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硬核女神〕〔牧龙师〕〔最后一个嫌疑人X〕〔言灵女〕〔赘婿出山〕〔我只有两千五百岁〕〔本宫躺红娱乐圈〕〔这个Omega全异能免〕〔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盗墓之长生重器〕〔在我的世界没有人〕〔我的女朋友是剑仙〕〔我真想平平无奇啊〕〔从超越柯南开始〕〔我不想当老大〕〔唯我七窍〕〔重生世界级BOSS〕〔洪荒历〕〔明明我才是训练家〕〔都市精灵对战大师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第007章 朱姨娘再次作妖
    回到府上,云蟾正侯在房里伺候。

    永宁一眼便注意到了她手腕上那玉镯子。

    “你这镯子倒是精巧。”

    云蟾听了喜道:“谢小姐夸赞!”

    “哪里得来的?”

    “回小姐,奴婢用自己攒得银子买的。”

    “是嘛……”

    云蟾见着永宁脸上方还有的些许笑意,却一点点消逝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令人胆颤心惊的肃穆之色,叫她吓得忙不迭跪倒在地上。

    “小姐,奴婢可是做错了什么?”

    永宁从绣墩上起了身,两腮绯红一片:“云蟾,我自问待你不薄,你却如此报答我!”

    云蟾听了如不明就里:“小姐,您说什么,奴婢听不懂啊!”

    “你还在这里和我装傻,你先是在我饮食中加了黎芦害我伤口险些溃烂,现在又手上戴着朱姨娘的玉镯子,分明就是从朱姨娘那里拿了好处想来害我!”

    如此一连串罪行压在她身上,云蟾吓得连哭都忘了,一把将手腕上的玉镯子抓下来丢到一边,:“奴婢没有,这镯子明明是……”

    “明明是什么?”

    被永宁一吼,云蟾突然清醒过来:“这镯子是金蛉给我的!是她!是她要害我!”

    “你还狡辩什么,你自己说得金蛉与你情同姐妹,怎会来害你?再说了,这镯子是我年前送与朱姨娘的,她怎么可能会有?”

    “怎么会这样......”云蟾跪在地上,口中反复念叨着这句话,再也吐不出别的辩解之词。

    “来人,拖下去打二十板子吧,再关到柴房里等着人牙子发卖了吧。”

    几个婆子进来把吓得去了三魂六魄的云蟾拖了下去。

    再说冯正则知道了吴家有意与自家结亲,问了冯铭的意思,打探过吴家小姐的秉性出身之后,挑了个吉日上吴家提亲。虽说吴吟雪是庶出,但吴大老爷就那么一个宝贝女儿,眼见就要出嫁了,又是喜又是忧,连拉着冯正则在花厅里唠了一下午嗑。

    “文岳,”吴大老爷喝了点酒已是不太清醒,拉着冯正则说体己话,“咱俩以后就是亲家了,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你可得让你家那小子照顾好他,否则,我可饶不了你!“

    冯正则连连应承:“那是那是!我家铭哥儿运气好,才能娶到令爱,要是他干了什么出格的事,我第一个打断他的腿!”

    *

    朱姨娘是一大清早被婵娟叫醒的。

    “什么事啊?”

    婵娟一边伺候朱姨娘更衣一边恶狠狠地回道:“是春分那个小贱蹄子,勾引了三少爷,眼下正在堂中哭呢。”

    “什么?”朱姨娘一惊,连鞋都没穿好便跑了出去,果真看到春分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你这贱婢这是做什么?”

    “姨娘可要为奴婢做主啊,昨晚奴婢回房的路上,碰见三少爷吃醉了酒,见到奴婢便拉拉扯扯,奴婢一弱女子怎敌得过,便被他拉到房间里……”

    朱姨娘听不下去,使唤婵娟去叫冯铎。

    冯铎睡了一觉酒方醒,想起自己干的糊涂事真恨不得连扇自己几个巴掌,这要是被自己那个爹知道就完了。

    这时候冯铎看见婵娟,仿佛看见了救星。

    “婵娟姐姐,你可得帮帮我。这可如何是好?”

