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宠太子妃〕〔无敌之战尊〕〔传奇1997〕〔诸天煅体诀〕〔墨家科技〕〔我是贝肯鲍尔〕〔极品家臣〕〔洪荒生机无限〕〔我的外挂是强化〕〔网游之我能超级融〕〔玉虚天尊〕〔西游之天兵纵横〕〔我夺舍了太阳神〕〔精灵之性格大师〕〔无敌从流民开始〕〔我有两个聊天群〕〔穹顶之上〕〔全职灵尊〕〔三国工程师〕〔我的星际工业帝国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第011章 捉鬼
    又是一个夜晚。

    金蛉想着白天的点点滴滴,难以入眠,便从枕头底下掏出那观音玉佩。玉佩躺在她手心里,在月光下散发着温润的光芒,倒叫她心里踏实些。

    就在瞬间,金蛉听见了那水滴落的声音!

    她想起永宁也是听见了这声音,一时间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仿佛浑身都僵硬了。

    不会的!云蟾生前就那么无用,死后变成鬼也吓不倒她!

    金蛉这么想着,翻身下床点了蜡烛去寻那水滴声的源头。

    就在角落里,她果真发现了一滩鲜血,更瘆人的是,血里还躺了支玉镯子。金蛉定睛一看,不正是她给云蟾的那只!

    “啊!”她尖叫着跑出房门去,正好撞到走在游廊上的罗氏。

    “金蛉,你这是做什么?”

    金蛉只觉得快要窒息了,哭着对罗氏道:“那里头,有血!”

    罗氏睨了一眼金蛉,只身走进房去,半晌出来道:“哪有什么血?行了!大半夜别装神弄鬼了,怕的话就戴上那玉佩!”

    金蛉进去一看,墙角果真干干净净的。

    她揉了揉眼睛,听了罗氏的话去找那玉佩,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摔在了地上,碎成了两瓣。

    金蛉彻底慌了神,缩在榻上一动不敢动,满脑子尽是丫鬟们说的——云蟾死不瞑目!云蟾要来报仇!

    她要找谁报仇?对啊,是自己害的她!她要来找自己报仇!

    房间里这时候突然又想起了水滴声,还接连着有哭声飘进来,像极了云蟾挨板子时发出的哭声。

    金蛉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她跑到门口想逃出去,却发现门早就被锁上了。

    “滚开!我没害你!我没有!”金蛉不知道云蟾的鬼魂在哪里,只好拍打着周围的空气,又蹲到墙角继续哭嚷着。可那哭声似乎越来越大,几乎要严严实实包裹住她。

    她一抬头,居然看到床对面墙上血淋淋写着几个大字——“还命来!”

    金蛉大叫一声,已经在崩溃边缘,吓得涕泪横流,呢喃道:“云蟾!我错了!你放过我!是我!是我用了你的黎芦!我用玉镯子陷害的你!都是我!求你放过我!“

    那哭声依旧不止,愈演愈烈。金蛉再也撑不住,像自首一样将自己做的那些歹事全都抖了出来,当然,还包括受朱姨娘指使去吴家告状,一件不漏。

    等她吐露干净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乌泱泱进来一群人。

    为首的是永宁和马氏,后头还跟着几个丫鬟,当然其中还有“死而复活“的云蟾。

    金蛉正抱着头缩在角落里,见到来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好你个金蛉,这下全招了吧!”

    金蛉听永宁如此一讲,又看到后头的云蟾,脑中突然翁的一下,歇斯底里地扑上来:“好啊!你!你们!算计我!”

    几个粗壮的老婆子上前一把拖住她。金蛉自知死到临头,反倒哈哈笑起来:“云蟾,你居然炸死!想我聪明一世居然栽在你手上!”

    云蟾冷哼了哼:“那还得谢谢你,我的好姐妹!要不是你想置我于死地,小姐也不会想出这个法子钓你上钩。”

    永宁寒着脸吩咐几个婆子把她拖到耳房审问。

    “说吧,我从未亏待过你,你为何做出如此叛逆不道的事。”

    金蛉被五花大绑地捆着跪在地上,也不看着永宁,冷冰冰道:“你不是知道吗,我家里有个哥哥要念书,我嫂子又好赌,家里缺钱,我本来就是朱姨娘房里出来的,朱姨娘肯给我钱,我就帮她做事。”

    “恐怕,不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永宁喝了口茶,“去盐官的时候从背后推了我一把,害我被刀砍伤那个人也是你吧。我很好奇,你究竟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置我于死地?”

    “没错是我,我还故意叫冯铭去反方向寻你。没想到你命那么大,居然没死。”金蛉如癫狂般大笑起来,“你还记得彩屏吗?那个被你逼死的丫鬟。

    永宁想了想,书中好像是有提到这么一笔,原身九岁的时候责罚了一个手脚不干净的丫鬟,后来那个丫鬟不堪重负自尽了。

    “她是我姐姐!“

    金蛉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

    她咬碎了一口银牙,面色狰狞:“你害得我失去了最爱的姐姐!我恨不得把你千刀万剐!”

    永宁提高了音量道:“那是她咎由自取!”

    “你胡说!你这个贱人!”金蛉连声叫骂,被婆子用抹布一把捂住了嘴巴拖了下去。

    耳房里重新恢复了宁静。

    永宁看到一旁的云蟾,挥手示意她过来:“云蟾,这些日子委屈你了。”

    “能为小姐做事,云蟾就不委屈!

    永宁笑着摸了摸她的手:“你这丫头。”

    “是云蟾笨,才叫金蛉算计了。”

    永宁想了想,说了句云蟾记了一辈子的话:“你要明白,我看重的从来不是一个丫鬟机敏聪慧与否,而是看她是不是忠诚。”

    “奴婢知道!”云蟾听了,眼眶都湿润了。

    *

    事情办完已经是深夜,永宁亲自送马氏回去。

    “姑婆,这次还劳烦你跑一趟,真是拖步了。”

    马氏乐呵呵的:“这有什么,你是个聪明的,知道你老爹不会相信你才想到要找我。你放心,明天见了二老爷我一定如实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永宁很是感激。

    两人又走了一段,马氏突然道:“倒是金蛉往你膳食里加黎芦嫁祸给云蟾这件事,我看未必是朱姨娘指使的。”

    永宁回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真是朱姨娘干的,何必特地让金蛉用那只的镯子。其实,金蛉怨恨的不止我一个,她恨的是整个冯府,府上越乱,便越遂了她的意。”

    马氏点了点头:“是这么个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西边天泛起了白光,婵娟闯进了朱姨娘的卧室把她摇醒了。

    “姨娘,真出事了,梧桐斋那边传来消息,金蛉被抓了!”

    “什么!”朱姨娘从床上蹦了起来,“天杀的,我就知道那贱人守不住秘密!”

    朱姨娘手里拽着的褥子眼见都要被撕裂了,她方从床榻边的柜子里取出个玉佩:“这是金蛉他哥的,你把这东西想办法递进去给她,她若是聪明,自然知道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伏天氏〕〔黎明之剑〕〔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三寸人间〕〔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