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龙狂枭萧阳叶〕〔靠实力开挂〕〔谋断星河〕〔上门龙婿〕〔上门龙婿叶辰免费〕〔主角叫叶辰萧初然〕〔叶辰萧初然 叶辰〕〔上门龙婿全文免费〕〔我真的不想当医生〕〔芜卦〕〔唐晓晓韶华庭〕〔大佬又在套路小朋〕〔萧阳龙王殿〕〔萧阳叶云舒生而为〕〔都市玄医民工叶阳〕〔婚情不渝顾漓〕〔至尊龙婿〕〔叶辰萧初然全部目〕〔末日终战〕〔穿书后我成了女主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第214章 竞争
    陈锋真被唐天心安顿在她的衣柜里。

    衣柜空间倒也不局促,很宽敞,约莫七八平米,乃是个需要走上台阶的步入式衣柜。

    衣柜里整齐悬挂着各型各色的训练服、作战服、礼仪军装以及少量的休闲常服,还有些式样简单朴素的高性能材料内衣裤。

    陈锋新换的大型培养箱被摆放在正中,与唐天心的床直线距离约莫七米,正对着。

    她的理由倒也充分,放在睁开眼就能看见的地方才最安心。

    衣柜门肯定真是不关的,得一直敞着。

    毕竟现在的他太过重要,却又毫无自保之力。

    陈锋对她的理由姑且信了。

    他也不用太担心寂寞无聊,唐天心给他开放了最高的互通式通讯权限。

    陈锋随时可以切换到唐天心的个人智能助手视角,跟随她的视野观察基地里的情况,知道她在与什么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也可以使用近场量子通讯和她随意交谈,但陈锋不会随便打扰她。

    天心纵队为这次行动付出的代价太大,重建绝非易事,唐天心很忙碌。

    除了唐天心,陈锋闲极无聊时还能与丁虎、庞德等原小队与他自己的特别行动队队员交流。

    这部分人都被特许了知晓他幸存的事实。

    陈锋倒也没真那么闲,他要做的事还很多。

    他先花大半天时间把自己的第一视角作战录像给整理出来,并尝试在几乎每一步关键操作嵌入一段自己的语音讲解,描述自己在完成这些事情时具体的体感,心中做出决定的思维过程。

    所谓的关键操作,就是他本人可以轻松完成,但其他人却力不能及的精微控制亦或是高强度机动。

    但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不切实际的打算。

    关键太多了!

    哪怕只是最基础的转向,他做起来也与别人截然不同,里面的细节不说一万,少说也得几十上百个。

    银河人类与普通人类已然有了本质区别,光是运动本能就天差地别,更何况还有更复杂的战术思路演变。

    真要精益求精追求完美,他砸一整年进去都不够分析五分钟的视频,并且里面大半东西别人根本学不了。

    莫可奈何之下,陈锋下调了心理预期,只挑选出近百个并非最关键,但普通战士还有点学习可能的微观技巧。

    陈锋表示,甭管自己做出再高深莫测的东西,别人学不了那就都是废品。

    只要不让他读小学,就是这么自信且张狂。

    在自由阵线的游击队体系下,纯人形态的鹰击甲又更看重单纯的战斗本能,对基础知识的需求较低,留在军队并不需要小学文凭,他还真就没学习压力。

    以这次更强的科技水平,陈锋觉得那小学文凭肯定不简单,虽然多半也能勉强学成,但不肝个三两月是不可能的。

    他没准备逃课,打算回头再学。

    他先把呕心沥血制作的训练教程发给了唐天心,将会由她转发出去,向全人类所有纵队公布。

    随后陈锋便打算翻开“历史书”,唐天心却回了消息,“你这份教程帮大忙了,不过我得把你的声音声线换成丁虎的。丁虎之前是你的直属教官,带你训练也有一个多月了,那么理论上他应该是最了解你的作战风格的人,这勉强能解释他为什么可以解析你的战斗视频。毕竟暂时还不能暴露你还活着的消息。这没问题吧?”

    陈锋无所谓道:“没事。给虎哥蹭蹭热度也挺好的,都是小事。”

    “嗯。”

    二人挂断通讯后没几秒钟,丁虎果然又敲了进来。

    “那个……陈锋啊。”

    “哎,虎哥你说。”

    “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知道。”

    “唉,真是不好意思,我本来坚决不答应的,但队长又说只能这样。唉。我真是没脸皮见人了。”

    丁虎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愧疚。

    陈锋大约能想象得出对面虎哥那涨红着脸羞愤欲死的模样。

    丁虎堂堂顶天立地的七尺男儿,非得逼着他做对他人成果冒名顶替鸠占鹊巢的事,他肯定难受。

    陈锋哈哈大笑:“虎哥你可别,不至于。”

    丁虎又长叹:“唉!”

