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就是通告艺人怎〕〔我的夫人是神捕〕〔超凡天体〕〔众星璀璨的年代,〕〔我在奥特世界捡属〕〔从一人开始叠最厚〕〔帝台娇:贵妃娘娘〕〔文字游戏,但不正〕〔三度穿梭〕〔这个文明很强,就〕〔从神级导演开始〕〔你看我像不像仙〕〔千金有福〕〔囤货勿扰,娇软美〕〔我居然认得上古神〕〔被魔女附身后,我〕〔东京女友图鉴〕〔星火2003〕〔LOL:我联盟压力怪〕〔末世囤货躺平,妹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男主每天都想让我爱他 番外二(加油的方式...)
    番外二:

    春节过后, 郁唯一返回剧组,季昀陪她一起去的,在剧组待了两天, 然后把年前留在m市的车开回了京市。

    一个月后有个含金量很大的全国画师大赛,主办方是国家书画院——院中聚集着当代各大著名书画家,随便一个在网上一搜都是响当当的大名。

    全国不论年青一代的画师,还是已经有了声名的画师, 其梦想之一都是成为书画院的一名。

    这意味着自身的实力得到了认可。

    画师大赛每五年举行一次, 冠军获得者可以成为书画院的一员。

    每届画师大赛的冠军几乎都扬名天下。

    五年前那届比赛宋秋词积极鼓动季昀参赛, 后者没同意, 宋秋词不甘心, 悄眯眯替季昀报了名, 把他的一副作品上传, 很轻松地过了初赛。

    ——宋秋词的想法很简单, 就是不想好兄弟的才华被埋没, 他认为季昀就该成为闻名天下的真正画家。

    画师大赛分初赛、复赛、淘汰赛、以及最后的决赛。

    前面四场只需要上传自己的画作,但最后决赛是要去到书画院,现场作画、现场直播——这是为了避免有人冒充。

    现场直播, 是不是真材实料瞬间就能辨认。

    宋秋词接连传了三副画,全都通过了,就差最后的决赛。

    当时网上关注度很高,但季昀本身就是两耳不闻窗边事的主, 加上身体又不好, 根本不会关注网上消息, 压根不知道宋秋词干的事。

    等到宋秋词兴奋告诉他通过前面三轮, 只需要他去书画院参加最后一轮时,季昀才知道。

    当然, 最后的决赛季昀没有去。

    他不愿意,宋秋词总不能强迫他。

    宋秋词那会儿可郁闷了,要说季昀不参加是因为身体原因,怕被人议论?

    也不是。

    季昀从不掩饰自己的缺陷,没有因为自己不能说话,就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再者,书画院里有位著名画家,左手残缺,但并不影响人家的实力和地位,受人敬仰。

    最终那年的画师大寒,原本网上有不少看好那个叫“季昀”的选手夺冠,哪想这人闯过前三轮,最后一轮决赛却没有出现。

    于是乎,看好“季昀”的网友们得出此人冒名拿别人的画作来参赛,气得不行——决赛之所以不敢现身,因为没有真材实料怕露馅呗。

    时隔五年,画师大赛再次举办,宋秋词压根都没向季昀提这事。

    在他看来,上一届季昀铁了心的不参加,这一届肯定也不会参加。万万没想到。

    季昀居然要参加!

    当时,宋秋词见季昀把郁唯一送到剧组没两天就回来时,觉得奇怪。

    新年伊始,画室没那么忙,何况之前招了几位画手,季昀不用待在画室,完全可以到m市一边陪郁唯一,一边工作——画室接的单子难度高的给他,一般的那几位画手可以搞定。

    “不会吵架了吧。”宋秋词在心里嘀咕。

    他是非常希望季昀去剧组陪郁唯一——年前把季昀轰过去,虽然季昀从来没说,但宋秋词好歹是谈了很多场恋爱的“风流公子”,能感觉到夫妻俩感情就是在这段时间内迅速升温。

    要不然老季哪能那么快恢复声音?

    宋秋词人是“贱”了点,但他嘴上不说,心里清楚季昀这些年过得不容易,郁唯一的出现,让这家伙在感情上总算有了波动,活得有人气了些。

    但是吧,这年头诱惑多高啊。

    季昀各方面是不差,可郁唯一同样不差呀,她又当导演拍戏,身边围着各种类型的演员,能当演员的哪个长得差?

    这要是被个男狐狸精给勾引了,老季那不得呼天抢地去。

    所以人得到郁唯一身边去,以自身震住那些不老实的男狐狸精。

    宋秋词觉得自己可太他妈够兄弟了,为了兄弟看这心操的。

    现在发现季昀有可能和郁唯一吵架,他顿时急了,觉得自己有义务教一教恋爱经验为零的季昀,比如老婆生气要怎么哄之类。

    等他一番长篇大论说完后,季昀朝他微微一笑,疑惑道:“什么吵架?唯一疼我还来不及。”

    “哦,我为什么回来?我要参加画师大赛,回来准备准备。”

    宋秋词:“…………”

    妈的,被秀了一脸不说,还被白嫖了哄人经验!

    这还不够,季昀说完眉头一皱,上下打量他,尤其盯着他那头绿油油的头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仿佛在说:“那些哄人经验真的有用? ”

    宋秋词出离地愤怒了。

    “你大爷的!”他插着手,硬是把自己气成一只喷气茶壶,“当年你他丫前三轮都过了,最后一轮决赛吃了秤砣心就是不去,今儿个脑袋撞墙了,怎么又要主动去了?!”

