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后,带着甲方〕〔人在诸天漂〕〔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恭喜你被逮捕了〕〔吞噬古帝〕〔我的隐身战斗姬〕〔六界天帝破天荒〕〔大虞执刑官,开局〕〔亦见久欢〕〔漫威里的假面骑士〕〔这个武圣过于慷慨〕〔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主不按剧〕〔蒸汽朋克世界里的〕〔逃荒,末世农女拽〕〔这个师尊无所不能〕〔重生八零:娇妻有〕〔大唐:让你救灾民〕〔开局1861:我刚继〕〔诡道君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有权保持暗恋 第11章 第十一章
    齐溪觉得自己暂时没了近忧远虑,此刻已经几乎把握住了自己的人生——自己的爸爸应付过去了,顾衍这边和自己的关系看着也没那么水火不容了。 她对自己的工作再次充满热情起来,只觉得越干越顺畅,然而坐她旁边的顾衍,倒是一早来就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 当别人遇到困扰时,挺身而出排忧解难,这可完全是朋友的最佳打开方式! 齐溪觉得自己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毕竟今晚相亲,还要靠顾衍打掩护。 齐溪狠下心花钱买了块好吃的榴莲千层,趁着午休的时间,决定以顾衍热爱的美食打开话题:“顾衍,你这是案子上遇到什么麻烦了?” 结果大概提及顾衍的烦心事,这男人看着榴莲,脸色显得更差了。 齐溪热情道:“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顾衍大概是为这案子都有些食欲不振了,很勉强地吃了两口榴莲蛋糕,就放下了勺子,他显然不想说的,但抵不住齐溪不断的追问。 最终,这男人垂下了视线,简单说明了情况:“是一个抚养权纠纷的案子,我已经梳理完毕了所有的证据和信息,应诉书也都写好了,基本有把握我们这方可以胜诉,但抚养权案子,当事人是必须到庭的,本来明天下午开庭,当事人也答应了,结果现在反悔了,死活不愿意出庭。” “还有这种事?”齐溪眨了眨眼睛,“那可以申请延期吗?” “对方当事人常年在国外居住,这次也是难得回国,只有明天有空,如果申请延期,这案子不知道要拖到猴年马月。” 齐溪听完也有点纳闷:“那既然能胜诉,你的当事人为什么死活明天不肯出庭?” 顾衍抿了抿唇,言简意赅地解释道:“客户说自己掐指一算,明天是大凶,忌出门,他如果出门一定有血光之灾,死活不肯去。” 他揉了揉眉心:“他说今天下午是黄道吉日,要今天下午开庭,明天开庭就是法官要他死,他人进不去法院闹,所以马上要上所里来闹了。” 这可真是……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不过…… 齐溪觉得自己有办法:“这个当事人还有多久到?” “估计半小时。” “行,他来了以后你就拖住他,别让他走啊,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齐溪相当自信地对顾衍笑了下,“一定让他明天上庭去。” 顾衍的脸上显然是不信:“你不知道他对黄道吉日有多迷信和固执,还是试试继续和他讲道理吧……” 这有什么?! 半小时后,等齐溪风风火火赶回来,果不其然,会议室里,这客户是个老头,正在指着顾衍的鼻子大闹—— “你这个小律师懂不懂啊?我自己钻研易经八卦很多年了,算出来,明天出门有血光之灾,我自己算得可准了,之前也是算自己出门会遭不测,结果那次旅游没去,果然那辆大巴翻车了!全车二十几个人,死了五个!还有十几个都断胳膊断腿的!” “这次的卦象比上次还凶险,我要去上庭然后死了,你能给我负责?我不去!你让法官今天给我开庭今天给我判决!” 顾衍倒并没有被客户凶悍的态度吓到,仍旧不卑不亢地试图稳住对方情绪,然后讲解其中的利害,可惜这老头完全听不进去,脸红脖子粗的,一看就彻底情绪上头了。 