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差点一波被带走〕〔医武兵王俏总裁〕〔灵魂冠冕〕〔降临废土〕〔无限盗梦之旅〕〔耐力极差的弓箭手〕〔龙伯钓鳌〕〔木叶的次元餐馆〕〔我在鬼界的开荒日〕〔第一次当海盗很紧〕〔维度绝杀〕〔我捡到了一瓶后悔〕〔洪荒之盘王证道〕〔宋武天下〕〔北宋妻管严〕〔赛博机械师〕〔异纹异武〕〔名侦探之如梦方醒〕〔诸界之深渊恶魔〕〔霸总他又被离婚了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亘古大世 第十二章 力生期(上)
    天赐部落外的葱郁茂密的山林中,诸葛瑾云正亦步亦趋的跟着父亲行走在翠绿的杂草中间。此时正是上午,露珠还没有随着太阳的照射而挥发,随着这几人的行走,露珠溅在他们的脚上,沾湿了兽皮鞋面。

    “吼!”

    他们前方一只成年的嗜血恶猿突兀的从树上跳下来,两丈高的身躯丝毫不输于成年的神魔。

    诸葛瑾云眼睛一亮,没等其他成年神魔动手,诸葛瑾云伸手一指点出,一朵雷花窜过去,电在嗜血恶猿的身上。紧接着诸葛瑾云脚步一蹬,人已经跳出去,手里拿着门板大小的阔剑当头就是一剑砍下来。

    嗜血恶猿被诸葛瑾云这雷指一电,顿时皮毛窜起一阵火光,还有嗜血恶猿的一声痛苦的嚎叫。

    不过不要以为这一指头就让嗜血恶猿无力反抗,事实上,这一电指只是给嗜血恶猿带来一阵疼痛和麻痹,身上的火苗连皮肉都没烧坏。

    诸葛瑾云自然也知道自己的电指还为难不了一只成年凶兽,所以他趁着嗜血恶猿还没有从麻痹中反应过来,人已经冲上去一刀砍在恶魔园的脖子上。

    “臭小子,你又……”在诸葛瑾云身后,父亲战山气急败坏的怒吼。

    诸葛瑾云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阔剑已经砍在了嗜血恶猿的脖子上。

    理想中的嗜血恶猿尸首分离的情况没有出现,嗜血恶猿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它的脖子上鲜血淋漓。阔剑搭在它的脖子上,像是砍中了一块木头,入木三分。

    “吼!”这一下没有要得了一个成年嗜血恶猿的命,反而激怒了嗜血恶猿。

    诸葛瑾云还来不及后撤,被愤怒的嗜血恶猿一巴掌拍飞,摔落在地上。

    父亲早就跑了过来,关切的检查诸葛瑾云的身体,确认诸葛瑾云没什么事之后,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抡起大手对着诸葛瑾云的屁股一顿狂煽。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能让老子省省心啊,你说说这是你第几次擅自出手了,你知不知道,刚才的凶兽要是老虎狮子类的,能一口把你撕了。”战山一边说一边后怕。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诸葛瑾云第一次擅自出手,没办法,战山根本不让他对付成年凶兽,最多只让他攻击一些没什么危险的小型凶兽,那对诸葛瑾云来说还能有多少的历练效果。

    诸葛瑾云也不是没有坚持过,不过小胳膊总是拗不过大腿,战山就在旁边拦着,根本不让诸葛瑾云上手。

    没办法,诸葛瑾云只好趁着凶兽出现的一瞬间,自己撇下其他人先出手。

    他那一手电指的速度谁也不及,就算是棕方在攻击速度上都比不了。加上又是突如起来的动手,谁能拦得住他。

    虽然诸葛瑾云自信自己不会有性命之忧,事实也确实没有什么事。可每次都把战山和其他长辈吓了一跳,气的战山每次都要对着诸葛瑾云的屁股打一顿。

    战山打着屁股,诸葛瑾云一脸无奈,很是无语的道:“父亲,您就别打了,咱们神魔什么时候在乎过这种皮肉疼痛了。前面几次求饶就是给您点面子,您就别当真了。”

    这话一说出来,战山的脸一下子就黑了,手上也停下了。

    诸葛瑾云一个出溜,躲开战山,笑嘻嘻的道:“父亲,您看我不是没事吗,我有分寸,我需要历练。”

    战山怒气勃发,几乎暴跳如雷。

    “父亲!”诸葛瑾云收起脸上嬉皮笑脸的神色,郑重的说道:“刚才被嗜血恶猿拍过来的一瞬间,孩儿感觉全身血迹加速循环,气血沸腾。虽然没有趁势突破,可也有了一丝丝的感觉。父亲,请您相信孩儿,我有分寸,我需要一场战斗。”

