终于跟他处好了关系。

    后来娜塔莉知道邦德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007以后,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她被邦德弄哭后,不知道多少次将鼻涕眼泪都报复性地蹭在了他的西服上。

    除此之外,哈瑞还经常带着她去一个老人的家里,那是一个岁数十分大地老奶奶,每次都会慈眉善目地为娜塔莉做好吃的饼干,再后来她更老了,每天就躺在床上,每次出门都只能坐轮椅。即使身体已经因为年龄而越来越不方便,她的目光却和以前一样睿智。她微笑的时候,总是让人忘记了她的年龄和身体上的不便,她就是这样一样有着极强个人魅力的老人。

    哈瑞告诉她,这位名为卡特的老人是二战英雄,可以是二战后最棒的女特工之一,美国那边的神盾局就是由她创立的。

    到美国,哈瑞让她离美国远一些,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去美国。平时在家特工们甚至都不给娜塔莉看美国新闻的机会,导致娜塔莉长大了不少之后,也只听过美国关于外星人的传闻,其他一点都不了解。

    虽然美国似乎很乱的样子,然而欧洲还算平静。

    娜塔莉以为人类就只有人类和变种人,结果她11岁那年收到了来自霍格沃茨的入学通知书。

    接到通知书后,哈瑞、梅林都一脸蒙蔽,娜塔莉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那么蒙蔽,她反正好高兴,原来她时候读的《哈利波特》是真的!!原来真的有猫头鹰可以送信!

    那一段时间哈瑞和梅林都一脸‘我很不高兴但是我要假装豁达’的神情看着兴高采烈的娜塔莉,活像是她明天就要出嫁了。

    每天晚上,娜塔莉都能听见两人在偷偷议论:

    “那个学校好像是住宿制,每年只能寒暑假回来。”

    “要住到17岁才毕业……”

    “她才11岁,她不适合住校!!”

    “她回来还能念大学吗?巫师文凭对现实世界没有用吧?!”

    “她要是在里面早恋怎么办?”

    “我真没想到,她在特工堆里长大,竟然变成了一个巫师?!天啊,是不是因为你总是不陪她?”

    “我已经尽力了,难道以后你要帮我出外勤?”

    “我一想到她以后要带一个巫师男朋友回来我就头晕……”

    “她才11岁,什么男朋友!”

    “你不知道那些混乱的住校孩子连早孕的都有——?”

    两个男人愁得头发都快白了,浑身都写着‘我不开心我不愿意我有脾气了’,可是偏偏面对娜塔莉就要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嘴角都要耷拉到地面上了。

    娜塔莉无奈得直叹气,到底谁才是十一岁孩子?这么舍不得她就直嘛,为了他们,她也愿意推掉霍格沃茨的邀请。

    结果忽然有一天,又有猫头鹰送信,信里告诉他们那只是一个玩笑而已,世界上没有哈利·波特和魔法世界,就跟没有圣诞老人一样。

    哈瑞和梅林都松了一口气,梅林终于放过了他的头发——在那期间,他把他好不容易攒下的一些短发几乎都快拔光了。

    娜塔莉却哭瞎了。

    啥?!这个世界上没有圣诞老人?!

    那圣诞节给她送礼物的是谁?!

    “我就嘛,身为一个特工,我怎么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巫师存在?!”梅林感叹着。

    他舒心地为自己冲上了一杯咖啡,哈瑞路过他的身边,顺手拿走了他手中的杯子,娜塔莉一边哭哭啼啼一边夺过了哈瑞的手中的咖啡,咕咚一口——咿,好苦!身为咖啡你可真没给咖啡丢脸!要是能甜点就好啦!

