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上瘾〕〔圆橙〕〔绝对一番〕〔你好,神棍〕〔剑剑超神〕〔三界劳改局〕〔那年,阳光很好,〕〔龙婿大丈夫〕〔王牌大剑圣〕〔剑道第一仙〕〔我只想低调〕〔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十方圣主〕〔从一人之下开始的〕〔万界大佬都是我徒〕〔亘古荒天〕〔直播之横推一切〕〔硬核强者〕〔重生凶猛〕〔洪荒之昊天天帝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仙三爷是个妞 第30章 30章:热情与怨气的合成美味。
    “其三:至于他为什么会做了那么激进的行为,我们又怎么能知道?”

    “要知道,他是在我们离开后,采取的激进行为,不是当着我们的面采取的激进行为,我们并没有直观面对,更没说什么刺激他的话,如何知道他为什么要采取那样的行为?”

    “其四:关于我们作弊一事,他若是有任何疑问,上诉给学校理事不可以吗?是学校理事不会管吗?还是教育局不会管?可他偏生一样没选,还做出了那种事,这明显是他个人行为,与我二人有什么关系?”

    “其五——”

    校花大人拧眉,点了点桌面,目光冷傲的望向脸色已经出现铁青的方理事,认真严肃的疑问。

    “方理事最后的那句‘要知道那位同学已经挽救不回来了’,又想表述什么?”

    “恕我迟钝,反应不敏锐,但却依旧可以理解这句话的直白含意,毕竟,它简直就是在说——”

    “‘赶紧认罪!人都因为你们原因死了,你们怎么还能这么恬不知耻的毫无羞愧感?难道人命在你们眼里不值钱吗?小孩子家家的心怎么这毒?’等——”

    “这话的言语暗示,诱发蛊惑行为更甚,让我不得不反驳,毕竟,我们虽然都是在翰林校府接受正能量式上进教育,但每人脾气秉性都不同,更不说要我们与他都没交集,为什么要为他的任性行为买单?”

    “况且,我方也是受害人,因他的任性行为导致名誉严重受损,甚至还会背上杀人犯的罪名,眼下,那位同学没有被挽救回来,所以我们的损失也无从讨要,这明显是我方在吃亏,为什么校理要用那样的语气来问我们?很是有失偏颇。”

    ……这年头的孩子,都是这么得理不饶的吗?

    脸色已经漆黑成墨汁的方理事,鬓角突突的跳。

    他就说了几句话而已,她怎么就能一句三顶,十句反推的给全部扔回来不说,还给自己扣上了个‘有失偏颇’的罪名?!

    他哪儿有失偏颇了?!

    就随口一问不行啊!!!

    瞅着快要被气炸了方理事,一边作壁上观的心理学家,律师,医生皆扭头朝一边那吭都不吭一声的两位班导看去。

    一位是这二人的班导,另外一位则是那位同学的班导,而,被数双眼睛盯着的两位班导,面无表情的看回去,一脸的‘看我干什么?自己问啊!’的冷漠表情。

    然,忽的,厉臣胳膊一拐,将那位班导给捅了出去。

    那位班导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干,一个趔趄的朝前走了两步,恰好戳到了两位同学对面,对上了二人那严肃认真的明亮大眼。

    “……”

    班导眉心跳跳。

    恶狠狠的扭头,瞪了那个王八蛋一眼。

    却也知这事儿,还真需要他出场。

    叹了口气,他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琢磨着要怎么问,才落不到和方理事一样,被学生辩驳到哑口无言,又快要气炸了的下场。

    但,怎么琢磨,他想问的,方理事先前都问过了。

    于是,他头一转,朝边上的医生开口:

    “具体死亡原因是什么?”

    “……中毒。”

    医生瞅了眼把问题拐到他身上的班导,面无表情的把验尸报告递给他。

    “鳍麻毒素,氰化钾,樟枫叶,致命的是氰化钾,鳍麻毒素和樟枫叶大概是为了掩盖氰化钾的气味,造成快速挥发的效果。”

    那班导拿过验尸报告看了眼,放到桌面上,望着面前这二人。

    “舒同学可愿意做一个全身检查?毕竟在监控中能够看到,李同学在指着你的时候,你曾挥掉过他的手,也曾推了他一把,让他让路,而李同学虽然是自杀,但实际上却是中了高效毒素瞬间死亡,为了避免毒素沾到你身上,为你带来伤害,还是做一个全身检查的好。”

    “可以。”

    这位班导条例分明,不偏不向的话,让舒千落点点头,站起来朝那位医生看去。

    那位医生领着她去隔壁房间进行全身检查,而这位空当,几人都将眼神落在了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撑着下巴,懒懒散散坐在那里的少年,眸光闪了一闪。

    其实,舒千落的犀利直白,一句三顶十推的反辩论方式,他们不是没见过。

    好歹在这里也教了很多年的课,什么样的学生没接触过?

    更不要说,她眼下还只是个五级生,上面还有六到十级的学生,那些学生可都没一个是‘善’茬儿。

    只是往日里,这位称霸五级乃至五级之下的学霸,没这么得理不饶人罢了,尤其是她那一切都有自己来抗,不打算让这少年沾上一点儿不好东西的态度,让他们很在意。

    毕竟,当初虽然她是凭借自己的能力通过翰林校府的考试测验,但引荐她来这里的可是夙福生。

    夙福生,夙家老爷子的管家,一切行为举止,皆代表了夙老爷子。

    所以这会儿,舒千落这么维护夙顾白,不知是她自己的行为,还是夙家的意思,一时间他们都有点儿品不过味儿来。

    倒是厉臣,这会儿慢腾腾的插了一句。

    “你没想说过的?”

    “唔——”

    散散懒懒的少年,用撑着下巴的手刮了刮脸,然后慢条斯理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塞在包装袋里的湿纸巾,冲他们晃了晃。

    “小落落手上沾着的玩意儿在这儿,所以全身检查什么的,是找不出‘罪证’的。”

    一句话落,整间校理室皆是一静。

    几人那看向少年的眼神,都深邃了几分。

    忽然生出了一种,这少年比那位舒同学难对付的多。

    “那你之前怎么不说?”

    转着笔,年龄在三十岁上下的女心理学家开了口,那双看似温和,实则隐藏利锐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少年看。

    而少年将包装袋放到桌上,改为双手交握撑于下巴,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唇角。

    “实话什么的,可能有点儿得罪人,诸位真的要听吗?毕竟这是学校,而我又是个学生,所以有些话还是要斟酌一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第一序列〕〔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大道纪〕〔小阁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