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硬核女神〕〔牧龙师〕〔最后一个嫌疑人X〕〔言灵女〕〔赘婿出山〕〔我只有两千五百岁〕〔本宫躺红娱乐圈〕〔这个Omega全异能免〕〔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盗墓之长生重器〕〔在我的世界没有人〕〔我的女朋友是剑仙〕〔我真想平平无奇啊〕〔从超越柯南开始〕〔我不想当老大〕〔唯我七窍〕〔重生世界级BOSS〕〔洪荒历〕〔明明我才是训练家〕〔都市精灵对战大师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第008章 冯铭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永宁失眠了。

    她眼皮子上像长了只兔子,跳个不停,不知是福是祸,正在数羊时,突然看见窗外有微弱火光,便喊了守夜丫鬟进来。

    那丫鬟回道:“据说是偏院触了祝融,眼下已经灭了。”

    “那就好,大哥的院子可烧到了。”偏院只有冯铭住。

    “没烧到,那火势小得很。”

    永宁安心地躺了下来。

    几个时辰后,她被罗氏摇醒了,眯着眼没好气地问她:“做什么!做什么!大清早的。”

    “姑娘,大少爷那里出事了!”

    永宁彻底清醒了,从榻上一骨碌爬起来。

    还没走到冯铭的院子,永宁就听见女人的哭声,冯有的求饶声,冯正则的呵斥声杂糅在一起呼啸而来。

    果真,她到的时候,那平日门可罗雀的院子里站满了人,和戏园子似的,该到的都到了,神色各异,有悲有喜。

    “你这畜生!气死我了!“唯一坐着的冯正则气得坐不住,看着儿子屁股被打的鲜血淋漓丝毫没有让他产生半分怜惜,反而觉得力度还不够大,”给我狠狠地打!往死里打!“

    朱姨娘连忙上前眼泪汪汪地宽慰道:“老爷,这可不能真打死啊!”

    戏演得可真好,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个贤良淑德的慈母。

    永宁上前欠身行了礼,冯正则瞟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来做什么,还嫌不够乱?”

    “父亲,这件事你查清楚了吗,就这么责罚哥哥!”她看了一眼被上家法的冯铭,打得可真狠,棍子都断了好几根,他也是忍着一声没喊,仔细一看嘴唇都咬破了。

    冯正则指了指大哭不止衣衫不整的春分,朝她吼道:“清楚?这还不够清楚?”

    “老爷,你可要为奴婢做主啊!”春分哭得越发大声,连磕了几个头,额头都流血了

    冯正则越看越气,胡子都歪了,眼里爆着血丝:“你这逆子,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那么一门好的婚约被你活生生糟蹋了!还死不悔改!真是天理难容!”

    “儿子……儿子没有!”冯铭沙哑着喉咙吐出这几个字,惹得冯正则又摔了个茶盏。

    “铭哥儿,你就认了吧,也好少受点苦。”朱姨娘继续在一盘煽风点火,又哭哭啼啼做出一副悔恨之意,“都怪我平日没教养好你,让你做出这种事。”

    永宁冷眼看着院子几个人各唱各的戏,反倒镇静下来,这冯正则不是气儿子干出这种**侍女的丑事,而是恨他毁了自家名声,于是跪在地上朝他道:“父亲,现在要紧的是在弄清真相前不让下人们消息传出去,一旦传出去,便是毁了冯家百年清誉。不如先把府上封锁起来,堵住悠悠众口,再慢慢彻查这件事。”

    冯正则一下子如被人浇了盆冷水清醒下来,连忙指使冯禄安排下去

    永宁继续道:“父亲,您想想大哥平日里的为人处世。再说了,董姨娘如此尽心尽力地侍奉您,就是看在她的面子上也请先绕过大哥一回。”

