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师尊无所不能〕〔重生八零:娇妻有〕〔大唐:让你救灾民〕〔开局1861:我刚继〕〔诡道君〕〔高考失利后成了大〕〔八荒神尊〕〔奶萌小团宠她觉醒〕〔我在地球修仙术〕〔绝品仙尊赘婿〕〔玄学大佬下山后成〕〔异时空建设手册〕〔弃宇宙〕〔东京电子游戏大亨〕〔美漫里的梦境大师〕〔九天斩神诀〕〔归来后,天后她不〕〔美漫:开局指导蝙〕〔九灵囚天诀〕〔身为Boss的我在异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有权保持暗恋 第12章 第十二章(入v)
    虽然知道这是假的, 但这一刻,齐溪的心还是忍不住紧张和狂跳起来。 顾衍这种人,是恃靓行凶吧。 问题齐溪面对顾衍冷冷的目光, 还真的感觉到有点被抓奸般的心慌。 顾衍严肃起来,气场相当有威压。 对顾衍的出现,齐溪整个人措手不及, 本次“相亲对象”自然也相当意外,对方愣了愣, 才挺礼貌地看着齐溪笑了下:“这位是?” 顾衍的语气挺冷淡:“哦, 齐溪的男朋友。” 这位相亲对象显然挺有涵养,他愣了愣, 看向了顾衍:“她有男朋友了?你好,我是……” 可惜顾衍的声音极其冷傲:“我对你是谁没有兴趣。”他看向齐溪, “走了。” ** 齐溪直到再次坐上顾衍的自行车后座, 还有些云里雾里—— “这个还行啊聊着, 我还想多聊聊看看呢, 刚才我都给你发微信说不用电话啦?你怎么人都来了?” 顾衍骑着车,声音很冷静:“哦, 刚才没看到微信, 以为你没接电话是被对方抢走手机挂掉的,所以我勉为其难还是出来找你一下。” 齐溪回想刚才一幕,还觉得有些头皮发麻的尴尬:“而且你刚才态度也太冷酷了吧!感觉我以后想和人家做朋友也没戏了……你这个男朋友的态度拿捏的有点过头了啊顾衍,你不觉得刚才的人设有点太善妒了?男人这么善妒感觉不是好事啊, 你刚才有点用力过度了!” 结果不说还好,一说, 兴许是自己的投入演技没有得到齐溪的认可,顾衍肉眼可见的有些不高兴了, 这男人竟然为此开始据理力争:“我没觉得人设有什么问题,男人为什么不可以善妒?你这样子有性别歧视的嫌疑,难道善妒是女人的专属吗?女人可以阳刚,男人当然也可以善妒,性别不应该设限。” 齐溪坐在顾衍的自行车后座上,本来是看不到顾衍的脸的,但光是从顾衍的声音里,她都能想象出顾衍的脸有多臭,这男人很不高兴道:“我觉得我刚才态度已经很好了,如果我真的是你男朋友,我只会态度更差。” “……”大概是代入了正牌男友的视角,齐溪总觉得顾衍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些咬牙切齿了。 对此,齐溪是有点意外的,因为她没想到顾衍这家伙竟然是这么善妒的类型,看着不太像啊……看着好像挺镇定挺稳重的呢,结果内心竟然这么有占有欲啊?所以对自己那个白月光死也松不了手? 顾衍说完,顿了顿,才挺自然道:“怎么不说话了?我来把你接走你很遗憾?” 齐溪整理了下思绪,没再想乱七八糟的,她一本正经解释道:“那倒也没有,不过觉得这个整体还行,可以完整吃顿饭试试吧。” “很多事就是这么开始的,一开始觉得还行,吃顿饭,后面就觉得还行,那谈个恋爱,最后就觉得还行,结个婚。我们律师为什么总接到这么多离婚案,就是因为这种糊里糊涂还行就将就的人太多了。” 齐溪都有点感动了:“顾衍,你原来能讲这么长的句子!你没发现吗?你今天和我讲了真的超级多的话!” “……” “所以你是死也不会将就了?”齐溪想了想,到底有些好奇,“那你喜欢的那个女生,要是一直不喜欢你,你怎么办啊?就完全不开始另一段感情吗?” 晚风把齐溪的发丝吹得有些乱,她拢了拢头发:“当然,你要是不想谈这个,那我们换个话题也行。”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在长久的沉默后,顾衍并没有回避这个话题—— “我是想过不要再喜欢她,也决定重新开始。” 顾衍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感和淡然,然而齐溪却整个人都坐直了。 劲爆啊! 她或将成功打入顾衍的内心世界,从此成为能为顾衍的感情生活排忧解难的好同事,和顾衍真正意义上的冰释前嫌! 