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复制万族天赋〕〔星空蕴道〕〔尘梦问逍遥〕〔踏破太古〕〔至尊纹章〕〔重生哈利波特〕〔超级酷炫系统〕〔天行有数〕〔南山相思梨花落问〕〔洪荒世界之九龙金〕〔我是一株仙灵脾〕〔陛下无双〕〔斩尽天上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重生之都市仙尊〕〔剑破河山〕〔无限童年系统〕〔天降鬼才〕〔万古最强宗〕〔太荒吞天诀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傲娇影帝在线真香 第十八章
    <b>最新网址:如果谢涵在场,肯定因为傅飞白此时的语气和表述感到震惊,并且真情实感地欣慰他终于学会委婉说话了。

    饶是傅飞白已经把话说得很客气,连景还是感觉到了一丝窘迫。

    “是……是啊,我台词一直不太好。”连景摸了摸耳朵,小声道:“因为很长时间都没接到有台词的角色,有点生疏。”

    当初在学校还有专门的台词课,连景的成绩一直都还可以,但是进了现在的公司,除了自己摸索着学习,就再没有过系统的学习了。

    傅飞白一脸了然,“想学吗?”

    连景重重点了点头,“想!你愿意教我?”

    看着对面眼睛都亮起来的人,傅飞白勾了勾嘴角,“手上有剧本吗?念一段试试。”

    连景赶紧掏出手机打开剧本,挑了男主把富二代带回老家后在他面前还原真实身份的台词。

    连景调整了一下呼吸,压低声音,缓缓开口:“还记得小秋吗?对,就是那个跳楼自杀,还要被你们骂玩不起的那个女孩子,我是她哥哥。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因为我把小秋带回家了,我把她葬在山上,很快我就带你去见她。明明是你先招惹她的,凭什么她死了你却可以快活地活着?嗯?不公平是不是?你的腿,就当是我问你收点利息,从明天开始,属于小秋的债,我会一点一点从你身上讨回来。”

    按照剧本设定,这个场景大部分时间都是连景的台词,因为作为刚失去双腿又被绑架三观受到冲击的富二代,此时完全陷入了恐惧之中,甚至连话都说不完整,这场戏的重点都在连景身上。

    这段台词要把哥哥的疯狂和悲伤表达出来,明明他正在做着于法不容的事情,却无法让人憎恨,反而让人觉得心疼。

    连景试着调动情绪,想象自己身处那个环境,在他面前趴着的就是还是自己妹妹的罪魁祸首,而他要让这个凶手付出代价,同时也为妹妹为这么一个男人自杀而不值,更心痛她曾经遭受过的校园暴力,并且这些在死后依然没有停止。

    不仅沦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还因为富二代为了撇清自己而不断污蔑她,甚至把她从一个受害者塑造成了爱慕虚荣的无耻女人。

    说完以后,连景平复了下心情,见傅飞白好像没什么表情,莫名觉得有些羞耻。

    “还记得小秋吗?”

    傅飞白毫无预兆地开了口,跟连景截然不同的声线,一开口似乎就有无限的悲愤和不甘酝酿其中,随着后续台词一点一点地爆发出来。

    连景只觉得自己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同样的台词,在断句和情绪的处理上,傅飞白显然要比他高出太多档次,当听到最后那句“一点点讨回来”的时候,那种暴风雨即将到来的感觉,就像海啸一般扑面而来。

    饱满的情绪和巨大的感染力,哪怕比起专业的配音演员也毫不逊色。

    以前在看电影的时候,他就知道傅飞白的台词功力很好,甚至很多导演和演员在采访中也说起过这一点,如今现场感受到这一点,连景才知道冲击力有多大。

    傅飞白对连景的反应还算满意,拿起茶杯掩盖了下快速上翘的嘴角,像只成功展示了自己华丽羽毛的孔雀,傅飞白现在的心情十分愉悦。

    好整以暇地等连景从呆滞状态反应过来,傅飞白已经做好了等待连景夸奖他的准备。

    连景摸了摸鼻子掩饰自己的失态,真情实感地夸赞:“傅哥你好厉害,我之前练了很久,就是没办法达到这样的效果,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是怎么练成这样的啊?”

    傅飞白一脸的云淡风轻,仿佛对于这样的夸奖毫不在意,“没有刻意练,演的多了自然而然就会了。”

    嘴上说着没刻意,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成功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饶是他天分过人,在台词这方面也是特意下过苦工的,专业老师就不说了,哪次拿到剧本不得先练上三四遍?这还是状态好的时候,要是状态稍差一些,练个五六遍那也是家常便饭。

    然而连景并不知道事实真相,只是再次惊叹于傅飞白的聪明才智。

    “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傅飞白一脸不用太感谢我的样子,“虽然不一定能达到我这个水平,但肯定会比你现在好。”

    连景疯狂点头,“我想学!”

