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施落〕〔最红谐星[娱乐圈]〕〔死神大人他C位出道〕〔我修无情道〕〔养丞〕〔反派都是我的储备〕〔一切从泰坦尼克号〕〔伏波〕〔纸活〕〔喰种世界的丹药师〕〔网游之匠神之路〕〔我的无限幻形器〕〔酒行诸天〕〔这个大佬来自地球〕〔开局三个系统〕〔纨绔仙医〕〔异界许愿神〕〔农民大明星〕〔明年四十岁〕〔诸天最强抢夺系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仙三爷是个妞 第5章 5章:离天太远,送你一程?
    少年看着他那再也隐藏不住的恐惧战栗,和看向自己时的骇然畏惧,跃跃欲试的捡起地上的一片玻璃,冲他比划比划,咧嘴一笑,戏谑调侃。

    “哎呀呀~,夙大少爷这样的眼神,让爷有扒光你,拿着刀在你全身上下的每片皮肤上都绘制出地狱花的欲望啊,唔,单是一想就很带感,要不?让爷试试?少收你一家公司?”

    !!

    这踏马是什么变态??

    也忒重口味了吧?!

    你是杀人狂魔,还是心理扭曲的神经病啊喂!!

    众人与夙清丞皆控制不住的哆嗦成一团,宁愿不要那家公司,也不希望他那么干!

    谁,谁让这夙顾白,看起来真病的不轻,鬼知道一会儿又会是个什么场景?

    大写加粗,从身体到灵魂的拒绝!

    就在众人被吓破胆的空当,一路开着车飞来的律师,拿着所有需要签署的文件走进销魂窟,但刚站在包间门口,就被里面的血腥暴力的场面给震的全身紧绷,下意识的就想转身而逃。

    可。

    “哟?来了呀,拿进来吧——”

    那尖眼的少年,吊儿郎当的冲他挥了挥手。

    让律师僵硬的抬脚,顶着众人各种晦涩莫测的眼光,走到他和夙清丞面前,强忍着恐惧,抖着手将文件递过去。

    “夙,夙少,拿,拿来了。”

    但,伸手接的却不是夙清丞,而是夙顾白,他翻了翻那些文件,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

    “这些年混到手的产业挺多的嘛~,这大略一翻,怎么着也有好几十个亿,不错不错,卖了的话想来还能再翻上几翻——”

    “卖?!”

    少年在全场众人和夙清丞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神情中,扬扬下巴,笑意灼燃。

    “签呗~”

    !!

    不知是被气的,还是因失血过多,让夙清丞眼前阵阵发黑,耳内嗡嗡作响,让他不得不闭上眼睛缓了好一会儿,才哆嗦着睁开眼,瞪着面前的少年。

    苍白起皮的唇角亦是抖个不停。

    “你,你要卖了这些产业?”

    “不然呢?”

    少年歪了歪头,无辜又纯良,可出口的话,却堪比老鼠药。

    “不卖留着你回头缓过劲儿来,再从爷手里捞回去?你看爷像是这么蠢的人吗?”

    “……我——”

    夙清丞又是一晕。

    很想说不会,但该死的说不出来!

    然而,瞅着他这样,少年咧了咧嘴,又给予重击。

    “再说了,这么多产业,经营起来肯定麻烦又累人,爷不乐意干,也不乐意学,做一个吃吃喝喝,花花玩儿玩儿的米虫少爷不是很好?”

    ——噗——

    伤势不轻,怒火加身,再被恐惧浇灌,最后又撒上五香麻辣调料,终是将身体倍儿棒,吃麻麻香,且还御女无数的夙清丞给呕的喷出了血。

    一大股一大股的鲜血,顺着他的唇角朝下涌,眨眼间,他便成了一个真真正正的血人。

    嘶——

    众人倒抽凉气,心下颤抖,这这,夙清丞怕是要不行了。

    “哎呀~”

    而少年却是像模像样的震惊。

    “先别死呀!字签了再嗝屁啊——”

    夙清丞:“……”

    我上辈子一定砍死过这小畜生,才会让他这辈子要把我活活气死!

    律师:“……”

    血,血溅我身上了,一会儿出去,会被当成杀人犯的吧?不要啊啊啊啊——

    众人们:“……”

    魔,魔鬼,他一定是魔鬼转世!决,决定了,往后看到夙家这位,一定绕道走,绝对要绕道走!!

    被迫被塞了文件,还通通翻到需要签署姓名的那一页的夙清丞,缓缓的,慢慢的,浅浅的吸了口气,哆嗦着手接过笔,签下名字。

    当厚厚的一沓,都被签好字的文件,皆落入夙顾白的手中后。

    夙清丞已经只剩下出气,没进气了。

    不管是苍白虚弱的脸色,还是那双往日里凌厉狠辣的眼里,皆只剩下了麻木空洞。

    虽说,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可,生生的被剜走多年来的心血,那种心情,真比死了爹还难受。

    且,他还不能不签。

    毕竟,夙顾白这个小疯子,都敢这么对他了,焉知他不签后,他会怎么对付他母亲。

    唯独这一点不行,绝对不行!

    受伤过重,打击过重,身心疲惫又陷入无尽绝望中的青年,缓缓的闭上了眼,就连强撑的身体都软了下去,一眼望过,竟像死了一样。

    让律师和包间众人的脸色恐惧万分。

    然,狠出了一把恶气,又得了一大票票小钱钱的夙顾白,心情妙极了。

    他哼着小曲儿,拍了拍怀中的小钱钱,笑眯眯的朝外走。

    就在众人隐晦的松口气时,那踏出门的少年,倏然转身,在他们蓦然僵硬着恐惧的神情中,灿烂一笑。

    “啊对,先前的话,想来诸位也都听到了,那么——”

    “请诸位记得,从今往后,夙大爷这个称呼就别乱叫了,毕竟大爷二爷三爷全在爷家,别人都不算,一定要记住啊,要是再叫错,爷可是会生气的,爷生气的下场诸位已经围观了,所以,要乖啊~”

    咧着小牙刀子,笑容过于灿烂灼燃的少年,在说完这话后,表情蓦的凉了下来。

    就连含笑潋滟的声音,都变的磨砺沙哑,煞气涌动。

    “往后,谁在敢学夙清丞算计爷,那么爷也跟诸位算算,这些年你们或者你们家的那群萝卜头是怎么‘关照’爷的,到时候就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夙清丞命大,被这么折腾还能留口气儿!”

    话落。

    少年抬脚离开。

    可那浓烈的煞气,惊蛰蚀人的杀意,却萦绕在众人身上与心头,久久不散,当真让他们惧怕到不行。

    顶着销魂窟内早就闻着信儿,过来观望的众人那晦涩震惊的眼神,少年毫发无伤进来,又毫发无伤的离开。

    让众人惊愕之余,又面面相觑。

    这这,是夙家那位故意放了这位呢,还是那位输了?

    可不管他们心思如何的惊变,心情极好的少年,抱着一堆小钱钱,没有回夙家老宅,而是站在了一处,记忆模糊又清晰的小院儿门前。

    这里,曾承载了她少年时期,所有的欢乐时光,以及在承受不住委屈与疼痛时,唯有的避风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第一序列〕〔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大道纪〕〔小阁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