    陈锋竟如此大度,非但不指责自己,反而宽慰,他更惭愧了。

    陈锋又道:“虎哥你叹什么气。这可是你的机会啊!你已经平庸了太久,该是你登上历史的舞台,成为人类最强教官的时候了!哈哈哈哈!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丁虎:???

    “虎哥你别妄自菲薄,时势造英雄,你扬名立万的时候到了啊。等你爬上去,很多人都会将你视为偶像,你千万要顶住,不然太打击军心。我相信以你的脸皮,还是能扛得住的。别低头,皇冠会掉喔。”

    丁虎:?!!

    虎哥的心态真崩了,说好的安慰呢?

    但他又仔细想,是自己过分,霸占了别人的成果,还要别人毫无埋怨的原谅,本来也挺那啥。

    所以在敲来通讯之前,丁虎是做好心理准备给陈锋骂一顿的,只是没想到这孙贼骂人如此阴损又拐弯抹角。

    我准备好挨骂了,但没准备好被你这么损啊。

    丁虎也开始想象对面陈锋那满脸讥笑的表情,怎一个郁闷了得。

    可恶!

    虎哥好想反驳,又无能为力,差点给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他决定耍赖,“对,我脸皮厚!我就臭不要脸怎么了!你能咋的?”

    真别说,这样一讲,丁虎心中马上轻松了很多。

    不曾想陈锋马上话锋一转,“说得好虎哥!我要的就这效果。其实这份训练教程里大约只有真正内涵的百分之一不到吧,接下来你的任务很重,你要仔细去观察大家训练里比较有滞涩感的地方,把这些问题总结出来。”

    “又或者你得去收集譬如林布、庞德之类拥有一定天赋的战斗成员主动提出的问题。然后把所有信息都统一汇总到我这里,我再来逐一解答。我解答完之后,再从你的口中说出去,当然你自己也得尽可能的系统化信息,制作出新的广泛适用教程,帮助其他纵队战士提升实力。”

    “接下来,我们天心纵队,尤其是特别行动队将会最先得到我的直接辅导,大家也算是一块试验田。我们先让试验田里的禾苗加速茁壮成长,再又迅速的带动自由阵线所有战士提高整体实力。所以你这冒名顶替的事不会只做一次,你得适应。你肩膀上的担子很重。”

    陈锋这最后一句话是用语重心长的语气说出来的。

    丁虎迅速懂了他的良苦用心。

    “多谢。”

    陈锋:“谢个屁,你个臭不要脸的。”

    “哈哈哈,对!我就臭不要脸了。”

    陈锋翻白眼,“没事我挂断了啊,我还忙呢。”

    丁虎嗯了声,马上又道:“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唐队长这会正与火星基地上其他纵队队长召开会议,商量重建纵队的事,你要有兴趣你也旁观一下。”

    陈锋眉毛一挑,这么大的事,咱家老唐都不提醒我。

    想什么呢?

    这么见外的吗?

    等等,她明明都开放了互通权限,却又不讲,那是会议上的情况有点不好?

    陈锋赶紧接通那边,正好听到唐天心用略显愤怒的语气说道:“谁说重建天心纵队是浪费资源?你们看看这份由我们的教官丁虎刚完成的训练教程。你们纵队里有这种优秀教官吗?有人可以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就对陈锋的第一视角作战视频分析到这个程度吗?只有我天心纵队才能做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唐天心说完,一个代表数据传输的方块从她面前会议桌上的虚拟通讯流中飘了过去,停到附近整个会议圆桌上其他近三十名纵队队长面前。

    这些队长开始各自翻阅信息视频。

    唐天心双手抱胸,面无表情。

    自由阵线如今共有数百万个纵队,规模有大有小。

    火星上约莫有十亿人,百万纵队,大的几十万上百万人,小的几百人。

    大纵队和小纵队之间的关系复杂。

    有的小纵队独立存在,有的与大纵队呈依附关系。

    虽然大纵队并不会强迫小纵队成为附庸,但弱者时常会主动靠拢强者,提高自己的存在价值。

    因为崛起时间太短,所有前来投靠的势力和鹰击战士家族都被吸纳进了主基地,天心纵队没有依附关系的小纵队。

    此时参加会议的都是和天心纵队差不多级别,甚至更加庞大的纵队队长。

    良久,这些队长陆陆续续关闭视频,先是各自盘算沉吟许久,然后互相对视,默认选出了一位代表。

    这位代表是白人中年,名为盖乌斯·尤里乌斯。

    他开口说道:“唐队长,我们十分尊敬天心纵队以及您。您和您的队员的牺牲对人类意义重大,请容许我们对您致意崇高的敬意。”

    说完,众多队长的虚拟形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行了个郑重的军礼。

    “但是,在我们抗争的历史上,天心纵队不是第一个付出重大牺牲的纵队,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我们每个人都随时做好准备,沿着烈士们前进的道路一往无前直至死亡。我们理解你的心情,但你应该明白如今自由阵线的资源有限。”

    “要重建天心纵队的战力,只能由我们来出人出力出物资。物资还能解决,但我们的战士在长期共同训练与作战中早已互相建立了深厚的友情与默契。如今留给人类的时间不多,临时抽调人选,再让他们重新培养感情与战斗默契,很难达到如今的程度。这不符合资源最优化分配的原则。”

    其他人不约而同的点头。

    意思便是这么个意思了。

    但唐天心不太认可,“那你们到底什么意思?”

