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魔大唐之无敌召〕〔科学叛逆者〕〔灭世剑尊〕〔七域破乾坤〕〔都市之神级美食系〕〔纨绔圣尊〕〔觅仙迹踏天路〕〔八神轩辕传〕〔重生我是一个神〕〔八荒圣王〕〔庶女毒妃:王爷请〕〔仙帝忘尘〕〔无敌镜像系统〕〔君御诸天〕〔帝匠〕〔我的毒功已天下无〕〔我成就了无敌至尊〕〔万世为王〕〔玫瑰伯爵的日常生〕〔我只是一名持剑人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傲娇影帝在线真香 第四章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连景。

    许嘉嘉顺着傅飞白的视线看过去,就看见一个斯文白净的年轻人,正有些吃惊地睁大眼睛看着他们,显然是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点名,一脸懵然的样子。

    他看起来年纪也不大,估计就是个跑龙套的,许嘉嘉眼里闪过一丝不耐,觉得傅飞白这是故意给她难堪,有些委屈地道:“他一个小配角懂什么演戏,我不要他教。”

    身后的经纪人立刻给她使了个眼色,果然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不让别人教难道还真的指望傅飞白亲自教么?放眼整个娱乐圈,谁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让傅飞白浪费时间陪别人磨戏?

    傅飞白没有理他,只看着连景道:“怎么?还叫不动你了?”

    谢涵扯了扯他的手,低声道:“人家好好地没惹你,你别搞事了。”

    傅飞白:“哼,他不是一心想出名么,我这不是在给他创造机会?他还得谢谢我呢。”

    谢涵摇了摇头,这家伙每次心情不好,周围的人就要倒霉,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连景的偏见这么大,明明两人当初合作的时候也没发生过什么矛盾。

    连景也想不明白傅飞白为什么会针对他,他是来当替身的,哪里有给主角示范的道理?

    况且对面还是傅飞白,这不是明摆着让他丢脸吗?他连剧本都只没怎么仔细看过,能演出什么来啊?

    然而他显然没有拒绝的机会,厉季同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也没反对,让他去换了衣服大致做了下造型,然后就开始给他讲戏,连景虽然还是有些懵,但是如今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上了。

    好在他记忆力不错,虽然时间短,也把台词记了个大概,至少说出来的时候没有太大的问题,厉季同一喊开拍,两人就迅速进入了状态。

    连景记得刚才导演说的话,加上自己揣摩出来的人物心理,时刻记得自己接近眼前这个男人的目的,眼神和表情都表现得恰到好处,演技虽然说不上炉火纯青,却也算不错。

    傅飞白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他似乎小看了这个小明星。

    厉季同坐在摄像机前,一边看着两人表演,一边对许嘉嘉道:“看见了吗?就该这么演,要记住在你面前的是个身分不明的危险分子,不是马上要告白的暗恋对象。”

    许嘉嘉没有说话,只胡乱点了几下头,然而直到看完了,她也没觉得连景哪里演的比她好,不就是看着离得傅飞白远了一些,表情克制了一些嘛,这些她也完全能做到。

    短短的一幕戏,以连景被傅飞白按在墙上捏了一把下巴结束,虽然是剧本上本就有的动作,真的发生了,还是让他有些回不过神。

    眼前一直回放着傅飞白看着他时那热情又迷离的眼神,微凉的手指轻轻捏着他的下巴,低沉而性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想彻底了解我,可得再努力一些……”

    这……这谁顶得住啊!

    连景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肯定是脸红了,连耳朵也烫的厉害,怕被人看出来,急急忙忙就往角落里躲,连自己演的怎么样都没心思确认。

    反观傅飞白,还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丝毫不觉得自己这属于撩完了人就跑,只是忍不住摩挲了下刚刚捏过人下巴的手指,小明星皮肤还挺滑溜。

    傅飞白意外地心情好了起来,也不像个移动火药桶一点就要炸了的样子。

    谢涵一脸无语地看着他,这么多年了这少爷脾气还是一点都没变,做什么只按照自己的心情,也不怕得罪别人。

    两人这边示范完,那边许嘉嘉却突然说身体不舒服不能演了。

    厉季同黑着脸道:“怎么突然就不舒服了,刚刚不是好好的?”

    许嘉嘉咬着嘴唇不说话,只低着头一副受了大委屈的样子。

    身后的经纪人生怕厉季同生气,赶紧出来打圆场,“厉导见谅,见谅,女孩子有点不舒服也是人之常情,不如我先带嘉嘉回去一下,下午就让她休息半天,明天再过来,您看怎么样?”

