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下世界王者〕〔上门兵王〕〔战龙狂枭全文免费〕〔战龙狂枭〕〔叶云舒〕〔龙王殿萧阳叶云舒〕〔龙王萧阳〕〔生而为王萧阳免费〕〔龙王殿萧阳(萧阳〕〔战龙狂枭萧阳叶云〕〔战龙狂枭萧阳叶〕〔萧阳龙王殿〕〔萧阳叶云舒生而为〕〔生而为王萧阳叶云〕〔废婿萧阳叶云舒〕〔最强高手在都市萧〕〔废婿萧阳〕〔萧阳叶云舒小说〕〔超级王者萧阳〕〔最后的圣战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仙三爷是个妞 第15章 15章:爷和那谁有个约定?
    夙顾白瞅着那厚的都能砸死人的草药集,幽幽的叹口气。

    “红姨呀,您怕不是早年痴呆?这草药集——,在那年爷吃坏肚子后,便能倒背如流了,还能拿着我妈种的花花草草磨成‘毒药’去坑人——”

    “尤其是后来还跟您学了针灸,坑人的效果加倍明显,还让人防不胜防,可眼下,您怎么会觉着我还需要看这玩意儿?”

    !!!

    她给忘了不行?

    红鸾被夙顾白那戏谑幽幽的挤兑,给整的脸皮子一僵,恶狠狠的瞪着她,咬牙切齿。

    “——学无止境知不知道?!这东西你多久没碰过了?怎么就觉得自己还能倒背如流?看把你给能的!能成这样儿怎么回回考试还压着及格线?”

    “啧~”

    少年无奈摇头,将草药集搁桌上,慢腾腾的站了起来。

    一边感慨,一边双手插在口袋里摇头晃脑的朝外走。

    “红姨呀~红姨~,被人当面拆台什么的,要敢于承认呐,不然就更下不来台了——”

    这般说着。

    她在走到门口时,还故意停顿了下,侧过身,冲着脸色漆黑的女人咧出一个贼欠贼欠的灿烂笑容。

    让红鸾直觉不妙,张口就想让她闭嘴,但那小崽子却快她一步怼过来。

    “——毕竟,爷每回压着及格线考,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凭的可是过硬的本事,可比当初科科都没及格过,更被穴爷爷戳着脑袋恨恨咒骂‘朽木不可雕也’的红姨强多了——”

    “!!!!”

    红鸾蓦的蹿起来,拎起她坐的椅子,就朝那欠出宇宙的熊孩子扔去。

    “臭小子!你再揭老娘一句短试试!!看老娘不撕了你的嘴!!!”

    可,熊孩子夙顾白,小长腿儿一跨,轻飘飘的避开被椅子砸断腿的命运,冲着那快要气到原地爆炸的女人,眨巴眨巴眼,纯良又浪气。

    “哎呀呀~,恼羞成怒呀~~恼羞成怒呀~~~,万年吊车尾的不良少女——红、大、姐、头~~”

    话落,欠里欠气的少年,三两步便消失在门口。

    让拎着另外一把椅子,追着她砸的红鸾,吼的震耳欲聋。

    “夙顾白!你个混账!混账!给老娘滚回来!看老娘打不死你!!!”

    可待她追出来时,只看到了空荡荡的门诊部大厅,哪儿还有那熊孩子的身影?

    让火冒三丈的女人,一把将椅子砸地上,摔的七零八落,更是恶狠狠的咒骂:

    “臭小子!臭小子!臭小子!臭小子!臭小子!!!夙顾白你个混账臭小子!!!气死老娘了!!!!!啊啊啊!!!!气死了!!!!!”

    发狂的跟个母夜叉一样,凶神恶煞的女人,把正准备进来看病的人给吓了个哆嗦,条件反射性的后退,转身,跑!

    哎呀妈妈咪呀!

    红鸾这个疯女人,又犯病了!

    赶紧跑赶紧跑,不跑今天怕是要‘死’在这里了!

    他是来看病的,可不是来送死的!

    而,心情倍儿好,肚子一点儿也不饿了,身体也没有任何毛病的夙顾白,哼着小曲儿,晃晃悠悠的踩着明亮的月光朝家走。

    翌日一大早,正在院中做身手复建的她,听到了敲门声。

    她挑了下眉。

    这大清早的,谁来找她?

    拿过一边的毛巾擦了擦脸,她拉开院门,便瞅见拎着早餐面无表情看着她的舒千落。

    “唔,校花大人这是?”

    夙顾白瞅着全身上下充满了别扭气息的丫头,似笑非笑的扬扬眉。

    “这一股子,不愿来,不想来,却又不得不来的小情绪是闹哪样儿?”

    “……”

    被这人一点儿不给面子戳穿的舒千落,僵了一僵,然后深吸了口气,冷漠着脸,硬梆梆将手中的早餐塞给他,别开头。

    “——往后,上学放学回家我都和你一起,还有,我会搬到隔壁去处,并每天早上这个时候我会叫你起床,然后你去我那里吃饭,吃完饭一起走路去学校,现在,你去吃饭,再把校服换上,今天要月考。”

    “哎呀呀~”

    少年险险的捧住要撒出来的豆浆油条,上下瞅着面前这别扭又傲娇的妞儿,表情戏谑却带着浪气。

    “——我说,校花大人这是爱上爷了?这么寸步不离的跟着,有点儿不太好吧?”

    然后,蓦的话头一转。

    “上厕所要一起吗?校花大人要是介意的话,爷也是可以去女厕所的,如果不介意,自然是可以跟着爷去男厕所的~~”

    “!说什么疯话!!”

    平复了一夜,做了一夜心理暗示,绝不再让自己被这人牵着鼻子走的舒千落。

    一听到这人开口说话,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让她即懊恼又恨恨咬牙。

    “能不能好好说话?!耍什么流氓!”

    “没有呀~~”

    吸着豆浆,啃着包子的少年,很是无辜。

    “是你说的,上学放学回家都跟爷一起的,早上还要叫爷起床吃饭,那一起上个厕所或者睡个觉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吗?哪里耍流氓了?”

    “你!”

    舒千落咬牙,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才控制住炸毛,面无表情的瞪着他。

    “别误会!少乱说!听清楚了!我只是你的保镖而已,知道吗?”

    “哦?”

    少年扬扬眉,似笑非笑。

    “校花大人怎么就成爷的保镖了?这话从哪儿说起?又是什么时候的事?爷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呢?”

    才怪~

    你丫的老底儿,爷能从你出生给扒拉到未来的好几年呢~

    当然,身为一个表面上正二八经,跟你差不多大的少年人,自然是不会知道你那些使劲儿捂着的‘小秘密’的~

    少年那灼燃的笑意,有些意味深长。

    让舒千落心头一跳,干巴巴的扯扯嘴。

    “当,当然是夙家请我给你当保镖的,不然怎么会知道你去进修的事?”

    一提起进修这茬儿,她的眼神便有些发沉,脸色也不太好看。

    不知是哪里的问题——

    她昨天晚上从这里离开后,先去让人调查了黑龙帮事件,跟处理那些转让文件,紧接着便去了趟夙家。。

    可不管是调查的结果,还是夙家的回复,皆只有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烂柯棋缘〕〔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道纪〕〔精灵掌门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