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北宋不南渡〕〔总裁校花赖上我〕〔嫁给薄先生〕〔纵横九千年〕〔极品神医闯都市〕〔最强狂婿〕〔贵女重生:侯府下〕〔天才命师〕〔全能小医神〕〔纵横天下从铁布衫〕〔蚀骨闪婚:神秘总〕〔最豪赘婿〕〔鬼手医妃:摄政王〕〔权门贵嫁〕〔巅峰战神〕〔我家师父超凶哒〕〔都市无双战神〕〔娇妻捧上天〕〔惊世第一妃〕〔军火之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第003章 湖心亭和程敏行
    永宁出了禁足期便是冬至,府上张罗着过节很是热闹,冯家祖宅在京城,若非冯正则外放做官,按规矩是要祭祖的。永宁得了空绕着宅子里头走了一圈,不得不感慨此间真是别致精巧。

    冯正则说到底是个老实本分胆子小的人,连宅邸都严格遵守了太祖爷的要求,五间七架的厅堂,三间三架的正门,可里头的院子就大有千秋了,时人有云:“北土名园,莫多于都下;南中名园,莫盛于西湖。”可想而知当时杭州有多流行造豪华别墅。冯正则眼光不错,一来杭州便购置了一处名为“谢庄”的园子。很明显,这园子前任主人姓谢,祖上本是个富商,可惜自古富不过三代,到了这一辈,几个谢氏子孙斗鸡走狗吃喝嫖赌无一不会,败光了家产便急着变卖祖宅,正好让冯正则捡了个便宜。这谢庄邻着西湖,里头凿池引水,聚石为山,松墙竹径,移步易景,隔着石窗便能一览西子湖光山色,着实让冯正则这个北方来的饱了眼福,直呼此乃瑶台仙境。

    这天永宁刚起来,听见云蟾说外头下雪了,打开窗子一看,果真满园银装素裹。南方的雪和北方的不一样,就一层浅浅地落在假山和树枝上,更显景色雅致。

    永宁呼出口白气搓了搓手,突然想起以前学的一篇《湖心亭看雪》,起了兴致,喊上云蟾金蛉坐了驮轿出门,到西湖边雇了一艘小舟往湖心亭驶去。

    船行到一半雪越下越大,西湖四周的群山瞬间如白了头,断桥果真似分成了两段。永宁上辈子去西湖都遇上人山人海,何曾见过这等西子风景,如水墨画一般,坐在船头好像看不尽似的。

    到了湖心亭,永宁和两个丫鬟点了炉子烹茶喝,望着眼前的美景,不由道:“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金蛉在一旁听了笑道:“小姐好雅致。”

    谁知那时岛上不止永宁一行三人,她这一句倒让另外两个人听了去。

    “咦,子澈兄,原来真还有和你一样的怪人,大雪天跑这儿来赏景。”

    程敏行穿一身月色直裰,外披大氅,五官端正,身姿潇洒。他听了浅浅一笑,心想那人所诵词句意境不俗,真是个难得一见的妙人。

    “听起来像个女子,不如子澈兄过去结识一番。”程敏行的好友董文斌在一旁打趣道。

    “罢了,这样有情致的人,我还是不上去叨唠了。”程敏行感慨了声,说完款步走回船上。

    岛上一下子又只剩下三个小女子,嬉笑之声回荡在湖面上,给孤寂的天地带来一丝生机。

    永宁和两个丫鬟回府的路上,突然想起冬至是大节,书院里头学生是要送讲郎节仪的,冯铭一个不受宠的庶子,哪里送的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怕是又要被人看轻了去,便使唤了云蟾回去之后送点去冯铭房中。

    云蟾好奇道:“小姐怎么突然对大少爷那么关心了?”

    永宁回道:“毕竟他是我唯一的长兄。”

    然而真正的理由是,二房就两个儿子,若不扶持冯铭,难不成任由朱姨娘母凭子贵爬上正妻的位置?

    永宁口中的冯铭此时一边温习学业一边冷得瑟瑟发抖,不停地搓着手来取暖。天气严寒,房中燃着的一盆炭如杯水车薪,小斯冯有看在眼里,又心疼又无奈。少爷在府中不受宠,份例拿的本来就少,偏生这个冬天还格外冷,接下来的日子可怎么熬啊。正发愁间,冯有听见抠门声,开门一看是冯永宁房中的金蛉带着几个丫鬟,手中大包小包带了不少物什。

    “金蛉姑娘,您这是?”