而齐溪拉开会议室门的声音同时吸引了老头和顾衍的注意力。 顾衍率先站了起来,他几乎是快步走到门前,压低声音快速对齐溪道:“他的情绪不稳定,之前就偶尔会有暴力倾向,这里不安全,我来处理。” 可惜齐溪根本不怕,她自信地朝顾衍笑了下:“我找到帮手啦!你放心吧!” 她说完,转身看向身后:“进来吧道长!” 齐溪这才打开了门,然后恭敬地站在门边,把自己身后的人请进了会议室。 顾衍这才看清来人——是个穿了道袍留着仙风道骨小胡子的道士。这道士倒是挺有模有样,一进会议室,就行了个挺讲究的礼。 会议室里本来正在闹腾的老头也被这发展惊到了,他瞪着眼睛盯着道士,又看了看顾衍:“这人是谁?” “本人道号正阳子,修道于白云观,此次前来,特为这位道友算上一卦。” 白云观是相当有名的道观,这痴迷易经八卦的老头一听,果然露出些既向往又狐疑的表情:“你是白云观来的?那易经八卦你很懂吗?” 道士微微一笑:“自然是略通一些。” 老头还不信:“你真是道士?那你说说道教的四大名山是什么?” “自然分别是安徽的齐云山、湖北的武当山、四川的青城山和江西的龙虎山。” “那道教的创始人?我们的教义呢?” …… 这老头倒还真对道教挺有研究,拉拉杂杂问了一堆,道长都相当儒雅而自信地进行了回答,没一会儿,这老头情绪就缓和了,开始恭敬地称呼起“正阳道长”起来。 “这位道友,我掐指一算,明天外出你恐怕有血光之灾。” 这下可好,听正阳道长这么一说,老头更起劲了:“怎么不是!我就说了,我算的不会错。”他怒目瞪向齐溪和顾衍,“你们看,道长和我英雄所见略同啊!” “但也不是不能化解。”道长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指了指身边的齐溪,“这位小尊者与我颇有结缘,听闻你的遭遇,向我替你求了一个符,只要随身携带,不仅明日外出无血光之灾,还将逢凶化吉,从此命运坦途一片……” 一边说着,道长一边掏出了符纸,从布袋里拿出了毛笔,当场挥笔即兴发挥一通“鬼画符”,还沾了点自己的口水,然后将符叠好,郑重交给了老头。 …… 最终齐溪送走道长时,这老头还如获至宝般捧着符咒,一脸敬仰,等道长一走,他登时回头,开始对齐溪千恩万谢起来:“这位小尊者,幸好多亏你了!谢谢啊!我明天一定带着道长的符出席!一定去法院!多亏你们了!谢谢谢谢!” …… 看着老头一改来时的暴跳如雷,哼着歌离开竞合所的背影,顾衍的脸上相当复杂。 他看了一眼齐溪:“就这样?” 齐溪自信地点了点头:“就这样。” “那道士你哪儿找的?真道士?” “假的,就学校天桥下那个拉着人算命的。以前校园论坛里不是天天有人挂他?拉着谁都是同学你有血光之灾可以买个符化解一下,都投诉了无数次了,过两天就又来了。之前不是还卖回心转意符吗?结果没一个灵的。”齐溪忍不住嘀咕道,“但乌鸦嘴挺灵的。” “……”顾衍显然相当无语。 齐溪摇了摇头:“你还别说,现在人家算命的,知识储备都挺专业的,你看看刚才那些问题答的,还挺镇得住场的,糊弄糊弄一般人足够了。” 顾衍大概是没想到自己花那么大精力科普法律流程分析利害没搞定的事,最终竟然以这种方式收场了,脸上还是震惊和不可思议:“你怎么说服这道士过来的?” “两百块,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 齐溪叹了口气:“有时候吧,还是要用魔法打败魔法,用封建迷信打败封建迷信啊!” 她笑着看向了顾衍:“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能另辟蹊径,而且解决问题还非常高效?办案成本也才两百块。” 齐溪哼着小歌,心情是真的相当好,她拍了拍顾衍的肩:“朋友之间,就是这样你帮我,我帮你的。所以晚上我那个相亲局,你注意看我信息啊,该打电话的时候就给我打个电话!” 果不其然,刚过了午休,齐溪的爸爸就给齐溪发来了今晚“相亲”的用餐地点和时间,齐溪想也没想,立刻顺手转给了顾衍:“正常来说估计你打个电话就完事了,但地址也给你下,万一又遇到个和昨晚差不多自我感觉良好还喜欢纠缠的,就只能再拜托你出面救我一下啦。” 