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郡主她又穿越了〕〔双珠传〕〔寒门凤华〕〔侧妃娘娘洪福齐天〕〔我走错了重生门〕〔穿书后我给男主当〕〔七十年代喜当娘〕〔神王悍妃:宠你没〕〔都市无双战神〕〔缘来妻到,掌心第〕〔绝品豪婿〕〔我能看见状态栏〕〔我有百亿属性点〕〔直播之无敌西游〕〔楼乙〕〔我就是超级警察〕〔我能看见战斗力〕〔我夫君实在太谦逊〕〔成为修行界大佬〕〔捕天图录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猎户家的娇娇妻 第五章 你信我吗?
    程云狠狠盯着她:“你还问我?不如问问这小蹄子都做了些什么,勾引了你还不够,还想勾搭我们广哥儿,我呸,也不瞧瞧她个破鞋也配!”

    距离她踢了郁广过去一大天了,想来是郁广不敢说自己招惹她,编了一个下午才敢跑去告状。

    郁衡拧起眉头:“您说的这都是什么话?到底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趁你不在,你这好媳妇竟然跑去勾引我们广哥儿,简直……简直不要脸!”

    林姝勾起唇角:“看来郁广是什么都跟您说了?”

    程云啐了一口:“自然。”

    林姝点点头,伸手将郁衡扯到身边,眸中冰冷:“那您应该去管好您的广哥儿,而不是跑到这来撒泼。”

    “你说什么?”

    “婆母耳背吗?郁广趁着我家夫君去打猎前来骚扰嫂嫂,话里话外竟是叫我与他苟且,我不愿他还要强迫与我,可惜身子太弱被我伤着了……呵,没想到竟然跑回去跟母亲哭诉了吗?”

    程云楞了一下,这和郁广说的完全不一样,随后翻着眼睛嚷嚷:“你个颠倒黑白的东西,分明是你勾引广哥儿不成才伤了他。”

    俗话说得好,任谁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林姝懒得与她扯皮,只扯了扯郁衡的袖子,“你信我吗?”

    “信你。”

    自家二弟是个什么货色,郁衡再清楚不过,这么多年来他没少替他善后,却不想他竟然将主意打到了嫂嫂身上。

    思及此,郁衡沉下脸:“回去告诉郁广,再有下次别怪我做大哥的不客气!”

    “反了反了,”程云看着他们同仇敌忾的样,阴阳怪气道,“自家人不帮非要信个狐媚子,我看你是被勾了魂去!”

    “随便母亲怎么说,总之我信林姝。再者,若只是勾引不成,二弟大可一走了之,又怎会被她伤了身子?”

    林姝听在耳朵里,爽在心里,夫君逻辑缜密真是件好事啊,她现在是越看郁衡越顺眼。

    程云一个人说不过两个人,又骂了好一会才离开,临走时闻着烤肉的香气,还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

    “可惜了。”

    待人走后,郁衡看着冷透的肉片与炉子轻声道。

    林姝有意安抚:“没事,剩下的咱们做成丸子和腊肉,至于野果……用来酿酒吧,改日拿到集市上卖。”

    “你会酿酒的手艺?”

    郁衡有些惊喜,别说是青羊村,整个县城也只有一位老师傅有酿酒的手艺。

    林姝矜持道:“略通一些。”

    若放在以前她不敢夸口,可如今有灵泉帮忙,只要在酿造的时候掺进去泉水,她便有八成把握。

    在郁衡的帮助下,她很快就封了两大坛子的果酒。

    发酵时还摘了一把空间里的青草切碎了扔进去,空间出品必是精品,哪怕是棵草,那也是清新无比,环保健康的好草。

    怀着对果酒的渴望,林姝一大早就爬起来去开封了。

    按照灵泉的强度,她一次加了不少,应该几个小时便能发酵成功,她怕不稳妥,特意过了一宿才去看。

    两个酒坛子没放在小院,放在了屋后的树下,林姝兴冲冲去了,不可置信地愣在当场。

    两个酒坛子,一个被掀了封口红绸,一个干脆碎成了两半,灵泉和腐烂的果子一起流出,反倒滋润了一片花草。

    ‘这是人为的。’

    林姝可以断定,看碎了的那坛酒的状态,应当是刚一入夜就被人给踢到了,院里血腥气重,附近也没什么猫狗,除非有人蓄意,否则她的酒不可能这样。

    郁衡来的时候就看见林姝站在一片狼藉中发呆,怕她划伤脚,他将人往后带了两步,问道:“怎么回事?”

    林姝有点委屈:“有人故意弄坏了酒坛。”

    主要是她心疼那些泉水。

    郁衡抿了抿唇:“先回屋再说。”

    可没等二人坐定,‘凶手’便自投罗网了。

    来的是一位俏生生的姑娘,身姿羸弱,恨不得走一步喘三喘,巴掌大的小脸泛着苍白。

    “衡哥哥,”她一进门便自顾坐在了林姝对面,轻声唤道。

    郁衡神色不明:“你怎么出屋了?”

