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宠太子妃〕〔无敌之战尊〕〔传奇1997〕〔诸天煅体诀〕〔墨家科技〕〔我是贝肯鲍尔〕〔极品家臣〕〔洪荒生机无限〕〔我的外挂是强化〕〔网游之我能超级融〕〔玉虚天尊〕〔西游之天兵纵横〕〔我夺舍了太阳神〕〔精灵之性格大师〕〔无敌从流民开始〕〔我有两个聊天群〕〔穹顶之上〕〔全职灵尊〕〔三国工程师〕〔我的星际工业帝国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第001章 穿了就是一场闹剧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

    赏心乐事共谁论?花下销魂,月下销魂。

    愁聚眉峰尽日颦,千点啼痕,万点啼痕。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

    湘帘微垂,窗明几净。

    一只龙耳三足香炉正飘着袅袅烟气。窗边靠着张黄花梨木梳妆台。灵芝卷草花叶纹六足高面盆架立在墙角,对面是一座冰绽纹透格门柜。蜜蜡海棠花盆景摆在一方有束腰带托泥香几上。墙上缀着幅烟笼玉树图。再往外便看不到了,因为一道紫檀木边山水画围屏摆在那里。

    这是冯永宁的闺房,可那张榉木打洼万字纹拔步床上躺着的却再也不是她了。真正的冯永宁,就似那一缕薄烟,上黄泉下碧落,不知飘去了何方。

    *

    盯着头顶那一抹子沉香色的承尘,永宁心情复杂。

    现有一件好事一件坏事。好的是自打她昨天稀里糊涂过马路被车撞后,在一本小说里头获得了第二次生命。这书讲的是某朝中后期,男主程敏行和杭州知府家的小姐永盈相恋,两人情比金坚,克服了重重磨难,终成眷属。程敏行不但金榜题名,累官至户部尚书兼内阁首辅,还和永盈成了一对如花美眷,传为一段佳话。

    既然是小说,肯定少不了一个为非作歹令人唾弃的反派。

    那坏事就是——她穿成了反派女配冯永宁(永宁那时候还好奇为何这女配名字和自己一摸一样)。书中这个女配脾气暴戾,心思歹毒,身为姐姐却百般刁难女主。这女配一门心思想嫁给男主,甚至不惜污蔑他毁了自己清白,得偿所愿进了程家之后,又饱受男主的冷落,抑郁成疾,不久撒手人寰。

    永宁先前强烈谴责过这个女配,没想到如今自己转身成了她。

    真是让她哭笑不得。

    说起来,她的穿越要从一支簪子引发的纠纷讲起。

    *

    一尊青花竹枝梅瓶被不偏不倚砸烂在冯永盈的脚边,瓷片像水花一样溅开来,吓得她缩了脚尖进裙摆里。

    破坏缔造者——冯家嫡出大小姐永宁,年十三,年纪不大脾气不小,一个出了名的烈货,

    时下还没有“河东狮吼”这种悍妇,要是有的话,这词拿来形容这冯大小姐是最贴切不过。有哪个见过姐妹相见第一件事情便是砸东西扯嗓子的?

    “长......长姐?”冯永盈唇牙打颤,“你这是做什么?”

    “哼!我房间里丢了东西,你却在这里赏景?”冯大小姐用眼刀挫她,恶狠狠地命令手下的丫鬟仆妇,“给我搜!”

    冯永盈没明白她丢了东西怎么自己就不能赏景了,这世间有这样的道理吗?

    一众人如入无人之境,把冯永盈推搡到了一边。

    冯永盈一个踉跄:“长姐丢了什么东西?与我何干?”

    冯大小姐的贴身侍儿云蟾给她解释:“大小姐丢了支心爱的簪子,怀疑是府里有人手不干净。”

    之前冯大小姐就疑心有人顺手牵羊摸走了她的簪子,罚了好几个房中的丫鬟。板子上了,拶子也夹了,其中几个胆子小,挨不住,交代了自己曾见过冯永盈戴过一支一模一样的。经这一点醒,冯大小姐立马想起之前她看到这簪子时两眼发光,垂涎欲滴的样子,怒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也没多想,认定了冯永盈就是那贼,领着人马风风火火地赶赴战场。

    翠微阁几个婆子跑过来堵在门口,七嘴八舌地辩解:“不可能,我们房里的人不可能做这种事。”

    “哟,您说没有便没有?”云蟾冷笑了笑,叮嘱几个下人,“你们几个手脚麻利些,一处都别落下。”

    冯永盈房中的人寡不敌众,眼看着冯大小姐领着人翻箱倒柜,只能在一旁哭闹成一团。

    搜到一半,有眼尖的丫鬟看到房中那八步床下有件戗金彩漆龙凤纹漆盒,招呼了云蟾:“云蟾姐姐,这床底下还有个东西!”