    “我们建议唐队长放弃重建,选择加入我们中的一只纵队担任副总指挥,包括我的凯撒纵队,亦或是叶风队长的大风纵队都可以。”

    菲利普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另一名华人女子。

    凯撒纵队与大风纵队是整个火星上如今规模最大,综合实力最强的纵队。

    总成员均在一百五十万左右,鹰击战士近五万。

    这样的邀请可谓诚意十足了。

    就连暗中观察的陈锋都觉得这主意不错,令人信服。

    但陈锋知道唐天心肯定不会答应。

    她就是这样一个表面亲和,实则极度执拗的人。

    这些人对唐天心的了解全部加起来,都不及陈锋的皮毛。

    “不必了。资源最优化原则里面有一条,用最少的力量发挥最大的战场效用。有很多因素可以决定一名指挥官的临场发挥水平,其中一条便是意志。我的意志不能被动摇。”

    “天心纵队不是我一个人的队伍,更是我那一万多名阵亡队友的队伍!我知道你们要说每个人都曾见过或者亲历过这样的牺牲,但人与人的情况不同。你们是你们,我是我。我绝不会放弃我的番号,否则我对不起我的战友。另外,恕我直言,在座诸位里没人有资格人让我给他当助手!”

    “近六年来,我唐天心扭转了光晕战役的战局,这次又从镭的眼皮底下抢回了引力波场和类曲率引擎的技术芯片。我唐天心的战绩最彪炳,我也只相信我自己的能力,所以我不会给任何人打下手!你们是不是看不起我的指挥才能?”

    会场里一片鸦雀无声。

    盖乌斯等人对视一眼,尽皆面露苦笑。

    哪怕之前林布就与他们提过醒,他们也大感吃不消。

    就知道肯定会谈成这样,难缠啊。

    其实这些人并无瞧不起唐天心的意思,也没人敢,只是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坚持与执着。

    比起在会议室里和唐天心讲这道理,他们反倒更宁愿带兵打仗,哪怕战死沙场也来得更心安理得些。

    陈锋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结合他先前收集的一些当前时代的情报,心中有些感概。

    比起世界政府一家独大的过去数条时间线,如今这个自由阵线联盟的内部竞争意识很强烈啊!

    这是在同一个目标下的松散联盟导致的必然意识形态。

    自由阵线很奇怪,既团结又分裂。

    如有必要,一支纵队可以毫不犹豫的为另一支纵队殿后,哪怕牺牲也在所不惜。

    但在平时相互间的竞争意识却又如此的强烈。

    这不能叫自私,只能叫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判断。

    唐天心主导的奇袭计划虽然成功了,但自由阵线为此也付出了十分惨痛的代价。

    唐天心战绩彪炳,但却又失去了几乎所有的精锐战士,她要需要重新证明自己,又必须抽调他人资源。

    事情便在会议桌上陷入僵局。

    陈锋还知道这些指挥官并无落井下石的意思,他们的忌惮不无道理。

    从唐天心的作战风格可以看出她的为人,赌性太重,喜出奇招,且不计后果。

    照着通常的看法,这样的人如果不是才华横溢到顶天立地的话,其实不适合当一把手,最适合的岗位还真就是副手。

    但这又侧面说明其他纵队长的眼光还真就不够洞察。

    譬如陈锋就很清楚,咱家老唐绝对是可以当三军统帅的料,也就是年龄太小,资历浅薄了点而已。

    唐天心的指挥风格非常适合应对无可匹敌的复眼入侵者。

    虽然还是不能赢,但应该能让他看到更多东西。

    陈锋暗自叹气,比起我老陈的经验丰富,你们都太嫩呐。

    会议室里短暂的沉默后,叶风队长站起来说道:“唐队长,这样,我们先暂停内部会议。接下来我们会联合其他星球上的纵队长召开一个扩大会议,更广泛的讨论关于天心纵队重建的问题。我们将在十分钟内给你明确答复。你看怎么样?”

    唐天心点头,“好,那我先回避一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奉打更人〕〔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轮回大劫主〕〔苏沫沫厉司夜小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诡秘之主〕〔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