虽然顾衍没有更多的表示,然而当齐溪的视线越过他挺拔的脊背,齐溪发现顾衍几乎是一提及拒绝他的那个女生,握住自行车把手的手背上是微微紧绷而突出的筋脉,这是要非常用力才会展现出的姿态。 这么在乎对方啊…… 齐溪一瞬间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从大学到职场,她一门心思只想着得到父亲的认可,杜绝了一切别的感情,生怕谈恋爱会影响她的成绩,只想着成为第一。 齐溪觉得自己一路走来,应当是不后悔的。 然而这一刻,也不知道是不是风过于暧昧,还是夜色过于温柔,她突然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怅然,要是能被顾衍这样全心全意地喜欢和在乎,好像也很珍贵,仿佛这样的青春才很值得。 对于过去无法改变的事,齐溪选择最好不要去回想,于是她看向了顾衍的后背,决定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所以后来呢?后来为什么没能重新开始?”齐溪想了想,补充道,“你要不想说就算了。” 顾衍的声音有点闷,但他还是回答了齐溪:“因为我每次要放弃的时候,她总是会出现。” 虽然这份青涩的悸动很动人,但…… “这完全是渣女啊!”齐溪有些憋不住义愤填膺了,“这不就是吊着你吗?就是把你当备胎,利用你对她的喜欢,和放风筝似的,看你快飘远了,就拉你一把把你拽回来,也太有手段了吧!你看,都拒绝你了,但又还不断出现在你的生活里,时不时让你想起她,和毒品似的没法戒断!” 顾衍回头看了齐溪一眼:“恩,她是挺有手段的。” “长得很好看?” “恩。”“身材很好?” “恩。” “成绩呢?成绩也很好?” “恩。” …… 顾衍的声音很淡,仿佛晚风一吹,就会飘散在风里,然而齐溪好像都能从他语气的末梢里感知到他对那个女生的感情。 在顾衍眼里,对方一定是哪儿都好,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 这完全高段位选手啊!也难怪顾衍栽了。 齐溪心下了然:“所以对你肯定也很好?” 这种女的,一定是平时打着“我当你是朋友”的口号,对顾衍温柔似水,贴心关怀,才会让顾衍产生自己对于她而言是特别的,自己和她有希望的错觉,若即若离暧昧丛生,即便表白被拒绝了,还能让人死心塌地地继续执迷不悟,这才把顾衍吃得死死的。 结果一谈及这个话题,顾衍的答案竟然是否定的:“不,她对我很差。” ??? 那你还上赶着??? 齐溪惊呆了:“对你有多差啊?” “给我送的东西,永远是错的,永远是我不喜欢的。” 顾衍一贯冷静的声音也难得沾染了点情绪波动,齐溪能听出来,他其实是憋着气的,还是有些不高兴的,但大概真的喜欢,还是忍了下来。 这也太过分了吧! 虽然不是本人,但是代入一下,齐溪觉得自己完全都要窒息了:“顾衍,你不能这样啊!别人送你不喜欢的东西,你就应该明确地告诉她,你不喜欢这个,干什么要委屈自己接受呢?” 顾衍平时性格看起来很难搞,也完全不像是会委屈自己的人啊! 结果顾衍的逻辑完全让齐溪措手不及,这男人平静地回头扫了她一眼:“至少她能送我。明确拒绝后,她可能都不送我了。” “……”顾衍,男人,要站起来啊!!! “虽然我知道你很喜欢她,但我觉得这种女生人品有点问题啊,吊着你养备胎也要有点职业道德吧,好歹要了解下你的喜好,感觉完全不在乎你啊……你要不要真的换个人喜欢吧……” 这女的也对顾衍太不上心了,瞧瞧自己,自己就只是得罪了顾衍,想和顾衍搞好关系,好歹也花费精力去找了本“顾衍大全”呢,这“顾衍大全”又不难找,对方但凡做个人,也好歹能搞一本敷衍一下顾衍啊! 齐溪一想起这,登时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多亏这本“顾衍大全”,自己投其所好,给顾衍送的,都是他一顶一喜欢的东西,这才迅速在短期内和顾衍拉近了距离缓和了关系。 可惜顾衍仿佛对这个渣女铁了心,不论齐溪怎么说,他内心似乎也不认为对方有什么过错:“她没问题,她只是不喜欢我罢了。” 虽然顾衍此刻的语气非常平静,但齐溪却读出了一种备受打击后心死般的沧桑和充满爱意的隐忍。 顾衍,这也太可怜太卑微了吧! 