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宇宙〕〔东京电子游戏大亨〕〔美漫里的梦境大师〕〔九天斩神诀〕〔归来后,天后她不〕〔美漫:开局指导蝙〕〔九灵囚天诀〕〔身为Boss的我在异〕〔洪荒:火炼至宝〕〔文明重启之孤星泪〕〔我与女教师的合租〕〔从韦小宝穿越令狐〕〔一切从华山开始〕〔精灵世界的底层训〕〔全民模拟:我有无〕〔快穿之抓住那个系〕〔山海从图腾神开始〕〔我能看到所有BOSS〕〔我的老婆怎么能这〕〔主神:时代变了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有权保持暗恋 第6章 第六章
    令齐溪意外的是,第二天,那位影视公司的负责人还真的准时出现在了律所,也不再骂骂咧咧。这次对方带了一名律师,终于摆出了在商言商有事说事的态度。 一涉及谈判,顾雪涵非常干练,此前她已经和陈湘沟通了陈湘和艾翔方的底线,几乎雷厉风行地给出了影视公司几种可行的违约赔偿方案,为了表达主动违约的歉意,陈湘方面愿意在合同约定的数额之外,再给予对方一定程度的赔偿作为情绪安抚。 影视项目的合作一旦开始,就涉及巨大的投资额,如果项目一开始推进原著方就有诸多阻挠,等真金白银的投入了,再闹起纠纷来,恐怕更被动,因此这一次,影视公司的负责人无奈地接受了对自己最有利的赔偿方案。 只是临走时,他还是忍不住有些怨气:“幸好我刚采购了版权,还没正式投钱推进,否则要是进度太快,这些损失,没准还要我自己承担。” “不过艾翔走不长远的,眼皮子太浅,本来他这个新书的项目,我已经找好了一线团队操刀制作,虽然影视版权的价格上确实不是最高的,但当时他还没红,我给出的价格,以当时来说,是非常有诚意的。而且我这人虽然说话大老粗,但在影视行业混了二十几年了,我的项目制作和演员绝对不会差,剧本也打算找知名大编剧,本来就快签约了,他现在这样一折腾,行了,随便他吧。” 对方冷笑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业内如今能出得起两千万这种价格的,我也知道是哪家,只能说,就是泥腿子出身,搞房地产的老板想当然来投影视,团队里连个完整带过一个项目的也没有。我看看能帮他把项目开发成什么样。两千万的诱惑是很大,但为了钱完全没有商业道德来违约的,我只能说早晚也会栽坑里去。” 双方达成合作时,必然是彼此说尽好话,一旦拆伙,自然是什么难听诅咒的话都能讲。 对此,陈湘并不太在意,虽然是违约方,但她一看就受过良好的教育,整个态度都非常温和,对方几次近乎人身攻击的话,她也只是不断道歉着受下。 齐溪觉得,要不是她这样的态度,影视公司未必能这么快同意解约。 对于此次协商,陈湘显然非常满意,对顾雪涵也是连连道谢:“委托合同我先生签字后今天应该就能寄到律所,留的小齐律师的联系方式,等后续我会让我老公尽快付律师费,这次真是谢谢你了。” 第一个案子,解决的比自己想的顺利多了,齐溪也是松了口气。 而没过多久,她果然收到了艾翔已经签字的委托协议书快递。 只是…… 齐溪随意瞥了一眼,然后发现这快递是同城快递。 陈湘不是说艾翔去外地出差了? 可这明明…… 可能是回来了吧? 齐溪很快按照所里流程申请用印把委托协议合同走完了,这才联系陈湘把一式两份中的一份寄回去。 齐溪试探着问道:“陈女士,是寄给您还是寄给您先生?” 陈湘在电话那端笑得很温和:“你寄给我就行了,他还在外地出差谈合作呢。” …… 齐溪挂了电话,还是觉得内心有点复杂。 她听赵依然说过一嘴,陈湘原本在大学里当讲师,算是有一份稳定体面的工作,艾翔成名之前,也是这份工作支撑着两个人的生活。可艾翔成名后,有大量的访谈、合作或者琐碎工作,于是陈湘便辞职,以艾翔助理的身份帮他处理这些琐事,包括平日里的校稿、修改错别字病句,以及如今出面请律师谈解约等。 不过……艾翔的钱,看起来并不像是交给了陈湘。因为如果不仅是工作事务,假设连财政大权也交给陈湘的话,律师费就不需要得等艾翔“出差”回家后才能给。 这个案子虽然结束了,但齐溪多少也有点好奇。 