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硬核女神〕〔牧龙师〕〔最后一个嫌疑人X〕〔言灵女〕〔赘婿出山〕〔我只有两千五百岁〕〔本宫躺红娱乐圈〕〔这个Omega全异能免〕〔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盗墓之长生重器〕〔在我的世界没有人〕〔我的女朋友是剑仙〕〔我真想平平无奇啊〕〔从超越柯南开始〕〔我不想当老大〕〔唯我七窍〕〔重生世界级BOSS〕〔洪荒历〕〔明明我才是训练家〕〔都市精灵对战大师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第031章 谁为红颜知己?
    筠娘用手沾了碗里的水,工工整整在桌子上写了个程字。

    果真是爱屋及乌,光是心上人的一个姓,都能让她心神飘渺。

    这时候屋外有人喊了声“老爷”,她急忙用手抹去了那桌子上的字,

    程廷希迈进来,看见筠娘站在那里,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筠娘莞尔,不愧是当年名动京城的花魁,清丽绝伦的五官一下子如花般绽开来:“听程念说您最近身子不大好,奴放心不下……”

    “程念这家伙。”程廷希无奈地笑道,从宫中回来一直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摘下了头上的五梁冠。

    筠娘想要接过来,被他制止了。

    “让下人来,这不是你该干的。”程廷希说。

    筠娘乖巧地“嗯”了声,心中浮起暖意,自己在他心中终究是不同的。

    可这样一想又觉得心酸,什么时候自己那么卑微了?只要她愿意,什么样的男人不都得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然而就是这个人一句无心的话,却值得她高兴那么久。

    程廷希是真累了,连官袍都没脱,半靠在罗汉床上,手指一下下揪着眉心。

    筠娘看得出他的倦意,有些心疼,招呼贴身丫鬟把食盒提过来,从里头取出一碗鸡丝粥来,端给程廷希。

    “陈念说您胃不好,奴按着医书上的方子熬了一碗粥,说是最养胃的,您尝尝。”

    程廷希喝了几口,赞道:“筠娘的手艺真是名不虚传,你有心了。”

    筠娘笑生两靥,不好意思地微垂了眸子。

    “那是,”她的丫鬟沫儿在一旁插嘴道,“大人您可不知道,我们家姑娘为了熬这碗粥,手都烫伤了。”

    “沫儿!”筠娘斥她,这丫鬟越发没规矩了,程廷希是什么人,哪轮的到她在这里叽叽喳喳的。再说她提这一嘴子,仿佛是自己在故意邀功似的。

    程廷希果真面有不虞,倒不是因为沫儿的僭越:“怎么回事?”

    筠娘淡淡道:“没什么,只是一点小伤……”

    “伸手。”

    “大人……”筠娘踌躇着,又看见程廷希盯着她。她知道的,他不喜欢把话说第二遍,也不喜欢别人抗拒他。

    她伸出那只手,果真洁白的皮肤上一块绯红。

    “怎么那么不小心?”程廷希看了嗔怪道,又吩咐下人拿了最好的膏药来。

    其实能得他的怜惜,这点烫伤又算的了什么?谁能想到,堂堂三品大员,在朝堂上杀伐果断,却在私下对着自己有如此温和的一面。

    “大人别顾着我了,您累了吧,先休息会吧。”筠娘道。

    程廷希“嗯”了一声,倚靠在罗汉床边合上了眼。

    筠娘屏退了下人们,拿扇子在一旁给他轻轻扇着风。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程廷希,她的心上人啊,就离她咫尺之遥。这样英俊儒雅的一张脸,特别是那双眼,含笑着看向自己时,简直比任世间何甜言蜜语更让她心动。

    可是程廷希心中有她吗?筠娘不知道,他的面孔太多,能在风波诡谲的朝野上身处高位的人,又岂是她一介小女子可以勘破的。

    听他呼吸沉沉,似是睡着了,筠娘忍不住颤抖着手去抚摸他的脸,可指尖刚碰到他的肌肤,手腕就被狠狠地牵制住了。

    程廷希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目中戒备凶恶之色大泄。

    筠娘被吓到了,哆嗦道:“大人……”

