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虞执刑官,开局〕〔亦见久欢〕〔漫威里的假面骑士〕〔这个武圣过于慷慨〕〔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主不按剧〕〔蒸汽朋克世界里的〕〔逃荒,末世农女拽〕〔这个师尊无所不能〕〔重生八零:娇妻有〕〔大唐:让你救灾民〕〔开局1861:我刚继〕〔诡道君〕〔高考失利后成了大〕〔八荒神尊〕〔奶萌小团宠她觉醒〕〔我在地球修仙术〕〔绝品仙尊赘婿〕〔玄学大佬下山后成〕〔异时空建设手册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有权保持暗恋 第5章 第五章
    因为赵依然工作的法院和竞合所离的近,两人午休时找了个竞合所下面的拉面馆一起聚头。 齐溪出师不利,中午和赵依然约饭,就和她吐起苦水来。可惜赵依然完全沉浸在前几天看完的小说里,趁势推荐了起来。 “现实打工生活已经这么苦了,午休就看看小说看看剧,转移下注意力,休闲放松下,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赵依然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就推荐起她沉迷的小说来:“这本《逢仙》你真的一定要看,是艾翔的成名作,难怪能以黑马之势大爆,虽然文笔差了点,但是故事情节反转惊人,人物塑造的非常立体,最重要的是整个立意架构非常宏大,也很有格局,感觉作者本人应该是胸中挺有沟壑的,把一个架空的仙侠故事能写得这么大气,而且最重要的是,虽然是男作者,但整个故事女性角色塑造得有血有肉,完全没有恶臭的男性凝视那一套。” 赵依然显然已经完全成了艾翔的粉丝:“最重要的是,艾翔和他老婆的爱情真是太好嗑了。他是只有高中学历的穷小子,他老婆是个高知家庭出来的白富美,结果艾翔对她一见钟情,每天写情书,坚持不懈苦追了五年,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如今和老婆也有一儿一女了。” 齐溪不太关心文娱圈的东西,但《逢仙》的热门程度,连她都知道,这电视剧如今正在热播,因此连带着同名原著也频繁被推荐,每天就是轮流上热搜。 赵依然对艾翔几乎是赞不绝口:“艾翔这个人令人佩服的一点就是特别坚持,对爱情是,对事业也是,他写小说其实写了五六年了,前期几乎没钱,也是这本《逢仙》突然大爆,如今他的事业如日中天,一下子连载新书的影视版权又高价卖掉了,听说成交价是两千万!” 说到这里,赵依然相当惋惜:“我怎么大学里没写小说呢,没准坚持写几年,也发家致富财务自由了,学法律果然没有前途……” 齐溪倒是没有太动容:“那你得有他这样的老婆,家底还可以,又爱他包容他,愿意让自己老公五六年没个正经收入在那边写作,否则你那么写几年,是打算喝西北风过日子吗?” 赵依然瞪了齐溪一眼:“你这人怎么一点浪漫细胞也没有?爱和婚姻都是双向奔赴和彼此付出,艾翔现在也终于靠自己努力和老婆过上了神仙眷侣的日子,他即便结婚这么多年了,还是坚持追他老婆时候的习惯,每天在微博上给老婆写情书。” 齐溪撇了撇嘴:“我就关心这两千万他分给他老婆没,写情书有什么好感动的?顾衍要是愿意原谅我,别说情书了,就是认罪书,我也天天给他写啊!他要是分给我一千万,我当场嫁给他!” 齐溪这些话也是郁闷之下的口嗨,只是没想到话音刚落,赵依然都还没来得及嘲笑她,对面隔间里就传来了有人被呛到咳嗽的声音。 大概因为咳得实在太厉害,附近的服务生都被惊动了:“先生,您没事吧?” 隔间这男的又咳了会儿,齐溪才听到了对方带了点冷感的声音—— “没事。谢谢。” …… 狗日的,竟然是顾衍! 赵依然也听出了对方的身份,只默默地看向脸上逐渐失去生的希望的齐溪。 齐溪此刻觉得已经不能用单纯的倒霉来形容自己的人生了。 好在顾衍大概是连理也懒得理她,径自吃完面,就结账离开了,留下齐溪在巨大的尴尬和食不下咽里,体悟谨言慎行的重要性。 不过只要脸皮厚,日子总能过下去,尤其只要有工作填补时间,人就没空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午休结束齐溪回了办公室,终于遇上了她工作以来的第一位客户。 准确来说是顾雪涵的客户,只是接待时,顾雪涵叫上了齐溪和顾衍。 