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立哑巴女婿〕〔秦峰〕〔萌宝有请:总裁爹〕〔战神狂婿〕〔绝世战神免费阅读〕〔沈七夜绝世战神〕〔十年归来沈七夜〕〔绝世狂龙战神〕〔绝世战神〕〔楚天江和花瑾婷〕〔战神狂婿〕〔绝世战神(沈七夜〕〔退役兵王〕〔最初的眷恋〕〔东海王者〕〔龙纹钢印〕〔战神十年归来〕〔超级战神〕〔境主〕〔沈七夜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才女状师:夫君是boss 第三十四章 颠覆记忆的真相
    夜骞一行人刚把萧初云的眼睛蒙上,没走两步她便将眼睛上的黑布扯了下来,见夜骞忽然转过身,眼中带着几分怒气的看着她,随即说道:“我跑不掉,又走不了的,难不成你们这岸陵分舵,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夜骞没有转过身,而是背着手,似乎满不在意的说着:“秘密不少,但最会保守秘密的不就是死人吗?所以萧姑娘还是乖乖听话为好!”

    无奈之下,萧初云只得乖乖又被蒙上双眼,不过再蒙上双眼之前她又细细的看了一眼这里,萧初云确定这是城外,可她对岸陵不熟悉,无法确定这是哪里,只能自己暗暗的数着步子,记着大概得时间,如果能有幸出去,还可以依靠着这个能找到大致的方向。

    有了大约两炷香的时间,只听得一声机关锁簧和石块碰撞的声音,迎面便是一阵清凉之意扑了过来,只是在这寒冷的冬季里,最不需要的就是清凉。

    这阵清凉,让萧初云不禁的阵阵发抖,浑身汗毛瞬间都立了起来,每迈出的一步,都在散发着身上仅有的热度,每一口呼吸都像是透着冰冷。

    “舵主大哥,你能不能给我加件衣服,我马上就要冻死啦!我冻死了谁给你们教主做鱼吃啊!不管怎样你们也要对俘虏有点人道主义精神啊!”萧初云懂得瑟瑟发抖,想搓一搓手掌,却奈何胳膊都被两个喽啰架了起来。

    夜骞没有搭理她,而是继续往前走着,越往前走一阵炒菜的烟火气息变越发的浓重,只是听着嘶啦嘶啦的声音,却闻不到一丝的辣意,只可惜在这个时代辣椒还没有传到这里,这里人怕是这辈子也没有福尝到辛辣刺激的麻辣鱼了!

    萧初云此时对着岸陵分舵倒是充满了好奇心,这舵主可玩的一手的好神秘,去哪都不让看,唯一的可能就是:一旦看到,便知晓这里是何地,那他这个舵主便也藏不了。

    不过这样的地方,想来也是不多,要么是在市集中最显眼且最不让人怀疑的地方,要么便是山野之中最突兀的一个。

    萧初云在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身处一个不大不小的厨房中,最有趣的是这厨房里什么都没有,甚至是见生火的柴火都没有,一眼望过去,只有菜刀和切肉的砧板,就连那锅还是乌漆嘛且黑油乎乎没刷过的。

    萧初云见状甚是无奈的扶着灶台,一脸无语的微微笑着,看着这脏的不能再脏的锅灶,缓缓说道:“我说舵主啊!你们教主是男的女的?还是不男不女?这也太变态了吧!让我给他做鱼,什么东西都不给,他这是和我有深仇大恨吗?”

    夜骞轻轻一笑,在她身后打量了一眼这间厨房,随即说道:“想活总得付出点代价,你说是吧!”

    话音落,萧初云转身耐着性子,依旧是那般心平气和的说着:“没火没锅没什么问题,但是要你的教主吃到鱼,就必须让他见我!”

    “呃!”

    话音落,夜骞一把掐住了萧初云的脖子,一步一步的走着,萧初云双手紧抓着他的手,踮着脚一步一步向后退着,直到墙角,夜骞甚是不耐烦的说着:“你觉得你可以和我谈条件吗?”

    萧初云哑着声音,轻微咳嗽着,一字一句甚是费劲的说着:“如果双鱼玉佩的秘密就这么简单,你们何必留我到现在呢!因为……这个秘密连你们也是一知半解,你们教主只能希冀于我!”

    夜骞慢慢松了手,从袖管里拿出帕巾甚是嫌弃的擦了擦手,低头思虑了片刻,随即缓缓的摘下自己脸上的面具,静静的看着萧初云,一言不发。

    看着昏暗的目光,萧初云抬头瞧了一眼面前这个人,这个人长着一双很美得丹凤眼,一双异常秀气的眉毛,肤色在幽暗的地方,到更胜雪白、粉嫩。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就连他那双很美的丹凤眼,都透着冰冷和无情。眉心的一点朱砂痣,到让他更显的如一个冷美人一般。

    萧初云看着夜骞一时间尽然出了神,发呆的看了他许久,只是这夜骞,眉目一低,随即不苟言笑道:“夜骞,就是波月教教主!”

    “你……你……你就是波月教教主?呵……呵呵~你可别逗我了,你不是这里的舵主嘛!”萧初云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强颜欢笑的说着。

    “这里的舵主叫偃服!”夜骞冷言到。

    “偃服?他……又是谁啊?”萧初云有些不解的说着。

    夜骞很是傲娇的抬眼看着萧初云,随即冷哼一声,缓缓说道:“你不是想知道灭萧家满门的是谁吗?”