    这是诸葛瑾云第一次当着战山的面,露出这么郑重和坚持的神色,战山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不该反对了。

    过了几个呼吸,仿佛过了几年一般,战山有些落寞的道:“也许孩儿是对的,可是父亲还是接受不了你如此早早成年,脱离我和你母亲的情况。或许这就是有一个天才的孩子的一点不好的地方,算了,你去动手吧。”

    战山悠长的叹息一声,情绪中包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诸葛瑾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父亲,想了想却是转身拿起自己的阔剑,朝着嗜血恶猿奔去。

    另外一边,嗜血恶猿拍飞诸葛瑾云后并没有逃离,而是陷入疯狂嗜杀的状态。

    棕方等人将嗜血恶猿团团围住,既不杀它,也没有打算放走它,而是颇有默契的把决定权留给诸葛瑾云父子二人。

    眼下诸葛瑾云冲上来,随着棕方一挥手,众多神魔齐齐后退,将中心留出空地,交给冲上来的诸葛瑾云。

    要说整个狩猎队伍当中,唯有战山不赞同诸葛瑾云参与猎杀凶兽。大家也都理解,毕竟那是人家的儿子,换做是自己,自己也会不同意。

    其他人虽然也都是诸葛瑾云的长辈,或许是因为没有陷入关心则乱的心情,又或者见惯了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对于诸葛瑾云想要和凶兽战斗的要求,大家都出乎意料的赞同。

    他们也一直在等着诸葛瑾云亲自一对一动手的时机。

    眼下这个机会出现了,众人互相对视一眼,围成一个大圈,把诸葛瑾云和嗜血恶猿包围在中间,任凭一人一兽在当中战斗。

    诸葛瑾云早就等着这个机会,而且棕方特

    意将这嗜血恶猿打成了重伤,虽然依旧强大,战斗力却直线下降。

    “嘿!”诸葛瑾云高高跳起,手中的阔剑依靠着惯性在空中轮了一个大圈,当头朝着嗜血恶猿的脑袋上打来。

    嗜血恶猿脖子上还有鲜血,用力之下,脖子上血花四溅。两只比诸葛瑾云大腿还粗的红毛手臂伸过来,一个屈起手臂,用自己最坚硬的臂骨一下子拦住阔剑,另外一只手臂一把抓向诸葛瑾云的胸口。

    这嗜血恶猿最是凶残,喜好吃凶兽神魔等生灵的心脏,这一下分明是对着诸葛瑾云的心脏下手。要是被这一下抓住,心脏被抓出来,肯定是必死无疑的。

    诸葛瑾云一击不中,阔剑虽然砍伤了嗜血恶猿的手臂,却砍不断嗜血恶猿的臂骨。这点伤势对嗜血恶猿来说并不大。

    他此时正是凌空状态,看着嗜血恶猿的利爪抓来,脚下用力一踹,踢在嗜血恶猿的手背上,整个人倒飞而起,手中的阔剑也随着他的身躯倒转,在半空中再次画了一个圈,凌空落下。

    “铛!”

    这一下还是被嗜血恶猿的手臂挡住,而且还是在原来的位置。

    血花四溅!

    嗜血恶猿嘶叫哀鸣,筋骨上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显然这一下伤到了它的臂骨,让他的疼痛加剧。

    诸葛瑾云心里一阵无奈,这要是动手的是父亲战山或者棕方叔叔,能一剑砍断了嗜血恶猿的手臂,顺带着带走嗜血恶猿的脖子。换成他出手,连续两次攻击,也只是伤到了骨头,连砍断手臂都做不到。

    此时,嗜血恶猿一双拳头大的眼睛变成血红色,明显是被诸葛瑾云惹怒发疯了,大口嘶吼,嘴中四根利齿宛如獠牙,看起来十分可怖。

    只见这嗜血恶猿低下头去,当头便朝着诸葛瑾云的身体上咬去。另一只手臂从下往上抓去,将诸葛瑾云的身体笼罩在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内。