慢慢接触客户和案件,这也是资深律师带实习律师的正常手段,从旁听开始,偶尔配合做点录音或者记录工作,并没有真正办案的压力,但却可以逐渐介入案子,最终平稳过渡进律师的角色。 顾雪涵这次的客户叫陈湘,是一位长相温婉长发的女性,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穿着讲究体面,她像是和顾雪涵早就相识,一见面,就笑着朝顾雪涵挥了挥手。 顾雪涵挺干练,也没多余的寒暄:“怎么了湘姐?是什么合同纠纷?” “是我老公的影视合同纠纷。”陈湘从包里拿出了合同复印件,她贴心地准备了多份,给了在场三人一人一份,“这是他连载新书的影视版权授权合同。” 影视版权授权合同纠纷?听着还挺有意思。 结果齐溪刚拿起合同看了一眼,就觉得更有意思了。 这竟然是作家艾翔的影视版权合同! 所以……眼前这位温婉典雅的陈湘,就是作家艾翔的太太? 陈湘笑了下:“这个合同是我先生新书刚开始连载就签下的,当时《逢仙》还没有播出,所以这本新书的合同金额也比较普通,但如今《逢仙》播出大爆,接连来问他这本新书版权的公司非常多,金额也比此前成交的高了几倍不止,所以我们想主张这份老合同无效。” 可连载新书当时不是就号称是两千万成交的吗?这还金额比较普通吗? 只是等齐溪把合同翻到成交金额部分条款,这才发现…… “五百万?新闻里不都说是两千万成交的吗?” 面对齐溪的震惊,顾雪涵直接代为做了解释:“影视版权成交价格其实算是商业机密,有时候会有些水分,有些作家愿意对外把价格宣传得更高些,以提高自己的身价和行情;有些影视公司呢,也为了把盘子弄大后方便把整个项目倒卖,或者把承制费用拉高,会虚报采购费用。所以对外的宣传口径上价格里常常会有些水分。” 陈湘点了点头:“就是这样,不过我先生这本新书,目前确实有公司已经出价到了两千万。” 顾雪涵挑了挑眉:“所以你想解约?觉得之前五百万出手卖亏了?那对方有违约吗?” 说到这里,陈湘也面露难色:“没有违约。但我们算过一笔账,违约的话,根据合同,除了退回足额版权费,还要支付20%的影视款作为违约金,这些我们都支付得起,但对方影视公司号称在开发中了,不愿意解约……” 所以就是陈湘的老公想要单方面违约。 毕竟解约退回五百万,再赔付20%的违约金,也才总共一百万的违约金,再签两千万的新合同,不仅不亏,还净赚了一千四百万。 顾雪涵点了点头:“我懂了,我会代为和对方沟通,你放心,一定会在最优的方案下帮你解决好解约事宜。但影视版权授权人毕竟是你先生,所以还需要他签一下委托代理协议。” 陈湘看着像是松了口气:“那就好,我老公这个星期都在外地出差,你们准备好合同电子档,我让他直接打印签字后寄回来。对方公司实在是……总之难以沟通,所以我想还是请你们专业人士对接吧。” 陈湘说到这里,有些抱歉:“不好意思,我得去接孩子了,后续有什么事请随时联系我。” …… 陈湘一走,顾雪涵便把与影视公司协调解约的沟通工作交给了齐溪和顾衍:“这个案子很简单,你们可以介入,先去和对方沟通下时间,约到律所来,我来谈一下。” 顾雪涵一走,齐溪就看向了顾衍:“所以是你去还是我去?” “你去。”顾衍言简意赅,不愿意多理睬齐溪的模样,“我手头还有别的案子在处理。” “可是……”齐溪有些紧张,“这完全是陈湘他们不讲契约精神,为了更多钱就不遵守已经生效的合同,我怎么给人家影视公司开这个口,做这种事,肯定是讨骂啊,我怕待会电话被人家一顿喷……” “那是你的事。” 顾衍扔下这句话,就坐回了座位,并不想再说话的模样。 齐溪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拨通了影视公司的电话。 果不其然,她刚提了解约两个字,对方就破口大骂起来,齐溪总算是懂了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一个解约事宜,陈湘宁可付律师费也要让别人去沟通,因为对方实在非常粗鄙—— “你妈了个逼的当初是不是你们求着我签约的?说急着拿了钱去凑首付买房,你还没交稿,按理说都没履行完合同义务呢,老子就先给你们打了五百万,让你们把房子给买了,现在房子涨价了,你们又正好赶上《逢仙》播出走狗屎运爆了,就坐地起价了,打算解约卖给别人了。” 陈湘显然之前自己去和对方试图沟通过,因此几乎齐溪一开口说是艾翔的律师,影视公司负责人就炸了,把一股脑的气都撒在了齐溪身上:“和你们好说歹说,我找到了业内最一线的团队来承制这个项目,做出来艾翔的ip就能再爆一次,结果你们眼皮子就这么浅,要和老子解约,以为退个五百万再赔个一百万就能打发我?