    随后又为林姝介绍:“这是乔菱,母亲故交之女,家中变故投奔而来,身子不太好。”

    林姝挑了挑眉:“见过这位妹妹了,我是你衡哥哥新娶进门的媳妇,叫我林姝就行。”

    乔菱听出来她的调笑,一双眸子更水汪汪了,她先是看向郁衡道:“衡哥哥,我……”

    而后又朝林姝行了礼:“见过林姐姐了。”

    好一朵盛世小白莲,这套路简直是林姝上辈子见腻的了。

    林姝顺着她的意思出声问道:“不知你来是?”

    郁衡有意避嫌,见林姝能应付便起身要走,再去查探一下酒坛的事。

    谁料乔菱竟一把扯住了他的衣角。

    郁衡猛地向后退了一步,道:“有事说事。”

    林姝有点不高兴,他的衣角向来只有她能扯,回头就把他这件衣裳改成短衫!

    不过郁衡的回答她还算满意,于是也看向乔小白莲。

    乔菱脸色更白了,说是泫然欲泣也不为过:“我……衡哥哥……菱儿做错了事,心里害怕。”

    林姝故意当着她的面,抓着郁衡的手,将人又按回了凳子上,随后拿着人家的手把玩,全然不顾郁衡可怜的少男心。

    林姝漫不经心道:“不知妹妹犯了什么错?你放心,只要我能解决的,全都给你解决了。”

    几次**话,乔菱不得不将注意力放在了林姝身上,越看越妒忌,同为女子,林姝的杀伤力太大了,天下间有几个男人能抗住这样的尤物。

    她咬了咬嘴唇,说道:“是菱儿不小心弄翻了姐姐的酒坛……菱儿不是故意的……衡哥哥,你跟林姐姐说说,让她别怪我好吗?”

    郁衡还当是什么事呢,这也不算大事,还没有林姝抓着的那只手事大呢。

    “无妨,你林姐姐……”

    林姝掐了他一把把话接了过来,“林姐姐当然不会怪你,只是你怎么知道那酒坛是我的呢?”

    乔菱楞了一下,随后道:“这……衡哥哥的院子,他又不会酿酒,自然是林姐姐的。”

    林姝点点头,又问:“不知妹妹是怎么不小心,又是何时不小心的呢?”

    话到这份上,就连郁衡也听出来林姝的怀疑了,更别提小白莲了。

    两行清泪顺着乔菱的脸颊划下,她哭的梨花带雨:“衡哥哥,林姐姐这是什么意思?是觉得菱儿故意弄坏她的酒吗?”

    郁衡与乔菱接触不多,印象还停留在她小时候的乖巧安静上,便出言安抚道:“你林姐姐没有这个意思,也不会怪你。”

    “我就是这个意思。”

    林姝冷下脸色,直接拆了郁衡的台。

    看来天下男人都喜欢小白莲这一挂的,前世她就不知道吃了多少小白莲的亏,全拜她的长相所赐,装可怜也看着像勾引人。

    所有人都觉得,她林姝怎么会清纯呢?纵使她连男人的小手都没拉过,可还是有人会觉得她是个浪的。

    听见她这么说,乔菱眸中闪过丝得逞,接着哭道:“我……我没有……衡哥哥,你帮菱儿说句话好吗?”

    眼见郁衡真敢张嘴,林姝直接上手将他捏成了小鸡嘴,说道:“你不许出声,女儿家的事,你总跟着掺和什么。”

    郁衡哪还有心思管乔菱,他满眼都是林姝以及林姝的手。

    “你衡哥哥不懂这些,还是咱俩聊吧。”

    林姝看着乔菱道:“妹妹还没说到底是何时不小心的呢?”

    乔菱压着气:“刚入夜的时候,我闷得慌,出来走走才不小心碰到了酒坛。”

    “哦,”林姝恍然,“这一走就走到了隔壁院子?要知道不走正门的话,从屋后绕过来可得走上不少路呢。”

    “我……我睡不着……”乔菱有点慌乱,郁衡全看在眼里。

    林姝又问:“那不知妹妹是迈过去的时候碰到了呢,还是绕过去的时候碰到的?还是说平地摔跤碰到的?”

    乔菱彻底慌了:“天太黑,我没注意。”

    郁衡终于发现不对了,屋后地方小,堆的全是杂物,若想绕进来费力不说,还得穿过不少柴火堆和杂物堆。

    先不说乔菱是怎么大晚上非要进后院,就这个绕过所有东西没碰偏偏撞到酒坛的精准度,就有猫腻。

    他伸手握着林姝的手腕,将她的手拿下来,看着乔菱道:“到底怎么回事?”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仙王的日常生活〕〔神秘复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当医生开了外挂〕〔伏天氏〕〔圣墟〕〔学魔养成系统〕〔诸天尽头〕〔平平无奇大师兄〕〔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