    上下都是攻击,只要诸葛瑾云逃走的慢点,就能被这嗜血恶猿抓住。

    这个时候的诸葛瑾云异常冷静,双手用力用力一推,松开手中的阔剑,借助反作用力向后躲开。身躯凌空,双手同时捏印,遥遥一指。

    一道雷光发出一声噼里啪啦的声响,在半空中穿梭一瞬间,落在嗜血恶猿的眼睛上。

    雷光朝着眼睛奔袭而来,嗜血恶猿明明感觉到这道雷光很慢,可它就是来不及闭上眼睛躲开。

    顷刻间,雷光落在嗜血恶猿的头上爆炸。

    凶兽就算是再强大,眼睛那也是脆弱的,更何况是没有眼皮保护的眼睛。

    红的、白的、黑的、绿的,颜色不一而足。

    嗜血恶猿双眼成了一团肉糜,什么也看不见。

    痛苦让嗜血恶猿双臂捂住自己的眼睛,手臂上的肌肉还夹着诸葛瑾云的阔剑。

    这嗜血恶猿疼痛之下抓住阔剑愤怒得朝着诸葛瑾云的大致方向甩出去,诸葛瑾云轻松躲开这一剑,任由阔剑射中身后十几丈外的巨树上。

    诸葛瑾云这一躲的动静就好像给嗜血恶猿照亮了大灯,嗜血恶猿发出冲天的怒吼,两条长腿奋力一蹬,身形朝着诸葛瑾云的方向冲撞而来。

    不愧是生活在大荒群山的成年凶兽,就算是失去了双眼,仍旧感知到了诸葛瑾云的方位。

    诸葛瑾云此时刚刚落到地面上,还没来得及躲开,就不得不正面硬抗这只凶兽。

    这一刻,诸葛瑾云挺直腰杆,双目死死的盯着这嗜血恶猿,眼睁睁的看着嗜血恶猿一点点的靠近。

    他从来没感觉自己像是现在这么清楚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双腿微屈下蹲,双臂抬起,十个手指呈抓握状,看着目标,分明就是嗜血恶猿的双臂。

    “嘭!”

    嗜血恶猿冲来,诸葛瑾云双手分毫不差的抓在嗜血恶猿的双臂上,身形如同钢板坚固,方位直直的被嗜血恶猿冲撞的向后滑去,眨眼就是数丈。

    “嘿!”

    诸葛瑾云吐气开声,身形一弓,仿佛一把长弓拉到极限,艰难的抗住嗜血恶猿。

    “呀啊~”

    诸葛瑾云腰弓一扭,嗜血恶猿被他一扭一带,失控的朝着他身后的大树撞去。

    “咚!”

    嗜血恶猿失去目光的辅助,笔直的撞在大树上,一阵头痛欲裂。

    “诸葛瑾云,接着!”

    一柄阔剑飞来!

    棕方适时扔过来一把阔剑,成年神魔使用的。

    诸葛瑾云一把抓住,手臂微微一沉。成年神魔往往都有万斤神力,拿着一把沉重的阔剑自然轻而易举。而诸葛瑾云还没有达到这个力量,拿在手里挥舞起来就感觉有些沉重。

    只是这个时候的诸葛瑾云的双臂正仿佛有千万蚂蚁在噬咬、麻养无比。沉重的阔剑拿在手里,那种肌肉力量紧绷的感觉却让他有种享受的滋味。

    “嘿,畜生,受死吧!”诸葛瑾云双手擎着阔剑,高举过头顶全力朝着嗜血恶猿的头上砍去。

    “嗄!”

    嗜血恶猿头上晕晕乎乎,双眼的伤痛正一波波的侵蚀它的脑海。感觉到危险来临,它慌乱中只是抬起自己钢铁一般的肌肉双臂阻拦。

    “杜昂!”

    阔剑与嗜血恶猿的双臂骨碰撞,嗜血恶猿发出一声惨叫,双臂鲜血如注。

    相反的作用力作用在诸葛瑾云的

    手臂和全身,酸麻的感觉侵袭来,诸葛瑾云大叫一声:“痛快。”

    “嘭!”

    诸葛瑾云手臂抬起,阔剑再次下落,嗜血恶猿根本来不及闪躲,就再次挨了沉重的一击。

    “喀嚓!”

    这一次嗜血恶猿没能挡得住诸葛瑾云这一下,粗壮的双臂臂骨传来清脆的骨折声。诸葛瑾云的阔剑砍在它的头上,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

    诸葛瑾云手中的阔剑反震弹起,忍不住后退两步。

    嗜血恶猿的头骨是全身最坚硬的部位。

    不过就算是最坚硬的部位,那也是头部。受了这一下,嗜血恶猿来嘶叫都忘了,摇摇晃晃的要晕倒。

    这一下伤势最轻也是个脑震荡。

    诸葛瑾云嘿嘿冷笑,单手拿着阔剑轮圆了朝着嗜血恶猿的头上砸去。

    “杜昂!”