    冯永盈慌不迭去拉扯那个丫鬟:“这不能动!”

    冯大小姐哂笑道:“为什么不能动,不会是赃物吧?”

    “总之不能动!”冯永盈语气坚决。

    “给我起开!”冯大小姐一把推开她,从床底下拖出那只盒子。

    冯永盈就差没给她磕头了:“长姐!”

    冯大小姐打开那小匣子,果真见里头躺着一支金累丝镶宝簪子。

    “你个小贱人!怪不得那天有人看见你戴了这支簪子,原来早就得手了?”她扬手一巴掌将冯永盈打倒在地上,扇得她那满头的珠翠哗啦啦掉了一地。

    “住手!”

    原本房中哭的哭,闹的闹,骂人的骂人,一下子全被吼住了。众人闻声一看,来人是老爷冯正则,一身家常杭绸道袍,头戴着平定四方巾,显然是匆忙赶来,尚且还喘着粗气。

    冯正则见自己的心肝宝贝瘫在地上,心猛地一揪,质问大女儿:“冯永宁!你做什么!”

    冯大小姐倒有恃无恐,发出一声冷哼:“父亲,冯永盈这贼没廉耻的货居然偷窃女儿房中的物件,这是她罪有应得!”

    “女儿没有!”冯永盈头摇得如拨浪鼓,豆大的泪滴洒在地上。

    冯大小姐一口哕在她脸上:“证据确凿,你这没槽道的行货子还狡辩什么?更何况那天所有人都听到你口口声声说喜欢这只簪子,你分明是觊觎已久。”

    云蟾也跟着道:“是啊老爷,那天二小姐当着我们的面说自己很喜欢大小姐的簪子。”

    冯正则看了看冯永宁手里的簪子,沉着脸问冯永盈:“盈姐儿,这是怎么回事?”

    冯永盈垂丧着脑袋只顾着抹眼泪,一副有口难言的样子。一旁的平嬷嬷开口道:“老爷,这簪子的确不是大小姐那支。这事原也怪我们盈姐儿,她那天看到大小姐新得的簪子便心下喜欢,就托着二门秦伍家的去城南的铺子也按着样子打了一支,没想到好巧不巧大小姐丢了簪子,这才生了误会。”

    “胡说!”冯大小姐那飞扬跋扈的神情瞬间冻结在脸上。

    冯永盈道:“父亲和长姐若不信,大可叫了秦伍家的来。”

    冯正则使唤了一旁的小厮:“冯禄,去叫秦伍家的来。”

    不一会冯禄就领着秦伍家的过来。那妇人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原来冯永盈的确所言非虚。

    如霜打的茄子,冯大小姐再没了那一开始的气势:“不可能!这不可能!”

    “难不成秦伍家的还会帮永盈撒谎不成?”冯正则气得了拍桌子,桌面上的茶盏被震得叮当响。

    冯大小姐胀紫了面皮,颤抖地指着冯永盈:“那你刚才装模做样不让碰那匣子给谁看!分明是做贼心虚!”

    “长姐这是什么话。我自知身份不如你,不配和你拥有一样的东西,我是怕你见了我打得那簪子,会惹得你生气。再说了,我再低贱,也是要脸的。”冯永盈似是说道痛处,呜呼一声又哭起来,“都是永盈的错,谁叫我是那庶出呢……”

    “够了!”冯正则吼了一声,走到冯大小姐面前,“你这孽障,平日无故欺压庶妹我也忍了,如今却越发厉害了。这副目中无人的泼辣样子可是对得起你故去的母亲?”

    冯大小姐被戳到心窝子,一下子红了眼:“您还好意思提我母亲?”

    “你!”冯正则气不打一处来,扬起手掌就要打她,却她一双眼满是怨念地瞪着自己,不由得手哆嗦了下,终究没落下去,“你去给我跪着,没我吩咐不许起来。”

    于是冯大小姐在梧桐斋的院子里跪着。秋夜凉如水,冻得她直打哆嗦。冯正则只嘱咐了她什么时候认错什么时候才让起来。她一向气傲,赌气死撑着,最后身子一歪晕倒在青石板上。

    大战告捷,朱姨娘拿着两个煮熟的鸡蛋在冯永盈的脸颊上翻滚。

    冯永宁下手不轻,冯永盈原本白嫩的脸上烙着五根鲜红的指印,一碰到那处就疼得她倒吸一口气。

    “今天委屈你了。”毕竟是亲生女儿,朱姨娘说不心疼那是假的,但仍是掩不住眼角眉梢的笑意——冯永宁的霉日便是她的好日子。

    “女儿不委屈。”冯永盈倒很是乖巧,她知道自己不比胞妹永佳来的机敏灵巧,在朱姨娘面前没法出谋划策,便努力向贴心小棉袄的方向发展。

    “好在佳姐儿机灵,及时去喊了老爷来。”

