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魔大唐之无敌召〕〔科学叛逆者〕〔灭世剑尊〕〔七域破乾坤〕〔都市之神级美食系〕〔纨绔圣尊〕〔觅仙迹踏天路〕〔八神轩辕传〕〔重生我是一个神〕〔八荒圣王〕〔庶女毒妃:王爷请〕〔仙帝忘尘〕〔无敌镜像系统〕〔君御诸天〕〔帝匠〕〔我的毒功已天下无〕〔我成就了无敌至尊〕〔万世为王〕〔玫瑰伯爵的日常生〕〔我只是一名持剑人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傲娇影帝在线真香 第十一章
    过了没多久,连景在《暗罪》的戏份就全部拍完了,杀青那天导演还特意请他们这些重要演员吃了顿饭,众人心情都不错。

    毕竟除了易俊那件事之外,整个拍摄都很顺利,结束之后不少人都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方便之后继续联系。

    邵子晋接下来要去拍摄一档综艺节目,贺阳则是无缝进了下一个剧组,连景的下份工作还没确定,就一个人坐车回了北城。

    在回去的路上,他特意给谢涵发了消息打听了傅飞白最近的行程,毕竟之前他自己帮了一个大忙,自己理应去感谢一下他。

    谢涵的消息很快就回了过来:没什么活动,估计在家抠脚。

    连景忍不住笑起来,打算一回去就去挑礼物,也不知道傅飞白喜欢什么。

    他其实不太擅长挑礼物,但好歹也在娱乐圈待了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也对时尚流行有一定的了解,在北城最大的商场看了半天,最后看中了一对价值不菲的袖口,忍着肉疼买了下来。

    本来想让谢涵帮他转交,谁知道谢涵近期都在s市出差,没办法,只好让谢涵发了定位过来,他自己过去。

    去的路上,连景就一直在胡思乱想,心跳怎么都安静不下来,等到了傅飞白家门口,更是紧张得手心都有些出汗,犹豫了很久才抬手按响了门铃。

    等了好一会儿,才听到门铃里传来有些沙哑的声音:“谁?”

    连景摸了摸耳朵,有些紧张,“傅老师您好,我……我是连景,我来是……”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电话挂了的声音,紧接着门就开了。

    傅飞白随意地披着一件浴袍,垂眼看着他,“你来干什么?”

    他的声音比电话里听起来更低哑。

    连景看了眼他不经意间露出来的胸膛,飞快地移开视线,小声道:“您之前帮了我,我很感谢,所以给您买了点礼物,希望您不嫌弃。”

    傅飞白现在这个样子,连景忍不住有些怀疑自己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该不会……打扰到他做什么了吧……

    傅飞白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才后退了一步,“进来吧。”

    骑虎难下,连景只能硬着头皮跟他进了屋。

    连景换好鞋子进去,傅飞白已经在沙发上坐下了。

    他似乎刚刚起床,刘海随意地散落在额头上,少了几分冷淡,看起来年轻了很多,眯着眼睛慵懒得像一只吃饱喝足的大猫。

    连景有些拘谨,也不敢坐下,只拿出礼物放到茶几上。

    气氛有些沉默,连景紧张得手心冒汗,他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说些什么来打破这种尴尬,“我是不是打扰您休息了?”

    傅飞白瞥了他一眼,没接话。

    事实上他现在看什么都是旋转的,能撑着给连景开门已经很不容易了。

    他知道自己大概是发烧了,如果连景不来,他估计就打电话叫医生了,然而现在连景来了,他突然又不想叫了。

    傅飞白咳嗽了几声,问道:“礼物,是什么?”

    连景:“是一对袖扣,不知道您喜不喜欢……”

    连景小心翼翼地观察傅飞白的脸色,想从他表情里看出些什么。

    这么一看,才发现他的眼角似乎有些红,联想到他沙哑的嗓音,突然想到了什么,“傅老师,您是不是生病了?”

    傅飞白撑着眩晕的脑袋“矜持”地点了点头,“嗯,大概……”

    连景这下也顾不上紧张了,上前仔细看了看他,又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您发烧了。”

    而且烧的还不轻,就这样还能坚持坐在沙发上,真不知道该说他身体好还是演技好了。

    “家里有药吗?还是直接帮你叫医生过来?”连景心里着急,也顾不上合不合适,拉着他的手想把他从沙发上扶起来,“我先送你回房间。”

    傅飞白心安理得地靠在连景身上,由着他把自己拉到房间里。

    连景比他矮了小半个头,正好方便他把头放到连景头上,鼻尖偶尔拂过几根柔然发丝,痒痒的感觉好像一直传递到了心口。

    连景给他盖上被子,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些感冒药,就听傅飞白道:“今天的还没吃。”

    现在都快下午两点了,一看就知道他是直接睡到了下午,估计连饭都没吃。

    连景给他倒了杯水,“空腹不能吃药,家里有东西吃吗?”