    他收回了目光,松开她的手腕,沙哑着道歉道:“吓到你了。”

    “您……”

    程廷希整了衣衫站起来:“没什么,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处理,就不留你了。”

    筠娘不敢继续呆下去,又小心翼翼嘱咐了程廷希注意身体。

    程廷希听了神态随和,简直和刚才像是两个人。

    筠娘退出去的时候收拾了那碗鸡丝粥,里头还剩大半。是啊,他这样的身份,什么珍馐没吃过,哪里会真觉得自己手艺好,不过是在敷衍自己罢了。

    她失魂落魄地坐上轿子,沫儿见她闷闷不乐,在轿子外头不解道:“姑娘怎么了,是因为程大人吗?我看程大人对您可好了,看到您受了伤,一下子就不高兴了,明显是把您放心上的。人家都说程阁老不近女色,那是因为没见过姑娘您这样天仙般的人。您如此用心对待,不动心的那还叫男人吗?”

    “你懂什么,”筠娘喃喃,打断她的喋喋不休,“我只是……”

    害怕。

    京城的另一边,男人又迈进了那处破烂的胡同。

    “你放开我,放开我!”他一听到院子里头传出萍娘的呼喊声,飞奔进去,看见一个衣着邋遢的汉子拽着萍娘,萍娘又羞又惧,眼泪汪汪脸上一片通红。

    “你做什么?放开她!”男人怒吼着上去推开汉子,萍娘连忙躲在他背后。

    “你谁啊!”那汉子见有人坏自己好事,气得要动拳头,再仔细一看这人衣着华丽,又带着随从,知道是个不好对付的,只好动口不动手。

    男人警告他:“光天化日调戏妇女,信不信我拉你去见官?”

    汉子哼了一声:“她不过就是一死了男人的寡妇而已,又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赔钱卖都没人要!老子能看上她是她的福分!”

    “住口!”男人听不得他侮辱萍娘,“她是我女人,你再敢打她主意,休怪我不客气!”

    “你的女人?”那汉子诧异地看了眼衣衫破旧的萍娘,再看看贵公子般的男人,虽然不相信,但也不敢再放纵了,嘴里骂着离开了。

    “荀郎!”萍娘缩在男人怀里,心有余悸,浑身发颤,“我害怕……”

    “别怕!”男人抚摸着她,柔声安抚,“我在这儿。”

    两人进了屋子,茹姐儿也吓得躲在床下头,见到自己父亲来了,才爬出来。

    “爹爹!”她兴奋地唤着,“我还以为你再也不来了。”

    如果他不来了,萍娘岂不是就要被别人欺负了。

    男人觉得后怕。

    他问茹姐儿:“那个人经常欺负你娘吗?”

    茹姐儿气得脸通红:“他是个大坏蛋,平日里对娘动手动脚,还说要抢了娘去做小妾!”

    “茹姐儿,别乱说!”萍娘骂住她。

    茹姐儿哇的一声哭了:“为什么不能说,娘为了找爹爹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委屈,这些人就因为我没爹欺负我们。”

    男人面寒如霜,又心疼又气愤,愤怒给了他一股无形的力量,他几乎是脱口而出道:“你们别住这里了,和我回去。”

    母女两怔住了。

    萍娘回过神来,红着眼拒绝道:“不行,荀郎你是什么人家,不能因为我这种低贱之人污了门楣。是我不好,我这就带着茹姐儿离开,绝不拖累你!”

    “娘!”茹姐儿叫道。

    男人也猛地抓住了萍娘的手,好像生怕她会消失了一样:“难道我就继续自己享受锦衣玉食,让你们母女俩在外流浪遭人欺辱吗?那我还是人吗?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想办法的!”

    萍娘摇了摇头,豆大的泪水甩在地上。

    男人把她抱在怀里,安慰道:“相信我,等着我的好消息,我活到现在虽然庸庸碌碌,功不成名不就,但至少要保护我的家人无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三寸人间〕〔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