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能女婿〕〔都市神豪女婿〕〔荒野之活着就变强〕〔若有情爱〕〔金枝夙孽〕〔药剂师筱筱随笔〕〔神豪从吹牛纳税开〕〔当医生开了外挂〕〔影视世界当首富〕〔银匙会〕〔我气哭了百万修炼〕〔人道至真〕〔神器大道〕〔齐天册〕〔御仙龙帝〕〔垂钓之神〕〔史上最强的大帝〕〔巫妖之城〕〔梦道破天〕〔傻丫变形记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猎户家的娇娇妻 第一百零八 寒心
    “没有,虽然温茂那个老东西扣下我了,但也是好吃好喝的供着。”林雪摇了摇头。

    “那就好,郁忠他应该给你解释我们为何迟了。”

    “姐,其中利弊我自然知晓,你不用解释。”林雪会心一笑。

    “外小姐,人给你带到了,还有什么吩咐。”温家的小厮把申玉娘扔到了一旁的地上。

    “姐,你怎么是怎么把她给弄过来的。”林雪一脸吃惊的问道。

    “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温家的。”林姝一脸平静的说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

    “你来猜猜这孩子是谁的。”

    林雪皱着眉头愣在原地,突然灵光一现。

    “林盛!”

    “不错正是他。”林姝一脸讽刺的说道。

    “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勾搭到一起的,那温盛现在岂不是里子面子都丢了一个干净,那温盛他现在是被压入大牢了吗?”林雪说道。

    “没有,刺杀和贿赂官员的事情跟他无关,已经回温家了。”林姝摇了摇头。

    两人的话音一落,身后突然一声巨响。

    林姝扭头一看,郝姑脸色苍白的站在不远处。

    “郝姑,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林姝一脸慌张的说道。

    “有什么还解释的,我是人老心瞎了,最终还是信错了温家人。”郝姑一脸苦笑的说道。

    林姝看着她佝偻的背影眼神一暗。

    “姐,你是打算放过温盛了吗?我师傅她这次恐怕是伤心了。”林雪在一旁提醒道。

    “说不上放过,他自己做的孽自然得自己来赎罪,我帮不上忙的。”林姝沉下脸来摇了摇头。

    “要不我劝劝?”

    “好,这次绸缎庄能拿下官商的位置多亏了郝姑,不能让因为这件事跟咱们离了心。”林姝皱着眉头。

    “可是,郝姑这番肯定不愿意留下来了。”

    “不会的,有人会来赎罪的,不过现在我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处理。”林姝一脸坚定的说道。

    二人去到大厅里,就看见郝姑只身一人坐在角落里,弯着身子像是老了十岁一般。

    “掌柜的,咱们现在真的是官商了?这以后可就在县城里横着走了?”

    “掌柜还没说话呢,你倒是想的挺美,你以为你是温家的人?那一个个鼻孔都长在脑门上了。”

    “就是,咱们这可是郁家绸缎庄,这县城里哪还会有温家什么位置。”

    伙计一人一句的说着。

    郁衡看着林姝连输脸上的小肉一下子僵硬了起来,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安静一些,背后嚼舌根子,是我教给你们的吗?”郁衡板起脸来说道。

    整个大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几个年纪小的伙计都红着一张脸坐在一旁。

    “这不是刚拿到官商的职位,大家都兴奋了一点,郁大哥你别跟他们计较,都是小孩。”郁忠起身打着圆场。

    “那我就趁着现在宣布一个消息,虽然咱们是拿下了官商不假,温家也被扳倒了,可是我们现在要跟温家联手合作,两家铺子共同制作这批进贡的料子。”林姝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郝姑一听这话,拿在手里的茶杯一慌就给摔在了地上。

    “掌柜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两家铺子联手的话,那之前做的岂不都是白费心血了?”

    “就是,这料子可是郝姑一个人费尽心血才制出来的,你这样至他老人家于何地,这要是说不去不是大咱们郁家绸缎庄的脸吗?”

    郝姑的两个徒弟一脸气愤的起身纷纷道不平。

    “郁家绸缎庄是个刚起步的铺子,而且要每月进贡上去万批料子,你觉得咱们可以做的出来吗?现而温家绸缎庄的实力我们也是有目共睹。”林姝冷着脸说道。

    “可我们刚压过去一头,这样一来你让我们还怎么在郁家绸缎庄做下去。”

    “小乙,没有永远的敌人,做生意就是这样,利益至上,至于你在我这里做不做这份工,对我而言也没有什么影响,大不了是换一个人而已。”林姝冷下了脸。

    “所以,林掌柜你也是为了利益接近我的?为了能赢得官商之职,饶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你倒是不嫌累,还是说你是跟温家一开始就商量好了,你不去戏台上演一个角真是可惜了。”郝姑冷笑道。

    “师傅,你别这样说,我姐她肯定是有苦衷的。”林雪连忙上去劝慰道。

    “滚开,你们一个货色,林姝把你送到我身边了哦学手艺,还不是为了把我们郝家的东西一样样的都拿走吗?”郝姑一甩手林雪就倒在了地上。

    “郝娘子。”一个低沉的声音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

    郝姑抬头一看,正是温盛那张可憎的脸。

    “怎么,现在来炫耀了?是来说我们郝家终究逃不出你们温家的手掌心!”郝姑大吼道。

    温盛面无表情的走上去,然后直接跪在了她的面前。

    郝姑皱着眉头连连退步,一脸的不解。

    “你这是干什么?我一个半身都进了土的老婆子,可受不了温少爷这一跪。”郝姑皱着眉头说道。

    “我是来请罪的,是来跟您和被我伤害过的人,请罪的。”温盛说道。

    “呦,我这可受不起了,你们舅侄两个人是来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我刚才还真是说错了,这温家可能就是开戏班子的。”郝姑一脸讽刺的说道。

    “林掌柜确实是给了我一个机会,不过她让我求得所有人都原谅之后才会让两家绸缎庄合作。”温盛沉着声说道。

    “林掌柜何苦要做种事演给我们看,这郁家不一直是温家的吗?”郝姑说道。

    “郝姑,我只想说一句话,你是想温盛死了你才会甘心吗?他死了郝掌柜就能活过来了吗!你这么多年的心结就能可以解开了吗?”林姝面无表情的说道。

    “对,我就要温家所有人给他陪葬。”

    “可是,我想这不是郝掌柜想要看到的吧,他那么辛苦的经营一家绸缎纺,为的不就是让人都用上郝家的家的料子吗?”林姝往前一步。

    “可是现在什么都会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仙王的日常生活〕〔神秘复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当医生开了外挂〕〔伏天氏〕〔学魔养成系统〕〔圣墟〕〔诸天尽头〕〔平平无奇大师兄〕〔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