想不到平时要风是风要雨是雨,任何活动比赛都是轻松第一名的顾衍,竟然也有求而不得的事,齐溪一瞬间想起自己求而不得的第一名,一下就共情了,顿时觉得自己和顾衍简直同是天涯沦落人,这完全应该惺惺相惜做一对好战友啊! 齐溪平日里是不会过多干涉这种私人感情问题的,但这次是真的语重心长了:“顾衍,换个人吧,这女的不行,长得好看身材好又怎么样呢?喜欢和倒追你的人那么多,总也有符合你要求,还能和你聊得来性格好的吧?这女的听起来性格不怎样,你还是赶紧走出来重新开始吧!” 可惜齐溪的苦口婆心,只换来顾衍的一个白眼,这男人回头看了齐溪一眼,然后重新看向了前方的马路:“她们又不是她。” 他听起来像是赌气一样地宣布—— “我就喜欢性格差的。” “……”齐溪简直无话可说,男人,可真是贱啊! 但齐溪转念一想,又有些同情顾衍,这不能怪顾衍,毕竟这女的段位这么高,每次顾衍要放弃就出现撩拨他,顾衍饱受相思之苦,又喜欢对方喜欢的这么死心塌地的,就算理智上认清对方真面目,感情上也过不去那个坎,还不是照样被对方拿捏着吗? “要不你这样,下次这女的来找你,你自己感情上没法拒绝和她保持距离,你就找我,我来帮你悬崖勒马,我来做那个棒打‘鸳鸯’的人!” 顾衍都挺身而出为了帮自己挡相亲局冒充自己男友当工具人几次了,自己设身处地投桃报李,也没什么问题。 结果顾衍皱了皱眉,显然想要拒绝齐溪的提议。 齐溪有些不高兴了:“怎么了怎么了?难道我还不够格你嫌弃我吗?我长得还还行各方面也都不错吧,除了性格好了点,其他地方还是可以和你心里那个渣女一战的吧?” “你性格好?” 齐溪挺自信:“我性格难道不好吗?” “你性格好你毕业典礼当众骂我?” “……”行了行了,怪自己多嘴,绕来绕去竟然把自己也绕进去了。 齐溪赶紧亡羊补牢:“总之我这个人在大家嘴里的口碑都是性格好,但过去的事情不说了,我们还是一起展望未来吧,我们现在跟着你姐好好干,一定能赚大钱,儿女情长这种东西只能是我们进步的阻力,我们还是来聊天别的吧。”齐溪想了想,“我们就定一个小目标,未来你赚到一千万以后打算怎么花?” “给她。” ? 齐溪简直没辙了,顾衍还过不过得去那个坎了:“一千万啊!你要给那个女的一千万干什么?” “给她一千万,说不定当场嫁给我。” 不是吧! 齐溪简直想翻白眼:“哇,这么贪财的女的,给一千万就嫁给你,是真爱你吗?男人要有点骨气啊顾衍,你怎么喜欢这么贪财的女的!而且这女的眼皮子也太浅了吧,既然贪财,怎么给一千万就嫁了啊?换了我,要真贪起财来,最起码一个亿才嫁吧!” “……”顾衍脸上果然露出了不想再和你聊了的表情。 “算了算了,真给我一个亿,我也不会嫁的。”齐溪坐在顾衍的自行车后座上,任由晚风吹拂她的发丝,她盯着不远处的车水马龙,决定给自己做下澄清,“我可能连恋爱也不会谈的。” 顾衍明显顿了顿,大概这个话题也引起了他的好奇,这男人几乎是飞快地问了齐溪:“为什么?” “我爸咯,我爸从小就不认可女孩子,觉得女生做律师不行,觉得女生闯事业不行,觉得女生唯一的成功是早点找个好人家结婚生子,但我偏不,我就要让他看看,你们男的能做到的,我们也可以做到。” “那和谈恋爱有什么关系?” 齐溪甩了甩头发:“谈了恋爱玩男人丧志,不就被我爸说中了?” 结果顾衍阴阳怪气上了:“我看你和今天的相亲男不是聊得不错?” “我和今天这个相亲男想完整吃饭,也单纯是觉得对方有些阅历对我而言可以汲取经验,谈恋爱是死也不会谈的,男人,是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大概感情问题很容易让人拉近距离,顾衍显然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那你等事业站稳脚跟,然后才会考虑谈恋爱?” 齐溪点了点头:“是吧。最起码事业上小有所成吧。” “所以你没去哥伦比亚大学,是你爸爸的原因?” 一说起这,齐溪就不开心:“是,他觉得女生不用读那么多书,逼我去个朝九晚五的稳定岗位然后早点结婚生孩子呢,我偏不,我就要在律所长长久久干下去,直到成为你姐姐那样的大par。” 不过不说还好,一提起留学的话题,齐溪就想起了顾衍:“对了,你不是就业意向排摸时候还写的打算进律所吗?怎么后来又说要去美国了?结果拿到哥伦比亚的offer,你又不去了,能问问是什么原因吗?” 