    冯永佳坐在一旁的绣墩上剥着新鲜的涌泉蜜橘,得意道:“亏得是冯永宁蠢到了家,这么容易就上了套。看样子啊,她又有几天苦日子要过了。”

    “苦日子?”朱姨娘笑容冷了下来,“人家可是正经的嫡出,再怎么苦也比咱们来的风光。”

    冯永佳见说错了话,忙说:“娘别急,总有一天冯永宁会被咱踩在脚底下的。”

    “但愿吧,”朱姨娘把滚过的鸡蛋丢给贴身丫鬟婵娟,抱起了脚边的西施犬在怀中摸了摸,“对了,帔儿那边可想好由头了。”

    别看这帔儿年纪不大,办事却挺利索,不声不响地就把那支簪子藏得没了影。再加上冯永盈前些日子装得对那簪子垂涎三尺的样子,还特意去打了一支一模一样的,戴在头上往人前一晃悠,冯永宁这脑子缺根筋的不上钩才怪。这位大小姐性格就像个炮仗,一点就炸,那能静下来摸索出这其中关系,估计到现在都没缓过神来。

    冯永佳把剥好的橘子递给朱姨娘:“娘放心,冯永宁那傻大姐好糊弄得很,随便找个由头便搪塞过去了。

    *

    她是不是被坑了?

    永宁还保留着上午那场闹剧的记忆,她翻了个身,一遍遍捋着事情的来龙去脉。

    太巧了,她的簪子不见了,冯永盈那儿就多了支簪子出来。

    又翻了个身。

    而且,既然冯永盈说了怕自己生气,为什么又要唯恐天下人不知地戴着簪子出去晃悠。

    “小姐,”云蟾端了汤药上来,“奴婢伺候您喝药。”

    永宁还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咳咳,我自己来吧。”

    “啊?”云蟾不知所谓的抬起脑袋。

    永宁一把端过那青花缠枝苜蓿纹碗,望着里头黝黑的汤药,皱着眉头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

    云蟾眼瞪得和铜铃似的,要知道这个吃不得一点苦的大小姐什么时候喝药这么爽快过,每次不都是骂骂咧咧的。

    “小……小姐,吃个金丝枣去去苦味吧。”

    永宁这副身躯早饿的眼冒金星,把整碟的枣子全吞了下去,连味道都没尝出来,就觉得喉咙一胀——是噎住了。

    云蟾忙拍着她的肩膀给她顺气:“小姐,您慢着点。奴婢让厨子整治些菜上来。”

    永宁催促她:“快!去去去!”

    一道道菜盛在一套青花凤穿花纹瓷盘中端上来——金陵盐水鸭,清炖笋鸡脯,火肉白菜汤、春不老炒冬笋......永宁狼吞虎咽,一阵风卷残云,叫几个丫鬟婆子看得面面相觑。

    大户人家生活就是精致,碗小如醋碟。永宁连吃了几碗饭才觉得有饱意。

    “姑娘,老爷说了,罚跪免了,可得禁足两个月。”罗氏上前告诉她这个不幸的消息。

    照着以往,冯大小姐肯定要发一通大脾气。

    “知道了。”可如今的永宁只豪迈地打了个嗝,又回榻上躺着了。

    夜里三更天,城内的更夫打了梆子。

    几百年前的杭州城,没有后世的喧闹,夜静如水,却更显得那一阵阵的犬吠突兀,永宁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只好叫了房外守夜的丫鬟进来。

    那丫鬟支支吾吾道:“小姐,那是朱姨娘养的狗。翠微阁离这儿近,难免会吵到小姐。“

    朱姨娘!永宁一个激灵,险些没从床上翻下来,就是书中那个骄纵恶毒的妾室?书中的朱姨娘平日里装出一副慈母的样子,实际上暗地里对冯永宁下了许多绊子。据永宁推测,原身嫁入程家被害流产,以致不孕也是这位朱女士的手笔。

    “这怎么行,还让不让我睡觉了?你去找朱姨娘说说。”

    守夜的丫鬟踟蹰着不肯去。

    永宁冷笑着反问:“怎么,朱姨娘有那么可怕?”

    “不是的小姐,只是朱姨娘最宝贵那只狗,恐怕……”

    永宁老大的不爽:“难道我连狗都不如?”

    那丫鬟委屈地嘟了嘟嘴:“小姐您忘了吗?您以前被那狗咬过。老爷因为姨娘在他面前哭了几声,结果根本就没追究……”

    好吧,看起来在她爹眼里自己还真不如朱姨娘的一条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伏天氏〕〔黎明之剑〕〔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三寸人间〕〔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