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她是翟爷掌中娇〕〔穿书后我嫁给了男〕〔隐形大佬你崩人设〕〔穿越者纵横动漫世〕〔黑洞剑仙〕〔漫威之终极符咒系〕〔盖世天帝〕〔我家皇后管不住〕〔他的小可爱世界第〕〔神魔书〕〔我的名字科比布莱〕〔我的绝世谪仙〕〔斗罗之我的武魂是〕〔真爱错爱〕〔大唐之卧龙军师〕〔秦时明月之雄霸天〕〔每个夜晚说想你〕〔唐朝贵公子〕〔花都最狂弃少〕〔天降我才必有用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仙三爷是个妞 第18章 18章:热情与怨气的合成美味。
    翰林校府的校规虽然很奇葩,但插班生什么的也是会收的,但却有前提。

    你要先通过入门级测试,通了过便能进入翰林校府,通不过,管你是谁,管你丫什么身份,俩字儿——滚蛋。

    所以这个出色过头,直越校草级神颜的少年,都被大家误认成了插班生。

    可,当那亮眼过头的少年与校花踏进五级末班时,整个教室,以及身后跟来的学生们皆是一窒,忽的就想起来。

    这位学霸级校花,貌似之前一直跟夙家的那位花瓶少爷走的很近?

    花瓶少爷之所以被称之为花瓶,自然是长的好啊!

    虽然戴着丑不拉几的眼镜,留着盖脸的头发,但见过他模样的人,都嫉妒他那张脸,久而久之,大家也都叫他花瓶少爷。

    而眼下,他们越瞅,越觉得这少年眼熟,竟跟那花瓶少爷的脸重叠到了一起。

    差别在于,那个呆板木讷,这个张扬潇洒——

    “嘶——”

    能进翰林校府,还混到现在还能没被踢出去的,智商自是不会欠费,所以脑子一转,再结合下当前的状态,以及舒千落这个校花的态度,基本上已经确认这少年是谁了。

    “夙,夙顾白?”

    有人惊呼。

    “你,你是夙顾白?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呢?

    进修了三个月而已,就化就这么大的吗?

    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好不好?!

    而夙顾白三个字,蓦的炸响在某些人的耳中,惊的他们的脸色都变了,手中拿着的东西,更是嘭嘭嘭的掉了一地。

    脑中不受控制的回响起之前家人的交代——

    【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外,别惹夙家的那位知道吗?】

    【他连夙清丞都敢砍,更夺了他这些年创下的全部产业,眼下夙清丞更是生死未明,病危通知单都下了十多次,连夙老爷子都没出现收拾他,可见他在夙家已经翻了盘,要是惹到他,被他弄死,家里是不会管的!】

    【以前是怎么欺负他的,他可都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眼下虽然没找算找回场子,可鬼知道他什么时候就想找了!所以安生点儿,别去惹他!】

    【知道黑龙帮吗?夙清丞把他卖给了黑龙帮,可他竟然有能力逃出来,还干掉了那些抓他的人,更一击就将夙清丞‘捶死’,回头见了人,记得别再花瓶少爷,废物少爷的叫,要叫夙三爷!】

    【夙清丞在眼下已经成为过去,就算他不死,也不再是夙家的大少爷了,而是屈居于夙顾白之下的手下败将,人家已经明言,不准夙清丞再以大少,大爷自居,大爷二爷以及夙顾白这个三爷皆由他预定了,谁敢乱叫,小心自己的命!】

    【夙顾白这个少年,当真能忍,一忍十年,却只出一击,便毁了夙清丞十年的心血,甚至连命怕是都要搭上,所以,别去惹他!】

    家人们那历历在目的喝斥警告,把他们这些还未真正经历过‘杀场’的‘新兵’给骇到了。

    要知道,夙清丞那位爷,在他们眼里可是厉害到没边,更是随意就能将整个上流圈的众人,捏扁揉圆的人物,而现在,却被这个他们欺负了许久的少年,给端了?

    这简直就不是可怕可以形容的,而是压倒性恐惧般的震慑!

    只要他想,他愿意,弄死谁不是秒秒钟的事儿?

    一想到这里,那些知道详情,知道眼前的少年干过什么的富家少爷们都白了脸。

    他们战战兢兢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将掉在地上的书本文具捡起来,唇角动动,小声的喊了句。

    “三爷——”

    ???

    他们这三爷二字,可把不少人给惊坏了,不敢置信又懵逼茫然。

    啥情况?

    就算眼前这人真是夙顾白,他们也用不着这样吧?

    然而,少年只是轻飘飘的在那几人身上扫过,咧嘴一笑,灼燃璀璨,堪比午阳。

    声音却孤凛低哑,带着无尽的凉意。

    “同学,这是学校。”

    “!夙,夙同学?”

    几人下意识的改口。

    “有事?”

    少年长腿一迈,走到最后一排坐下,撑着下巴望着他们。

    “……”

    几人张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而坐在他身侧的校花大人却斜他们一眼。

    “老师来了。”

    !

    几人一惊,赶紧回去坐好。

    刚坐好,就见抱着厚厚一摞考卷的老班踏进了教室,二话不说的直接给他们发卷子。

    而这卷子不是一张,而是一本,里面汇集了整个学科的所有科目,全完打乱,穿插其中,一人一本,没有雷同,根本就不给你作弊的机会,可以说是鬼畜至极。

    而一瞅见这卷子,没有一位同学能露出笑容,皆是深深的恐惧与无奈。

    除了他们,谁还能明白那种,光明正大的盯着对方的考卷,却无从下手去抄的绝望啊?

    待虽不在年轻,但也不显老,更显中年沉稳的班主任,把卷子递给夙顾白时,那双略带冷漠与凌厉的眼睛,闪了一闪。

    “这次,还准备压线过?”

    他的声音中性略低,浑厚丰满,有些像大提琴,但却是在冰天雪地中拉响的大提琴音,好听却让人觉得沁凉入骨。

    而他,并没有等少年回答的打算,一边转手将考卷递给舒千落,一边加了句:

    “红医生让人稍话过来,说,若是考不过前三,她会毒死你。”

    “啧啧~~,老阿姨这绝对是恼羞成怒了~”

    夙顾白低笑一声,拿过笔翻看试卷。

    “不过,她是没机会的,谁让我答应了校花大人要给她考个头榜来者~”

    这般说着,少年甚至都没多细看,便挥笔而过。

    不消片刻,考卷便被翻了一半,让刚写了一页的舒千落顿了下,扭头朝他瞅去,伸手压在他的考卷上,盯着那页的题目与答案看了几秒,然后冷漠的松开手。

    粉唇一启,上下牙一磕。

    “忽悠住天,忽悠住地,忽悠住所有人的——狗、男、人!”

    班导:“……”狗男人是这么用的吗?

    然,就在舒千落咒骂某少年为狗男人时,他手中都不见停顿的一挥而过,直逼最后一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饲养全人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我真的不是气运之〕〔精灵掌门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