这个问题比较私人,要换在别的时候,齐溪是不会问的,但如今气氛正好,齐溪也敞开心扉讲了自己与哥伦比亚大学失之交臂的内情,觉得这时候和顾衍友好交流下同一份遗憾,该是能更大拉近距离的,说不定好好聊聊,这一晚以后,顾衍和自己就升华成知己了! 结果就在齐溪以为顾衍的沉默是在思考如何表述他职业规划的改变时,她听到顾衍终于蹦出了两个字—— “不能。” ? 顾衍的声音挺冷静,冷静到齐溪以为自己听错了。 自己都把自己的烦恼倾吐出来了,怎么的投桃报李,也得说句什么意思一下吧?这不是当代人正常社交的打开方式吗? 结果顾衍倒是冷着脸,一点没没觉得自己不上路子,他停了车,看向了齐溪,像是在生闷气的样子:“到了,下车。” “……” 知道你不能去哥伦毕业大学也心里不好受,但你生什么气嘛! 又不是我害你改变你职业规划的! 再这个样子,榴莲也不请你吃了! ** 齐溪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给今晚“相亲对象”转钱。 点菜后齐溪就有注意看过账单,知道那一餐的价格,她也有对方的手机号码,因此直接在支付宝里搜索到了对方,决定直接转账,虽然价格是有点高,但aa制,也不欠人情。 然而当她按照aa的价格把一半的钱转过去后,对方却直接退回了钱,并附上了一条留言—— “你男朋友已经买过单了。” ??? 买单?怎么又买单了? 齐溪简直想狂掐人中,顾衍都没和自己说啊! 她当即给顾衍打了个电话,结果面对质问,顾衍的态度相当冷静—— “忘记和你说了。”齐溪有些无语:“这都能忘?你不是都没钱吃饭了?而且本来我打算和对方aa呢,至少这样只花一半的钱,另一半对方自己出,你这一买单,我这就是整单亏损啊。” 结果顾衍还挺冷静:“‘男朋友’过来带走自己和异性吃饭的女朋友,难道连单都不买?我当然只能骑虎难下去买单,不然那男的要觉得你男朋友不行,还继续纠缠怎么办?” 他说到这里,语气又忍不住有些阴阳怪气了:“当然,可能是我自作主张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齐溪也不好意思了,说到底,顾衍还不都是为了自己来义务帮忙的吗! 但…… 齐溪差点对着电话下跪了:“主要是我欠你的这样就更多了……” 结果顾衍没忍住冷哼了下:“你欠我的,钱能还清?”这男人冷冷道,“那么大的都欠了,你还怕欠几个钱?” 说的也是…… “少想相亲谈恋爱,有空多给我姐姐打工。”对面的男人冷酷道,“不说了,我要加班了,挂了。” 真是一个无情无义的冷酷男子。 不过顾衍冷酷无情,齐溪还是有情的,她翻开了“顾衍大全”,决定准备明天的饭菜。 明天顾衍下午就要跟着顾雪涵去处理那信道老头的抚养权纠纷案,上午又还有一档客户会议,基本上时间很赶,恐怕没空出去吃饭。 这时候,就需要一份充满友情的便当了! 竞合所里有微波炉,齐溪计划得很好,自己只需要做好,等顾衍短暂的午休时候帮他热一下就行了,不论如何,总比定的那些多油多盐多糖的外卖强!何况齐溪对自己的做饭技术还是挺自信的。 根据“顾衍大全”,顾衍最爱吃香菜、香菇、豆制品、米饭和甜的东西。 齐溪想了想,当晚就投其所好地做了一份丰盛的便当——糖醋排骨、素炒香菜、香菇炖豆腐,都是顾衍爱吃的东西,然后搭配上颗粒饱满的白米饭,最后她还撒上了一层黑芝麻,等最终装在便当盒里,简直是既赏心悦目也色香味俱全。 齐溪做完饭,把给赵依然留的那份递给了对方,赵依然接过当即是一顿马屁乱拍,不过她的表扬显然很不走心,因为没一会儿,赵依然又继续刷起手机来了—— “太幸福了吧!太虐狗了!” 赵依然的眼里一片憧憬:“你看见没?艾翔的老婆陈湘开微博了,现在每天和艾翔恩爱互动,要不要这样啊?这对夫妻给我们这些单身狗一点活路吧!” 齐溪愣了愣,基于对客户信息的保密,她不能和赵依然说什么,只是点开手机,她很快就明白了赵依然在看什么。 原本一直在艾翔幕后,活在艾翔微博里的陈湘开了微博,虽然风格很岁月静好,但开始频繁和艾翔互动起来,每天的点滴生活碎片里,也充满了和艾翔的恩爱日常,她甚至露了脸,接受了好几家自媒体的采访,在访谈中大方谈及了和艾翔相识相恋的细节,回味了两个人的爱情。 访谈里的陈湘落落大方又温婉得体,谈及艾翔,也是一脸小女人的娇羞和爱恋,要不是齐溪切身经历过,她甚至无法想象陈湘遭遇到了什么——从明面上看,她和艾翔的婚姻美满,完全看不出有任何阴霾。 陈湘是这么演的,广大网友也是这样想的,网上充斥着对她和艾翔婚姻的祝福和羡慕。 