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诸天从自宫练〕〔江湖逍遥王〕〔绿茵传奇之我有一〕〔我炼制的成功率是〕〔重生创业时代〕〔从明星到文娱大佬〕〔我靠挂机成了神〕〔渔夫奶爸〕〔挟天子以令不臣我〕〔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我在异界建豪宅〕〔神豪正在恋爱中〕〔九天第一公子〕〔木叶之石雨〕〔穿越从全真教签到〕〔从斗罗到诸天无敌〕〔开局就杀皇帝〕〔逆天好运公子白〕〔摄政王他叫我小祖〕〔一胎双宝:总裁大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仙三爷是个妞 第92章 92章:热情与怨气的合成美味。
    那平静至极,毫无波澜的血水池晃了一晃,紧接着,便有一道身影从血水池中一窜而出。

    赤脚踩在水面上,一步步的朝着石桌走来。

    那是一个很年轻的姑娘,以人类的眼光目测,二十左右,正值如花年纪,尽管拥有一张异域风情十足,漂亮到如妖如仙的脸,可她的表情却生硬冷漠,眼眸亦是血色一片,如那池水一般。

    甚至,在那双眼里,似是有什么东西在鼓噪着涌动,隐隐有种冲破眼珠子,窜出来的感觉,有那么些毛骨悚然,再配上这四周的影像,完完全全的午夜凶铃。

    甚至比那恐怖的午夜凶铃,还要压抑,沉冗几分。

    “出来。”

    在那姑娘,踏过水面,走到池边,撑着石桌坐下后,掀眸朝着隧道口看去。

    声音磨砺沙哑,似是老妪,眉眼更是冰冷如石,可,眸光却虚散,似是——瞎的?

    然,在那姑娘开口后,四周静谧无声,不见一点儿动静,那姑娘反手撩起一把血水,朝着隧道口甩去。

    而那血水,在脱离血池,碰触到空气中后,直接锐变成根根尖利的血针,噗噗噗的朝隧道刺去。

    “不是,回回你都用这种方式迎接我,是不是忒狠了点儿?”

    无奈的,却含着调侃的声音,在空气中震动扩散。

    紧接着,便有一道身影在隧道口缓缓凝聚,逐渐的化为一个成年男人的轮廓,只不过他通身黑衣,外面更罩着一个黑斗篷,将他自个儿给裹的严严实实的,让人窥视不到他的容颜半分,只能看出个大概身高跟轮廓。

    且,这人的声音,听上去也很普通,中性嗓音,普通音质,跟那种大街上,随便吆喝的声音一样,让人一听就记住,可转个头就会给忘记的,毫无特色。

    更用纯真地道的兰羟语在说话,跟鬼城里的那些鬼们的声音,一个模样,可见他伪装的何其小心。

    那姑娘,在看到是他时,如石的眉眼,虚散的眸光顿了一顿,然后站了起来,朝他走去,然后路过他,站在隧道口,朝上望。

    隧道口往上的阶梯,蜿蜒曲折,却能一眼望到底,且两面的墙壁上十步一火把,将阶梯照的亮如白昼,任何东西都隐藏不了,但,那姑娘却抬脚,一步步的朝上走。

    然后,在踏上第五层阶梯时,蓦的出手,朝其中一面壁画拍去。

    “哗啦——”

    墙壁被拍个粉碎,更被拍出一个大洞,与此同时,一人凭空的被她给抓在手中,她随手将人甩到扔到那男人面前。

    “你的人?”

    男人瞅了眼地上那个往外吐血的玩意儿,叹了口气,很是无奈。

    “都跟你说了,她不好相处,让你在外头等着的,你进来干什么?”

    那个同样黑衣黑斗篷的人,呲牙咧嘴的揉着胸口,直接盘腿往地上一坐,小声咕哝。

    “我不是好奇吗?”

    “……好奇害死猫,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要是我不认你,你这会儿已经被扔进血池里了!”

    男人踹了他一脚,冲着那重新走到石桌边坐下的姑娘笑了笑。

    “新来的,不懂事儿,你别介意——”

    那姑娘没搭理他们,而是朝石桌上那晃动的暗色伸出了手,那暗色顺着她的指尖,在她的手掌中绕了一圈儿,便钻进她的手心里。

    一息,那暗色又从她手心里钻出来,跳到血水池里消失不见。

    她抬眸,朝那男人看去。

    “你送了几人进来?”

    “五个。”

    那男人冲她比了一巴掌。

    “三个老头儿,一个少年,一个少女,但,这回是有特别要求的,你要帮忙从他们嘴里套出十二器在哪儿,不管什么手段,只要问出十二器在哪儿就可以了,有了十二器在手,离主上的目标又近了一步,而你也能从这里出去,不再受束缚——”

    男人语气似是很温柔,含笑悠悠的。

    但,那姑娘却很是冰冷的望着他。

    “百年前你也是这样说的。”

    “呃——”

    男人无奈的伸手摸摸鼻子,又摊了摊手。

    “你也知道嘛,百年前我是这么说的没错,但眼见着十二器就要搞齐弄到手了,结果遇上了几个愣头青,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被他们拼死给抢走了,我们也是气的够呛,拼命去抢了——”

    “可是其中有两个特别难缠的,一下子抓着线索,直接捣毁了我们好几个据点的,让我们损了很多人,更伤了元气的,害得我们不得不退回去,避起来,重新养精蓄锐,也是恢复了很长时间才恢复过来的,但却一直都没慢待你啊对吧?”

    “这不,一恢复过来,我们不是又继续去收集十二器了?眼下也没差几个了,再加把劲就可以了——”

    “且,我跟你讲啊,这五个人中,有四个都跟当年那两个人有关系,尤其是那少年,更是当年那两人的后代——”

    “如果是他的话,想来是了解十二器的下落的,就算他不了解,除了那个最胖的老头儿外,余下那两个老头儿也该是知道的——”

    “但是,那两个老对头儿牵扯的有点儿多,比较麻烦,在外头我们不好动手,这不才送到你这儿的吗?所以,帮帮忙呗~,下回多给你送点儿口粮过来?补偿一下?”

    他这类似于讨好的话,让那姑娘面无表情的收回眼,没再多说什么。

    可她这态度,却让男人知道,她这是默认了。

    好歹也打交道这么多年了,这点儿眼力劲儿,他还是有的。

    于是,他呵呵的笑两声,像模像样的道了两声谢,便踹了踹地上那个傻玩意儿,暗骂。

    “蠢货!还不起来?真想被扔去血池?”

    ……被踹又被骂的那人,咕哝了句没人听的懂的,然后站起来,捂着疼的直想让人骂娘的胸口,跟在男人的身后,消失在隧道口。

    待这里重新的安静下来,那姑娘在石桌前坐了一会儿,便起身走到一面墙前,伸手压在墙壁上,那墙便似是有意识般,缓缓打开。。

    当,墙壁完全打开时,从里面窜出浓郁又冰寒的蜇冷白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伏天氏〕〔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