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幻世界反派大召〕〔我的地球爸爸〕〔乡野透视小村医〕〔匠心〕〔网游之最强法王〕〔新月梦竹剑〕〔御天〕〔三国之随身魔法塔〕〔农女种田:拐个将〕〔女配逆袭之男主跪〕〔原来对家BOSS暗恋〕〔乡村透视仙医〕〔本宫玩转高科技〕〔逃婚王妃很逍遥〕〔重生狂妻,慕少花〕〔农女的锦鲤人生〕〔借阴寿2〕〔厉少宠妻入骨〕〔往日黎明〕〔狂帝的一品魔妃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才女状师:夫君是boss 第五十三章 壁上观
    殷云祁在岸陵驿站躺了三天,萧初云也在房门外守了三天,也看着他昏迷了三天,同样也看着钟窈琴缠在江越身边三天了。

    看着日出日落三次,两个晚上的满天星晨,纵使这时间隔了几千年 ,但这漫天星辰都从未改变过 ,几乎是连北斗七星的位置 因为变动过几分 。

    人人都说物是人非,天上的星辰几千年也从未变化过,看见了人世间多少的悲欢离合,不知道在现代,他们所看到的星辰天空是不是也一样 。

    “公子没事了!”小离忽然出现在萧初云身后。

    萧初云失落的趴在栏杆上,回过头看了一眼小离,随即转过头有看着远处,缓缓说道:“我知道……你想让我走,我这里离开。”

    在萧初云转身之间,小离伸手拦住了她,面无表情的说着:“在你回到锦台之前,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萧初云看了她一眼,默默地站在原地,只听着小离说道:“贺小姐当日把萧姑娘扔到百虫谷泄愤,是公子把你救回来的,可姑娘知道公子是怎么把你救过来的吗?”

    “你什么意思?”萧初云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正着脸问道。

    “当日姑娘在百虫谷,虫子爬的满身都是,而且身中百虫之毒昏迷不醒,是公子将身上的衣服脱下帮你替换,而公子在冬日里几乎是光着身子回来,身上就穿了一件贴身的寝衣。在百姓的众目睽睽之下 ,姑娘是被我家公子抱回客栈!”小离在萧初云耳边说道。

    “那我身上的伤……到底是你还是殷云祁?”萧初云很严肃的问着。

    小离向后退了两步,行礼作揖道:“我要回去照顾我家公子了,小姑娘想走就快点走吧!不然留下来也只是拖累我家公子!”

    说罢,小离转身进了殷云祁的房间,重重的关上了门,萧初云看着紧闭的门口,沉默了半晌,才转过头朝着夜骞的房间走了过去。

    咚咚咚

    “进来!”夜骞在屋内说道。

    萧初云冷着脸走了进去,见夜骞坐在桌前正在慢慢品着清茶,二话不说的坐在他的对面,随即说道:“夜教主好手段!答应我让凶手绳之以法,半路上又让他们来杀我,你是不想要宝藏了,是吧?”

    夜骞嘴角轻轻一笑,抿了一口杯中清茶,随即说道:“他们是我放的没错,可我最终的目的是让他们提前闭嘴,就这么简单!”

    “五个凶手,两个死了,一个被打的半死不活,还有两个健全的!夜教主,明天就是除夕了,我不想我家的案子等到明年!同样……传说中的宝藏,你也不想夜长梦多吧?”萧初云冷言到。

    “萧姑娘是想快点结案?”

    “你答应我的,江越的命和萧家灭门案,你只完成了一半,可别出尔反尔啊!”

    夜骞此时给萧初云倒了一杯清茶,递到了她的面前,随即很是从容的说着:“现在启程去锦台也不是不可以,这殷公子你的夫君,他可是为了你连命都没了,你就这么不管不顾吗?”

    萧初云拿起面前的杯子,一边将杯子中的茶倒在地上一边说道:“如果你想慢一点也可以啊!只怕那些财宝不止你一个人觊觎,哈!”

    说罢,萧初云转身离开了夜骞的房间,一个人独自走到院落之中,有些冷的瑟瑟发抖,不禁的搓着双手,看着四周干枯的树枝,不禁的一声叹气。

    转头之间,看到江越走了过来,站在她的身旁,一言不发的模样,便也默默地站在原地,看着远处地上才慢慢泛起的草色,顿时让她想起那句: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看到夜骞下来,萧初云便便转身走了过去,直面说道:“你有马吗?我想骑马回去,不想在坐马车了!”

    夜骞看了一眼江越,随即看向萧初云笑着说道:“马我是有,但萧姑娘会骑吗?”

    “会不会骑,摔两下就会了!人嘛,总要学着长大的!”萧初云低头苦笑道。

    这时,江越走了过来,站在萧初云身旁,甚是心疼的说着:“我教你……”

    话音落,钟窈琴也从屋里走了出来了,萧初云顿时转身离去,走向夜骞的车马旁,直接挑了一匹此刻瘦弱的马匹,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声音极小的说道:“马儿啊!马儿啊!你千万不要欺负我啊!”