    傅飞白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冰箱里应该有。”

    连景点点头,“那你先休息,我去做饭。”

    傅飞白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走出去,回味了一下“我去做饭”四个字,感觉好像挺不错的。

    就在这时,手机上进来了三条消息,傅飞白撑着头晕拿起来看了一眼,是谢涵发来的。

    【连景是不是去找你了?】

    【人家是去表达谢意的,你别欺负他……】

    【欺负也别欺负的太狠……】

    傅飞白勾了勾嘴角,没有回。

    不欺负?不存在的。

    连景动作很快,没一会儿就端了一碗热腾腾的粥上来,放了姜丝和青菜,软糯清香,闻着就让人开胃。

    然而傅飞白只看了一眼就皱起了眉,“我不吃生姜。”

    连景有些为难,试图说服他,“我只放了一点点,而且这对感冒有好处,吃一点吧。”

    傅飞白不说话,只看着他,一副说不吃就不吃的样子。

    连景无奈,“我把姜丝挑出来,这样味道没那么浓,你将就着先吃一点吧。”

    从前傅飞白的字典里是没有将就两个字的,但是看眼前的人一本正经地挑着碗里的姜丝,一副任劳任怨的样子,拒绝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最终他还是把那碗沾着姜味的粥一口不落地吃完了。

    吃了药困劲就上来了,傅飞白很快就又睡着了。

    连景看着他的睡颜,觉得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想了想便给谢涵打了电话,把情况跟她说了一下,“涵姐,你看要不要叫个人过来照看一下。”

    谢涵觉得这个时候自己不能插手,不然傅飞白醒过来怕是要找她麻烦,便极力劝告连景留下来继续帮忙照顾。

    连景没办法,只得答应了。

    挂了电话,又去柜子里找了床被子给傅飞白盖上,吃了药发了汗,估计就能好得差不多了。

    傅飞白睡着的样子跟平时很不一样,没有了清醒时候的距离感,侧脸英挺俊秀,长而翘的睫毛密密地盖在眼睛上,偶尔随着呼吸轻轻颤动,是难得一见的温和无害。

    这个样子的傅飞白,似乎渐渐跟多年前的那个人重合在了一起。

    连景这时候才恍惚有了一种真实感,那个自己憧憬多年的人,此刻鲜活地出现在他面前,就在伸手可触的地方,多年时光刻画出的遥远距离,此刻似乎突然消弭了。

    连景甚至控制不住地伸出手,想要轻轻碰一碰他的脸。

    手指眼看就要碰上傅飞白的嘴唇,连景却突然反应过来,飞快地收回了手,还做贼心虚地看了眼傅飞白,确认他没醒来,才松了口气。

    一眨眼就快到晚上了,连景寻思着傅飞白大概也快醒了,便起身去做晚饭。

    等他做好饭走进房间,发现床上已经没有了人,倒是浴室里传来了水声。

    连景忍不住皱眉,刚醒来就洗澡,病还没好不怕又加重吗?

    正想着,就听见浴室门打开的声音,连景一回头,正好对上擦着头发从里面出来的傅飞白。

    大概是没想到他还在,傅飞白只在腰间围了条浴巾,对视的一瞬间,两人都愣住了。

    傅飞白先回过神来,眼里闪过一丝暗光,扔下擦头发的毛巾,看似十分淡定地穿上浴袍,至于动作间暗藏了多少炫耀的心思,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然后漫不经心地开口,“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连景红着脸撇开视线,刚刚的“意外”对他的冲击有些大了,半晌都没能把脑子里的影像删除。

    听到傅飞白的对话,羞耻之中又多了一丝尴尬,“你……你病还没好,我怕你再发烧,就没走。”

    见傅飞白随意地点了点头,又道:“你先把头发吹干吧,湿着头发再着凉就麻烦了。”

    等傅飞白吹干了头发,两人才到餐厅吃饭。

    傅飞白冰箱里的食材有限,加上他病还没全好,连景仍旧做了清淡的粥。

    等吃完了饭,连景收拾完碗筷,正想告辞,却被傅飞白叫住了。

    连景:“还有什么事吗?”

    傅飞白坐到沙发上,顺手打开电视,随意道:“聊会儿天。”

    连景只好重新回到客厅。

    刚坐下,就听电视机里传出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小雨!别离开我!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不能放弃你,不能放弃我们之间的爱情!”

    声音耳熟,台词也有些耳熟,连景有些疑惑地转头看向电视机,看清画面的一瞬间如遭雷劈。

    这……这不是他前几年演的玛丽苏偶像剧《极速青春》吗?!

    画面里的他顶着一头棕色半长发,三七粉的斜刘海盖到眼睛上,穿着白衬衫黑裤子,正站在海边对着女主角声嘶力竭地大喊:“对于过去或是未来,我都无法确定,唯一确定的是我喜欢你!”

    连景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僵硬地转回脑袋,对上似乎正在憋笑的傅飞白,“……”

    他怀疑自己在做梦。

    傅飞白:“演得很生动。”

    连景:“……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快穿之我要开荒〕〔诡秘之主〕〔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烂柯棋缘〕〔剑来〕〔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万族之劫〕〔平平无奇大师兄〕〔超神机械师〕〔绝对一番〕〔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