    婵娟见他这副样子真是又气又恨,但仍是狠不下心来,啐了他一口,没好气道:“你只肖说是春分那贱人勾引你,打死了也不改口便行。”

    冯铎瞬间如醍醐灌顶,一到朱姨娘那儿便跪下来痛哭,看起来比春分还惨。

    “娘,真是春分那小贱人自己爬上我的床的,她为了攀高枝,不惜做出这种低贱的事。”

    春分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三少爷,你怎么可以血口喷人,明明是你强迫奴婢的!”

    朱姨娘也是个聪明人,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辗转了一下,怒斥道:“够了!”

    春分和冯铎两人被吓得皆是停止了哭闹。

    “来人!把这个贱婢给我拖下去,打三十板子,捆到柴房。”

    “姨娘!你不能这么对我!”

    听着春分的哭喊,冯铎总算舒了一口气,突然听见朱姨娘吼道:“还有你!你这个不肖子!”

    “娘,真是那小贱蹄子勾引我的!”

    朱姨娘气得脸色通红:“你以为你这点把戏骗得了别人骗得了我?”

    冯铎心想,娘不愧是娘,就算知道了也还是向着自己,内心胆怯总算去了几分。

    “姨娘,不好了!”这时候有个婆子急冲冲跑进来,“那春分撞柱子自尽了!”

    朱姨娘噌得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这要是闹出人命来就完蛋了:“快看看还能不能救活!去找医生!要悄悄的!”

    冯铎过了一会见朱姨娘平静下来,心中有了小九九,趁这机会掂着脸道:“娘,你看那春分寻死觅活也不过是为了个名分,不如就让她留在我房内当个通房?”

    朱姨娘一听差点气晕过去,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个蠢东西,狠狠地把手绢砸在他脸上:“你是疯了吗?未娶媳妇就有通房,别说你爹不答应,这要是传出去哪家高门大户敢把女儿嫁给你?”

    冯铎这才反应过来,连声道:“是是是!”

    这时候婵娟在一旁道:“姨娘,其实三少爷说得对,那春分也不过是因为失了清白想讨个名分罢了。”

    朱姨娘呸了一口:“要想从铎哥儿这儿讨名分,想都不要想!”

    婵娟放低声音道:“咱们府上又不止他一个少爷……”

    朱姨娘愣了一下,随即眼波流转:“你是说……”

    婵娟言语未尽,只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话说春分被关在柴房里,浑身湿漉漉的,那些个婆子为了让她醒过来,往她身上泼了好几桶冷水。她额头上的伤口只粗陋地包扎了一下,血水顺着零散的发丝流淌下来,整个人看淡起来就像一具了无生气的死尸,以至于朱姨娘进来的时候被她的模样吓了一大跳。

    “哟,春分!是谁把你弄成这副模样!”朱姨娘装作一副怜香惜玉的样子,用手帕子把春分脸上的水渍擦净。

    春分见她这副假惺惺的样子,恨不得跳起来掐死她,奈何浑身无力。

    “春分,我知道你呀,说到底只不过是为了个名分。铎哥儿占了你的身子,你就是出了府也嫁不到好人家。”

    朱姨娘刻意贴近春分,耳语了一阵子。

    春分听完朱姨娘的话,用力摇了摇头,哑着喉咙道:“我不干!大少爷是好人!”

    朱姨娘哂笑道:“你家在绍兴,家中还有一个六旬老母和妹妹。你懂我什么意思吧!”

    “你!”春分恨不得能把这个恶妇生吞活剥。

    “听我的话,你不仅能留在府上做个通房,你母亲和哥哥还能得到一大笔钱活得好好的,你仔细想想吧。”

    说完朱姨娘笑着走出了柴房,屋外阳光正好,让她心情陡然愉悦起来。

    月上中天,冯铭晚膳吃了碗酒酿圆子,开始还不觉得,过了一会便觉得头脑昏聩,连书都看不进去了,昏昏沉沉地要去榻上睡着,连叫了几声冯有都没人应,只好自己更了寝衣。

    这时候门嘎吱一声被打开了,冯铭见着迷迷糊糊进来一个面生的丫鬟,也不是院子里当差的。

    “大少爷,让奴婢来伺候你吧。”

    冯铭刚想拒绝,却发现醉的厉害,唇齿都不听自己使唤了,任由那丫鬟搀扶着躺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三寸人间〕〔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