    “萧姑娘,骑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摔下来可是会没命的。”钟窈琴走了过来说道。

    萧初云轻抚着马儿,随即说道:“所以啊!挑了一个瘦小的,摔下来不至于断胳膊短腿!倒是你啊,表面上娇滴滴的,当心什么时候狐狸尾巴漏出来啊!”

    话音落,见江越走了过来,萧初云二话不说废了老大的力气爬上马,勒紧缰绳磕了磕马肚子,便慢悠悠的走了起来。

    不过多时,夜骞的车马也追了上来,而江越也是骑着马,依旧是沉默不语的陪在萧初云身边。

    在天之将黑的时候,夜骞一行人终于到了锦台驿站,这里和岸陵完全像是两个季节。

    这个时候的锦台,树木都已抽出绿芽,路边的野草也已经泛绿,早上从岸陵驿站出发之时,还冻得瑟瑟发抖,而锦台早已经是步入春暖花开的时候。

    而萧初云骑了一天的马,早已经是浑身酸痛,尤其是两个胳膊,勒了一天的缰绳,早已经是酸软的没了知觉,犹如挂了千斤坠一般瑟瑟发抖。

    到了锦台驿站门口,众人停下了车马,而萧初云基本上已经没有力气,勒住缰绳将马勒停。

    江越立刻上前一把勒住萧初云手中的缰绳,见萧初云两个胳膊发抖的模样,没来得及多想,便将萧初云一把抱到他的马上,随即说道:“不会骑马,就别逞强。”

    萧初云低着头沉闷着脸,悻悻的说道:“那又如何?”

    江越抱着萧初云径直走进了驿站,而江越本身就是锦台县衙的捕快,所以驿差也没有过多询问,直接带着他们去了房间。

    将萧初云放在床上,江越蹲在她的面前,轻轻的揉着她的胳膊,见她两只胳膊又红又肿的,一捏一个坑,想说什么可又心疼的说不出话来。

    “你不去看看你的美人吗?她等了你一天啊!”

    “她是美人,可我现在只想和你待一会儿……”

    江越低着头,一边给她揉着胳膊,一边低沉着脸,轻声说道。

    萧初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故意空出一只手,嘴角微微一笑有些调戏轻浮,伸手挑起江越的下颌,微微俯下身子,说道:“我记得你和我说过:我答应你,不是现在。当时……我还很开心,因为你终于答应我了,让我跟在你身边,可你说的……不是现在,难不成就是为了让我看你和钟窈琴花前月下?”

    “我没有……”江越握着萧初云的双手,又给她轻轻揉着胳膊。

    “没有?你是说没和我说过那句话,还是说这些天我看到的那些都是假的?”萧初云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不是问我,到你隐瞒了你什么,那一身验死验伤的本事从哪儿来吗?”

    江越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面带严肃的缓缓抬头看着萧初云,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你不想说,可以不说。”

    萧初云张了张嘴,抿了抿嘴,鼓起勇气说道:“你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做二十一世纪的地方吗?”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江越说道。

    “我不是萧初云!你听到这个,或许以为我疯了,但我要告诉你,我的家乡在二十一世纪。有一天,我受了伤不省人事,一夜之间梦醒了,我便成了九岁的萧初云,你可以认为是借尸还魂,也可以认为是鬼魂夺舍,”

    “你累了……”

    萧初云一把将她的胳膊从江越手中抽了出来,顿时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以为四年前我摔坏了脑子,但我要再告诉你一遍,原来的萧初云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我在我的家乡是学医的,虽然没有出师,只是学了一点皮毛,但是验死验伤已经足够了!”顿了顿,又复说到:“你不是也说,一个尼姑是不可能知道这些的,所以……你以后认为我是失忆,还是疯了、傻了,还是说的醉话,都可以!但别怀疑我的身份,我比谁都想回到我的家乡,可我回不去!”

    另一旁,在岸陵昏迷了三天的殷云祁终于悠悠转醒,身旁的小离将他扶起,喝了一碗温度刚刚好的参汤,喝了一小口,便问道:“小娘子呢?”

    小离转到一旁置气道:“走了!”

    殷云祁转过头看了小离一眼,便将手中的参汤放到一旁,冷着脸说道:“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擅作主张了?”

    “小离不敢!只是觉得公子原本可以做壁上观,可为了她连半条命都没了,小离替公子感到不值!”小离在一旁气呼呼的说着。

    “壁上观?这词很好啊!我若真的做了壁上观,恐怕小娘子这一刻,心里就没我的存在了!”殷云祁顿了顿又复说到:“他们什么时候走的?”

    “早上,萧姑娘见公子没事了,便和夜骞走了!”小离低头回答道。

    殷云祁转过头看着小离有些不悦的说道:“以后我和小娘子的事,你不许插手!另外……告诉跟着小娘子人,锦台一事一旦了结,即刻把她给我带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林辛言宗景灏免费〕〔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网游之生死劫〕〔烂柯棋缘〕〔仙王的日常生活〕〔剑来〕〔当医生开了外挂〕〔九星毒奶〕〔伏天氏〕〔修真聊天群〕〔圣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