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亿万深宠:暖婚娇〕〔万年小妖爱上我〕〔神秘山里汉:辣妻〕〔主播好难:老公比〕〔覆雪归春〕〔绝代狂兵〕〔泪之传说〕〔摄政大明〕〔天价宠儿:总裁的〕〔男主的自我修养〕〔超强蜜恋:老婆大〕〔第一战神〕〔医妻不种田:带娃〕〔开局从双11开始〕〔娱乐圈之一线大腕〕〔这款游戏绝对有问〕〔1255再铸鼎〕〔江湖独侠〕〔霍格沃茨的默然者〕〔数风流人物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猎户家的娇娇妻 第七十九章 郁衡的秘密
    “不可理喻!”郁关看着她这副泼皮样,气急了说道。

    “我不可理喻?恐怕只有你西州养的小妖精才能入的了你的眼吧。”程云说道。

    “公爹,你刚回来肯定累了,倒不如先歇一歇好了,何必吵吵嚷嚷的让一家伤了和气。”林姝上前劝慰道。

    “都怪你这个小狐狸精,少在这里充好人,你若一早答应了分一间铺子给郁广,哪里又怎么多事。”程云大声骂道。

    “不知悔改,你给我滚回家里去,少在这里丢人。”郁关瞧着她那副样子叹了口气。

    “我一走岂不是让你们一家三口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广儿扶娘去大堂里坐着。”程云说道。

    乔菱前抢一步扶起了程云,“姨母,你别动气啊!”

    “我不动气?也总有那些不长眼的东西到我面前来。”程云瞪了一眼林姝。

    “爹,您也去大厅里坐坐吧。”郁衡沉声开口。

    “好。”

    郁关敛下了思绪,把目光放在了郁衡身上。

    “没想到我这年前刚走,再回来你到有了现在这番作为。”郁关一脸满意的说道。

    “是姝儿的手艺好,我们这才开了几间铺子。”郁衡解释道。

    “我这一路寻来也听闻了温家这位外孙女的才能,自不是一般人。”郁关点了点头。

    “公爹过奖了。”林姝勾着嘴角说道。

    天色渐晚,林姝索性关了酒楼,把一店里的伙计都打发了出去。

    “衡儿,你的玉佩可还在手里?”郁关上下打量了他说一番说道。

    “我把它已经赠与姝儿了,玉养人,她的身子弱。”郁衡解释说。

    “羊脂白玉自然是好东西,不过玉佩认主,你也要小心佩戴才是,姝儿若是喜欢你再去给她寻一块也好。”郁关不看好的摇了摇头。

    “出事了?”郁衡沉下脸。

    “没有,不过北荒有意寻找少主,以玉佩寻人也是最便捷的法子,戚家人跟我一道来了。”郁关小声耳语道。

    郁衡一听这话,马上就变了脸色,紧紧的握住了手里的酒杯,身上的青纹也愈渐便深。

    林姝瞧着他变了的脸色,一双略带凉意的手扶了上去,细腻的肌肤磨蹭着他的手。

    郁衡飘走的意识渐渐回归,提到心口的一口气又卸了下来。

    “爹,我知道了,你放心吧。”郁衡低下头说道。

    “你自己心里又准备就好,那边自然是想让你回去的,不过府里的那些贵人却不是什么好惹的主。”郁关提醒道。

    林姝看两人驴头马嘴的说了很多自己听不懂的话,心里充满了疑问。

    “我记下了。”

    “那就好,我会多留一些日子。”郁关说道。

    程云看着两人窃窃私语的样子,紧皱起了眉头把筷子往桌上一扔。

    “你们还真是父子情深啊,我们这些外人还留在这里有什么用。”

    “那便一道回去,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说。”郁关站起来说道。

    “郁老爷你还真不是一般人,难不成回去要打发了我跟郁广母子二人?”程云抹着眼泪说道。

    郁关紧皱起眉头,直接毫无留恋的出了酒楼,程云不服气的紧跟了上去。

    “衡哥哥,我跟着姨妈一道回了。”乔菱一脸委屈的走到郁衡的身旁。

    “快去吧,要不表妹你可就赶不上马车,就要睡在我这酒楼的大厅里了。”林姝连忙指了指外面。

    乔菱负气的瞥了二人一眼便追了出去。

    林姝看着大堂里的人尽数散了,便直径坐到了郁衡的身旁。

    “今日,见了公爹你不高兴?刚才你们二人说了些什么,你脸色这么难看。”林姝询问道。

    “没什么,就是说了些往事而已。”郁衡摇了摇头。

    林姝瞧着他这个模样不禁挑了挑眉,没想到自己这个沉默寡言的小相公身后还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看来你瞒着我的事又多了一件,夫君,你我夫妇一体,本就不应该有什么秘密的。”林姝伸出手细细的描绘着他的眉眼。

    “再给我一点时间。”

    两个人个把大堂里收拾干净,就一道回了屋子里。

    “刚听公爹说这块玉佩认主?”林姝把玩起手里带血的羊脂玉说道。

    “不会,你佩着就好。”郁衡把玉佩挂在了林姝的的颈间。

    本就白皙的脖颈在羊脂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纤细白嫩。

    郁衡动情的扶了上去,林姝张开手搂住了面前的男人。

    “你放心,不管有什么事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林姝小声的说道。

    次日。

    林姝按着往日的时辰睁开了眼,伸手往旁边一探早就凉透了。

    她披上衣衫,描了眉眼从楼上走下来,大厅里已经落座了几位客人。

    “师傅,你还真是悠闲,我这早就走了好几波菜了。”王明晨打趣道。

    “你郁大哥呢?”林姝在大厅里打量了一番都没有见到人。

    “刚在屠大哥那里猪肉拉回来,方才还这里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林姝沉下脸来出了酒楼,正巧就看见郁衡跟一个带着黑纱斗笠的人坐在茶摊上不止说着什么。

    郁衡像是察觉到什么,一扭头就看见林姝目光如炬的看着自己。

    “你先走吧,我之后再跟你联系。”郁衡撂下这句话就起身朝着林姝走了过去。

    “说完了?”林姝冷着声音说道。

    “姝儿,他是我一个旧人,你不要多想。”郁衡心里一颤连忙说道。

    “即是旧人那为何不让他来店里坐一坐。”林姝勾着嘴角问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还有事不易久留。”

    “既然这样,那还要问你,你那位旧人是男是女?”

    “自然是男人了。”郁衡说着便笑出了声音。

    林姝冷哼了一声扭头就进了酒楼,被看穿了心意的脸庞一下子就像是烧着了一样。

    “去把你们的掌柜的叫过来伺候,把你们酒楼里最好的菜也都给上来。”一道粗犷的声音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

    林姝寻着声音看去,是一群穿着羊羔皮的莽荒之地的人。

    “你先去拿锅子吧,我在这里守着。”林姝拍了拍瑟缩的伙计。

    “你是这里的掌柜?怎么长了一张勾栏瓦舍里小娘子一样的嘴脸。”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仙王的日常生活〕〔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学魔养成系统〕〔圣墟〕〔神秘复苏〕〔当医生开了外挂〕〔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诸天尽头〕〔伏天氏〕〔从此刻开始让世界〕〔绝对一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