    那边梅林在嘲笑哈瑞在王牌特工里胡作非为那么多年(主要是欺负他),现在总算是有人能够制住哈瑞了,这就是因果报应;这边娜塔莉又心地喝了一口咖啡,甜到爆。

    在相遇那晚,哈瑞曾在急救室前向上帝祈祷希望能让娜塔莉健康成长,感受到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阳光和美好。这个祷告似乎真的被上帝听到了,娜塔莉从到大的生活真的都无比的顺心。

    出门和艾格西玩,结果下大雨忘带伞,娜塔莉想假如有把伞在树的后面该多好呢,结果艾格西真的在树后面找到了一把伞,这样的事数不胜数。

    最危险的一次,艾格西和娜塔莉被一群大孩子围在胡同里,还没到艾格西和娜塔莉出手,娜塔莉只是心里想着这些混蛋怎么不自己和自己打起来呢?结果大孩子真的因为一点事相互斗殴。

    只不过,只有这些事娜塔莉的希望才会成真,什么让伦敦变成520网世界啦、希望去太空以摘月亮啦,还是想想就够了。

    就这样,她在阳光与温暖中成长,与一群特工们生活在一起。

    这就是娜塔莉·哈特,一个在英国伦敦平凡长大的普通女孩儿。

    这个月,这个普通的女孩迎来了她十九岁的生日。

    她实打实地过了好几个生日,哈瑞和梅林艾格西为她过了一次,邦德在外面出任务,委托哈瑞将生日礼物送给了她——一个火箭筒。

    这很邦德,但一点都不特工!

    不过娜塔莉脑补了一下自己蹲在楼台顶端,穿着紧身短裙,将火箭筒扛在肩膀上的雄姿……诶嘿嘿,她喜欢。

    哈瑞则和善地看着她,“根据法律,我要替你收藏火箭筒,直到你24岁时再还给你。”

    ???哪条法律这么规定过?

    “特工简则什么的吧。”哈瑞随意地着,喝了一杯黑啤。

    明明就是现编的!好随意啊!

    娜塔莉狠狠地在心里嗤之以鼻,在表面上只能扁了扁嘴——谁让她怂。

    第二个生日,则是在卡特家过的。老人躺在床上庆祝了她的生日,并且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脸。

    “我老了,也不知道你们年轻人喜欢什么。”卡特缓慢又慈祥地,“不过我会送你一个实际的礼物——等以后你去美国,我会找一个人罩着你。”

    “因为你是变种人。”夏洛克·福尔摩斯面无表情的。

    “什么?你是变种人?”艾格西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我不是!”娜塔莉反驳道。

    “你是。”夏洛克肯定道。

    “我不是!”娜塔莉大叫道。

    “那你把提琴还给我。”

    娜塔莉不耐烦地打了一个响指,提琴忽然间出现在沙发上。

    “你真的是变种人!”艾格西大叫道,这时的他比较像平常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是个巫师!”

    “我什么都不是!”娜塔莉更大声道,“我就是一个平凡的特工女孩儿!”

    “你可真够普通的。”夏洛克面无表情的吐槽道。

    艾格西啪的一声将手打在额头上,无奈的摇了摇头。

    “行了,我的大姐,快点下楼上车。”

    娜塔莉气哼哼地站了起来,蹬蹬蹬蹬地跑下楼去了。

    艾格西叹了口气,他弯腰将沙发上娜塔莉的外衣还有背包和伞都拿了起来,然后冲着夏洛克和华生点了点头。

    “打扰了,感谢你们为她办生日派对。”

    “不用这么客气,办得也不是那么成功。”华生一边着,一边瞪了夏洛克一眼。夏洛克窝在沙发里一言不发,抱着提琴的样子像是个孩子。每次华生真的生气的时候,夏洛克就无比的乖巧。

    “别那么。”艾格西笑了笑,“你们是她除了特工之外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这足够让她高兴了。日安。”

    青年微笑着示意,然后转过身走下了楼梯。

    “叫她下次再过来玩。”华生赶忙又加了一句。

    艾格西挥了挥手,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的尽头。

    211b的门外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娜塔莉正坐在副驾驶一脸不爽地鼓着嘴。艾格西笑了一下,他打开后座的门,将娜塔莉的东西通通放在了后面。

    他进到驾驶位,启动了车子。轿车逐渐加速,驶出了贝克街。

    “怎么啦?”艾格西一边看着玻璃外的道路,一边瞟了一眼娜塔莉,露出了揶揄的笑容,“又不开心了?”