    “老爷,还请三思!”陪着永宁跪下来的还有个五旬老妪。这老妇人矮胖身材,脸肿的像个吹胀了的气球,一脸福相,正是书中描写的冯老太太的陪房——马氏。

    冯正则当年外放做官,冯老太太放不下心,觉得林氏太年轻,经验不足,便派了她认为最忠诚也最能干的马氏随行,意思是好帮衬着冯正则管理内宅庶务。几年下来,马氏没有功劳有苦劳,身子却不行了,便逐渐撒手不管事,移居别院,倒让朱姨娘捡了个便宜。

    没想到这下连马氏都惊动了。

    冯正则可以不理永宁,却不能太扫了马氏的面子。而且永宁的话并不是全无道理,董氏是冯铭的生母,侍奉冯正则最久。

    于是冯正则似乎也找回了点理智,让手下的人停了下来。

    永宁和冯有连忙上去把冯铭从凳子上扶下来。

    “你这孽障,没我吩咐不准出这院子!”冯正则气呼呼地拂袖子走了,连带着府上众人也渐渐散去。

    永宁看了眼仍旧跪在地上哭得忘我的春分,吩咐罗氏道:“把这丫鬟带下去。“

    朱姨娘却拦住了罗氏:“大小姐,您刚才没来的时候老爷吩咐了,让我把春分带到房里好生安抚。“

    永宁眨了眨眼,随即笑道:“那姨娘把她带走吧。“

    冯有把冯铭背到床上,看着他屁股上鲜血淋漓的伤口,仍是忍不住一个劲的哭。

    “别哭了,“出了这事,永宁心情也差到了极点,“快去找医生。”

    冯铭缓了一点过来,耗尽全身力气朝永宁道:“大妹妹,哥哥没有做……真的没有!”

    永宁握住了冯铭的手:“我知道的哥哥……”

    不可否认,一开始永宁对冯铭只是单纯的拉拢利用,但这一刻她确实有所触动。

    “酒酿圆子……昨晚我吃的……有问题!”冯铭望着堂中的桌子,断断续续道。

    永宁连忙吩咐罗氏:“奶娘,去厨房查,是什么人做的饭,送过来的路上经了谁的手!”

    ***

    马氏的干女儿揽翠搀着马氏回了咸宁堂。

    她一坐下来便喘气不止,汗流如注,不由得感慨道:“真是老了,不服都不行!”

    揽翠给马氏倒了茶,拍马屁道:“干娘余威尚在。我瞧着刚才二老爷一看您替大少爷求情,立马就让那几个停手了,说明二老爷心中还是颇为倚重您的。”

    “哎哟,”马氏乐了,“瞧你这话说的,你道是二老爷照顾我的面子,其实是那大姑娘说话本事高明,一击必中。”

    “是吗?”揽翠眨了眨眼,拿团扇给马氏扇风。

    “揽翠,你瞧着那大姑娘如何?”

    揽翠思索了一番:“是个美人坯子,看起来也挺聪明的样子,遇事不慌张,挺好的。”

    “这大姑娘和我记忆里不大一样了,我还记得她小时候,咋咋呼呼的,没人教规矩,稍微有不顺心就哭天喊地,据说九岁的时候还逼死了个丫鬟。这个朱姨娘也是个厉害的角儿,刚抬作姨娘的时候还唯唯诺诺老实巴交的,没想得这些许年过去了,这深宅大院里妇人间勾心斗角的本事全都给学会了。”

    揽翠听不懂冯氏的话,只好傻愣愣在一旁点头。

    另一边,当永宁送了看诊的大夫出门时,正好看见急匆匆跑来的丫鬟霞儿。

    “大小姐,不好了!吴家来退亲了!”

    永宁一惊,差点跌倒在地,她简直不敢相信,冯正则明明下令锁了宅子,怎么消息还能在短短几个时辰内飘到吴家?

    人间四月天,本应是春日融融,永宁却觉得风刮在她身上像一把剪子似的捅进了她心窝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三寸人间〕〔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