    厉季同忍了又忍,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她都进组四天了!每天拍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到现在能用的镜头一个都没有!每次不是头疼就是肚子疼,到底是来养病的还是来拍戏的?!不想拍直说别浪费我时间!”

    这些事情片场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早就已经对许嘉嘉心生不满,只是她自己仗着有后台不把这些事放在心上。

    经纪人哪里会不知道她的脾气,只是他一个给人打工的,两头都不好得罪,只好陪着笑脸说好话,“您别生气,我回去一定好好说她,您多包涵。”

    厉季同气得想摔东西,挥了挥手让他们赶紧走,反正留在这里也没心思拍戏,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傅飞白看着许嘉嘉那一堆人浩浩荡荡地离开,冷冷一笑,“娱乐圈还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什么样的脑残都能往里进。”

    谢涵道:“这年头就这样,会炒作会营销就能当明星,粉丝追捧资本青睐,躺着就能赚钱,谁还想努力,反而是那些勤勤恳恳演戏的,说不定一辈子都只能当个小配角。”

    谢涵这话一出,傅飞白脑子里就闪过刚刚跟连景对戏的一幕,“嘶,说起来,刚刚那家伙,演技过得去,长得也还行,怎么没什么名气?”

    谢涵看了眼连景,正好对上他偷偷摸摸看过来的眼神,见他一脸如临大敌地转开视线,忍不住一笑,简直像个偷吃东西被人发现的小动物一样。

    “问你话呢,你笑什么?”

    傅飞白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却只看到一个略显瘦削的背影。

    谢涵道:“连景出道时间也不短了,虽然没几个正经角色,但是人上进又肯努力,演技自然不会差,不然陆远又怎么会这么看重他?”

    娱乐圈怀才不遇的人多了,陆远虽然向来是个滥好人但也没到圣母的地步,不在一个公司还能想着给那个连景创造机会,肯定是因为他觉得连景有这个价值。

    傅飞白刚想说话,就听厉季同在那边喊他,“飞白,过来咱们讨论下剧本,先不管许嘉嘉了,你档期紧先拍你的重头戏吧。”

    谢涵也听见了,赶紧道:“先过去吧,有事待会儿再说。”

    傅飞白耸了耸肩,转身往厉季同那边走。

    厉季同把几个重要的角色叫到一起,“来来来,咱们来开个剧本研读会,不能因为一颗老鼠屎怀了一锅粥。”

    说完又嘀咕:“早知道说什么也不能贪那点投资,这回倒好,弄了个菩萨过来当女主角……”

    傅飞白微微一笑,拍了拍厉季同的肩膀,“厉导,这就是您的不对了,人家既然想当个花瓶女主角,那你就让人家当呗,何必非要给人家安排那么多,有个万人迷男主角还不够吗?”

    厉季同一愣,很快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没错没错,我怎么没想到!这个主意好!”

    两人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众人坐下后,厉季同似乎想起了什么,跟副导演小声说句话,副导演点点头起身往外走了。

    厉季同笑了笑,解释道:“有一朋友,之前托我多照顾下一小孩,我看着是个不错的苗子,有机会就多带带,也算是给那位朋友一个交代,各位老师,还有傅影帝,不介意吧?”

    其他人表示没意见,傅飞白挑了挑眉,也没说什么。

    没过多久,就见连景跟在副导演身后走了进来。

    傅飞白的眼神闪了闪,大概已经知道厉季同刚才说的朋友是谁了。

    连景进来后,厉季同把他叫到了身边坐下,“陆远生前挺看好你的,跟我提过不少次,你也别管网上那些人,好好拍戏就行了。”

    连景愣住了,他没想到陆远竟然跟厉季同说起过他,原来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也一直都在受着陆远的关照。

    哪怕是在陆远已经离开的今天,也依然给自己留下了如此重要的礼物。

    这一瞬间,连景只觉得内心酸胀,仿佛有什么情绪马上就要喷涌而出。

    为了不在这么多人面前失态,胡乱点了点头便低下头假装认真看起了剧本。

    厉季同不知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傅飞白,“说起来,飞白,你跟陆远那么多年朋友,他跟你提起过没有?”

    说完拍了拍连景的肩膀,“来小连,给你介绍下,傅飞白,傅影帝,这可是金大腿,有机会多跟他学习学习,快,叫傅哥!”