    季昀随手倒了杯水给他,宋秋词接过的时候心想,看在他倒水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不生气了。

    “唯一让我参加。”季昀修长的握着玻璃杯,食指在杯面轻轻敲打,仿佛想到什么开心的事,眼尾愉悦地弯了下。

    “……”宋秋词深吸口气,觉得多年的兄弟情被喂了狗,心平气和地说,“我当年让你参加,你死都不参加,都过了前三轮!现在小娇妻让你去你就去?!”

    季昀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说:“老婆的话,不能不听。”

    言下之意,你能和我老婆比吗?

    ……

    远在千里之外的郁唯一收到宋秋词字字泣血的控诉。

    郁唯一看了会儿宋秋词的单口相声,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然后给季昀发了条消息:“季老师,别太欺负老宋了。”

    收到信息的季昀眉梢一挑,不用说,宋秋词显然又去告状了。

    他慢吞吞回复:“季太太,友情提示,身为季老师的太太,此时此刻,你应该和他站在同一阵线。”

    后面还跟了个“生气气”的猫猫头表情包。

    啧。

    郁唯一回了个“求抱抱”的同款猫猫头表情包。

    戳键盘:“你说得对,我不理他了。”

    于是,宋秋词很快收到郁唯一的消息:“老宋同志,对不住了,我家倾国倾城让我和他统一战线。”

    宋秋词:“……”

    郁唯一又发来一个红包,写着:消消气。

    宋秋词心说:还好小娇妻有点良心。

    他点开。

    红包:0.01

    “………………”

    宋秋词发誓,他要和这对夫妻友!尽!!

    *

    其实郁唯一让季昀参加画师大赛的初衷和宋秋词一样,她觉得以季昀在画画这方面的能力,不应该这样被埋没。

    各个行业的顶尖人才,都希望在自身行业里能有更好的成就。

    这并不是慕名。

    比如她,想让自己拍的作品得奖,想捧红演员,不是她自己想出名,而是想在这个行业里、自己为之努力奋斗的得到一个回馈。

    比如科学家,他们研发各种事物,是为了造福其他人。

    ……

    郁唯一是在微博上看到画师大赛的宣传,她细细了解过一番后,知道这个画师大赛的等级很高,不是一些小型画师赛可比,光是国家书画院举办就足够说明它的含金量。

    当初拍卖的大师画作《雪松岩》的画家吴梦语就是书画院的成员——已经仙逝。

    每个画师都想进入书画院,郁唯一相信季昀心里同样有这样的想法——如同莘莘学子,努力学习多年,不也是为了能考入心仪的最高等学府?

    她希望季昀以后能开办自己的个人画展,能让他的画被更多人看到。

    所以,画师大赛是个很好的平台。

    哪怕最后没有获得冠军,但去到书画院现场直播,可以得到大师点评。

    对青年画家来说,这同样也是很好的学习机会。

    郁唯一把这件事给季昀提了,后者沉吟片刻后答应了。

    她不知道宋秋词在上一届替季昀报过,直到宋秋词过来控诉才知道其中插曲。

    她没有问季昀当初不参加的具体原因,总归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

    反正现在他答应了,并没有勉强。

    直到两个月后,季昀前三轮都过了,即将去往书画院参加决赛时,临行前一晚和郁唯一视频,他忽然说出了当年不去参赛的原因。

    “那个时候其实我不太自信,不想参赛丢人现眼。”季昀凝视着视频里郁唯一雪□□致的小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老宋瞒着我替我报名,前三轮通过,我想只不过我运气好,最后决赛才是真正的战场。”

    他身体又不好,万一到书画院生病,肯定会给别人添麻烦。

    他又不能说话,倒不是在意别人异样目光,而是觉得双方交流很麻烦。

    别人不懂手语,他写字也要时间,用手机将想要说的话转化成电子语音,可打字同样也需要时间。

    ……他不能要求人人都有耐心,更不愿意别人迁就照顾他,就因为他“弱”。

    而她忽然提起画师大赛,他恍惚才想起自己曾经的怯懦。

    郁唯一默默听着。

    等他说完,才弯起双眼:“那咱们这次就去决赛里走一圈,和几位名师大佬见见面。唔……我已经想象大佬们被我家昀昀惊艳到的画面了。”

    知道她的想象力有多丰富,大概能猜到她脑补的画面是什么样的,季昀莞尔,看着她的笑颜,温柔道:“万一没被惊艳,反而被痛斥笔下匮乏、毫无新意呢?”

    他以为她会说“怎么可能”,却见郁唯一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沉吟片刻,甜甜道:

    “没关系,只要惊艳到季太太就好了。”

    季昀一怔,旋即笑了。

    他的季太太都这么说了,那他少不得也要惊艳她了。

    结束通话后,郁唯一开始看机票。

    戏快杀青了,这个节骨眼上她原本不打算去决赛现场——她认为以季昀的实力,哪怕夺不了冠也肯定没啥问题。

    正看着,忽然弹出季昀一条语音。

    “季太太,可以给季老师加个油吗?”

    过了会儿,季昀收到她的回复。

    长达十五秒。

    “哥哥加油~~”

    软软的声调,中间停顿空白,只隐约有她沁甜的呼吸声。

    季昀没有退出,下意识继续听。

    一直到最后,郁唯一的声音才再度出现。

    “比赛结束后,我让哥哥……”她笑了下,“随便吃~”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原来你在钓我[电竞〕〔意外和敌国太子有〕〔天知地知 我知而已〕〔穿越后被迫登基〕〔重生1990:姐,我〕〔夺心契约:陆先生〕〔主角只想谈恋爱〕〔新来的转学生强到〕〔赵云柳如心小说免〕〔金手指把我上交给〕〔九叔,您再吹牛逼〕〔小疯子装乖指南[重〕〔我人设没了〕〔娱乐:我,德云大〕〔豪横烟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