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施落〕〔最红谐星[娱乐圈]〕〔死神大人他C位出道〕〔我修无情道〕〔养丞〕〔反派都是我的储备〕〔一切从泰坦尼克号〕〔伏波〕〔纸活〕〔喰种世界的丹药师〕〔网游之匠神之路〕〔我的无限幻形器〕〔酒行诸天〕〔这个大佬来自地球〕〔开局三个系统〕〔纨绔仙医〕〔异界许愿神〕〔农民大明星〕〔明年四十岁〕〔诸天最强抢夺系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仙三爷是个妞 第29章 29章:热情与怨气的合成美味。
    不管是藏拙还是伪装,所为的不过是能够好好活下来,而致使她活下来的最大动力,便是云姨和琛姨父。

    因为亲身经历过,所以她太清楚,那种骤然失去时的无助与悲伤,还有那些遏止不住的痛苦是有多难熬。

    尤其是每晚的黑夜降临,能抱着自己睁着眼睛,将整个黑夜看尽,直至黎明到来。

    更不要说那些特别有纪念意义的日子,欢声笑语不再,温暖期待不再,只剩下满满的失落,满满的委屈,满满佯装坚强,却偷偷抹泪,不想让别人看到的自己。

    心下刺了一刺,眼神黯淡的少女,伸手勾了勾少年的指尖,别开脸,声音小小,语气慢慢,却充满了坚定不移的承诺。

    “——夙顾白,往后,我守着你,你就不会再是一个人了。”这样,我也就不会再是一个人了。

    这话,让少年反手将她勾过来,把脸压在她的肩膀上,柔软的发丝顺着他的动作,滑落到眼前,将他的眉眼遮挡在阴影里,可是他的唇角却勾勒出如花瓣春风般,柔软的弧度。

    “好啊,小落落守我,我守小落落,那这样我们都不再是一个人了——”

    这几乎将她心中的呢喃给复制出来的话,让舒千落那双清冷似霜雪的眼眸睁大了一分,然后亦柔软了下来。

    “嗯。”

    那回应的声音,轻轻缓缓,却带上对未来别样美好的期待,和奉送一生的守护。

    不过——

    “小落落呀~,你几天没洗头了?有点儿臭啊——,说好女儿香呢?你咋没有呢?”

    冷不丁的,极尽煞风景的少年,戏谑悠悠的吐出让舒千落,一脚将他踹出去的话。

    “滚!”

    少女黑了脸。

    双拳紧握,双眼冒火,她天天洗,一天洗两次哪儿臭了?!

    纵然不香,但也绝对不会臭!

    这个狗男人总有让她想打爆他狗头的冲动!

    这边诠释未来,那边步入地狱。

    整个翰林校府都被护卫队看守了起来,很显然,这件事情不会轻易结束。

    而四周那些回过神来的学生们,皆对着夙顾白和舒千落指指点点,神情畏惧又警惕,更含着恐惧与厌恶。

    毕竟,在他们眼里,若不是这两个人,那位同学也不会用这么激进的手法来证明他自己,跟揭露这二人作弊,他还是个孩子,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性,都被这二人给毁了!

    但,含有理性的学生却大有人在,觉得这件事情,处处透着古怪。

    别说在翰林校府不可能出现作弊现象,就算真出现了,上诉不好吗?学校是不会受理还是怎么着?

    就算学校因为夙家而不受理,不会去找教育局?教育局总不可能不管。

    为什么偏生选用了这样血腥暴力的方式来为自己鸣不公?

    这怎么看,都有一种栽赃陷害,以及强行诋毁别人名誉,还将这洗除不掉的脏水泼人头上的阴狠在里头。

    所以,这事儿绝对是有预谋跟算计的!

    只是却不知道,那算计此事的人,是在针对舒千落还是夙顾白,亦或者是夙家。

    但,不管哪样,这事儿都不简单。

    翰林校府在被护卫队看过起来的第一时间,学校的理事,医生等,皆开始排查这件事情的起因,而毫无意外的,夙顾白和舒千落被请进了校理室。

    校理室是一个专门处理学生之间纠纷的地方,有着权威性的心理学家与律师坐镇,绝对的公平公正,让你毫无狡辩的机会。

    此时,二人坐在校理室内,对面坐着心理学家,律师,班导,医生,以及校方理事,皆是一脸严肃的望着他们二人,声音沉沉的问。

    “能说说事情的经过吗?那位同学为何会与你二人发生争执,又为何做出那种激进的行为?要知道那位同学已经挽救不回来了——”

    “理事,您这话有言语暗示的诱发蛊惑行为——”

    舒千落面无表情的望着校方理事之一的方海荣理事,声音一板一言,犀利又直白。

    把方理事给噎了一噎,瞪着他们。

    “我说什么了就有言语暗示的诱发蛊惑行为了?”

    别以为你是称霸五级和五级以下的校花级学霸,就能胡搅蛮缠不论理!

    “当然说了!”

    霸气女王上身的舒千落,点了点桌子,认真严肃的看着他。

    “第一句话‘能说说事情的经过吗?’这没问题,正常的询问流程走向是必须要问的,更不要说此事扯上了人命官司,以及我二人的个人名誉——”

    “但,第二句就有问题,您的原话是‘那位同学为何会与你二人发生争执,又为何做出那种激进的行为?’这话有言语暗示的诱发蛊惑行为——”

    “其一:那位同学,虽然大家在一个学校接受正能量式的上进教育,但我们跟他不熟,或者,换句话,我们跟全校同学都不熟,包括同班同学——”

    ……同学,你是怎么用这种理直气壮,又理所当然的语气跟态度,说你们跟全校同学,甚至同班同学都不熟的?

    你们孤僻不合群还有理了?!

    这是什么鬼逻辑?

    是老师没教你们社会主义价值观呢?还是没教你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做一个人见人爱的好同学的?

    心理学家,律师,导师,医生和方理事,几人一言难尽的瞅着那雄赳赳气昂昂进入辩论角色中的少女,嘴角抽一抽。

    觉得这位校花学霸性格上存在缺陷,需要医治一下。

    然。

    “——其二:那位不熟的同学,为何会与我二人发生争执?这个提问方式不对——”

    校花大人继续犀利直白,一针见血的将方理事的问话,给撕开掰碎的摊在他们面前,扬扬下巴,冷然凛冽。

    “他为什么会也我二人发生争执?我们怎么知道?”

    “看监控就能知道,是他突然跑过来,拦在我二人面前,指着我们的鼻子骂我们作弊,还说死都不会放过我们,这明显是在搞事情,不能因为他没救回来,就偏向于他,否认这一点。”

    “而,很显然,我让他有证据拿证据,没证据少哔哔,然后无视了他,走进教学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第一序列〕〔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大道纪〕〔小阁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