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之时间逆天〕〔胜者为王〕〔叶儿〕〔一世巅峰林炎柳幕〕〔夫人每天都在线打〕〔道士不好惹(又名:〕〔神级上门狂婿〕〔近战狂兵〕〔穿成小可怜后我被〕〔逆天丹帝〕〔最强黄金眼〕〔萌宝1V1:爹地你出〕〔重生柯南当侦探〕〔顾少的宠妻白雅顾〕〔战神无双九重天〕〔都市最强仙尊〕〔与你共赏落日余晖〕〔一品卿士〕〔魅医倾城〕〔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才女状师:夫君是boss 第四十一章 我会记得
    夜晚,在喽啰送来最后一次炭火便匆匆离去,箫初云躲在床上,披着被子看殷云祁在一旁有些冷的瑟瑟发抖,一番思虑抉择下,果断把被子披到了他的身上,见他有些推辞,便说道:“好啦!你若是在冻出什么好歹来,又不知道你那个侍女小离该怎么对我,说不定会把我大卸八块。”

    箫初云盖着殷云祁的衣服,在床上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起来,时至半夜,被梦再次惊醒,出了一头冷汗,可看着依靠在床旁的殷云祁,起身爬过去一看,伸手一摸,脸颊滚烫,整个身子都好像身处在火炉一般,连连叫了几声都没有回应,整个人都处在昏迷状态。

    “殷云祁!殷云祁!哎呀!你说你,不行就别逞强嘛!还学人家发起烧来了!”说话间,将殷云祁平放于床上,将所有能盖的几乎都盖在了他身上,就差身上这件衣服没脱下来。

    焦急的箫初云连忙跑到门口,却发现门已经从外面上了锁,不停地拍打着门窗,却没有一人来开门,甚至是连过来询问的人都没有。回过头看着床上马上烧糊涂的殷云祁,焦急的在屋子里绕了一圈,见墙角的木制脸盆里还有一些凉水,便拿起一旁架子上毛巾,顾不得凉水刺骨,直接弄湿了毛巾,给殷云祁一遍一遍的擦拭着胳膊腿,可一摸他的额头还是滚烫不已,于是将毛巾直接都在一旁,指着殷云祁的鼻子就怨声连连道:“你说你来这儿干嘛!这不是十成十的添乱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的就是你!本姑娘已经够难受的了,还要在半夜伺候你,果真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就这样还要我担心你、在乎你?做你春秋大头梦去!”

    说话间,不停地搓着双手取暖的箫初云,看着一旁在瑟瑟发抖喊着冷的殷云祁,瞬时间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着:“算我欠你的!姑奶奶为了救你豁出去了!你要是敢死或着烧出什么好歹,烧傻了什么的,我可不饶你!”

    话音落,箫初云背对着昏睡的殷云祁,甚是不情愿的解开自己的衣服,解下了自己身上的白色肚兜,待自己衣服穿好,恶狠狠瞅了几眼床上的人,随即揣着满肚子的怨气,走到脸盆旁,对着自己已经冻得发红的双手呵了两口气,还是鼓起勇气忍着冬季凉水的冰冷,将它浸湿,一脸不情愿的将浸湿的肚兜敷与殷云祁的额头上,后面的时间箫初云也没闲着,拿着毛巾往返于脸盆和殷云祁之间,不是过了多久,箫初云的手已经冻得几乎没有知觉,仿佛不是自己一般,使不上一点力气。

    坐到床边,刚想用手摸摸殷云祁的脸,可一想到自己手已经快冻僵了,也摸不出什么温度来,索性直接俯下身子将脸贴了过去感受着殷云祁此时的温度,见已经退下去大半,箫初云也松了一口气,担忧的心也瞬时卸了下来。

    “啊~啊~阿嚏!”箫初云不禁的打了一身冷战,忽然也开始发冷起来。

    箫初云环抱着自己,不禁的搓了搓胳膊,可是这困意打上了头,可这越困却让她越发的冷,回过头看着昏睡的殷云祁,随即撇了撇嘴,低声说道:“呐!我可是忙前忙后照顾了你大半夜,你现在退烧了,我也可以歇一会了,你可别碰我啊!”

    话音落,箫初云也慢慢的爬上了床,躺在了殷云祁身边,揣着两只小手,背对着他蜷缩着睡了起来,睡梦之中,冷意涌上心头,迷迷糊糊的将被子往过拉了拉,盖在了身上。

    清晨,一抹温暖的阳光徐徐落下,可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却看不到一丝光线,只有快要燃尽的蜡烛和微弱的炭火勉强照明。

    殷云祁缓缓醒来,还未睁眼,便觉得身上似乎压着什么东西,睁眼一瞧,原来是箫初云的腿搭在了他的身上,胳膊也环抱着他,感觉头上放着一样东西,用手一摸才发现是女孩子贴身用的肚兜,他记得很清楚,这是箫初云的,在那天从百虫谷将她救回来,给她上药的时候便注意到了,白色绣着一朵简单小花的肚兜。

    转过头看着依偎在身旁的箫初云,见她睡得很熟还时不时地吧唧嘴,便不禁的笑了笑,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见箫初云翻了个身,有要醒来的意思,殷云祁连忙闭上眼睛,装作还未醒的模样。