    娜塔莉鼓着嘴,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她不是傻瓜,这么多年了,她对于自己的能力也有了一些想法——她知道她可能是一个变种人。这个世界上变种人很多,但是娜塔莉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如此简单的人。她生活在阳光里,却仍然时时刻刻觉得背后可能会有黑暗吞噬掉她。

    即使不太了解美国的娜塔莉也知道,x战警是变种人中的佼佼者,也是最具有实力的变种人队伍。如果他们亲自上门来找她,恐怕……

    她用不开心来掩饰自己的恐惧,她害怕那些未知的事情。

    “你都十九岁了,该成熟一些了。”她听见艾格西在叹息,“你应该知道,就算你是一个变种人,我们也会依然爱你。”

    窗外的风景不断地倒退,娜塔莉沉默了一会,才泄了劲。

    “我真的很想当一个普通人类。”娜塔莉沮丧地,“和你们在一起,以后当一个特工。”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一辈子留在我们的身边。”艾格西,“但不一定非要当个特工。我因为我的父亲才选择了这条道路,可是你没有必要,你应该去选择一个更自由安全的职业。”

    “因为我是个女生?”娜塔莉不以为然地。

    艾格西看向了她。

    “因为我们都害怕你受到伤害。”

    娜塔莉又沉默了,她有些难为情地将腿踢来踢去。

    “你怎么一穿西服就这么会撩妹?”她弱弱地抱怨道。

    艾格西笑了,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则摸了摸娜塔莉的头顶。

    “不用害怕,”他,“就算是变种人,我也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一时间,车内又沉默了。他们之间的沉默不是尴尬,而是另一外一种舒心又安全的氛围。两人看着车窗外的道路,下午的暖阳洒在地面上,十分地温暖。

    “我不想离开你们。”过了好一会,娜塔莉才道。

    “那就不要离开。”艾格西安抚地回答。

    娜塔莉又沉默了。

    其实她都知道,她知道自己的不同。尤其是今年,她的‘想象’能力又加强了许多,她就知道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她总是做噩梦,梦见别人的惨叫声,有男有女。她的梦永远那样阴冷,就像她的时候一样。

    哈瑞、梅林和艾格西给了她阳光又温暖的世界,可是娜塔莉背后的影子却像是怪物一样想要吞噬她。

    她如此爱着他们,她一刻不想离开他们。可是另一个声音却告诉她,‘该上路了’。

    她眼前这个温暖的世界恍如是幻境,越长大就越脆弱,仿佛一撕既开。那些变种人是将她的幻境打碎的人吗?

    娜塔莉有些烦躁,她忍不住伸出手,握住了艾格西放在自动挡上的手。

    艾格西转过头,温柔又安抚地看着她,抚平着她的烦躁。

    这条道路像是没有尽头,像是另外一种鞭挞心灵的方式。

    娜塔莉有些烦心地道,“如果我们现在就坐在客厅里就好了,我讨厌煎熬。”

    下一秒,两人的面前一闪,他们屁股底下的汽车椅垫变成了更加柔软的沙发,面前的道路变成了客厅和许多人。

    艾格西还保持着开车的姿势和状态,他蒙了将近两秒,和一脸震惊的哈瑞还有梅林对视。

    “啊————!!!”两秒之后,艾格西才惊慌失措地叫起来,他想要站起来却脚软得向下滑,仿佛地上又一条蛇一样惊恐,“这是怎么回事?!卧槽!!!**inghell!!”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伏天氏〕〔烂柯棋缘〕〔皇兄万岁〕〔绍宋〕〔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