    “我家小姐来给大少爷送节礼。”

    等到金蛉把东西放下,冯有整理了一通,居然里头还有一筐银丝炭。

    冯铭听到动静,出来一看,也是愣在原地,知道是永宁送的之后,拿起了文竹几式文具盒中一方红丝石砚。要知道,这青州产的石砚名满天下,覆之以匣,数日墨迹不干。他哪里有过这样好的东西,不由得眼眶湿润。

    这日正好冯铎下学,回到翠微阁见朱姨娘正在小憩,房外只有婵娟一人伺候,忍不住上前动手动脚:

    “婵娟姐姐真是越发标志了。”

    婵娟羞红了脸,扭捏道:“那三少爷说,是奴婢好看,还是那春分好看?”

    春分是刚入朱姨娘房内的丫鬟,长得很是清秀可人。婵娟平日里看冯铎见到春分魂都被勾走了,内心如打翻了醋罐子十分不快。

    “那还用说,自然是婵娟姐姐胜她百倍!”

    婵娟一听,发出一声娇笑。冯铎一把将她搂入怀中,两人正卿卿我我时,突然听见房内朱姨娘唤婵娟,惊得婵娟一把推开冯铎跑进去伺候。

    “铎哥儿回来了。”朱姨娘出来喜着张脸出来见儿子,“最近学问如何,可有长进?”

    冯铎抿了抿嘴,不满道:“娘也真是,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只顾着问儿子的学业。”

    谁知道朱姨娘听完脸色大变,猛地拍了拍桌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头干得那些好事。成日好的不学学坏的,跟着那群纨绔子弟留恋花街柳巷。我告诉你,你娘我好歹算得上有点见识学问,你要是不给我好好读书,就别当我儿子!”

    冯铎一时被骂懵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道:“娘这是什么话,我那不是为了结识朋友嘛,总不能人人都像那冯铭书呆子般,成天蒙头苦学的……”

    “你还有脸提冯铭?”朱姨娘气得直掉眼泪,“你娘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我还指望着你替我出人头地,你要是念书念不过那个没娘养的,我这张脸往哪里搁?”

    冯铎吓得连忙劝慰道:“娘你放心,冯铭那小子天资愚钝得很,儿子怎么可能叫他踩在脚底下?”好说歹说总算把朱姨娘眼泪给止住了。

    冯铎回去见到小厮冯真气得一巴掌将他打翻在地:“你这兔崽子,说,是不是又去娘那里告状了?”

    冯真连忙一骨碌正了身子跪在地上:“三少爷饶命,小的也是没办法,姨娘说了,要是我不老实交待,她就要把我发卖出府,小的不想离开少爷。”

    冯铎气不打一处来,拿着鸡毛掸子满院子追冯真,弄得四处鸡飞狗跳。

    *

    转眼入了年关,这是永宁在这辈子要过的第一个年,可惜年味并不怎么浓,梧桐斋冷冷清清的。倒是朱姨娘房中因为主君眷顾,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冯正则那里送来了春联,他好歹是个四品文官,字太丑了也说不过去。永宁却丢之一旁不用,偏要自己写一副。在书中永宁这个年纪不过跟着女先生认得了几个大字。罗氏挑了一本字帖,永宁装模做样地写了一副。可想而知上头的字扭扭捏捏如鬼画符。

    云蟾忍住笑问:”小姐,你写的什么呀?“

    永宁清了清嗓子,一字一顿地念道:”开开心心过大年,热热闹闹迎新节!“

    读完满屋子的丫鬟婆子都笑起来,永宁有些懊恼,虽然直白了一点,但大俗即大雅嘛。于是让人挂在了门口,如辟邪的符条似的。

    永宁又听罗氏将京城里过春节的习俗。宫里正月初一正旦节,宫人要蒸煮点心储备猪肉,房门边还要栽植桃符板、放将军炭,贴门神,屋内要悬挂福神、鬼判、钟馗。一切都挺新鲜,元宵还可以看鳌山灯。

    大年三十那一天,朱姨娘房中的人过来说冯正则留在那边守岁。永宁本来就对这个渣男爹爹没什么指望,索性与梧桐斋的丫鬟们一起守岁。金蛉手巧,剪了好几个窗花,其余的人都剪的不成样子,但贴在窗上图个喜庆。等到天黑下来又去院子里放炮竹。

    望着夜空高远,星河浩渺,微醉的永宁不由得来了性子,仰天叫嚷道:“今年我要发大财!撞大运!“

    丫鬟们也学着永宁,云蟾喊得最大声,只金蛉在一旁默默不语。她性子一向内敛,永宁故意撺掇她道:“金蛉,你没有愿望吗?“

    金蛉愣了一下,随即道:“奴婢希望哥哥能考中举人。“

    “你倒有意思,一心只想着哥哥,倒不想着自己。”

    金蛉笑了笑,只是这笑容有些苦涩。

    永宁也听丫鬟们说过,金蛉家为了供她哥哥读书才把她卖入冯府,可她哥哥那么多年了还只是个穷秀才。

    一群人又开始闹起来,似乎谁也没注意到金蛉的心事,直到到天光泛白才各自散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小阁老〕〔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