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北宋不南渡〕〔总裁校花赖上我〕〔嫁给薄先生〕〔纵横九千年〕〔极品神医闯都市〕〔最强狂婿〕〔贵女重生:侯府下〕〔天才命师〕〔全能小医神〕〔纵横天下从铁布衫〕〔蚀骨闪婚:神秘总〕〔最豪赘婿〕〔鬼手医妃:摄政王〕〔权门贵嫁〕〔巅峰战神〕〔我家师父超凶哒〕〔都市无双战神〕〔娇妻捧上天〕〔惊世第一妃〕〔军火之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第040章 苦逼的郎氏
    回层峦阁的路上,冯正连的心情复杂无比,五味杂陈,并不遥远的路程竟让他走着觉得比翻山越岭还漫长艰难。

    他刚迈进层峦阁,还没开来的及看清郎氏的表情,脸上就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冯正连觉得脸颊上顿时火辣辣的疼,但他知道这程度还不及郎氏心中一半的苦楚。

    “冯正连!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他摆正了被扇歪的脸,这下看清了郎氏面上的表情。他从来没想到,自己那个温顺娇柔的妻子居然能摆出这样狰狞的表情,仿佛一个夜叉,下一秒就要将他生吞入腹。

    真的回不去了,冯正连失落又惊恐地想着。

    郎氏拽着他的胳膊使劲摇晃他:“你说啊!你倒是说啊!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我和你从小青梅竹马,你还和我说会和我恩爱一辈子,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对不起我的事!”

    “我那么爱你,信任你,你却背着我和别的女人有了首尾。你告诉我,冯正连,这一切不是真的!”

    “我不相信别人,我只相信你,你只要是这一切都是假的,我们依旧好好的过日子……”

    说到后面,郎氏的语气近乎哀求。

    “芸芸……”冯正连看着眼前泪流满面状若疯癫的妻子,忍不住打断她。

    “对不起。”

    郎氏听到这三个字,仿佛被判了死刑一般,浑身猛烈地颤抖了一下。她尖叫一声,大力地推开冯正连。

    “滚!你给我滚!”郎氏不哭了,反而大笑不止,手指着冯正连,用眼睛剜他,好像面前的人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

    冯正连觉得郎氏已经有些失常了:“芸芸……你别这样!”

    他上前想去抱郎氏,郎氏喉咙里怒吼一声,眼睛翻白,身子一软就要晕倒在地。

    “芸芸!”冯正连吓得连忙扶住她,看着怀中脸色惨白的妻子,他再一次怀疑起自己的抉择是否正确。

    事情还没传开就已经被压了下来。

    永宁回到府上,正见送完冯正连的马氏从层峦阁出来。两人互相寒暄了一阵子,永宁便回了寻芳阁。

    罗氏侯在房里伺候,永宁喝了她倒的茶水,问马氏道:“奶娘,层峦阁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罗氏也不甚清楚,只是说今日府上突然出现了一对来历不明的母女,老太太又叫了三老爷过去,其他一概不知。

    男男女女除了风花雪月恩怨情债还能有什么事?

    永宁想了想,这郎氏照着书中是和冯正连恩爱甚笃,后来突然三房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个姨娘,好大的本事,不仅替冯正连生养了一对儿女,还硬生生冲淡了这对模范夫妻的感情。永宁记得从那之后郎氏便脾气一反常态,郁郁寡欢,最后在那姨娘怀上第三胎的时候,她眼见和冯正连再没了情分,在冯家地位又一日不如一日,万念俱灰,投缳自尽了。

    郎氏的母族本来就没落,她的死亡在两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可郎氏有一个哥哥,两人感情颇深,他眼见妹妹被冯家人活生生逼死了,万分怨念,终于等到了新皇登基,朝中局势重新洗牌,唐骢程廷希二人势同水火。他知道冯正则附庸着唐骢,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投靠了程廷希。

    最后他替爱妹报了仇,冯家流放宁古塔是他判的。

    郎寺和,永宁记得他的名字。

    话说郎氏昏过去之后,层峦阁忙延了医士。医士一看就说郎氏是怒火攻心,情绪波动太剧烈,需要静养。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郎氏贴身的几个丫鬟虽然不敢说什么,但看着冯正连的目光都是冷冰冰的,进进出出完全无视了冯正连这个大活人,似乎打心里觉得他是个彻彻底底的负心汉。

    虽然男人三妻四妾,有时候连正室都不好说什么,可毕竟两人恩爱的画面还历历在目,谁知道这样一生一世的甜言蜜语全是骗人的假话,冯正连模范丈夫的形象一落千丈,简直瞬间变得比那好色花心的大老爷冯正岳还要差。

    郎氏转醒过来,一会哭一会笑,满室的瓷器摆设都被她砸了个遍。她不见到冯正连还好,一见到他就扑上去撕打。冯正连知道自己不想也不能再呆下去,吩咐了几个丫鬟好生照顾,失魂落魄地去了书房。

    几个丫鬟好生劝,才把郎氏劝住了。郎氏瘫坐在床上,也不闹,只默默地流泪。她这辈子加起来还没流过那么多眼泪,受过那么多委屈。事情来得太突然,她本就是视冯正连为天,没想到突然有一日天塌了,仿佛她整个世界都颠倒崩溃了。

    就这样哭到月上中天,郎氏突然说要睡下了,几个丫鬟战战兢兢伺候,不敢出错。

    房间里灭了灯,守夜的丫鬟阖上门退出去。

    这个夜晚出奇的安静。

    丫鬟打瞌睡间,突然听见房里头传出来啪嗒一声。她唤了声“夫人”,并无人应,才知道事情不妙,慌不迭冲进去,果然看见郎氏吊在一条白绫上。她飞奔过去抱起郎氏双腿,口中大喊“来人”,方把命悬一线的郎氏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冯正连得了消息,吓的光脚冲到郎氏屋外,却在听见里头传出来哀怨的哭声时突然止步不前。他知道郎氏现在最不想见的人就是自己,进去也只能徒增她伤感。

    郎氏自杀未遂的消息被压在层峦阁,出了这院子就只有老太太知道。

    “作孽啊!”老太太捻着佛珠感慨。

    马氏在一旁道:“老太太可是要去看看三夫人?”

    不语半晌,老太太叹了口气:“我说过不再插手老三房中的事情,事情闹到何种地步也该是他自己去处理……”

    “老太太,三夫人心思恪纯,又与三老爷感情颇深,这一时半会受此打击,接受不了也情有可原。只是再这样闹下去,就怕事情传开了,对三老爷,对冯家都不好。毕竟这自戕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这话点醒了老太太,她一来看中子嗣,二来看中门风名声。不论是正儿八经的儿媳妇还是小妾姨娘,谁敢败坏了冯家清誉,那就和她过不去。要不是她念在萍娘怀有身孕,那也是要除之而后快的。

    “走吧。”老太太拿定了主意,扶着马氏的手慢慢站起来,“去看看老三媳妇,也好让她清醒清醒,别再给我做这些寻死觅活的事。”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小阁老〕〔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