    傅飞白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他身后疯狂摇动尾巴,轻咳一声停下自己的脑补,刚想回答,就听见连景道:“不过,这样会不会耽误你的时间?”

    自然是耽误的,要是让谢涵知道他一边任性地拒绝各种活动,一边又送上门给人家当免费老师,肯定会当场掀桌子。

    “不会。”傅飞白大言不惭,“最近没什么大事,完全安排得过来。”

    连景松了口气,安心道:“那就好。”

    看了眼淡定喝茶的傅飞白,连景忍不住动起了小心思,小声道:“傅哥,我能跟你加个微信吗?万一有什么事,我可以请教你。”

    完了生怕傅飞白不同意,赶紧又补了一句,“你放心,我不会随便打扰你的。”

    作为一个粉丝,连景很有自觉,能跟偶像发生交集已经是走了大运了,不能太贪心。

    傅飞白掏出手机让他扫,不太在意的样子,“有事就问,不用想太多。”

    虽然觉得没事来打扰下自己也挺好的,但是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可能明着说出来的。

    作为一个偶像,影帝先生也很有自觉。

    剩下的时间里,两人就对着之后的剧本,进行了指导和学习,连景一边听傅飞白教学,一边吃着久违的充满烟火气的食物,精神和身体仿佛都受到了洗礼。

    吃完饭后,傅飞白就把连景送回了剧组,连景下车之前跟傅飞白说:“下周开始我们就要去乡下拍戏了,好像离北城还挺远的。”

    连景在心里给之前自己厚着脸皮加微信的举动点了个赞,虽然说不上早有预谋,但也算是有备无患了。

    傅飞白点了点头,心里也想到了同一件事,对于今天的收获还算满意。

    连景下了车往剧组走,傅飞白刚发动车子,就接到了谢涵的电话。

    刚刚才说过最近没安排的傅影帝难得有一丝心虚,接电话的语气都没那么不耐烦了。

    谢涵没感觉到他的不同,反而是她自己的语气有些沉重,“温子丞要回来了。”

    傅飞白脸上的神色淡了下去,光一个名字就能让他不爽的,也就只有温子丞了,“什么时候?”

    谢涵:“也就这一两个星期吧,手术挺成功的,眼角的疤虽然还在,但粉底一遮估计就看不出来了,他的团队应该很快就会有动作了。”

    傅飞白嗤笑了一声,“哼,便宜他了。”

    谢涵感觉到他的不高兴,本来还想跟他谈谈剧本的事情,这时也不敢烦他了。

    一个星期之后,《罪孽》转战郑自新老家,h省的一个农村,偏远程度堪比连景当初在拍《暗罪》时的那个小镇,众人辗转两天才到,除了郑自新和连景,其他人都累得差点散架。

    尤其是江洛,虽然他平常大大咧咧感觉不到富二代的气息,到了这种时候,娇生惯养的习性就体现出来了。

    郑自新非常看不上他这一点,“活该,就该让你这种多体验体验这种生活,省的你一天到晚花钱不带脑子。”

    江洛十分委屈,“哥!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还人身攻击啊!再说了,我不也就那一次吗?是让那孙子装女人骗我!”

    一说起这个,方岚就忍不住幸灾乐祸,拉着连景八卦,“这小子之前沉迷游戏,人菜不说偏偏瘾还大,有次认识了个手法犀利的妹子,一来二去就玩起了网恋,给人家买了不少东西,见面发现是个两百斤胖子,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江洛:“喂,别以为小声我就没见了!”

    连景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脑袋,“节哀顺变,我有个朋友游戏玩得也不错,下次介绍你们认识。”

    说完顿了顿,又补充道:“放心,是个男的,不会骗人。”

    江洛痛苦地捂了下脸,“我觉得郑哥就是在针对我!拍个电视还安排我被女装大佬骗。”

    连·女装大佬·景:……

    郑自新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脑袋,“怪不得我写的时候就觉得这角色非你莫属,不仅是身份家世,就连经历都是本色出演啊!”

    江洛:“我太难了!”

    方岚一脸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起码你不渣。”

    江洛并没有觉得自己被安慰到了。

    郑自新给了众人一天的时间修整,之后就开始了拍摄,众人显然已经对他这种魔鬼般的效率习惯了,饶是再累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投入其中。

    到底是乡下地方,网络信号不太好,除了拍戏也没别的什么娱乐手段,而且郑自新把行程安排的很紧,也让众人没什么时间赶到无聊。

    这段时间拍摄的大部分都是连景和江洛的戏份,方岚的戏份并不多,虽然方岚表示自己也没什么重要的事,郑自新还是先集中把她的场景拍完了,让方岚提前回了北城。

    对此,江洛只能干瞪着眼羡慕嫉妒恨。<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快穿之我要开荒〕〔诡秘之主〕〔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烂柯棋缘〕〔剑来〕〔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万族之劫〕〔平平无奇大师兄〕〔超神机械师〕〔绝对一番〕〔小阁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