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女有心妖有意〕〔隐婚厚爱:重生医〕〔我的超脑能建模〕〔林绾绾萧凌夜〕〔轮回乐园〕〔万界圆梦师〕〔经年情深:苏律师〕〔绝世神皇〕〔重生后正派大佬盯〕〔我们的电影时代〕〔大小姐的异能护卫〕〔超自然事务管理局〕〔绝品透视高手〕〔邪躯〕〔沧元图〕〔大周王侯〕〔我对你暗恋已久〕〔影帝你的小迷妹上〕〔万年小妖爱上我〕〔最强幸运主播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才女状师:夫君是boss 第四十二章 你不配
    “殷云祁,你昨天为何不说?”萧初云顿时就像炸了毛的猫一样,如果她有猫爪,估计会毫不留情的抓上去。

    “小娘子,昨天......”殷云祁还未说,便被萧初云立刻打断。

    “我看你就是心胸狭隘容不得别人,昨天有那么多的机会可以说,你却拖到了现在,若不是我刚才不想理你,你是不是不打算告诉我了?一个人的安危在你眼里就这如此般轻贱吗?”

    “小娘子,他人的安危我从来不会放在心上,救江越也是因为小娘子,若不是怕小娘子伤心,怕他这时早就成了偃服的刀下鬼了!”

    话音落,殷云祁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心下一阵愤怒,为何她只看得到那个人,一点安危便让足以让她如此,而这般救她花心思却依旧入不了她的眼,胸口上的怒火却舍不得对着小娘子发。

    只听着萧初云在一旁甚是愤怒的说着:“我昨天就不应该救你!”

    说罢,便直接朝着门口走去,还不犹豫的拉开门便走了出去。

    从房间一直走到此处的大堂,两人基本上没有说一句话,萧初云一直走在最前面,连头也未回过。

    刚进大堂,便看到夜骞站在堂中拿着一方白色丝帕正在擦拭着一把白玉剑柄的宝剑,那剑身上还刻着满月出云的图案。瞧着萧初云和殷云祁二人像是吵过一架的模样,夜骞便一边擦剑一边说着:“殷兄啊,这萧姑娘在我这可头一次这么生气,是不是昨晚殷兄你太不懂怜香惜玉,粗鲁了些惹恼了萧姑娘?想来也在情理之中,小别胜新婚嘛!”

    殷云祁站在萧初云身旁,看着身旁的姑娘轻笑道:“夜教主想哪里去了,我这小娘子如此可爱动人,我怎会舍得对她动粗呢?怜她、爱她还来不及呢!”

    “呵呵呵~”夜骞听后低头笑了笑。

    萧初云看了这两人几眼,为了江越也不想与殷云祁计较,随即冷着脸看向夜骞,颇为讽刺的说着:“想不到夜教主还有半夜听墙根的习惯?还能知道他昨晚是如何怜我、爱我啊!”

    这句话,把夜骞堵得是一句话也还不上嘴,而一旁的殷云祁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便在一旁说道:“小娘子,昨晚我可是很老实的!”

    萧初云听后,脸上故意露出一抹很假的笑容,抬手便挽着殷云祁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依偎在他的肩头,娇气之中带着几分委屈的说着:“哪有老实?一遍一遍的我都快散架了!今早起来还甚是不满意的说教了我几句,哪有什么怜香惜玉,是吧!”

    殷云祁这时有些胆战心惊的摸了摸萧初云的额头,这是他头一次看到面前的小娘子如此,也是第一次感觉到,有些玩过头了的感觉,虽然美人生气没有小火苗,可整了这一出,也是够呛。

    不过,让他心里最不舒服的就是,小娘子这一切的行为,无不是为了江越,这就如一根鱼刺一样,恰在他的咽喉之处。

    话音落,萧初云放开了殷云祁,从怀里掏出双鱼玉佩,直接亮了出来,冷着脸毫不犹豫的说道:“夜骞!关于龙脉的秘密,我不想再和你兜圈子了,你若是想解开那十八个字的真实的意思,就随我去锦台,回到萧家我告诉你我爹隐藏起来的藏宝图在哪。”

    夜骞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着剑锋,便问道:“此话当真?”

    “当真!”萧初云顿了顿又复说道:“若是你不敢去,那我现在把这玉佩毁了,将着一切的祸根都让它烟消云散!”

    说着话,萧初云便做出要将双鱼玉佩掰断的动作,而这一动作让夜骞着实吓到了,连忙放下剑,对着萧初云便说道:“别着急!我没说我不去!我就是在奇怪,怎么仅这一晚上,姑娘你就如此爽快?难不成昨晚殷兄真的惹恼了姑娘,才赌气这般说?”

    “小娘子,别冲动,玉佩毁了可就没筹码和他讲条件了!”殷云祁在萧初云肩头轻轻拍了拍,随即低声说道。

    萧初云用余光看了殷云祁一眼,随即甚是冷漠的对着夜骞又复说道:“我也有条件,而且你不能讨价还价!你若答应,我便将这财宝悉数奉上,夜教主您自己看着办!”

    话说到这里,殷云祁也明白了萧初云接下来要干嘛,不过是拿双鱼玉佩来换江越的命而已,不过这越听越是一肚子气,脸色也愈发的难看,若不是小娘子还在这里,怕是这个时候他早就走人了。

    “萧姑娘请说!”夜骞说道。

    萧初云放下动作,将玉佩紧紧握在手中,一番慎重的思虑道:“我要十香软筋散的解药和杀我萧家满门那五个人,我要他们五人跪在我萧家五十多条人命的面前,磕头以命谢罪!我想,教主这般成大事的人,应该不会在乎这五个私收金钱背叛了你的人吧?”

