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靠美貌征服娱乐〕〔都市妖怪管理局〕〔拉仇恨从斗罗开始〕〔病娇竹马白切黑〕〔主播你的乌鸦嘴又〕〔斗罗之终极战神〕〔冠冕唐皇〕〔这个仙家不主流〕〔团宠小可怜是大佬〕〔末世重生之小姐轻〕〔快穿之我家宿主是〕〔武神基因〕〔绝地求生之全能战〕〔穿书后我和反派暴〕〔重生福运小农女〕〔我家小店通神庭〕〔苏月〕〔小王〕〔苏黎〕〔修炼从崩死师兄开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导演时代 第172章送上门来的角色
    <b>最新网址:一部电影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无非是电影本身,以及宣传、发行,

    宣传影响着电影的曝光度和热度,有多少观众知道、了解这部电影。

    发行,从八九十年代,电影市场还处在计划经济的时候,就是电影至关重要的一环了。

    即便是到了现在,依然是这样。

    制作、发行、宣传,笼统来说无非是这三方面。

    宣发不分家,发行公司其实一般都把宣传给做了。

    像华阳、伯纳,重点靠人海战略采取大量线下宣传营销活动推广电影、上映前公关院线提高排片,以及全国各地自拍大量驻地发行专员,上映后随时和院线、影院联系,监管每个省份票房信息,无论是票房失利还是大卖,都能第一时间和影院协商,维持或者提高排片。

    同样两部电影,a上座率50%,b55%,但是a的发行公司经常和院线联络感情,吃吃饭、按按摩、送送礼什么的,而且每次都很及时。

    而b没有,院线就很有可能不会砍掉a的排片,毕竟只有5%的差距。

    在上座率差别不大的时候,很有效果,但要是上座率差了十个点,甚至更多,那就没那么简单了,不付出足够的好处,排片还是照砍,砍的力度就看“关系”有多深了。

    当然,另一类就是新画面了,上映时间长,搞垄断,四周内没竞争对手,张韦平靠这一手简单粗暴的打法,无往不利。

    没有哪部电影敢和张一谋去竞争,就算有梁超伟和金成武主演,伯纳、光羡共同发行的《伤城》也是白搭,人家根本不给你竞争的机会。

    史无前例的800块胶片拷贝,不计成本地投放,直接把市场给垄断了。

    张一谋的名气也远超梁超伟+金成武,大制作的电影票也贵,即便《十面埋伏》上映时,张韦平惹的院线扬言联合封杀新画面,但是临了还是尽可能地把排片都给了《黄金甲》。

    即便是过去两年了,国内的银幕数量相比《黄金甲》时增长了近40%,依然没有哪部电影达到了800块胶片拷贝的规模,《赤壁》都差了一点。

    这也是张韦平让人讨厌的原因,根本不讲规矩,你来了我就打压你的生存空间,完全不在乎投入多少。

    归根结底,发行的根本还是在院线的排片上,这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不过现在竞争越来越大了,今年贺岁档三部电影破两亿,一亿左右的也有三部,再像张韦平那样野蛮恐怕是行不通的。

    关于发行这块,李谦考虑过很多方式,不过都太麻烦了,尤其是驻地发行,得往全国各地派上百名发行专员,哪里来的这些人,而且就算分区域管理,也是个难题。

    所以李谦来了个更简单的,过去一个月里,连续和江宁幸福蓝海文化集团、川西电影公司、豫南文化影视集团、鄂北省电影公司,这四省光电旗下的四大电影集团都见了个面,商议组建一个新的发行公司。

    幸福蓝海旗下有幸福蓝海院线、东方院线,川西电影公司掌控着太平洋院线、峨眉院线。

    豫南文化影视集团全资控股豫南省内市场份额最大奥斯卡院线,鄂北省电影公司旗下的天河、银兴两大院线也刚刚好排在全国前二十。

    四大电影公司,都各自掌握着本省五成左右的票房市场,川西电影公司旗下光太平洋院线就占了川西全省60%的份额。

    虽然市场份额最高的太平洋院线,去年票房也就只排在全国第十一名,市场份额只有2.1%,四大公司旗下七条院线的总量也只占去年全国票房的8.9%。

    这个数字也就排在全国第六,上面星美、萬达、联合、南方新干线、新影联任何一家院线,市场份额都比这七条院线票房加起来还要高的多。

    排片取决于电影院和院线,那就直接拉他们入伙不就完了,把发行收入让给新的发行公司。

    而且这几家公司市场占有不都高,不会多强势,主动权还是在李谦的手上,毕竟电影是他拍的。

    合作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简单的,总结一句话就是,李谦以大部分发行收益换取了他们在排片和宣传上的支持,他们背后还有四家电视台呢。