难道艾翔最终认识到错误悬崖勒马了? 只是当齐溪抱着好奇的心情点开艾翔那个小明星小三的微博,她就不这样想了。 那位陈湘提携,如今是个小明星的学妹,微博上也正频繁地晒着恩爱—— “男朋友给我买的车。” “男朋友给我特意买的包。” “找了好几家代购,男朋友才终于买到这双鞋适合我的尺码。” 配合着文字,这小明星晒出了豪车的钥匙、爱马仕的包装袋以及名牌鞋的款式。 她字里行间都是对男友的炫耀和占有欲,仿佛军备竞赛一样和陈湘互相比拼着晒着恩爱。 因为并不多红,也没有人追根究底去挖掘小明星的男友是谁,只是微博下面也一片“好虐狗,姐姐好幸福,漂亮姐姐都有男友了”的祝福和羡慕。 很显然,艾翔并没有真的回归家庭,小明星也并没有就此偃旗息鼓,陈湘的婚姻恐怕正酝酿着更大的风暴。 然而碍于人设,艾翔确实只能在微博上配合陈湘互动着,在访谈里也演技精湛地表演着顾家宠妻的男人,吃着这一人设的红利。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陈湘想要的生活。 不过这都和旁人无关了。 即便这么关心艾翔的赵依然,在看了十分钟艾翔陈湘的访谈后,也不再关心这件事,而是转头和齐溪交流起了最近上班遇到的奇葩案子来。 齐溪也很快把陈湘的事抛到了脑后,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忙——认真工作,团结伙伴。 第二天一早,齐溪信心满满地就带上了便当。 顾衍果真忙了一上午,时间上完全来不及吃饭了,齐溪瞧准时机,当即把热好了的便当递了过去。 “顾衍,这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中饭。” 明明自己早就研究过“顾衍大全”投其所好了,但齐溪还是打算营造出冥冥之中自己和顾衍惺惺相惜的感觉:“菜色是我随便准备的,但我总感觉你应该喜欢吃。”顾衍愣了愣,然后这男人垂下视线,接过了便当盒,言简意赅道了谢。 虽然没什么特殊表情,但齐溪能感觉到,顾衍的心情还可以,嘴角甚至也了点难以抑制的弧度,毕竟谁会想饿着肚子去开庭呢?自己此刻这一举动,岂不就是雪中送炭吗? 只是顾衍再喜形不于色,再打开便当盒盖子的那一刻,脸上还是露出了巨大的惊讶来。 这是自然。 齐溪装了非常可爱的摆盘,而且香菜、香菇、米饭、豆制品,甜甜的糖醋排骨,每一样可都是顾衍爱吃的,他能不惊喜吗? 齐溪挺得意:“这是我花了一晚上做的,怎么样,对你胃口吗?” 顾衍大概是感动坏了,他捧着便当盒,盯着里面丰盛的饭菜看了许久,才终于“嗯”了一声。 “那你要多吃点呀!下午你那个庭,估计要开挺久的!” 顾衍没再说话了,他捧着便当盒坐了下来,然后在齐溪的注视下,开始吃了起来,只是大概齐溪的视线太热烈了,顾衍在这样的目光下,吃得多少有些不自然,齐溪甚至觉得这男人连握筷的姿势都很僵硬。 换成自己,被人看着吃饭,多少也不习惯,齐溪登时移开了视线。 只是等她玩了会儿手机,转头再看顾衍,发现这男人便当盒里竟然已经快没了! 明明顾衍吃饭是最慢条斯理讲究用餐礼仪的,这才过了多久就吃完了?恐怕只有狼吐虎咽才能做到。 顾衍倒是很淡定,他迎着齐溪震惊的目光,镇定道:“赶时间。” 齐溪看了眼手表:“可……不是离开庭时间还有点距离吗?” 这么快,恐怕都没嚼就咽下去了!都来不及感受饭菜真正的味道! 对此,顾衍却很冷静,他惜字如金道:“饿了。” 还别说,顾衍大概是真的饿了,明明刚才从会议室里出来时还精神奕奕,如今倒是一脸菜色,可见刚才当着客户的面还必须强撑,实际早已是强弩之末,到了齐溪面前,也不再伪装了,表现出了饿到恍惚的脆弱。 有点可怜。 但齐溪的心里也大受鼓舞——她觉得自己和顾衍的距离更近了一步! 毕竟平时风光霁月近乎完美的顾衍,都在自己面前展露出他脆弱的一面了!瞧瞧此刻他那虚弱的脸色!根本不是装的,那是真真实实的苟延残喘啊! 齐溪一瞬间充满了关爱和友善:“晚上你有地方吃饭吗?要不要去我和赵依然那边吃?晚上我打算做香菜鸡蛋饼、豆腐鱼汤还有糖醋咕咾肉……” 结果齐溪的菜谱还没报完,顾衍的拒绝就斩钉截铁地来了:“不了!” 他眼神复杂地看了齐溪两眼:“我最近减肥。晚上不吃了。” “可你身材很好啊!不需要减了啊!” “还是需要的。人要精益求精。” …… 不论齐溪怎样规劝,顾衍都打定了主意,直到顾衍一脸心累般地外出开庭,齐溪还有些闹不明白,难道顾衍身材这么好,不是锻炼健身出来的,而是靠节食? 