    夜骞此时笑了笑,淡淡的说道:“他们五个人,我当然不在乎,既然当初敢背着我收他人钱财,就得担得起这份后果!只不过,我替殷兄可惜,这般如花似玉的媳妇,却一心为了那个男人着想,难怪你们二人一大清早会是如此!”

    三人一番无用的说辞后,夜骞终于答应前去锦台,而这次他除了那五个人之外,还带了三名护卫,据说都是能够以一敌百,善用毒术的死士。

    等萧初云和殷云祁被蒙着面放到了一个棺材里,当棺盖一盖两人顿时处于一片黑暗之中,两人沉寂了许久,都未说一句话。

    “小娘子,你可知你刚才那般说,会有损你的清誉。”殷云祁低声说着。

    “清誉?不是你一开始,就说我是你未过门的媳妇吗?你和我说清誉?你我二人昨日被锁在屋里,被迫共处一室,你以为我还有清誉吗?不是你说要娶我的吗?怎么?我这么说,你后悔了?”萧初云带着几分怨气的说着。

    “无悔!既然小娘子如此说,那等此事了结后,我便昭告天下!”殷云祁这时也有些赌气的说着。

    当棺材盖再次打开的时候,一缕温暖的光线照在了他们身上,冬日里的温暖,此时才有一丝丝感觉到,是那么为温柔、和煦,就像美人一样,让整个人都是暖洋洋的,这感觉仿佛久违了许久。

    萧初云一把扯下了眼睛上的黑布,这才发现他们二人已经离开了那个鬼地方,此时已临近正午,正是一日之间日头最为温暖的时候。

    可殷云祁刚想起身的时候,却忽感一阵头晕目眩,头也痛的不得了,抬手摸了摸脸颊,却发现脸上滚烫的温度,已然不用他人去来试摸了。可抬头看着萧初云终于感到一丝开心的朝着远处走去,便也不想打扰她,随即强撑着身子,尽力装作无事的走在萧初云的身后。

    没走多远,只听得:

    嘭!

    殷云祁应声倒在地上,萧初云顿时停下了脚步,有些不敢相信的转过身,在意料之中的看到他倒在地上,脚缓缓抬起,还是违心的朝他走了过去,蹲在他的身旁,摸了摸他的脸颊,发现这温度要比昨晚还要烫,便再也狠不下心来与他赌运气。

    “殷云祁!你醒醒!不要睡!你听到了吗?不要睡!”萧初云将殷云祁扶起,躺在她的怀里,轻轻拍打着脸颊,不停地喊着。

    “好......”殷云祁听到了萧初云的声音,缓缓地睁开眼睛,只淡淡的说了这一个字,便又匆匆合上了眼睛。

    萧初云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好不容易把殷云祁弄起来,却因为自己的身材矮小,殷云祁整个人的重量几乎都压到了萧初云身上,以至于她每走一步,都可以说是步履维艰。

    “奶奶的!你说你,干什么不好,偏学人家发烧,还越烧越烫,果然是金窝银窝里长大的,一点苦都吃不得!”萧初云每走一步,便说一句吐槽的怨气话。

    不知走了多远,便迎面看到小离架着马车驶了过来,直直的停在他们二人身边。

    “公子怎么了!”小离见状便厉声问道。

    萧初云此时已是累的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看着小离如此的模样,便说道:“奶奶的!还不快过来接着你家公子,再不来我就要累死了!”

    小离连忙跑了过来,一搀扶这才知道,殷云祁此时正发着高烧,还没等小离说什么,萧初云便在一旁气喘吁吁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再不来,我怕是也要昏过去了!”

    “是一个叫夜骞的人,告诉我们的!”小离搀扶着殷云祁上了马车,仔细的给盖好了带来的被子。

    当萧初云刚要准备上车的时候,一把被小离毫不留情的推到一旁,一张本就没有多少血色的脸,此时却更显得冷漠无情,小离一步一步逼着萧初云后退,忽然停下了脚步,开口冷言道:“公子为何会如此,说!”

    这一声,忽然把萧初云吓得够呛,一时间竟忘了小离也是视她为眼中的肉中刺的人物,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这一说让小离的愤怒的小火苗更旺盛了些,此时的小离恨不得将萧初云撕碎,狠狠地说道:“公子竟然脱下衣服给你取暖?萧初云!你也不看看你是谁,你配吗?”

    话音落,小离便顺势转身走向马车,调转了方向,随即跳了上去,马鞭一挥便扬长而去,只留下萧初云一人留在原地,掐着腰缓着气,只道是她这边还有苦无处诉呢!

    看着马车远去的,不禁的低声说道:“我配吗!怎么说我在现代也是医科大学毕业高材生,一有文凭、二有美貌的,要不是来到了这莫名其妙的古代,他就算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吃不着呢!我看你才是狗眼看人低!有眼不识金镶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仙王的日常生活〕〔诡秘之主〕〔神秘复苏〕〔今夜星辰似你〕〔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手术直播间〕〔当医生开了外挂〕〔诸天尽头〕〔剧透诸天万界〕〔伏天氏〕〔诸天之带头大哥〕〔绝对一番〕〔圣光降临漫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