    阔剑弹起,诸葛瑾云后退几步。嗜血恶猿的头上鲜血横流,可伤口却不怎么严重。

    “我就不信你的脑壳能扛得住。”诸葛瑾云仍旧没有收手。

    其实这个时候根本没有必要再打了,嗜血恶猿早就因为强烈的震荡彻底昏迷过去了。这个时候就算是七八岁的小孩子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子都能近距离的划破嗜血恶猿的喉咙杀了它。

    没有人阻止诸葛瑾云,诸葛瑾云自己也没反应过来,他只是感觉这样强力的碰撞,全身酸麻的感觉很痛快。

    就仿佛身体里正有很多力量从血肉中钻出来,化在他的手臂中。

    “嘭!”

    又是一击落在嗜血恶猿的头上,诸葛瑾云手臂被反弹而起,气喘吁吁。

    “咔嚓!”

    嗜血恶猿丑恶的嘴巴里早已满是鲜血肉酱,头颅上鲜血如泉眼溢出,眼看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当啷!

    看着死去的嗜血恶猿,阔剑脱离手掌掉在地上。诸葛瑾云就好像抽去了水的海绵,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快!”远处棕方喊叫了一声,他和巨木双双冲到诸葛瑾云面前。

    棕方一把托住诸葛瑾云,巨木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一株人形的老山参,放到诸葛瑾云的嘴边说道:“瑾云,快吃下去。”

    诸葛瑾云闻着老山参的味道,仿佛饿了三天的乞丐看到了大白馒头,一口咬了上去。

    “吭哧!”

    三口两口咬下去老山参,汁水在嘴巴里不停的鼓动。诸葛瑾云紧紧的闭着嘴,半点也舍不得浪费老山参的精华。

    神魔在刚刚度过初生期的时候,会有一次力量的跃迁,从数千斤力气成长为万斤。在这时候,全身的血肉会处于一种饥渴的状态,需要大量的肉食能量供应。

    只是在这大山中,如果随身携带大量的肉食完全就是累赘和吸引凶兽仇恨了。所以在带着诸葛瑾云出来前,巨木早就听烈火奶奶的嘱咐,身上带着一支宝贵的宝药。

    这老山参长成了人形,至少也是生长了两三百年。当中蕴含的药力比起诸葛瑾云上次喝下去的恶鬃头牛的牛角宝血药力还充盈。

    而且这药力不像是牛角宝血那样的汹涌澎湃,如同涓涓细流一般,从诸葛瑾云的胃里流向四肢百骸。

    “咕咕!”

    诸葛瑾云的肚子里发出一阵肠胃蠕动声音,同时他的身体肌肉也在颤动,皮肉下如同有一个个活蹦乱跳的小生命正在跳动。

    棕方看了一眼早就凑上来的战山笑道:“你和巨木带着瑾云先回去部落吧,我们几个继续在山里狩猎。”

    战山早就急不可待,闻言还是有些难为情道:“这怎么好,这怎么好!”

    其实他心里巴不得快点带着诸葛瑾云回家。

    众人哈哈一笑,纷纷让战山别放在心上。部落中人亲如一家,诸葛瑾云虽然不是他们的孩子,却也是从小在他们的眼中一点点长起来的,大家对诸葛瑾云的关心并不比战山差多少。

    “咕隆!”

    一声很清脆的吞咽声响起,诸葛瑾云咽下嘴里的老山参,露出一副被苦到了的样子,耷拉着舌头道:“不用不用,我还能继续参加狩猎,我感觉现在更有劲了。”

    “有个屁!”战山早就气不可耐的一巴掌抽在诸葛瑾云的屁股上,纵然知道诸葛瑾云不怕打,也一副心有余悸的道:“你小子怎么比老子还好战不要命,你知不知,你差点就被那凶兽撕了。”

    “父亲,孩儿有分寸!”诸葛瑾云呲牙咧嘴的道。

    他身体的每一寸血肉都在欢呼雀跃的吸收能量,最是敏感。平时感觉不出打屁股有多疼,可现在被父亲这几巴掌拍上去,只感觉一阵阵疼痛分外鲜明。

    “有个屁,我是你老子,听我的。”战山根本不搭理诸葛瑾云的反对,一把扛起诸葛瑾云,抱歉的道:“各位兄弟,这小子太不停管教,我先带他回去。”

    众人点点头,棕方开口道:“巨木,你跟着战山,护送他们两个。最近山里不太平!”

    不太平?

    战山不明白,他不是那种想的多的人,知道棕方是好意也不拒绝,和巨木一前一后往部落回走。

    两人刚走没多远,一个国字脸神魔问道:“棕方,你说最近山里不太平是什么意思?路上会遇上凶兽?”

    棕方冷着脸道:“要是遇上凶兽还算是好事,只怕遇上了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