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一把剑开始杀戮〕〔我真的只是想打铁〕〔不好好搞科研就要〕〔诸天之盾者无伤〕〔影帝偏要住我家〕〔我真的不是气运之〕〔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小祖宗沉迷养成反〕〔五千年来谁著史〕〔天才萌宝:总裁爹〕〔阴阳镇鬼师〕〔工匠之王〕〔穿到现代以后她躺〕〔玩家超正义〕〔绝色总裁的极品狂〕〔最强上门狂婿〕〔宗先生的追妻攻心〕〔快穿硬核女神〕〔我真不想当正道的〕〔我不想当海贼的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第005章 谁下的黎芦?
    永宁先是听到其中一个劫匪“哇”的痛呼一声,然后那具身躯直直地倒在地上,后头站着那个叫阿蛮的丫鬟。她手握着一柄带血的刀(估计是从劫匪那里抢的),二话不说与几个劫匪搏杀起来,丝毫不落下风。余下的劫匪一看来者不善,口中叫骂着四散逃去。

    经历了人生的大喜大悲,全凭一口气撑着的永宁终于因为失血过多,两眼一抹黑栽倒在地上。

    冯铭和程敏行找到永宁的马车时,阿蛮正扯着衣料给昏迷的永宁包扎,一片洁白的肌肤上鲜血淋漓,如红梅傲雪。

    两人都知道非礼勿视,连忙别过头去。

    阿蛮朝众人道“我没法了,伤口太深,止不住血。”

    程敏行忍不住瞥了一眼:“你包扎的方法不太对,且让我一试。”

    “子澈……”冯铭听闻程敏行口出此言,为了妹妹的名节有些犹豫。

    程敏行道:“人命关天。抬她上马车,先赶路回去。”

    马车一路疾奔,程敏行有条不紊的替永宁包扎。一旁的罗氏及云蟾金蛉刚开始还觉得尴尬,见他目不斜视专心致志,方才放下心来。

    永宁醒来已是第二天午时,起身的时候扯到了伤口,钻心的痛。

    回想了一下,她得出两个结论——第一,自己命大。第二,身边有人想置她于死地。

    思及此,永宁脸上泛起了一抹阴恻恻的笑。她半晌才发现云蟾楞在一旁,显然是被自己的表情吓到了。

    永宁问她:“怎么了?”

    “没……没什么,奴婢伺候小姐换药。”

    换到一半,云蟾终究是没忍住,怯怯道:“奴婢总觉得小姐和以前不大一样了。”

    永宁见她傻愣愣的样子,故意问她:“怎么不一样了?”

    云蟾词汇量低,半晌没找到词儿,只好说:“就……就不大一样了。”

    她挑了挑眉:“那你是觉得以前的我好,还是现在的我好?”

    “都好,都好!”云蟾连忙溜须拍马。

    永宁翻了个白眼。

    云蟾出了房门,端着个空碗像游魂一样毫无目的地乱走,明明没几步路就能到厨房,偏偏叫她拖了几倍的时间。

    她虽然不聪明,但也能感觉小姐变了。以前的小姐虽然很粗暴很恶毒,但坏的很单纯,很有一致性,然而现在的她却变得很有“层次感”,一会笑嘻嘻的,一会又变得阴森森的,叫她再也看不懂了。

    养伤的这几日,永宁看着房中进进出出几个丫鬟,觉得人人都有嫌疑,脑中总在捉摸着该怎么把那个吃里爬外的家伙揪出来,身上的伤疤也是久久不愈,天气渐暖,居然有溃烂的迹象,***罗氏便去请了医婆来看诊。

    永宁见那医婆是个五旬老妪,神态不苟言笑,还真有些像上辈子她在医院里看到那些坐诊的女大夫。

    那医婆见了永宁的伤口,脸色就有些不好看,嗫嚅道:“不对啊,按理说这伤疤虽深,但敷上老身开的药,应该早就愈合了。”

    永宁和罗氏互看了一眼,罗氏朝医婆道:“不如查一下小姐的药。”

    医婆接过端过来的药,又是闻又是尝,半天方道:“这药并无问题,可否让我查一下小姐的饮食?”