齐溪双手合十,朝顾衍做了个拜托拜托的姿势,然后她想起什么似的立刻关照道:“不过今晚的单求求你别买了,我真的没钱还给你了。”大概今天帮顾衍解决了开庭问题,顾衍心情看着不错的样子,他点了点头:“嗯。” 到了晚上,齐溪也懒得打扮,直接穿着职业装就到了用餐的饭店,她本计划礼貌地聊天和用餐半小时,然后微信上指挥顾衍给自己电话。 结果到了用餐点,出乎意料的,今晚齐瑞明给自己找的“相亲对象”竟然长得还挺帅,这男的比齐溪大了三岁,但听说已经是家族子公司的副总了,为人挺儒雅,谈吐也有档次,说话也挺幽默,光是听他吐槽自己请的律师,齐溪就有些忍不住想笑。 虽然并没有动心的感觉,但对方那种哥哥的气质还挺让人有亲和力的,和对方交谈也能听到一些企业主对法律服务的需求和期待,换位思考一下也挺好的,没准确实可以做个朋友试试。 齐溪决定吃完这顿饭,她趁着空隙偷偷给顾衍发了短信—— “今晚这个不错,你不用给我电话了!” 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顾衍压根没注意短信,半小时都没到,几乎是齐溪的短信刚发完没多久,齐溪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齐溪和对方正探讨到创业公司法务体系的构建问题,对这一话题还相当感兴趣,见势就掐灭了顾衍的电话,结果顾衍这家伙完全t不到自己的用意,几乎马不停蹄的,新的电话又来了。 齐溪这一次索性开了静音,她对相亲对象笑了下,解释道:“骚扰电话哈哈哈哈。” 可惜齐溪没想到的是,十五分钟后,响起来的不再是她的电话了,而是包厢门的声音。 紧接着,是顾衍熟悉冷淡的声音—— “齐溪,我来接你回家了。” 齐溪循着声音看去,然后在门口看到了顾衍的身影,明明今天都没有开庭外出的事宜,并不需要穿太过正式,但顾衍此刻却是全套西装,一丝不苟到每个细节都几近完美,他的头发也明显打理过,多了一分成熟和干练,配上绝佳的身材比例和冷若冰霜的脸,完全是行走的禁欲系代言人,而这位代言人,此刻正以一种正室问责般的姿态难以取悦地看向齐溪—— “还不走?” 作者有话要说:兄弟们,明天入v,有万字更新!明天可能会早一点白天就更新,具体我微博上会通知~感恩! 本章10字以上留言送红包! 另外那个,能不能去我专栏收藏下作者,然后点进《请别放弃治疗》这个预先收藏,也收藏一下! 写完《暗恋》会写《治疗》,文案我还没来得及搞出来,是医生cp来着!保甜! 《请别放弃治疗》 作者:叶斐然 文案: 言铭家里有钱,长得好,追他的能从医院的这头排到那一头。 虞恬为了和能和言铭写进同一个户口本,热脸狂贴了言铭一年的冷屁股。 言铭吃不惯医院食堂的饭菜,虞恬就天天亲手做了饭送去;言铭提过的网红蛋糕,虞恬凌晨排队给他买来;言铭冷淡以待,想看看这心机女人会做到什么地步,直到…… 直到虞恬丧偶的妈妈和言铭离异的爸爸中老年相亲走向失败,虞恬麻利地卷铺盖跑了。 亲手做的饭没了,网红蛋糕没了,连以前那热情的“言铭哥哥”都变成了“喂” 调去虞恬医院工作的那一天,言铭把虞恬堵住质问:“不是想和我写进一个户口本?这么容易放弃了?” 虞恬翻了个白眼:“我妈和你爸都相亲失败了,你以后和我又不是一家人,我还干什么费力气讨好你啊!你脾气那么差,我忍你那么久还不是为了我妈以后能有个和谐的再婚家庭关系!” “脾气我会改,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写进一个户口本的。” 虞恬满头问号:“据我所知我妈和你爸已经彻底处成革命友谊了。” 言铭面无表情:“我知道,但我的户口本上,还有别的更适合的位置留给你。” ??? 【快给我收藏一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绿茶女主和男配在〕〔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还能苟[星际]〕〔我加载了修仙游戏〕〔禁止殴打逃生游戏〕〔南太太马甲A爆了〕〔拯救卑微偏执男配〕〔穿到乱世搞基建(〕〔表妹每天都病怏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