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斗罗之重振蓝霸〕〔离哥今天也没成功〕〔我从系统买绝学〕〔我主运道〕〔悍刀龙帝〕〔全能神医〕〔被雷劈后的日子〕〔独活游戏〕〔即使到了异界也要〕〔夺天剑神〕〔灵猫侦探事务所〕〔皇后是朕的小青梅〕〔我是光明神〕〔神级文明〕〔穿越之长公主有吉〕〔爆笑王妃冷面王〕〔穿越之误惹君心休〕〔快穿之大佬A爆了〕〔绿龙博士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仙三爷是个妞 第11章 11章:爷和那谁有个约定?
    “嘿~”

    四周的冷哼咕哝,让花奶奶得意的笑。

    更像模像样的摸出坠着流苏的花扇子挡在面前,虚点着他们,啧啧摇头,端的是一副‘小人得志’又‘嚣张跋扈’的样儿。

    “老苏家的干果是炒的好吃,还嘎嘣脆儿~——”

    “老越家的咸菜也够香和下饭,一回能吃上好几大碗~——”

    “老羌家的面包够甜也够软,还不带腻味儿的~——”

    “凤蜻蜓也是个老姐姐~——”

    “可是!你们都没有我花芬芳长的好啊~,打小就一枝花,哪怕老了,模样仍旧是你们这群人中最俊的~,哎呀呀~~,谁让小白白这个小糖果儿最最喜欢漂亮玩意儿~,你们长的磕碜怨谁啊~~”

    “花芬芳!!”

    众人大怒,捞起拖鞋就朝她砸去!

    这个臭不要脸的!打小就仗着她那张脸好看,在整条老街四处为非作歹却让他们背黑锅,这老了老了竟然还这么不要脸!

    日!老天爷也忒不公平了!

    这个死女人都七老八十了,竟然还不带丑的!

    过份了!

    超级过份了!!

    身姿灵活的躲开一众拖鞋的花奶奶哈哈大笑,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恨不得让人拍死她泄愤!

    哪怕隔老远,夙顾白还能听到她那愉悦的挤怼腔调,和众人暴怒的咆哮,当真十年如一日。

    “呵~”

    她忍不住笑。

    舌尖在嘴里的糖果上转了一圈儿,那甘甜不腻的味道,顺着她的舌尖流向她的喉咙,将她那颗冷硬如石的心,裹着上了甜甜的糖汁儿,让她舒服的喟叹一声。

    原来,她竟然真的一点儿都不讨厌这样的生活。

    返璞归真,大隐隐于市的老街,与那小院儿,皆是她的心之向往,魂之归属地,如果爸爸妈妈也能从‘远方’归来,那就圆满了。

    但,她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

    今生的她,会守到的。

    心情很是愉悦的少年,穿过老街的一条又一条胡同,朝着坐落在老街与新街交叉口的门诊部走去。

    那里的医生和她父母是好友,也是为数不多,知道她真身的人。

    只是——

    在路过一家门房破旧的古玩店时,她表情古怪的住了脚,瞅着门里头那被扔了一地的古玩中,有一块乌漆嘛黑的石头,正欢快的朝她招着手。

    一副的‘来吃我呀~,来吃我呀~,我很好吃的哟~’的欠虐小表情,让她嘴角狠狠一抽。

    下意识的眨了眨眼,再揉了揉后看过去。

    嗯,没毛病,确实在欢腾的冲她招手,还散发着很香的气味,勾的她的肚子咕噜噜大响,更是饿到前胸贴后背,仿佛之前的上百盒饭都喂空气了,让她无语望天。

    ……日,她是饿出什么毛病了吗?

    竟然会觉得一块儿石头很好吃?

    搞毛??

    “啪啪——”

    就在这空当。

    侧对着门房,躺在后院摇椅上抽着旱烟袋,听着戏曲儿的老头儿,扬手敲了敲烟袋锅,将里面的烟灰磕出来后,往脖子上一挂,背抄着手走出来。

    眸光惊讶的望着那站在门口昳丽清绝的少年,盯着他那张脸看了好一会儿,才有些迟疑不定的出声:

    “白娃子?”

    “金爷爷。”

    少年轻笑着点头。

    “是我。”

    “……你——”

    模样有些凶,眼神也有些凶的驼背老头儿金爷爷,当真惊讶了,看了他好一会儿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样子是‘走出来了’?”

    少年只笑不答,金爷爷也没揪着这个话题不放,冲他招招手,苍劲有力的声音很是愉悦。

    “过来,让我好好瞅瞅,都老长时间没好好瞅过你,也没见过你笑了,就算偶尔看见你,也总是头发盖着脸,还戴着个丑不拉几的眼镜,更缩着脖子低着头,跟个小可怜似的,难得见你这样,让我都不敢认了——”

    夙顾白上前几步,站在门口,从玉兰花荷包里拿出糖,递给老头儿,弯了弯眼。

    “要吃吗?花姐姐的糖——”

    “哟?还叫花姐姐呢?”

    老头儿一边呵呵的笑,一边伸手接过糖塞嘴里,点着他的脑壳,忍俊不禁。

    “花芬芳十年前就是个老太婆,你个鬼灵精为了吃糖才叫人花姐姐的,这十年后,那老太婆更老了,你还叫她花姐姐?她怕是要乐疯了!”

    “唔,不叫花姐姐不给糖啊~”

    少年像模像样的皱了皱天然上挑的精致眉毛,状似苦恼。

    却让老头儿哈哈大笑,无奈摇头。

    “就算你不叫花姐姐,她也不舍得不给你糖啊,这荷包她挂腰上快十年了吧?哪个小崽子要她都不给,只为了再次送到你手上啊——”

    这般说着,老头儿的眼也有些泛红,伸手摸摸少年的脑袋,欣慰的笑容,慈祥又和蔼。

    “孩子,你还愿意走出来,真好,云丫头和琛小子若是知道了,一定高兴极了,他们啊——最大的心愿就是让你开开心心的——”

    “唔——”

    夙顾白弯了弯眼,然后笑眯眯的挠了挠脸,悠悠说道:

    “嘛~,年少无知呀~,总要给点儿时间自己转过弯儿来的对不?虽然时间有点儿长,但总算转过来了——”

    “对对——”

    老头儿很是高兴的把他拉进屋,指着地上那堆小玩意儿,拍拍他的肩膀。

    “喜欢啥,随便拿,今天老头儿高兴就不收你钱了!但是下回可是要给钱的,知道不?”

    “好啊~,那可就谢谢金爷爷的慷慨了~”

    要知道,金爷爷可是出了名的铁公鸡,谁都别想从他手中拿走一针一线。

    你要是敢动他的东西,他可是都能抄起门闩,追你整条街的人物来的。

    眼下这么大方的时候,可真罕见~

    少年笑出声,随手拿了块黑石头到手里,冲着他眨眨眼。

    “这是啥?”

    “唔,我瞅瞅——”

    金爷爷瞅着那块黑不溜秋的时候拧了下眉,疑惑。

    “我这儿啥时候有了这么个玩意儿?怎么瞅着,就像块破石头呢?”

    一边接过石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放大镜看的金爷爷,咕哝了声。

    声音虽小,却让夙顾白眸光一闪。

    破石头??

    不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饲养全人类〕〔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精灵掌门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我真的不是气运之〕〔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