午休时间,她便查阅了网上关于艾翔的资料。 艾翔自然是笔名,笔名的含义也和妻子有关,取自“爱湘”的谐音。 齐溪翻到了艾翔的微博,发现他微博的内容除了宣传自己的作品外,其余几乎都和妻子有关,包括雷打不动的每天对妻子的一句情话,以及频繁的炫妻晒恩爱。 因为《逢仙》最近的火爆,艾翔也应邀参加了不少出镜访谈,几乎每一个访谈里,他都忍不住谈起妻子,因此坊间给了他一个“炫妻狂魔”的称号。 也正是因为这点,赵依然觉得嗑到了神仙爱情。 艾翔长得其实并不好看,甚至可以说丑,体重管理也明显因为长期的居家写作而完全放弃了,皮肤黝黑,还有点三角眼,但谈吐说话确实算得上幽默风趣,而他对爱情和妻子的忠贞,不仅为他赢得了大量赵依然一样的女粉丝,还有大量的男性拥护者,从他身上获得了逆袭走上人生巅峰的代入感——只要你有有趣的灵魂,就可以吸引美丽的皮囊。 这本来是看着挺美好正面的一个故事,只是齐溪越看艾翔的访谈视频,越是有种不自在感—— “是,我对我太太几乎是百依百顺,我会带她去最贵的顶楼旋转餐厅,准备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还从法国空运了红酒……” “我就希望她不用工作了,因为我现在的收入,完全养得起她。” “我其实是当时,是去应聘了她家小区的物业保安,然后对她一见钟情,当时为了追她,真的是费劲了心思,天天写情书,天天蹲在她家门口,她长得好看,也有很多别的追求者,都开豪车那种,我就天天借故,不让人家进小区……她开始对我不来电的,一直拒绝我,还警告我说要报警了,但最后反正是从了我。” 视频里,主持人笑着打趣艾翔是个“醋王”,底下评论里也是一片笑哈哈,但齐溪却觉得不舒服极了。 艾翔这行为,不就是个骚扰猥琐男吗?怎么因为最终成功了,就洗白成了爱呢?而且他那些炫妻行为,与其说是在夸赞妻子,不如说主题最终是在说自己,夸赞的也是自己——自己厉害,即便穷又文化程度不高,还是追求逆袭了白富美的妻子,自己现在赚钱多,所以给了妻子很多看起来奢侈的浪漫…… 然而,陈湘真的需要这些吗? 齐溪总觉得,陈湘的气质而言,她并不是那种物质欲很高或者喜欢高调奢侈生活的人,反而倒是她眉眼间淡淡的疲惫有些遮不掉,火急火燎去接孩子的样子还萦绕在齐溪的心间。也是这时,边上座位拉动的声音引回了齐溪的思绪。 是顾衍回来了。 顾衍上午去法院立案,因此也没有参与陈湘艾翔解约谈判中来。 齐溪第一时间向顾衍同步了成功解约的进展,进而便是感谢:“顾衍,还是你有办法,对方最后还是十点半准时到的。” “恩。” 可惜顾衍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他径自坐下打开电脑,一副准备埋头办公的模样。 不过齐溪却发现了一些不一般的东西。 从来喜欢穿冷色调衣服的顾衍,今天竟然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衬衫! 大部分男生穿淡粉色的衬衫并不好看,然而顾衍却因为他的高级冷白皮,真的完全能驾驭住这个颜色。 坦白说,他穿这个粉色衬衫,竟然真的非常好看。 齐溪原本想象不出他穿粉色的模样,然而如今一看,自己此前溜须拍马说的话竟然成了真。 “粉色真的很适合你呀顾衍!” “你无聊不无聊?能不能关注点专业的东西?” 但话虽然这么说,齐溪还是敏锐地发现虽然声音冷冰冰的,但顾衍的脸色明显好看了一些。 “顾衍大全”诚不欺我,顾衍果然喜欢粉红色!也喜欢自己的喜好被人认可和夸奖! 自己此前的一番话,看来也不是一点效果也没有!毕竟,要是顾衍没听进去自己的夸赞,他能勇敢地做自己,平生第一次穿这种粉色衬衫来上班吗? 可见自己的鼓励、自己的理解和包容,还是给了顾衍内心莫大的支持。 齐溪的内心充满了再接再厉的激情,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顾衍再冷酷再难搞,自己天天这么投其所好,还怕最终不能和他和平共处? 