    正好今日的饭菜还有剩余,罗氏从小厨房取了来。那医婆一道道尝过去,脸色渐渐僵如磐石。

    罗氏问道:“可是有什么问题?”

    医婆徐徐道:“这些膳食本身没有问题,只是我开的药中有一味三七,而这些菜中有一两道添了少量的黎芦。三七性温,黎芦性寒,药性相克,这方是小姐伤口不愈的原由。”

    这几道膳食都是永宁偏爱的菜,菜谱子几天未换,却叫人有了可趁之机。

    永宁听完浑身忍不住地发颤,心中是又气又惧,她料到有人盼不得她好,但没想到如此防不甚防,分明是想托日子叫她留疤!

    那医婆刚走不久,永宁吩咐罗氏:“去查,近日府上是不是购进了黎芦,是什么人干的?”

    不久罗氏回来,回永宁道:“姑娘,最近府上并没有人买黎芦。”

    永宁不敢置信。

    随即罗氏又提起了一件事:“不过云蟾姑娘的亲眷最近来看过她。”

    “这又有什么干系?”永宁有些不耐烦。

    “姑娘有所不知,云蟾是德清人,德清天目山出产黎芦。”

    永宁沉吟了一会,皱了眉头:“可只是来探望,云蟾的家人未必会带上黎芦。”

    “老奴问过门子,据说云蟾的家人入府搜身时,行囊内确实有一包黎芦,说是云蟾喉咙经常有痰,黎芦可以祛痰通气。”

    永宁听完把手中药碗砸到了地上,药汁瓷片躺了一地,满室都是凄苦的药味。

    “姑娘,云蟾姑娘嫌疑最大,可是要先捆起来?“

    “不!“永宁气极了倒还生了几分理智,“盯着她,看她想干什么!”

    三月,正是春暖花开的好时节,西湖边杨柳依依,游人如织。

    “小姐,你慢点。”

    众人闻声皆侧目看去,只见一个小丫头追着前头一个姑娘,这姑娘一脸明媚的笑容,硬是把那争妍斗的桃李都给比了下去,且衣着仪态不凡,藕丝对衿衫,白纱挑线镶边裙,一看便不是等闲人家的女子。时下虽对女子礼教束缚不能和前朝相提并论,然而一个闺秀在外抛头露面也实属少见。

    “缎儿你看,这桥下好多鱼!”

    缎儿气喘吁吁地追上自家小姐,上气不接下气道:“小姐,不就是鱼吗。”

    “你不懂,我是在家中呆了太久了。”吴吟雪有些自嘲地说道。

    缎儿知道吴吟雪生性不爱拘束,不由得有点惋惜。

    “那儿有卖吹糖人的,过去看看。”吴吟雪又拽着缎儿往前头走去

    两人东逛逛西逛逛,吴吟雪过了许久才发现自己腰间的香囊不见了,当下便急了。

    缎儿在一旁宽慰:“小姐,不过是一个香囊,丢了便丢了。”

    吴吟雪恼道:“你懂什么,那是母亲留给我的。”说完便拉着缎儿沿着来路去寻。

    两人一路走到锦带桥,吴吟雪一看搜寻无果,叹了口气想放弃时,突然听见有人唤了自己一声“姑娘”。

    她一看,是个英俊的公子,穿一身普普通通的酱色直裰,却不妨碍他在人群中鹤立鸡群。

    “可是在找这个?”那公子伸出手,手指上挂着个香囊,正是吴吟雪遗落的。

    她接过香囊连连道谢。

    公子回笑道:“不必客气。”

    此时已金乌西坠,吴吟雪忙问他:“公子可是再此处等了许久?”

    “没多久。”他显然不擅长说谎,三个字说得极其不自然。

    吴吟雪心下便觉得此人稀奇,如此平常的香囊也值得他等那么许久。

    “还未请教公子台甫?”