    傅飞白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连景,“巧了,我们前几天刚见过。”

    连景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没听出他话里的讽刺,起身喊了一声“傅哥”就又缩回了位子上。

    研读会持续了一个小时。

    连景一开始还因为陆远的事情无法集中精神,后来想到这样的机会来之不易,就不敢再胡思乱想,专心听众人发言。

    结束之后,其他人都被厉季同叫出去继续拍戏,连景没出去,低头看着剧本忍不住又想起陆远。

    傅飞白走到外面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把剧本落在了里面,转身回去,一开门就看见连景坐在原地,听到开门的声音飞快的伸手抹了下眼睛。

    啧,这家伙该不会是哭了吧……

    连景不知道是谁来了,怕被人发现自己刚哭过,也不敢起身,只敢拿眼角余光看人。

    黑亮的皮鞋和修长的双腿一映入眼帘,他就认出了来人。

    这下更紧张了,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连呼吸都放轻了。

    傅飞白仿佛没有发现他的异样,拿了剧本就直接出门了。

    连景这才松了口气,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却正好对上门外傅飞白看过来的眼神,他顿时一惊,下意识地就移开了视线。

    傅飞白看着那个背影眯了眯眼睛,果然是在哭。

    是在为了陆远伤心?

    傅飞白勾了勾嘴角,如果不是故意装给他看的,那这小明星倒也算有点良心。

    既然陆远这么看得起他,也许自己也可以考虑偶尔帮帮他。

    当天拍摄完毕,厉季同就给所有人放了两天的假,说是两天之后再重新开拍,除了傅飞白之外,所有人都不明所以,只知道厉季同当天晚上就把副导演和编剧叫进了自己的房间,三人关上门商量了一晚上,第二天编剧才一脸忍无可恋地从厉导房间离开。

    连景虽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没有什么好奇心,剧组放了两天假,他就在房间里待了两天。

    傅飞白本来就是个大忙人,这两天也没闲着,抽空去拍了两个广告,顺便还让谢涵好好地打听了一下连景的事情。

    那边许嘉嘉回到酒店以后,一进房间就发了大脾气,桌上的东西都被她扔到了地上,红着眼睛满脸狰狞的样子,哪里还是平常清纯甜软的形象?

    她咒骂着傅飞白和连景,甚至连厉季同也没放过,骂够了以后,对着经纪人伸出手,“把手机给我,我要给谭总打电话。”

    经纪人看着她的样子,冷冷一笑,“打电话给谭总告状吗?你除了会告状,还会干什么?”

    宋原自从跟了许嘉嘉,不知道给人赔了多少笑脸说了多少好话。

    他在娱乐圈的时间不短,手上也颇有几个拿得出手的艺人,为人可靠又有能力,本来是要着力培养手下另一个女演员的,没想到被老总点名,直接把他手下的人都弄走,塞了个这么个虚有其表的女人给他。

    许嘉嘉说话不经过大脑,仗着有人撑腰,从来不肯好好配合工作,渴了累了就直接罢工。

    给她接了剧本,不是嫌弃导演没名气就是嫌弃同组演员咖位小,还没出道就当自己是大明星了。

    好不容易看中了厉季同的剧本,金主也真的给她弄到了女主角,加上跟傅飞白搭档,她要是有点脑子,借着这一部戏直接一飞冲天都不是不可能,偏偏她第一天就把人给得罪完了,真正是烂泥糊不上墙。

    许嘉嘉没想到这个一向沉默寡言的经纪人会突然发难,“你说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要不是我,你能在谭总面前露脸?能拿比别人多三倍多工资?我看你是不想干了吧!”

    宋原心想,要不是你我现在说不定已经是当红女演员的经纪人了,哪里需要受这种窝囊气,还三倍工资,呸!这三倍工资还不够他买降压药的!

    宋原在原地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勉强冷静下来,看着许嘉嘉道:“当你的经纪人不是我自愿,你要是对我不满意可以让谭总给你换一个,但是,既然我现在是你的经纪人,我还是要告诫你一句,在这个圈子里,最好不要随意得罪任何人,你永远不知道你今天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什么时候会变成把你打入万丈深渊的利器,尤其是那位傅影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快穿之我要开荒〕〔诡秘之主〕〔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烂柯棋缘〕〔剑来〕〔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万族之劫〕〔平平无奇大师兄〕〔超神机械师〕〔绝对一番〕〔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