好在齐溪很快就没心思想顾衍的身材管理了,因为她收到了程俊良的一条信息—— “齐溪,能不能借我一万块?” 程俊良是齐溪的大学同班同学,说起来和顾衍还是一个宿舍的,齐溪和他并不熟悉,只记得是个成绩还不错的男同学,家庭条件不太好,一路都是拿国家助学金过来的,原本已经保研了,但为了减轻家庭压力,毕业后就急匆匆进了一家小律所。 齐溪把这个事在微信上告诉了赵依然。 赵依然几乎是立刻就给齐溪回了电话:“程俊良啊?竟然也问你借钱了?” 赵依然得知后语气非常了然,她规劝道:“你可千万别借给他,他从上个礼拜开始就到处借钱呢,一开始还以为他被盗号了,结果我们核对了下,还真是本人,他现在已经把我们班同学能借的都借过一轮了,稍微和他熟悉点的人问他借钱的原因,他都含含糊糊,藏着掖着的,一看就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原因,果然,之前借的钱,一分都没还呢。” 赵依然有些无语:“也好意思,和你都不熟,竟然就张口要一万块,当你什么大款啊?他还欠了我一千块没还呢!你直接拉黑保平安吧。” 话是这样讲,可齐溪还是觉得有点在意。 因为长相清秀性格文静,程俊良在大学期间其实挺受欢迎,追他的女生不少,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家境原因,他拒绝了所有追求者,过的也相当节俭自律。 只是这样一个节俭自律还挺有自尊心的男生,为什么到处借钱,甚至向根本不熟的自己借钱啊?一开口还是一万这么大的数额?不会是深陷什么套路贷深渊吧? 齐溪想了想,最终还是给程俊良打了个电话:“程俊良,你要借一万块?” 果不其然,程俊良的声音呐呐的:“我也知道找你借钱挺奇怪的,你要不方便就算了,不好意思就当我打扰你了。” 他越是这样,齐溪就越是觉得蹊跷,她稳了稳情绪,镇定自若道:“一万块有些多,你要的话得当面给我写张借条才行。晚上一起吃个饭,你请我。” 果然,程俊良的声音充满了意外的惊喜:“你愿意借给我?那太好了!你放心,我愿意写借条,之后也一定还给你。” 齐溪和程俊良确定好时间地点,当即给赵依然发去了捷报:“你等着,要是程俊良压根没什么苦衷,我今晚不管怎样,至少帮你把你的一千块给追回来!”** 顾衍这个庭开了很久,直到快下班,他才回到了所里,此刻的齐溪正在收拾电脑准备走人赴约,见了顾衍,她倒是想起了什么—— “顾衍,你给程俊良借钱了吗?他要问你借了的话,你把借款的截图证明给我,我今晚和他吃饭问他要回来,他打算问我借一万块呢。” 顾衍皱了皱眉:“没问我借,你今晚和他吃饭?就你们两个人?” 齐溪点了点头:“是的,约好时间了,我马上走。” 结果齐溪刚准备走人,顾衍的声音就响了—— “我今晚没饭吃。” 啊? 齐溪停住了脚步,有些意外道:“你今晚不是不吃了要减肥吗?” 顾衍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生闷气,这男人瞪着齐溪:“我还需要减肥吗?你是在讽刺我胖吗?” “……” 明明是你自己说的要减肥啊! “总之我饿了,我要吃饭。”顾衍的声音镇定而坦荡,“但是我没钱了。” 他看了齐溪一眼,平静道:“钱已经为你相亲买单花完了。” “……” 好吧好吧! “那你不介意的话,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和程俊良吃饭呢?” 顾衍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勉强:“也行吧。” 只是虽然这么说,但是他走得比齐溪还快:“在哪里吃?” “……” ** 齐溪找的是个平价的大排档,气氛挺热闹,然而到了齐溪这一桌,成了热闹气氛里的格格不入。 顾衍和齐溪坐了一排,他看着对面的程俊良,连客套话也懒得讲,带了审视和戒备,直接开门见山道:“你为什么问齐溪借这么多钱?” 虽然气氛有点沉重,但看顾衍这个样子,齐溪想,他下面一句一定是嫌程俊良不够意思,即便问不熟悉的齐溪都借钱了,还不问曾经是室友的顾衍借。 毕竟齐溪早就和顾衍讲过今天程俊良和自己约饭的目的是借钱,顾衍这还愿意跟着一起来,恐怕和自己一样,对这位同窗是有些担忧的,因此也不排斥把钱借给他救急,不然这类借钱宴,谁愿意没事沾上呢!