    箫初云伸了个懒腰,缓缓睁开眼睛,紧接着又打了一个哈欠,才慵懒的看向身边的殷云祁,用手摸了摸,发现体温已经没有昨晚那般滚烫,可还是有低烧,不过还在白天了,那个夜骞总不会放着他不管,想来应该是没什么的,于是松了一口气,继续躺在床上又睡起回笼觉来。

    不知为何,箫初云这次总觉得有人在盯着,让她这个回笼觉丝毫没有的睡意,于是有些烦躁的睁开眼睛,却发现殷云祁已经醒了,而且侧着身子,拄着脑袋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小娘子醒了?昨晚睡得可还好?”殷云祁笑着说道。

    “好你个死人头!你知不知道你昨天快把老娘折腾散架了!”箫初云看着殷云祁甚是气氛的说着。

    殷云祁听到这句话,忽感一头雾水,昨晚他可记得没和面前的小娘子做什么风月之事啊!那何来折腾一说呢?虽是这肚兜挂在他的头上,可小娘子这穿戴整齐的,又怎么会呢?

    于是,便发问道:“小娘子,我怎么折腾你了?还有这......贴身的肚兜为何会在我身上?”

    箫初云顿时几乎连死的心都有了,懊悔的不得了,刚才怎么没把这玩意儿收回来!本来这家伙就贼心不死,现如今让他看到这个,那更是十张嘴都说不清了。刚伸手准备夺回来,哪知殷云祁手拿着肚兜往边上一伸,萧初云更是够不着。

    萧初云在一旁气的是五荤八素,见夺不过便冷着脸坐到一旁,噘着嘴像是世人都欠了她的一样,殷云祁见状微微一笑,刚把手收回来,便听着门口有人敲门。殷云祁立刻捂住了萧初云的口鼻,甚是小心谨慎的看向门外,很是严肃的说着:“谁在打扰我和小娘子?”

    “属下无意冒犯,教主有请!”门外喽啰回答道。

    听着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远了,殷云祁刚想说什么,便直觉得腰上一痛:“啊!小娘子,你下手未免太狠了吧?”

    “狠吗?你昨晚发烧,本姑娘照顾了你一晚上,你还敢说风凉话,还敢如此放肆的调戏我,昨天真的应该让你就这么烧着,说不定烧傻了,你就不会这般惹人讨厌了!”萧初云甚是气愤地说着。

    殷云祁按着刚才被萧初云掐的腰际,慢慢朝着她凑了过去,此刻离她很近,每一次呼吸的气息,落在她的脸颊上,在她耳边轻声带着几分挑逗的说着:“小娘子不会的,若是真的厌恶我,昨晚何必忙前慢后为我擦身子退烧呢?”

    萧初云一转头,差点便于他的唇瓣碰到了一起,看着殷云祁那般邪魅的一笑,看着如此近的距离,萧初云不禁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有些害羞的往后退了退,将头瞥到一边去,说道:“你......你别做春秋大梦了,谁为你擦身子了!想得到挺美!”

    此时,殷云祁望了一眼一旁矮桌上扔着还未干,湿冷湿冷的毛巾,随即看着萧初云说道:“难道不是,昨晚给我擦身子,没有帕子给我敷额,这才将这个脱下的吗?”说着话,将手中的肚兜放于萧初云面前,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小娘子的情深义重,我会记得的!”

    “记得什么!你要是敢记得半点,我......”

    “小娘子就如何?”

    萧初云顿时被堵没了话,直接从他手中拽过肚兜,气的就差瞪眼睛吹胡子了,说道:“你要是敢记得!姑奶奶就绝不放过你!”话音落,直接指着一旁说着:“去那!背对着我!不许回头!敢回头我把你眼睛挖下来!”

    这番话倒是没让殷云祁生气,反倒是觉得她更可爱了些,只是觉得这转不转的有意义吗?那天从百虫谷回来给她上药,有什么是没看到的?也罢!也罢!既然美人如此说,还是转过去为好,在此之前,殷云祁在她身旁又复说了一句:“我好像记得这是女儿家的贴身之物,除母亲之外也只有丈夫能一观了,小娘子这般暗示我的心意,我必定不会辜负!”

    “你!”萧初云看着说完话远远地走到一旁的殷云祁,若不是他走的快,想必这会儿一定是俩耳光已经贴在他脸上了。

    不过片刻,萧初云刚刚穿戴好,门口的敲门声便又复再次响起,殷云祁立刻转身,走到萧初云身旁,很是郑重的说着:“小娘子,一会儿一定要让夜骞去锦台,北斗七星的事,可万万不能说!”

    萧初云带着刚才的怒气,没有搭理他,只是看了殷云祁两眼,随即穿好鞋袜便朝着门口走去,殷云祁见状上前拉住了她,有些无奈却又不得不说的表情看着萧初云,一声轻叹道:“罢了!我索性就告诉你,江越不仅被封了奇经八脉,而且中了十香软筋散,昨天我见到他的时候,差点被偃服所杀,我将他救起,给他服了可以暂时压制十香软筋散的丹药,若是在五天之内,在没有解药,他一身武艺就要被这毒给散尽了,到那时他这辈子就不能练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世子很凶〕〔超神机械师〕〔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老婆是大明星〕〔武谪仙〕〔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周仙吏〕〔烂柯棋缘〕〔第一序列〕〔伏天氏〕〔海贼之苟到大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