顾衍是次次第一,但无敌是多么寂寞,要是身边有自己这样一个优秀程度不输给他,又能对他古怪的爱好都支持赞同的人,岂不是很快能惺惺相惜? 一想到这里,齐溪便掏出了自己刚才午休特意出去买的一整个新鲜榴莲,重重地放在了顾衍的办公桌上:“顾衍,这是我特意给你买的!” 大概自己实在太精准瞄准了他的喜好,掏出榴莲的那一刻,齐溪觉得,顾衍内心是剧烈震动的,因为他的眼神惊愕复杂地盯向了榴莲,沉默了很久,才仿佛找回了声音和理智—— “你买这个什么意思?” 要拉近关系成为好朋友,第一步就是成为同好。但凡两个人喜好相同兴趣相近,总是能很快打成一片。 虽然齐溪并不喜欢榴莲,甚至有点害怕这个味道,但她还是在顾衍的目光里,镇定道:“因为我最喜欢的水果是榴莲,虽然很多人不喜欢它的味道,但我还是忍不住要把它安利给全宇宙!我相信,一定能找到和我一样喜欢榴莲的人!” 顾衍没有正面回答,只看向了齐溪:“你很喜欢榴莲?”他黑亮的眼珠盯着她,“那为什么从没有见你在大学吃过?” 虽然自己是没在大学吃过榴莲,但瞧顾衍这话说的,仿佛很了解自己一举一动似的。 齐溪干笑道:“大学住宿舍呢,你看,现在这榴莲还没开,离得近就能闻到味道,要真开了,还不把舍友给熏倒?而且吃这个东西,就是要有和自己一样喜欢的人陪着吃,才有感觉有气氛,她们都不喜欢,就算不介意这味道,我一个人吃,也很寂寞。” 铺垫得都差不多了,就差最后一击了。 齐溪状若不经意地看向了顾衍:“你要喜欢,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吃榴莲啊!正好一整个一个人吃不完!我平时找不到同好,所以都没什么机会吃!所以顾衍,你喜欢榴莲吗?” 顾衍盯着桌上一整个巨大的榴莲,可能是惊喜得完全说不出话来了,他整个人看起来定定的,愣了好长一会儿,才重新看向了齐溪,像是憋一样得憋出了两个字—— “还行。” 齐溪没想到,顾衍这还挺害羞的,自己都说到这份上了,这男的还这么矜持,面对这么大一个猫山王特级榴莲,竟然还能坐怀不乱般来个“还行”,说得还那么勉强,装得可真像! 要不是早有“顾衍大全”在手,齐溪还真不一定能识破顾衍的口是心非,真当他多勉强呢。 顾衍盯着榴莲,表情很难以形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片刻,他才转头看向了齐溪:“所以这个榴莲要我和你一起吃?” “不不!不用!我买了两个!还有一个送到我家里了!这个你直接带回家!我们各回各家吃!” 搞什么啊,光是闻到这个榴莲此刻散发出的味道,齐溪就恨不得憋住呼吸,更别说等打开这玩意吃了,她是完全无法理解顾衍对这类水果的喜好。 顾衍看向了齐溪:“你不是刚才说,一个人吃就感觉到寂寞?” “不不!我现在找到了同好的你,心里已经不寂寞了!即便不在一个空间里吃,但我心里知道同一座城市里,有个爱榴莲的人也正和我以同样的心情品尝这绝美榴莲,我就仿佛有了归宿般的感觉!” 顾衍抿唇看向榴莲,然后不说话了。不过,虽然他的榴莲可以由他一个人独享了,但顾衍的样子,却不是太高兴的模样,难道……难道自己买小了? 齐溪赶紧补救道:“下次你陪我一起去超市,我们搞个更大点的,今天中午主要我一个人提回来,只能搞个小的了。” 一定是嫌齐溪买小了,顾衍彻底不理齐溪了。 不过顾雪涵的内线电话很快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有一份合作方的合同,明天就要签署,对方提出要以双语版签约,所以今晚你们必须翻译出英文版,有点急,待会邮件给你们,你们两个分一下工,可能稍微加会儿班。” 作为刚工作的实习律师,齐溪还处于满腔精力无处发泄的亢奋状态,如今领了任务,她简直是激情四射——本科里法律英语她学得相当好,对翻译合同简直是自信满满。 这种时候,不正是对顾衍溜须拍马的好机会吗? 齐溪当即看向了顾衍,一脸诚恳道:“顾衍,你今晚就正常下班回家休息吧。合同翻译不用你了,交给我一个人就行!你带上榴莲,回家好好享受!” 齐溪的话音刚落,顾雪涵的邮件提示信息也到了。 齐溪脸上还带着对顾衍体贴的笑意,然后她随手打开了邮件附件,看到了—— 一个五十页的合同。 