都是生怕自己跑得不够快。 果不其然,下一刻,顾衍就开了口:“你别问她借。” 就在齐溪以为顾衍要对程俊良慷慨解囊,说出那句“问我借”之时,却听顾衍一字一顿道—— “她还欠了我不少钱,没钱借给你。” ??? 这发展好像不太对啊…… 程俊良果然一脸尴尬,倒是顾衍镇定自若地喝起茶来。 沉默了片刻,程俊良终于绷不住,他叹了口气,一脸羞愧和无措:“对不起,借钱这事,你们就当我没说过吧,借其余同学那些钱,我也都记着,我一定会一笔一笔还的……” 程俊良说着,就打算起身离开,也是这时,顾衍才又再次开了口:“你缺多少?” 程俊良很局促:“就只剩下一万块缺口……” “我借给你。” 别说程俊良,齐溪也很意外,唯一淡定的就是说话的顾衍本人,这位债主抿了抿唇:“但你要坦白你到底为什么突然需要这么多钱。” …… 程俊良本来已经觉得借钱无望,如今峰回路转,他这段时间来的故作坚强终于再也撑不下去—— “不是我家里有人生病,也不是我自己去提前消费借了网贷,我借钱单纯是我自己把一个案子办砸了。” 程俊良说起事情起因,终于露出了疲惫和痛苦:“我虽然在学校成绩算中上,但英语是拖后腿的地方,现在竞合这样的大所都要考核英语,我根本进不去,想着快点挣钱养家,所以就找了家小所入职,虽说比较小,但入职条件表示除了底薪外,案子里还有分成,听起来自由度也挺大,只要自己足够努力,挣的钱不会比大所差。” “可入职后我才发现自己还是想的太简单了,小所能接到的都是小案子,像我们这样的新律师就更别说还能拓展案源了。就那些鸡毛蒜皮的民事小案子,有时候跑前跑后忙死累死,结果当事人可能突然撤诉了,或者赖账了,或者案子无法推进了,总之是一地鸡毛,钱也没挣着几个……” ……随着程俊良的讲述,齐溪和顾衍才了解了程俊良借钱的真相—— 他好不容易接到了一个借款纠纷案件,标的额虽小,但胜在有借条,资金流转也有明确证据,是个相对而言比较好打的官司,只需要按部就班走完流程就行,可问题就出在这借条上。 “客户把借条的原件给了我,我就放在了桌上,结果那几天正好帮我的带教律师整理卷宗,也不知道怎么的,那借条原件就被弄丢了,怎么找都找不着。” 程俊良垂下了视线,一脸的羞愧难当:“现在案子因为借条原件的损毁,面临败诉的风险,客户要求我把这钱赔出来,不然就要来律所拉横幅闹事,这客户甚至找人人肉了我爸妈的联系方式,打电话骚扰他们要求我立刻把钱赔出来……” 齐溪这下终于有些明白过来:“所以大家问你借钱的原因,你死活不说是因为觉得太没面子了?” 程俊良默认了齐溪的话:“这种事传出去太难听了,而且犯了这样的低级错误,确实是我的问题。我知道大家都很好奇我借钱的原因,我也本可以骗大家说家人突然生病急用钱这种话,但我不想骗人。” “所以你就选择了支支吾吾什么也不说?” “恩。” 程俊良有点急切:“但我一定会还钱的,大家愿意借给我,我都记得这份恩情,就是不会那么快……” 看着程俊良身上那件洗得已经发白的衬衫,齐溪心里也不太好受:“总共灭失的证据欠条里是多少金额?” “十二万……” 饶是知道这数额大概不小,一听这数字,齐溪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像程俊良这样在小所开始自己职业生涯的实习律师,很可能不吃不喝,也得两年才有这些税后收入,更何况程俊良还有房租、吃饭交通等等成本要承担了…… “你说就差一万块了,那你问同学们已经一共借了十一万了?” 程俊良低下了头:“我问其余同学还有亲戚借了一共将近五万。” “那其余六万呢?” “我借的网贷。” 齐溪头痛地直想扶额:“问题是,网贷利息那么高,而且也有偿还的周期,你这笔钱根本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周转来的,等六万的网贷到期后你打算怎样?拆东墙补西墙去借另一个平台的网贷?然后积欠的债务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你自己就是法学生,现在还是个实习律师,你能不知道这些借网贷受害者后续的遭遇吗?你才这么年轻,就把自己信用搞坏了,以后房贷车贷什么也贷款不到,还可能被各种催债电话骚扰到崩溃!” 顾衍相比冷静很多:“那你律所怎么说?