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上瘾〕〔圆橙〕〔绝对一番〕〔你好,神棍〕〔剑剑超神〕〔三界劳改局〕〔那年,阳光很好,〕〔龙婿大丈夫〕〔王牌大剑圣〕〔剑道第一仙〕〔我只想低调〕〔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十方圣主〕〔从一人之下开始的〕〔万界大佬都是我徒〕〔亘古荒天〕〔直播之横推一切〕〔硬核强者〕〔重生凶猛〕〔洪荒之昊天天帝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仙三爷是个妞 第8章 8章:爷和那谁有个约定?
    “怎么会?”

    少年轻笑,音色潺潺,质如冰玉。

    “爷虽给了他两条路选,可这两条路之后,却有很多路可以走,他自己选了条看似讨巧,实则愚蠢的保命捷径,这可跟爷没关系呀~”

    ……这话听起来着实无辜,却也能把人给恨到牙根直痒,想要把给他大卸八块!

    且,如果被夙清丞听到,估计又要吐血三升。

    而舒千落的眉心,亦微不可见的抽了一抽,有些无言。

    “——说实在的,不管是卖给黑龙帮,还是被扔出夙家,当真看不出来还有什么路可以走了,且相较于这两者,怎么看损失点儿财产这条路都很划算,正常人都会这么选。”

    “唔,是吗?”

    少年喝了口茶,表情莫名,笑意加深。

    放荡不羁,嚣张邪气秉性,瞬间便从他身上窜逃出来,狰狞獠牙的萦绕在他四周,尹然就像一个实实在在的妖物,让人惊悸又寒蜇。

    他在舒千落心下微跳,不妙之余,慢慢悠悠的接着道:

    “可,若立场调换过来,选前两者,爷都不会选后者。”

    “……”

    舒千落先是一静,握着茶杯的指尖微微收紧。

    “为什么?”

    “自然是置之死地之后的绝地翻盘呐~——”

    少年笑的欢快,仿若他做出的不是末路选择,而是从一个游乐场,跳到另外一个游乐场罢了。

    “有钱可以造势,有势便有无数种选择,黑龙帮虽然接了生意后便不会途中停止,不管你是谁——”

    “若是夙清丞选择了卖给黑龙帮,虽不能让黑龙帮的人帮他逃走,也不能让黑龙帮的人放了他,可却可以利用手中那过量的钱财买来机会。”

    “从而借助这个机会与黑龙帮交好,选择一位买主,不仅保障了自身的安全,更增添了盟友,还能躲在暗处,伺机报复,不是妙极?”

    “而离开夙家这一条,虽脱掉了夙家大少这个身份少了很多生意场上的便利,可他财产公司依旧在,且,只要有能让夙老爷子另眼看待的能力,何愁一切脱离掌控?”

    “甚至还会为此,奠定他在夙老爷子心中的分量,更加大的扩张自己的领土范围,让自己成为主导方的那一个,而不是随时被舍弃的那一个。”

    “可是——”

    少年低笑一声,玩味戏谑。

    可却危险的让人闻之胆寒,见之断魂。

    “夙清丞他长了一张聪明人的脸,脑子却没有爷以为的那么聪明,愣是把自个儿从主导的位置,给自我降级到被爷随时薅羊毛的境地。”

    “还是那种,只要爷想,随时薅他,随时把他给逼到狗急跳墙,一掌将其拍死的地步,校花大人~,夙清丞他,废掉了哟~”

    !

    少年那似是模糊在喉咙里的低笑。

    明明潋滟生波,却偏生诡谲起伏,就像被风略过的海面,看似涟漪过后一片平静,可在那海面之下,到底有着怎样的波涛汹涌,甚至翻滚绞杀,却让人窥视不到分毫。

    让舒千落蓦的绷紧了身体,清冷似霜雪的双眼里,凝聚起了些许不安。

    不是她的错觉。

    夙顾白他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身上的某些枷锁似是被挣脱掉了,可却释放出了更加危险的东西。

    她不知,那种危险是他本身被禁锢住的,还是后来强加上去的。

    可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夙顾白他很危险这一点是无疑了。

    舒千落拧起了眉头,唇角动动,似是想说什么,可最终却也不知该从何说起。

    而对面的少年,一边喝茶,一边撑着下巴望着眼前陷入矛盾中的女孩儿,笑意加深。

    校花大人~

    这一次,你要怎么选择呢?

    会不会让爷失望呀~

    爷可是很期待你的选择呢~

    毕竟爷说过的——

    【你若相随,我必相诺。】

    若是选对了,爷有奖励。

    若是选错了,哎呀呀,那可就不妙了呢~

    冷不丁的,舒千落在这斜阳暖暖的傍晚打了个哆嗦,连带脊背都莫名的有些发寒,总觉得有股阴气萦绕在她身上,让她下意识的朝少年看去,脱口而出道:

    “我没惹你,你别搞我。”

    这大热天的,她又没生病,体质更不弱,怎么可能会感觉到冷?除非有人想算计她。

    可她又没得罪人,而眼下,这少年看她的眼神,莫名让她发毛,她怎么可能不怀疑?

    “噗——”

    夙顾白撑着下巴乐出了声。

    眉眼弯弯,笑意潺潺。

    连带的,让头上那片梦幻唯美的蓝花楹都艳丽上了几分。

    “哎呀呀~,校花大人你这样会没朋友的~”

    “……说的你好像有朋友似的。”

    舒千落反唇相讥。

    她在翰林校府是独来独往,可他夙顾白也好不到哪儿去。

    好歹她还是校花级学霸,而他却是校草极学渣。

    所以,要真比起来,她可比他有人气多了,至少没人敢明目张胆的欺负她。

    瞅着对面女孩儿那莫名傲娇的眼神。

    夙顾白直接长臂一伸,隔着桌子狠狠的撸了把女孩儿的头发,将她那头顺滑的黑直发给揉成了鸡窝头,在女孩儿怒目而视之下,啧啧摇头。

    “所以,校花大人要不要可怜可怜小爷,跟爷做朋友呢?”

    这般说着,一身浅灰色运动服的少年。

    双手撑着下巴,狭长的狐狸眼略略睁圆了几分,显得无辜又纯良,映照着院中的各样繁花,收集了斜阳的淡金亮光,让他像一个纯白剔透的陌上少年。

    温润如玉又风度翩翩,还带着让人心悸的和煦温暖,全然看不出之前的邪气不羁与嚣张顽劣。

    这般像是集齐了所有美好词汇,让人向往又仰视的少年,此时用软软的腔调,像撒娇一般的跟她说话。

    尤其是那双过于专注自己的双眼,让她舍不得又不忍心拒绝。

    让舒千落控制不住的点了点头,反应过来后,耳根子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美色所惑。

    而对面的少年,在她点头的那瞬间笑开了脸,声音清亮又喜悦。

    “校花大人你同意了?那感情好,不用爷威逼利诱,或者把用在夙清丞身上的手段用在你身上了,那么眼下,身为爷的朋友,帮爷处理一下这些资产转让文件不过分吧?”

    ……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第一序列〕〔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大道纪〕〔小阁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