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斗罗之重振蓝霸〕〔离哥今天也没成功〕〔我从系统买绝学〕〔我主运道〕〔悍刀龙帝〕〔全能神医〕〔被雷劈后的日子〕〔独活游戏〕〔即使到了异界也要〕〔夺天剑神〕〔灵猫侦探事务所〕〔皇后是朕的小青梅〕〔我是光明神〕〔神级文明〕〔穿越之长公主有吉〕〔爆笑王妃冷面王〕〔穿越之误惹君心休〕〔快穿之大佬A爆了〕〔绿龙博士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仙三爷是个妞 第9章 9章:爷和那谁有个约定?
    舒千落懵了懵,望着对面那笑的纯善,却能让人看见恶魔翅膀在煽动的少年,脸一下子就黑了。

    “夙顾白!你到底是在找朋友?还是在找给你擦屁股的保姆!”

    “咦?校花大人要给爷擦屁股吗?”

    少年笑的纯良,故意曲解之下,还恶意的打了下自己的屁股,对上女孩儿惊呆了,以及不敢置信的神情。

    贼不要脸的举着手搓了搓,轻唔了声。

    “手感挺好?嗯,白白圆圆大大,拍起来还会跳,一点儿都硌手,要脱了裤子给你擦吗?当然,如果是校花大人的话,玩上一整年也是可以的~”

    !!

    这世上为什么会有这种礼义廉耻皆喂狗的人?!

    舒千落噌的一下站起来,几乎是一脚一个坑的大步离开,撞的院门都晃了一晃,发出承受不住的咯吱声,可见气到什么程度?

    而那刚消下去没几秒的红色耳根子,更以充血的速度,瞬间布满整张小脸,就像天边的晚霞,明艳动人到,让人忍不住一看再看。

    “哎呀呀~”

    浪里浪气,摇头晃脑的少年,撑着下巴笑意灼燃。

    “落落害羞了呀~”

    真可爱~,让她更想欺负了~

    可能还未历经过多的变故,保留着青涩的天真,哪怕给外人一种清冷似霜雪,不好相处,不敢随意搭话的高冷感,可,此时的落落,在这之后那短短三十年的人生中,最是无忧的快乐时光。

    暴怒不已,一脚踹在路边大树上的女孩儿,深深的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了好一会儿,才面无表情的转身,重新走到小院儿门前。

    正好听到了少年那含在唇齿间,柔软又温暖的落落二字。

    让她那佯装冷静的神情怔在了那里,耳边回响起一道,与那近乎相同的,柔软温暖的语调,喊着她的名字,冲着她笑。

    还会将她抱在怀里,摸着她的脑袋,带着诱哄,又带着狡黠。

    【小落落,想不想我啊~】

    【想呀!】

    幼时的自己,每次一见到那人,总会高兴的好几天睡不着觉。

    可是——

    舒千落那清冷似霜雪的眉眼里,蓄起了落寞。

    那个人,她再也找不到了。

    “唔?”

    坐在斜阳里,撑着下巴望着门口,似是知道她一定返回来的少年,在看到她踏进门的那瞬间,弯起了眼睛。

    伴着今日斜阳最后的余韵,那少年望过来的眼睛里,似是布满了浩瀚的星辰,璀璨的让人挪不开眼,与她记忆中那个人的眼神,重叠在了一起,几乎没有区别。

    让舒千落的神情有着片刻的松怔,但转瞬,她便眉眼清冷的无视了眼前这个,笑容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玩味与痞气,一看就是一股子使坏味儿的少年,捞过桌上的文件,头也不回的走了。

    甚至隐约的,还发出一声傲娇的冷哼。

    让夙顾白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撑着下巴,贴在脸旁的手,滑动了下,戏谑悠悠的开口:

    “校花大人~,那些可是要卖掉的哟~”

    ??

    走到门口的舒千落蓦的一顿,唰的一下回头瞪着他,张嘴就说想说话,可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深吸口气,面无表情的扭头就走。

    空气中清晰的传来一声。

    “败家玩意儿!”

    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

    ……噗——

    夙顾白低笑,慢条斯理的站起来,继续做身手复健。

    也不知是错觉,还是因为她意志力变强大的关系,总感觉全身上下虽有使不完的劲儿,但却很饿!

    特别饿,怎么都吃不饱,感觉胃像个无底洞似的。

    尤其是使了力,出了汗后,那种感觉越加清晰,也越加逼人。

    “不太对啊——”

    她刮着下巴,瞥了眼门口那被外卖盒给塞满的三个环保垃圾桶,嘴角抽了抽。

    然后捂着咕噜噜直叫的肚子,抚了抚额。

    这身体该不会哪里坏掉了吧?还是被极光乱流给切出了后遗症?

    但,不管是哪一个,她现在只想吃饭。

    无奈的叹口气,拿出手机继续订外卖,至于做饭什么的,麻烦,不要!

    当外卖小哥哥第n次开着借来的三轮车,把上百份外卖送到同一个地址的小院儿门口时,表情便扭曲了起来。

    这里住的什么人啊?

    怎么那么能吃!

    他这一天,从早上开始一直送到晚上,每回都是上百份,喂猪也不是这么个喂法吧?!

    于是,昳丽清绝的夙三爷,继续淡定自若的顶着外卖小哥哥那难以言语的表情,将一堆外卖拉进院。

    没错,就是用拉的。

    为了方便,夙三爷早在门口搁了一个载重行李车。

    那是小时候她爸爸用来拉土给她妈妈种花用的,现在却被她用来拉外卖。

    当将面前的上百份外卖都给消灭了之后,夙三爷的表情便控制不住的扭曲。

    ……日,还没饱?

    这是准备搞毛?

    虽然她自己号脉,号不出问题,但还是要去检查一下。

    洗了个澡,一身清爽干净,肚子却还在咕噜噜叫的夙顾白,叹了口气,锁上门去找私人门诊。

    小院儿在老街的一条巷子胡同深处,离市中心很远,颇有一种大隐隐于市的意境。

    这里在曾经是一处很热闹繁华的地带,后来四周都被开发商建立成了高楼大厦,但这一片儿因为某些原因,没被开发,保留了从古至今的历史文化。

    而住在这里的人,看上去皆是一群打牌斗趣,跳着广场舞,最普通不过的老大爷老大妈,或者是毫无斗志,废宅在家的糟心青年。

    可,只要他们愿意,随时能成为跺一跺脚,威震各方的人物。

    这是在后来,她历经了生活的洗礼后,才发现的事。

    一身浅灰运动服,身材高挑纤细,眉眼昳丽清绝的惑人少年郎,一出现在热闹非凡的街道上时,便直接收走了众人的眼神心魂。

    让他们惊艳又呆滞的望着那缓步而来,含着灼燃笑意,似是从画中云端上走下来,体验红尘的神骨少年。

    震惊又怀疑。

    这,这——

    什么时候,他们这儿住了这么一个神采卓越到,不能用笔墨来刻画描绘的孩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玄皇元龙传〕〔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饲养全人类〕〔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精灵掌门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真的不是气运之〕〔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