    “鄙人冯铭,表字文选。”

    刚聊了没几句,缎儿便在一旁催促,吴吟雪眼看天色已晚,只好意犹未尽的与冯铭告辞。她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见冯铭还站在锦带桥上,巍然立于夕阳下,不由得心旌摇曳。

    坐驮轿回吴宅的路上,吴吟雪叮嘱缎儿去打探冯铭的来历,缎儿却觉得有些不妥。

    “小姐,打听一个外男,要是被老太太知道了可怎么得了。”

    吴吟雪却信心很足“不会的,祖母最疼我了。”

    缎儿暗叹了口气,阳春三月,可真是谈恋爱的好日子。

    *

    一打听到消息,吴吟雪便往老太太房中去,赶走了正在给老太太捶背的丫鬟,自己上前侍奉。

    老太太道:“你这丫头,一副殷勤样,说吧,又有什么事?”

    吴吟雪嘿嘿笑着:“祖母,你不是要给孙女儿说亲嘛……”

    老太太原本眯着的眼睁开了:“怎么了?你不是最烦别人说这个吗?是有意中人了?”

    吴吟雪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故作忧愁道:“算是吧,但是人家好像看不上我。”

    “哦,哪家公子连我们雪儿都看不上?”

    吴吟雪虽是庶出,但颇得吴家老太太老太爷疼爱,才行品貌皆是一等一的。所以吴家两位老长辈为她挑夫婿是连一般的嫡出公子都看不上的。

    吴吟雪故卖关子:“人家可是貌比潘安,才比子建,孙女儿是万万比不上的。”

    “是嘛,不管是谁,只要我们雪儿喜欢,祖母也一定去给你找冰人。”

    就等着这句话,吴吟雪连忙跪在地上道:“祖母,孙女儿心仪之人是府尊大人家的大公子。”

    吴老太太收了笑脸,皱眉道:“冯大人家的大公子,那不是个庶出吗?”

    吴吟雪见了老太太的态度急道:“祖母,您不是说过吗,找夫婿最重要的是德行人品,孙女儿觉得冯家大公子是可依靠之人。再说了,您不是说不管是谁都会答应吗?”

    “这……”吴老太太沉吟了片刻,扶了吴吟雪,“你先起来,待我去和你外祖父商量商量再做定夺吧。”

    到了夜晚,吴家老太爷老太太在庭院里用晚膳的时候正好提起吴吟雪这件事,老太爷听完端着碗筷,良久不语。

    “我是真怕,一个庶子,无权无势的,会苦了雪姐儿。”

    老太爷把筷子一搁:“你相公我不也是庶出?莫欺少年穷!”

    老太太被老太爷这话一噎,叹了口气道:“那便随了雪姐儿的意,只要那小子品行端庄又对雪姐儿好,我就放心了。”

    杭州城另一边的冯府内,冯正则正眯着眼坐在榻边背对着朱姨娘,任由她一双手轻重有度地捶敲着:“春貌,你对吴家二小姐可有所了解?”

    像吴家这样的门第,自然是瞧不上朱姨娘的身份不与她往来,朱姨娘不由得撇了撇嘴:“妾身怎么会知道。”

    “前些日子,我听府上有人说吴家派冰人来打探铭儿的事,好像是吴家二小姐年纪不小了,吴老太爷急着替她择婿。”

    朱姨娘一下子只觉得晴天霹雳,吴家那是什么背景,就算不比以前吴老太爷在朝的时候,但依然是江南响当当的高门大户,要是让冯铭那小子捡到了这个便宜,还不得牢牢把铎哥儿踩在脚底下。

    思及此,朱姨娘手上的动作不由得重了几分,直到把冯正则疼得闷哼几声,才反应过来。

    冯正则看不到朱姨娘布满阴霾的脸,无知无觉地说道:“吴家大老爷又是前任提学官,在文坛颇有威望。也不知道铭儿走了什么运,能叫吴家看上了。”

    朱姨娘听着差点跳起来,一双红唇都快咬出血了。

    当晚,朱姨娘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宿无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三寸人间〕〔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