而齐溪脸上残存的笑意随着对着合同往下看,逐渐凝固。 这五十页的合同,还并不是一般的模板性条款。这是一份光学仪器批量采购协议,因为涉及到仪器的型号和性能,大部分用词都非常专业,光是齐溪看中文都看不懂的“定义”部分,就长达两页纸…… 齐溪干笑着看向了顾衍:“顾衍……要不……” 顾衍也看到了邮件,如今正平静地看向齐溪:“你刚刚不是叫我提前下班?既然这样我先走了。” “……”齐溪不好意思直接反悔,只能急中生智找了个借口,“我看你这个榴莲,也太大了,你一个人吃吧,容易上火,我想了想,吃榴莲确实一起吃才有气氛,不如你留下来我们一起吃?” 齐溪不给顾衍拒绝的机会,继续道:“不过大家都还没下班,现在吃味道太大了,不如你正好留下来和我一起翻译合同,等晚点同事们也走光了,我们找个会议室一起吃榴莲。” 齐溪这已经纯属胡诌了,她并没有抱太大希望顾衍会留下,然而出乎她的意料,顾衍放下了电脑包,重新坐回了办公桌:“好。” 他并没有再看齐溪,但还是轻轻咳了下,像是解释:“哦,我爸妈不喜欢吃榴莲,家里吃那个味道太大了,晚点在会议室里可以,吃完通风一下。” 然后顾衍打开了电脑,下载了合同附件:“我翻译前面二十五页,你翻译后面二十五页。” 他说到这里,随意地扫了齐溪一眼:“反正要等同事都走完,正好没事干,留下顺手翻译下,这样你早点翻译完,早点去开榴莲。”他顿了顿,补充道,“正好我不会开。” 那简直太妙了! 而且……虽然听起来每人翻译二十五页很公平,然而合同里专业术语的“定义”和专业词汇,主要都集中在顾衍负责的前二十五页,后面的二十五页,几乎都是正常的双方权利义务、违约责任、保密协定等常规法律术语和条款。 不得不说,顾衍这个人工作效率真的非常强,虽然作为对手时候相当可怕,但一旦成为了队友,简直是让人能够安心依靠的存在—— “我扫了下,你后面条款里也涉及部分专业术语的翻译,正好我前面二十五页都会翻译到,为了合同翻译的统一性,你这些专业术语先可以空着,等我翻译完我这边的,我会统稿。然后我们再交叉检查下各自的翻译部分,顺一下润色一下。” 齐溪几乎是飞快地比了个ok的姿势:“没问题。” 两个人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倒都是全情投入。 虽然是第一次和顾衍搭配干活,但意外地非常有默契,因为两个人的法律英语水平相当,彼此沟通起来完全没有障碍,效率和速度也差不多。 齐溪以往很讨厌小组学习这类方式,更喜欢自己单干,因为同组成员常常无法那么快跟上她的速度或者思路,然而这次和顾衍的配合却第一次让她尝到了有同伴的好——两个人一起搭配,很快就把合同都翻译完了。 此时此刻,已经是晚上近九点,所里确实已经没有别的同事了。 这…… 虽然齐溪万般不愿意,但她也知道,到了该给顾衍开榴莲的时间了…… 榴莲这么臭……齐溪也不喜欢吃…… 但……自己都说了自己也喜欢榴莲,而且说好了翻译好两个人一起分享…… 齐溪只能佯装出开心欣喜的笑容,硬着头皮抱起了巨大的榴莲往会议室去:“走,顾衍,是时候享受人生啦!快乐的榴莲时光开始啦!” 顾衍大概是太过投入翻译,专业词汇有点让他翻译累了,一下子也没反应过来,等看清齐溪手上的榴莲,人看上去甚至还有点恍惚。 但虽然恍惚,顾衍还是跟着齐溪走进了会议室。 齐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用水果刀撬开了榴莲,几乎是一打开,难以形容的味道就飘散满了整个会议室,齐溪几乎是靠着强大的意志力,才堪堪维持了波澜不惊的表情,甚至还坚强地朝顾衍挤出了几个笑,试图再次以共同爱好套近乎—— “顾衍,闻到这熟悉的香味,我的心情都立刻好起来啦,其实真的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不喜欢榴莲,实在是太好吃了,不过以后都有你和我一起分享吃榴莲的快乐,我们以后算是同好啦!”但可能只是一个榴莲,还不足以收买冷酷的顾衍,这男人面对他最爱的榴莲,脸上竟然有些面无表情,然而他微微皱起的眉头,还是泄露了他那面无表情下的情绪波动,他像是竭力在忍耐着什么。 