    不过准确来说,李谦也没有让出什么利益,新的发行公司,以后还可以接其他电影的发行,作为股东,也有李谦的一份收入。

    李谦不亏,他们几家更不亏了,白捡的一笔收入。

    新公司叫做华国电影联合发行有限公司,简称华影联合,四大公司几位老总取的。

    国企出身取个名字就这样,李谦也无所谓,反正新公司他也不想去管,不会在里面担任任何职务,就占一定股份。

    股份也按照各自的重要程度来分配,川西电影公司、幸福蓝海文化集团各占20%,豫南文化集团、鄂北电影公司各占15%,剩下李谦30%。

    平均主义,川西电影公司有最多的市场,幸福蓝海背后有国内一线电视台,而且位于东部沿海的江宁,市场重要程度可比其他几个省重要多了。

    李谦占30%也很合理,新的发行公司,最主要的电影项目,就是他提供的。

    也没有去多争,拿了自己该拿的就够了,多点少点无所谓。

    很愉快地把合同签好了,注册资本2000万,各自之后按占股比例打钱进去。

    接下来公司的筹备和运营就交给他们了,这公司他也不掺和,毕竟不是专业的。

    就是一个松散的联合,让他们能够在宣传、发行上资源倾斜。

    至于以后会不会成为一个紧密的联盟,那得看时间了。

    不过至少现阶段没有问题,接近9%的市场份额也相当不少了,国内市场份额第一的院线星美也才接近13%。

    其实发行主要还是看电影本身,影院又不傻,大导演、大明星、大制作这种明显能卖票房的片子,肯定会给高排片的,而三无产品,不管哪家公司发行,一开始都不可能有多少排片。

    李谦两部大卖电影才是最好的发行利器,只要是他的片子,任何也家院线都会大开绿灯。

    接下来唯一的问题就是宣传了,尤其是互联网线上的宣传。

    不过也不急,一样一样来,从酒店离开,李谦就直接回了工作室里。

    推开会议室的门,所有人都到齐了,包括在电影学院脱产学习的齐玉昆和郭凡。

    “老大。”

    “都来了啊。”

    李谦笑笑,在位子上坐下,“今天有个事要跟你们说下,以后咱们就不再和光羡合作了,我找了川西、豫南、鄂北、江宁四省的电影公司,合资成立一家发行公司,以后电影就交给这家新公司发行了。”

    ???

    听李谦宣布这个消息,众人都明显楞了一下。

    郭凡忍不住出声“老大,你要自己开公司了吗?”

    “也不完全是,开公司太麻烦了,我可不想给自己找一大堆事情。”

    李谦摇摇头,稍微说了下情况,“就是拉了几家旗下有院线的公司,成立了一家新的发行公司,我参股但是不会去管他们的运营。”

    “咱们跟光羡的合作是出什么问题了吗?”

    作为工作室的总经理,虽然也没多少正事可干,不过高阳还是问起了关键的问题。

    “没什么问题,还是自己做自己的好点,再入股或者直接收购一家专做影视宣传的营销公司,把发行和宣传都交给别人做,我这个人喜欢自由自在,但是又不想让这些事脱离掌控。”

    这想法...

    众人心里无语了,这不就是什么都不想做,但是什么又都要管着嘛。

    “可是光羡那边怎么办,王长天恐怕不会甘心让你就这么跑了吧。”齐玉昆提出了自己的担心。

    李谦摆摆手,“我管他怎么想呢,光羡的电影业务是我一手撑起来的,王长天还得感谢我,再说了我们只是合作,我拍片他发行,就这么简单的关系,我又不欠他,我交给谁发行都是我的自由。”

    几人一想,道理是这样没错。

    但是王长天肯定不会甘心,让李谦这颗摇钱树就这么跑掉了。

    至于这颗摇钱树本就不属于他,谁在乎呢。

    虽然他们几个心里还有些疑虑,不过李谦的决定轻易不会改变,也就没有劝什么。

    而且这事也没多大关系,凭李谦那两部大卖电影,不管他是要干什么,都不会因此而有所损失。

    能卖座的电影,才是电影行业最重要的东西,有人脉有关系的人多了去了,就是能拍好电影的导演罕见。

    说明了一下情况,李谦又道,“换了个发行方罢了,对你们的工作没有影响,老齐、老郭你们该学习学习,等6月份一过,想拍什么我都支持你们,苏仑你也只管筹备《超时空同居》,尽量四月份能开机,时间充裕一点,赶得上贺岁档。”

    “好的老大。”苏仑立即点头应下,也改口跟郭凡他们一样,喊起了老大,搞得跟黑社会一样。

    “那都去忙吧,对了璐璐你把咱们工作室的资金、账目统计一下,然后高阳你有没有吴经的联系方式?”