那这半年来是把老子当猴耍?什么好都让你们给占着了?老子就是不同意解约!你这个死妈的傻逼女律师!”…… 如果说一开始对方的咆哮齐溪还能忍,等后面那些带了各种脏字的国骂出来时,她就有些撑不住了。 才是从象牙塔第一次入职场的新人,从来在良好有秩序和礼仪的环境里长大,也总以为律师是个体面的工作,这样的羞辱是齐溪此前无论如何没料到的。 她想要忍住,但是鼻尖的酸涩一路蔓延,很快攻占了她的双眼,那些酸意让她的眼睛迅速积蓄起了水汽。 对方的咆哮辱骂声音很大,大概齐溪附近办公区的人都听到了,然而大家似乎都习以为常,还是忙着自己手头的事。 电话那端对方还在发飙,就在齐溪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一直对齐溪不理不睬的顾衍朝她伸出了手。 他好看的眉微微皱着,言简意赅道:“拿来。” 见齐溪愣着没反应,顾衍瞪了她一眼,然后径自拿走了她手里的座机话筒—— “在商言商,合同里既然规定了违约责任,那么我方客户违约后愿意按照合同承担这个责任,从法律上来说就是两清了。你觉得你一百万的违约金太少了?那是你的事,是你此前订立合同时请的律师不行,才写了仅仅20%的违约金。根本没有规定一旦这个20%的违约金不足以弥补全部经济损失的情况下,我们客户方还需要承担进行直接和间接损失的赔偿责任。所以根据合约,一旦我方违约,就只需支付20%的违约金。” 顾衍的样子冷酷又镇定:“所有合同如果不够专业,就会有法律风险,你自己聘用了不够专业的律师,自己签字履行了有风险的合同,就应该承担相应的后果。至于你说项目你已经开始制作产生费用成本了,那也是你自己应该拿出证据证明的事,在这里和律师纠缠没有意义。” “最后,以后麻烦嘴巴放干净点。如果你在后续沟通里再对我的同事进行辱骂和人身攻击,我会进行录音并为会我的同事维权。” 顾衍说完,才甩出了最后一句:“明天上午十点半,竞合律所,请你准时参加,大家友好协商赔偿金额。” 他几乎是一气呵成地说完了这些话,然后也不等对方回复,径自挂了电话,这一连串行云流水的行为,简直看得齐溪一愣一愣的。 “这就完了?” 顾衍板着脸看向她:“不然呢?” “那万一惹怒了对方,对方明天不来怎么办啊?” “他会来的。”顾衍抿了抿唇,“如果他不愿意配合走解约手续,几乎可以预料到他这个项目会官司缠身很难顺利开发,毕竟艾翔的粉丝非常多,战斗力也非常惊人,本身他采购ip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想接着ip热度和粉丝的热情上位,如今不仅得不到粉丝的助力,还会被庞大的粉群辱骂,最后甚至连六百万的资金都要靠走法院流程拖沓几年才能拿回来。再不甘心,他懂这个利害,也只能来。” 齐溪内心有些混乱和复杂,她有些难受道:“恩……我就是没料到律师会被骂成这样……” “客户正是因为自己不愿意面对去协商这件事,才交给律师作为中间人代为处理,被对方当事人骂也是律师人生的一部分,否则你怎么赚这个律师费?” 顾衍说完,看了齐溪一眼:“而且你不是毕业典礼上骂我挺能的?怎么他骂你,你一句话都不说了?” “……” 被顾衍这么一说,齐溪的尴尬又回来了,倒是一点不想哭也顾不上委屈了,她赧然道:“那次是意外,是意外,对不起,顾衍,一万个对不起……这次谢谢你啊,你是好人,替我出头。” 结果话音一落,顾衍就不乐意了,他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谁替你出头?是他骂你声音太吵了,吵得我看不进案卷,你别自作多情。” 他说完,看了齐溪的胳膊一眼:“越界了,离我远点。” 好的好的,知道了。 齐溪立刻识相地从善如流,把自己的椅子往边上挪了挪,尽可能地远离顾衍来。 她发誓,绝不再侵犯顾衍办公桌上的“领空”了! 作者有话要说:还没有收藏本文的麻烦点点收藏哦!顺带把我的作者专栏也收藏一下叭! 顾衍真的很温柔!我保证!现在人家这不是气还没消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绿茶女主和男配在〕〔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还能苟[星际]〕〔我加载了修仙游戏〕〔禁止殴打逃生游戏〕〔南太太马甲A爆了〕〔拯救卑微偏执男配〕〔穿到乱世搞基建(〕〔表妹每天都病怏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