还用说吗?这一定是在忍耐着那份面对美味的巨大快乐和满足! 顾衍真是一个不愿意面对自己内心真实欲望的人啊!假! 你看看,面对这么大个成熟的榴莲,还搞什么泰山崩于面前而不改色那套,不就是为了传递给齐溪一个理念——他不会轻易因为一个榴莲的收买就原谅自己吗? 不过这都不是事儿。 齐溪憋着气,自信地想,一个榴莲不行,那就两个,两个不行,那就三个…… 只要她坚持,不行的话每周一个榴莲攻势,还怕顾衍最终不对榴莲袒露出自己真实的感情? 她一边想,一边当即就取出了最大的一块榴莲肉,放在一次性餐盘里递给了顾衍:“来!最大的这块给你!” 大概因为自己的主动示好,顾衍端着榴莲,在面无表情的表象下,那眼神似乎更幽深复杂了,仔细分辨一下,似乎还有点…… 有点想死? 所以是因为伸手不能打笑脸人,面对自己此刻的榴莲攻势,虽然内心不想原谅自己,但饶是顾衍,也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对齐溪的仇恨和此刻对齐溪同样热爱榴莲的惺惺相惜之下,让顾衍矛盾纠结到都有点想死了? 看起来自己这一步真的走对了。 为了融入这个新团队,齐溪觉得,自己此刻所做的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她这样想着,便也切了一大块榴莲,当即在顾衍复杂的神色里,憋着气,装出了极度的快乐,大口吃下了榴莲肉。 那一瞬间,齐溪眼泪都要下来了。 顾衍愣了愣,他还没吃,只是看向了齐溪:“你怎么像是要哭了?不好吃?” 齐溪的双眼含着泪:“好吃!怎么会不好吃?!太好吃了!简直人间美味!一想到这次还有人陪我吃,我差一点就要高兴哭了!” 救救我吧……这味也太冲了吧……怎么吃进嘴里还这么难闻呢,自己这嘴回家刷刷牙还能要吗…… 然而在顾衍的视线下,生怕被他看出破绽,齐溪激情演绎着对榴莲的爱:“吃了让人还想吃!根本停不下来!” 自己这破手,怎么会买这么大一个榴莲?下次一定买个小的…… 皇天不负有心人,自己这番表现,可能终于让顾衍放下了心防,彻底认可自己也是他的榴莲同好。这男人这才低下头,看着他手里的榴莲,然后像是也做了极大的心理建设一样,迈出了原谅齐溪的第一步—— 他吃了一口齐溪买的榴莲。 好!万里长征迈出第一步! 齐溪憋着嘴里难以下咽的口感,恨不得当场给顾衍鼓掌。 很快,顾衍在难以形容的复杂神色里,又吃了第二口第三口…… 只不过,大概是这男人太喜欢榴莲了,又很久没有吃过,齐溪第一次发现顾衍吃东西会这么快,快的都能称得上狼吞虎咽了,要知道,他可是一贯以吃东西慢条斯理的优雅被众多女生视为绅士做派的。 看来自己买的这个榴莲,品质很不错,完全符合顾衍的口味!瞧他吃得多快,仿佛连嚼也没嚼就囫囵吞下去了。 这让做出巨大牺牲的齐溪稍感安慰,她继续强颜欢笑地和顾衍一起吃起榴莲来了。 等把大部分榴莲解决,齐溪觉得自己的味觉嗅觉离坏死也只有一步之遥。 顾衍也吃了不少,只是他整个人看起来也并没有因为吃榴莲而精神百倍,反倒是看着像惨遭蹂-躏,相当疲惫。 大概还是之前翻译太累了! 今天这二十五页的专业术语翻译,还真的多亏顾衍了! 她看向了顾衍:“榴莲好吃吗?” 顾衍像是缓了片刻,才看向了窗外,表情还有些恍惚,然后才憋出了两个字—— “还行。” 口是心非啊! 齐溪想了想,觉得自己下次还是要多买几次榴莲犒劳一下顾衍。 自己再忍辱负重几次,齐溪觉得很快就能和顾衍做朋友了。 作者有话要说:顾衍:恍恍惚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绿茶女主和男配在〕〔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还能苟[星际]〕〔我加载了修仙游戏〕〔禁止殴打逃生游戏〕〔南太太马甲A爆了〕〔拯救卑微偏执男配〕〔穿到乱世搞基建(〕〔表妹每天都病怏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