正常情况,你是实习律师,你不应该单独承办案件,出了这种差池,你的带教律师是不是也有过错,忘记对你做出风险提示?他应该去和客户沟通,上报律所,律所也应该为此担责,帮你尽可能减少损失才是。” 结果不说还好,一说,程俊良的表情更垮了:“我没敢说。我的带教律师很严格,虽然没提醒我,但这确实是我自己疏忽了,当时那个客户自己身上没有口袋,说自己正在搬家,生怕原件丢了,求我暂时保管几天,我心软答应了,但明明收好在桌上的,可再找的时候就没了。” “我一旦和带教律师坦白这个事,律所肯定会开除我,这笔十二万的赔偿,带教律师没有过错,也不可能会给我出,到时候除了让我的名声在法律圈一塌糊涂外,没有任何帮助,甚至可能失去现有的工作,那样我连还钱的能力都没了……” 齐溪和顾衍对视了一眼,也觉得这可真是进退两难,但两人显然都觉得赔钱并不是良策,几乎只是几个眼神交流,齐溪就知道,顾衍和自己恐怕是想到一块去了。 果不其然,很快顾衍的话证明了齐溪的猜测—— “也就是说,你这个客户借给了被告十二万,并且有一张对方手写的借条,目前是找你希望通过起诉手段强制执行要回这笔借款,结果你把借条原件丢了,导致客户来你这闹事,要求你赔付这十二万?” 程俊良点了点头:“是的,没错。” 齐溪看了顾衍一眼,直接接过了顾衍的话头:“那你为什么要自己赔付?你就不应该赔呀!” 程俊良愣了愣。 “证据灭失不一定打不赢官司呀!”齐溪看向了程俊良,“借条丢了确实不利于案子胜诉,可并不是说一定就不能赢官司了,因为你的当事人和被告之间,很可能有别的证据链能证明这笔借款的存在,而且就算没有借条,只要被告不知道证据灭失了,很可能因为心虚还是会直接承认这笔借款的存在。” 顾衍也抿了下唇:“原本你有借条原件,那么结果就是案子胜诉,你可以替客户申请强制执行,如果现在没有借条,但你能为对方达成的结果不变,仍旧能让你的当事人胜诉,那有没有借条并不影响,你根本不需要自己去赔偿这十二万。” 一语点醒梦中人,程俊良听完,果然醍醐灌顶,眼睛都亮了,他拍了拍脑袋:“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他懊恼道,“事情发生后我只想着自己有问题只能赔钱了,脑子一根筋,根本没往你们说的路子上去想!” “总之,你好好和客户沟通下,让客户配合提供其余辅证,努力打赢这个官司,这十二万,你就不用承担了。” 程俊良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没错!” 他说完,看向了齐溪和顾衍:“多谢你们!我这就去联系客户!” 程俊良赶着去和客户沟通,匆匆谢完买完单就走了,留下齐溪和顾衍等待甜品。 程俊良一走,齐溪就没忍住自夸:“你看,我人缘还是很好的,程俊良最后这一万所以没问你借,反而问我借了,这说明在他潜意识里,还是觉得我这人大方可靠上路子。” 结果顾衍看了她一眼,无情地打断了齐溪的自我吹嘘:“我看是因为觉得只有你才看起来人傻钱多好骗。” “……” “以后别随便借钱给别的男生。” “啊?为什么?” “你都还欠着我的钱,还问我为什么?难道打算欠着我的钱还要去借给别人解人家的燃眉之急?”顾衍一本正经冷酷道,“以后我是你的债主,第一顺位的,有优先权的那种,你注意点。” 行吧…… 齐溪想了想,觉得确实无法反驳,她决定还是讨好一下自己的债主:“感觉你还没吃饱,要不要加个甜品?听说这家的榴莲酥特别好吃……” 结果话还没说完,顾衍几乎迫不及待地打断了她:“不要了!” 这男人咳了咳,镇定自若道:“你省着点钱,早点还给我,不要乱点什么甜品了。在分期还清我的钱之前,榴莲也不要再买了。” “那我就没办法平时请你吃榴莲了……” 齐溪以为自己这话下去,顾衍会赦免自己平日里“上供”水果的义务,没想到这男人一点也没迟疑,径自道:“没关系,吃点便宜的,苹果什么的就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绿茶女主和男配在〕〔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还能苟[星际]〕〔我加载了修仙游戏〕〔禁止殴打逃生游戏〕〔南太太马甲A爆了〕〔拯救卑微偏执男配〕〔穿到乱世搞基建(〕〔表妹每天都病怏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