    《超时空同居》正在筹备,《人在囧途》虽然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导演,不过也要尽快了,最好是明年春节上映,而且自己也要着手准备新电影。

    华影联合那边也要打600万进去,齐玉昆、郭凡6月份就要从进修班毕业,下半年他们估计也得准备自己的电影,这手头上的钱得计划清楚了。

    当然,全部自己投资不可能的,李谦也不是说非要吃独食,还得去置换一些宣传资源。

    不和光羡合作,也不是因为舍不得让光羡赚的那些钱,钱不钱的都无所谓,主要是双方的收益差距太大了,长期合作下去矛盾是必然的。

    两兄弟还有为了一点家产打架的呢。

    李谦不想被动地面对那个局面,还是早点结束合作为好。

    而且合作的越深、越久,闹不好王长天真的理所当然地把李谦认为是光羡的人了。

    高阳还没回答,郭凡就连忙好奇地问了,“老大你找吴经干嘛?难道下一部电影拍动作片?”

    “不是我的新片,之前有个打算拍的想法,后来没用就一直放着了,打算找吴经来导。”李谦道。

    “吴经,他来导?”

    “怎么,拍了部电影还瞧不起人了?”

    “没有没有。”

    “只是他是动作演员啊。”

    “动作演员怎么了,这就是动作片。”

    “动作片?”

    郭凡一脸惊讶,声调都不由自主地拉高了,满满的问号。

    李谦吓了一跳,“有什么问题?”

    “老大你之前打算拍动作片?”郭凡不确定地问。

    “之前有这个想法,我现在打算找吴经自导自演,《狼牙》他拍的挺好的。”

    郭凡没想到,李谦竟然一开始想拍动作片,这可是跟他完全不搭架的啊

    “《狼牙》挺一般的吧。”

    “没有学过导演,第一部电影能拍到《狼牙》那个水平,剧情节奏紧凑,好几段打戏都很精彩,最后以一敌百是个大亮点。”

    李谦说着,没好气地道,“看不起谁呢,《127小时》这片子主要还是剧情本身很刺激,前面没遇难之前你们拍的我都不想说了,太平了,不够突出环境,还有那两个偶遇的女孩,和主角的互动除了泳装照片之外,毫无亮点,后面绝境中做梦那一段,一会励志一会迷幻一会有点恐怖一会又变回了励志,这一段的节奏也没处理好,要不是剧情本身就已经吸引住了观众,看的都无聊。”

    ...被数落了一通。

    我也是第一部电影啊!

    “那两个女孩只是象征着人生中的过客,怎么突出嘛。”郭凡用不算大的声音回了一句。

    “又没让你加一段感情戏,电影讲的是男主角的故事,但是是给观众看的,就地下河那一段,两个泳装女孩,你起码多拍两个养眼的镜头啊。”

    “主角又不是那样的人。”

    “主角是不是那样的人,但看电影的是观众,主角不用有什么反应,不为所动就行,这是剧本客观规定的,但是泳装美女同样也是客观存在的,就算是象征着人生中的一个又一个过客,为什么不拍的好看点。

    一双笔直健美的大长腿、大凶,怎么拍,侧面还是正面,或者俯视镜头,这么刺激的画面,主角不为所动,跟后面陷入绝境,心智不够坚定,拿起dv看着这些拍的片段有了冲动,是不是一个很好的对比,更能反衬主角的处境和自身的状态?”

    “别看不起人,动作演员也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狼牙》绝对是一部合格的动作片,正好我这个想法也是动作片,而且吴经很适合男主角,他要是能拍的话,就找他来拍,自导自演也行,也有了一部电影的基础,最起码不会差了。”

    郭凡不吭声了,一想确实如此,有点被打击到了,不过他更对李谦想拍的动作片有了兴趣,连忙道,“老大,你那个故事给我看看呗。”

    李谦过去四部电影,跟动作片一点都不搭界,他是怎么也没想到,李谦竟然想过拍动作片。

    齐玉昆、苏仑也很好奇,不管是《127小孩》还是《超时空同居》,都是非常好的故事,不知道李谦口中这个动作片会有些什么新奇的东西。

    李谦却道,“我没说过吗?”

    “没有。”

    众人齐齐摇头。

    好像是,就给佟莉雅讲过这个故事,自己稍作了点改编。

    “改天吧,那张纸没带来,口述太累了。”

    摇摇头,李谦出了会议室,正好隔壁的机房里,旁观杨青剪辑《夜店》的徐征也刚出来。

    这片子从筹备开始徐征就在参与,不知道为杨青引荐了多少投资人,前前后后比杨青这个导演还忙,后期也偶尔会来看看。

    “征哥。”李谦含住了他。

    “李导你好。”徐征连忙回头。

    “前段时间我收了个剧本,就跟你们一起来的那个工作室,里面的男主角挺适合征哥你的,现在有时间的话,要不要看看?”

    李谦笑笑,正巧徐征也在,干脆就先把男主角给定下来再说,至于导演的人选,再慢慢找就是了,明年春节上映,中间大把时间。

    “啊?”

    顶着个光头的徐征微微一愣。

    自己就是来看看《夜店》后期的,毕竟这部电影自己全程参与了,没想到一看就看出了一个电影男主角的角色。

    什么时候电影男主角怎么跟大白菜一样了,随处可见,自己送上门来。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我穿越成为一座山〕〔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诡秘之主〕〔第一序列〕〔烂柯棋缘〕〔黎明之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