    “是他!是你口中的偃服!是不是!”萧初云顿时急了眼,上前拉着夜骞的衣袖,红着眼睛甚是焦急的问着。

    夜骞微微低眼甚是高傲的俯视萧初云,轻声说道:“那天,是酉时刚过,偃服只是其中之一,一共五个人,不到半个时辰,萧府上下包括萧正卿夫妇,都死了!”

    话音落了,萧初云的眼泪也滑到了下颌,还未掉在地上,又是两行清泪顺势滑落,顿时哑口无言的她,甚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夜骞。

    萧初云的心此时犹如刀割一样,每一滴血都化成了眼泪,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地上。看着夜骞将萧府上下五十多条人命说的这么轻巧,想不透这看似清秀的面孔之下,尽然是这般冷漠。

    “萧家上下五十多条人命,都是无辜的人命啊!你怎么可以说的这般轻巧?他们与你有什么怨有什么仇,你要将萧府杀的片甲不留,你还有没有人性啊!”萧初云哭的泪流满面,声嘶力竭的喊着。

    “无冤无仇!但萧正卿太不识趣,敬酒不吃吃罚酒,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和我有什么关系?”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哈哈哈哈……这句话你说的就不脸红吗?把杀人说的这般冠冕堂皇!”

    这时,有一喽啰提着刀迅速走了进来,见夜骞脱了面具,顺势一愣,顿时间将快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夜骞微微转身,用余光扫了一眼,随即冷言到:“不用遮遮掩掩,说吧!”

    那喽啰听后顿时回答道:“禀教主,钟窈琴带着已经昏迷的江越来了,是否要放他们进来?”

    “江越……!”萧初云顿时有些慌了,她没想到江越也会中那个钟窈琴的圈套,也会被弄到这来。

    夜骞看了一眼萧初云,随即将目光微微转向那名喽啰,毫不在意的说着:“杀了!”

    “不!别杀他!”萧初云连忙拉住了那名喽啰,随即转身看向夜骞,泪流满面的说着。

    夜骞嘴角微微一笑,对着满屋子的喽啰摆了摆手,喽啰便都匆匆的退了出去。低下头看着萧初云,一步一步的朝她走了过去。

    直到萧初云退到锅灶边上,夜骞停下了脚步,依旧是一言不发的冷眼看着她,看着萧初云眼泪不停的往下掉,眼睛也哭的红肿布满血丝,满脸的泪痕,一声一声的抽泣着,只听着萧初云说道:“我拿双鱼玉佩和你交换,换江越的命!”

    夜骞此时冷笑了几声,抬手噙着萧初云的下颌,随即似笑非笑的说着:“我知道玉佩就在你身上,我要的是你爹萧正卿隐藏起来的秘密!真正的秘密!关于龙脉真正的秘密!”

    话音落,见萧初云依旧有些一知半解,便又复说道:“四年前,天下突然流传着关于龙脉的秘密,世人都只知龙脉的关键是双鱼玉佩,却不知你爹一招移山倒海,声东击西,让双鱼玉佩消失了四年,在你的身上待了四年,你可知是为什么?”

    萧初云红着眼睛,一滴眼泪滑落到耳垂,她对这个是一知半解,虽然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但是不知为何总有一丝疑问,于是故作茫然的摇了摇头。

    这时,夜骞松了手,整理了下衣袖,转身开始踱步,一边走一边说道:“在萧府灭门前,萧府的眼线曾经回报,说你九岁那年并不是从假山上摔下,而是被你父亲从阁楼上推下,随后扔到假山旁的湖里,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从那以后,你父亲遣散了所有随从并秘密送到了四面八方,他将整个萧府的下人都换了一个遍,而这个秘密本该成为永远的秘密,却不想你的好哥哥却在美色上跌了一个跟头,将这一切和盘托出,到了我的耳朵里,所以萧家才会灭门!”

    此时,萧初云犹如当头棒喝一般,她曾经想过千万种可能,却从来没想过以前的萧初云昏迷了三个月的真正原因,居然是她的父亲一手策划的。

    不过,这也证实了萧初云心里的疑问,那个九岁女童,的确知道了一些至关重要的秘密,否则萧正卿也不会如此。

    可若是……若是萧正卿真的想杀了他的女儿,又何必将萧初云送到自清师傅处呢?难道他不怕萧初云醒来后会说出什么吗?还是他真的有通天彻地之能,知道一个天外来客会代替萧初云?

    不!萧正卿绝对没这个本事,可这件事的真假内情,怕是也只有以前的萧初云才知道了!

    萧初云拭去了眼角的泪水,擦净了脸上的泪痕,站直了身子,很是笃定的说着:“所以,你们迟迟不杀我,还有你这般刁难我,都是为了得到我嘴里的那个秘密,得到当年我爹费尽心思隐藏起来的秘密!”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又复说到:“那……我便拿这个秘密和你交换江越命,我要他毫发无伤、平安无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超神机械师〕〔世子很凶〕〔大周仙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老婆是大明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武谪仙〕〔剑来〕〔柯学验尸官〕〔三寸人间〕〔玩家凶猛〕〔海贼之苟到大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