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趟过职场这条河〕〔都市绝品仙医〕〔穿越之厨神影后〕〔婚不宜迟〕〔黄龙本纪〕〔都市之至尊神医〕〔我有很多身份〕〔听说超级大佬甜炸〕〔你给的圈套和毒药〕〔神医嫡女有空间〕〔王爷你尾巴露出来〕〔邪王嗜宠:无赖小〕〔蒸汽朋克下的神秘〕〔大秦战魂〕〔逆道蛮徒〕〔我真不是反派大佬〕〔他自书中来〕〔万古帝婿〕〔绝世帝君〕〔灵武封神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猎户家的娇娇妻 第七十章 露出狐狸尾巴
    “你少妖言惑众,你以为三两句话就能把我吓到我?”曾充一脸慌张的说道。

    “去问问你那个好爹呀,再不济就去问问曹大人,看看他给你的是什么答复。”林姝拍了拍曾充的脸。

    “爹,你快说话啊,我就是发配对不对,我不会死的是不是!曾华你就我一个儿子,你一定会救我,对不对!”曾充大声的询问道。

    “曾充,按律例,斩首示众,押到大牢吧。”曹延光大声宣读道。

    “不可能,我不能死!你们一定是在骗我,我不能死。”曾充大声的吵嚷了起来。

    衙役手刀在曾充的脖颈见一斩,街上就恢复了安静。

    “屠老五因买病猪肉需赔付病者药费,王大夫因下毒害人关进大牢发配,曾华割去村长一职。”曹延光继续宣读道。

    事情一了解,街上的看热闹的百姓都各回各家。

    屠老五几人在药铺子里陪着林姝。

    “弟妹,今天的事情多亏了有你们。”屠老五开口说道。

    “言重了,曾充都是因为我才找上你们麻烦的,说到底你们不怪我才是。”

    “这怎么能怪你呢,依我看都是曾充那小兔崽子犯了病,不过我看他的样子像是有备而来,你还要多多小心才是。”屠老五沉着脸说道。

    林姝点了点头,她定是要揪出曾充身后面的人来,敢动她的人,就应该想到会有什么下场。

    突然,床上的人一阵闷哼,林姝连忙上前握住郁衡的手。

    郁衡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林姝那张满是泪痕的脸。

    “你没事吧,曾充他没有伤到你吧?”郁衡突然起身拉着林姝的手。

    “我没事,你个傻子,快躺下。”林姝惊呼道。

    郁衡拉着林姝看了一个遍,确认她没有受伤,这才放下了心来,一旁的几人看两小口的浓情蜜意的样子,都识相的退了出去。

    “曾充他?”

    “死刑,不日当街斩首示众。”林姝沉声道。

    “我们回家吧,这药铺子待着怪别扭的。”郁衡左右看看周围漆黑一片的屋子。

    “好,我带你回家。”

    林姝扶着郁衡下了床,两人在街上慢慢的走着。

    “郁衡,你还是第一个为我挡刀的人,你不要命吗?幸好插的不是要害,以后你不要这样了,我宁愿自己挨上一刀子,也不想看见你为我受伤了。”林姝一脸认真的说道。

    “闭嘴,我是你的夫君,以前没人护着你,现在当然是由我来护着,捅刀子算什么,我打猎的时候还被老虎咬过呢,这不还活的好好的。”郁衡捂住了她的嘴。

    “我舍不得。”林姝抬起头,一双雾蒙蒙的眼睛盯着郁衡。

    “我也是。”郁衡俯身吻上了双略带凉意的嘴唇。

    两人很快就到了郁家的老宅,郁衡拿出钥匙打开门,两人踏进许久未进的屋子。

    一股熟悉感扑面而来,林姝点着了灯,整个屋子里亮堂堂的,郁衡将身上带了血的衣服褪了下来。

    “我去打水给你擦擦身子。”林姝说道。

    她刚要踏出屋子,大门就被人给敲响了。

    “是衡哥哥回来了吗?我听见院里有动静就来看看。”乔菱在外面喊道。

    “天色太晚了,表妹还是回吧,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林姝皱着没头说道。

    “嫂子,你怎么这么狠心,我不过就是想看衡哥哥一眼。”乔菱隔着门委屈的说道。

    “表妹,你还是别进来的好,我们是还不起印子钱这才躲回了家里。”林姝吓唬道。

    果然此话一出,外面就没了动静,林姝也乐得自在取了灵泉水就进了屋子。

    林姝小心翼翼的擦拭着郁衡的身子,生怕扯动了他的伤口。

    “明日我就塞些钱给大牢里看守的衙役,免得曾充再出什么乱子。”郁衡想了想说道。

    “这事情用不着你管,你就好好养伤,我娘外祖父听了这事也不会轻易了之的。”林姝回应道。

    果然第二天一早,温红就派马车把二人接回了温家。

    “曾充是什么杂碎,敢动我温家的人,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温良怒喝道。

    “不知道娘在大牢里有没有认识的人,我想去见一见曾充。”林姝说道。

    “你去见那个杂碎干什么,你一个女儿家不要去那么血腥的地方,这次就好衡哥给你挡刀,那下次呢?”温红皱着眉头说道。

    “我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不过曾充现在在牢里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这话让温红心里有了计较,还真让派人在大牢里监视起了曾充一举一动。

    就在曾充要问斩的前一天,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大牢里。

    “林盛,这件事是你一手操控的,我是按你说的做的,你不能就这样不管我了,我还不想死。”曾充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说道。

    “曾少爷,我会想想办法救你的,不过也怪你自己不小心,居然留了玉佩在林姝那里,不然肯定能让那个贱 人的酒楼开不去。”林盛抱怨道。

    “是我不好,总而言之,你要你能救我出去,我就让我爹把所有的银子都给你。”曾充说道。

    “我倒是认识一个有钱有势的,我去求求他,他帮不帮就看你的造化了,不过你没有把我给供出来吧?”林盛胡扯道。

    “我当然没有了。”曾充一脸肯定的说道。

    “那就好,你就在熬一些日子,到时候我肯定救你出去。”

    林盛说完之后,就遮了遮身上的长衣。

    “少爷,你不会真救那个死囚吧?”小厮询问道。

    “做什么梦呢?我就来问问他有没有把我供出去,一枚弃子而已。”林盛往地上啐了一口。

    “牢里的衙役都打点好了吗?今天的事可不能透露出去。”林盛又询问道。

    “少爷放心,他一个死囚而已,没几个人看守,我都把人买通了,不会有什么闲言碎语传出去的。”小厮说道。

    “那就好。”

    两人就这样消失在了街上。

    “夫人,阿大看到的就是这样,已经确定是林盛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仙王的日常生活〕〔神秘复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当医生开了外挂〕〔伏天氏〕〔圣墟〕〔学魔养成系统〕〔诸天尽头〕〔平平无奇大师兄〕〔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