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姜烟傅司眠〕〔医妃捧上天〕〔从现代飞升以后〕〔带妹升级的正确方〕〔诸天提刑官〕〔满级白莲在娱乐圈〕〔失忆后我火了〕〔祭品夫人〕〔我错绑了男主的万〕〔别动我的剧本!〕〔我在东宫当咸鱼〕〔小龙女游记[综神话〕〔男主今天也没渣[快〕〔闲观儿媳们争奇斗〕〔末世的抽牌系统〕〔成为亡灵之路〕〔赛博朋克新纪元〕〔我不是真的想惹事〕〔恩塔格瑞的荣光〕〔超兽之时间流水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仙三爷是个妞 第10章 10章:爷和那谁有个约定?
    且,是错觉吗?

    这孩子怎么那么像——

    “小白白?”

    迟疑不定的声音,在这一群晚饭过后散步的人群中响起,让夙顾白眨了下眼,侧头看去。

    入眼的是位穿着暗红绒,绣着粉玉兰花旗袍的奶奶,漂亮大方,婉约干练,此时正用惊疑不定的眼神望着几步外的少年,有些不敢认。

    这让夙顾白扬唇一笑,灿若灼燃,堪比正阳,四周亦皆控制不住的,传来倒抽气和重物落地声。

    而少年,声音略哑,潋滟生波。

    “花姐姐,是我啊——”

    花姐姐三个字一出,那位年约七十的奶奶,忽的就红了眼。

    这个她看着长大,小时候总在整个老街捣乱,不是弄哭西家的小妞,就是揍了东家小子的小霸王,在十年前忽的就‘不见了’。

    留下的是,总低着头,抱着厚厚的书,戴着笨重的眼镜,一个人在凌晨三四点,躲着所有人回来的冷漠孩子。

    孤僻又生冷,让人看一眼就心揪着疼。

    纵然偶尔碰到,最多的也只会喊一声奶奶好,便抬脚离开,不做停留。

    她真的有十年,没看到这孩子笑了,更听不到他甜甜的叫她花姐姐了。

    哪怕曾经,他每一次在喊花姐姐的时候,总是讨巧卖乖的想吃糖,可是,那个时候的小白白,真的很甜啊,甜到让人一想到他,就忍不住笑。

    而眼下,‘不见了’十年的小白白这是又回来了吗?

    夙顾白看着红了眼的花奶奶,抬脚走到她面前,伸手扶了扶她那插在黑白各半发间的玉簪,弯唇一笑。

    又乖又可人。

    “花姐姐~,想吃糖~”

    红着眼的花奶奶,一听他这话忍不住笑,摘下腰间的玉兰花荷包,拉过他的手,放到他掌心中拍了拍,似是有些语重心常,也似是高兴欣慰。

    “小白白,这荷包我可是一直挂着,就等着你哪天想吃糖了能来找我,还好只是十年,花姐姐我等的起——”

    这像远方的,把最好的东西留下,期待着孩子们归来的老人的话,让夙顾白把脸凑到花奶奶脸旁蹭了蹭,像小时候一样,从荷包里摸了糖出来塞嘴里,笑嘻嘻的。

    “哎呀~,花姐姐最好了~,嗯,当然,还是糖最好吃~”

    花家手工糖可是一流的,全程无添加纯手工,售量有限,却名扬天下。

    在古时,更是宫里御用的,完全的保留了古时的原汁原味儿,且每一颗糖,都甘甜绕舌,回味无穷,怎会不好吃?

    “噗——”

    他这跟小时候别无二致的话,让花奶奶笑出了声,忍不住戳戳面前这都跟她差不多高的少年的眉心,笑叹。

    “你啊~,哦,对了,今天这么早回来没事吗?”

    这孩子,基本上都是后半夜三四点才从市内回来,这个时候应该在夙家的才对,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花奶奶拧眉,担忧的表情一览无遗。

    这肯定是出了事,要不然这孩子怎么会突然‘通透了’?

    这不对,一定有哪里不对?

    这般想着,花奶奶有些紧张的拉住面前少年的手。

    “小白白,你——”

    “没事啊。”

    少年眨眼,安抚性的一笑,可对上面前花奶奶以及周围那些不相信的神情,沉吟了下。

    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提前给他们打个预防针的好。

    这些人一直对她照顾有加,就算是后来在世界各地流窜的那些年,这些人还是会想方设法的打听她的消息,总在紧要关头,让人救济接应她。

    可以说是,除她父母与落落外,对她最放心不下的人。

    以前小没发现,后来才知。

    自从她被送回夙家,偷跑回来被他们知道后,这些人,总会让这一路的灯大亮,生怕她看不见,碰了摔了,还会轮流的守在暗处,直到看见她进了院子,锁了门才走。

    这样的恩情,足够她铭记永生,以诚待之。

    当然,咳——

    她摸了下鼻子。

    昨天的事,十有八九,他们都已经听到风声了。

    若是找了借口,再被当场戳穿,她不要面子了吗?

    所以,嗯,实话实说好了,反正,以后会越加过火,那就先让他们适应适应~

    “唔——”

    于是,少年眨眨眼,昳丽清绝的小脸,无辜又纯良。

    “可能,被夙清丞那龟儿子欺压久了,这不,一个没忍不住就将他给干翻了,回去肯定要跟老爷子那包公脸对上,且,受罚什么的,是绝对少不了的,万一再一个不爽,把老爷子也打了,岂不是药丸?所以就不回去了呀~”

    ……

    花奶奶眉心跳跳,表情有些难以言语。

    片刻后,默默的问。

    “干翻是,哪种干翻?”

    “哦,拎着斧头给他开了脑壳而已——”

    少年一脸无谓,却让四周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咳嗽声。

    花奶奶更是张了张嘴,却找不到话说。

    你说,她是该高兴这孩子没打算说谎骗他们呢,还是该担心这孩子都敢拎着斧头砍人了?

    虽然没把人砍死,但敢这个字儿,已经很让人发毛了好不好?

    不过——

    一想到小时候,他揍遍整条老街的‘丰功伟绩’,在夙家能忍十年没发飙,好像,还挺‘厉害’?

    这念头,让花奶奶嘴角抽了抽,无语的瞅着他。

    “那你,现在是?”

    “饭后消食啊——”

    少年笑嘻嘻道,冲着花奶奶和四周围观的老大爷老大妈们挥了挥手。

    “回见呀~”

    说着,少年还扬了扬那玉兰花荷包,冲着花奶奶抛了个飞吻。

    “花姐姐~,回头还找你去讨糖吃啊~”

    “行行行,什么时候来都行——”

    花奶奶大笑,心情畅快极了。

    而四周那些围观的老大爷老大妈却是一声冷哼,酸成了柠檬树。

    “怎么?我家炒干果不好吃?只去找花芬芳那个老妖精?”

    “就是就是!我家咸菜是不香?还是不能下饭?叫了几车外卖喂猪都不来我家吃饭!”

    “没错没错!我家面包就不甜了?还是不软?凭啥不来我家?”

    “哼~,这臭小子打小就跟花芬芳那个老妖精走的近,到现在还叫花芬芳那个老妖精姐姐,怎么?我就不是个姐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玄皇元龙传〕〔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饲养全人类〕〔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第一序列〕〔精灵掌门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真的不是气运之〕〔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小阁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