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我的神秘老公白雅〕〔我的神秘老公白雅〕〔我的神秘老公〕〔我的神秘老公白雅〕〔我的神秘老公白雅〕〔婚婚欲睡顾少,轻〕〔顾少的独家挚爱 白〕〔别怕我真心白雅〕〔顾凌擎白雅〕〔与你共赏落日余晖〕〔一见深情:顾少请〕〔白雅顾凌擎免费阅〕〔顾凌擎〕〔顾少的独家挚爱 白〕〔顾凌擎白雅〕〔白雅顾凌擎〕〔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婚婚蜜爱:顾先生〕〔婚婚欲睡:顾少,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玥天下 第二章 皇孙之争
    一阵清风拂过,老树枯叶作响,枝上立的猫头鹰纹丝不动。它的眼睛还是睁得那么大,似乎他的热闹,它看得好高兴。

    热闹吗?这叫恐怖!那么多女人,那么多刀剑。他已做好受死的准备,权当是活在现代的时候生无可恋,来到古代又有什么可求。命该如此!来吧!下刀子吧!带刺的牡丹花下死,做鬼勉强也风流。然而,牡丹们好似没打算那么快成全他。她们还要啰嗦一下。

    “都御史大人,你方才是要私杀皇长孙吗?”为首的制服女说道,她冲着戴面纱的黑衣女子行了一个礼。

    “柳扶风,吾奉皇命行事,岂容你置喙干涉?不要忘了,尔等是谁的部下?尔等乃我独孤语堂下绣衣御史!”被称作都御史的面纱女独孤语明显很不愉悦,甚至有几分恼怒。她把剑指向了柳扶风。

    柳扶风不紧不慢地道:“吾辈隶属青衣司,自是受你这位青衣司都御史的节制,然而,大人也不要忘了,青衣司不过是明月阁五行司之一,一切行止自当以明玥阁左都御史大人的号令是从。左都御史大人再三嘱咐吾辈,慎刑慎杀!至于皇长孙弓长无心,必需活捉回去!这是明令,明玥阁上下皆不得违命!”

    独孤语摊了摊手,呵呵一笑:“差点不记得,你是阁主大人的表妹啊。也罢,吾虽身负皇命,但也犯不着开罪顶头上司。这位皇长孙,尔等拿去罢!无论如何,他也难逃一死!阁主大人再如何威风,也是天德陛下的臣子。”言罢,嗖的一声,把剑收回袖中。

    听独孤语那么一说,他气不打一处来。将死之人,还怕个什么,于是,他放声喊道:“喂,搞什么?我又不是东西,你说拿就拿、说杀就杀、说给就给?还有,我不是讲过了吗?我不是皇长孙,不是弓长无心!”

    柳扶风挥了挥手,众制服女知趣地散开。她大踏步走到我的跟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他就被揪了起来,一瞬间双脚离地,臭娘们,力气还挺大! 她面目狰狞,恶狠狠地说道:“休要强辩!——吾早早安排下了,为皇长孙验明正身!来啊!”说完,把他扔下,朝身后做了一个手势。

    两名绣衣御史押着一个老太婆走上前来。“大人,王婆带到!”

    王婆?不是《水浒传》里的那个吧?他想,他又不是武大郎or西门庆,找王婆来干啥?

    看来他猜错了。这个王婆满脸慈祥、形容憔悴、瑟瑟缩缩,一望便知是善良人家。柳扶风把她抓到他的面前。

    “告诉他,你是谁?”

    “皇长孙殿下,老身是接生你们兄弟的稳婆!正武十三年,也就是十六年前,是我把你们偷偷带出明玥阁地牢的。我把你们送到五狼山的猎户家,可惜啊,你弟弟在半路上就夭折了,尸体还被狼给叼去。老身对不住秦王夫妻啊!都怪我一心躲避刺客追杀,无暇照顾。..... .....”说着,说着,她哽咽起来,涕泗横流。

    “王婆,你和皇长孙十数年未见,分别之时,他不过是襁褓里的婴孩,你如何确认他的身份?”柳扶风问道。

    一旁的独孤语仿佛在看笑话:“明月阁可不是验尸断狱的衙门。我们有可靠的线报,他就是皇长孙弓长无心。”

    柳扶风斜了一眼独孤语:“怎能不弄清楚?错杀无辜事小,放过了真正的弓长无心那便是大罪!”

    嗯,有道理!他躺在地上频频点头。

    王婆一面擦拭眼泪,一面战战兢兢地说道:“他的背上刺有‘无心’二字。当年他们两兄弟在地牢里出生后,秦王暴薨,秦王妃在为秦王殉情之前,亲自在他们的背上刺下了正武皇帝为他们取好的名字,一个刺了‘无心’,一个刺了‘无尘’”。

    在背上刺了字啊,这就好办了,他心道,自己是穿越来的,后背怎会有字?马上就能证明自己是无辜的了!来,验明正身吧!

    他正得意。柳扶风拔出剑向他劈来。躲闪不及,幸好只是衣服被砍中了,一分为二,他的上半身裸露了出来。绣衣御史们纷纷捂住眼睛。没想到凶神恶煞的女人也害羞啊。本能反应吧!

    柳扶风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按在地上,扯开他背上的衣物,大喊一声:“弓长无心!”

    “果然有字!”“是他,就是他!”“没有抓错人!”绣衣御史们激动地喊道。

    “怎么个意思?我后背当真有‘无心’二字?我去,谁干的?谁刺上去的?这真是要把我往死里作啊!”他嘶喊道。

    “你还有何话说?”

    “没话说,把手松开!”

    柳扶风终于放开他,把他推给两个绣衣御史,“带走!”

    “多此一举”,独孤语冷笑一声,转身欲走。众人也欲走。

    “慢走!走可以,把人留下!”

    喊这话的,居然是适才枯树上的那头猫头鹰。

    “谁?”独孤语蓦然回首,十分警惕地从衣袖中抽出长剑。

    “守护皇长孙!”柳扶风与她的女御史们做出一级战备的姿态。

    “妖怪来啦!”王婆一脸夸张的受惊吓的表情。带着这种表情,老太太四处逃窜,然后,掉井里了。

    妖怪?真的是妖怪!——猫头鹰“砰”的一声化而为人,变成一个白衣公子。俊秀倜傥,纶巾羽扇,衣袂飘飘,风度翩翩。典型的小白脸、小鲜肉。白得鲜得宛如女子。

    “原来是你”,独孤语喊道,“洛瑛子!”听口气,她并不意外。

    柳扶风也跟着嚷嚷:“泠月长公主府的人——不对,是公主府的妖!——朝廷特赦尔等,竟还敢出门造次!”

    独孤语笑着说:“自然是奉公主的命!公主是要与陛下作对头啊!”

    “休说废话,皇长孙是公主要的人。把人留下,公主府自不与明月阁为难!”猫头鹰妖洛瑛子面若桃花地向他走来。也许是妖的缘故,声音比起独孤语、柳如风这些男人婆要动听多了,更有女人味。“过来,俊俏的小伙子。”

    “休想!”

    明月阁众人挡在他的面前,冲着洛瑛子严阵以待,毕竟人家是妖。

    “仗着人多?”洛瑛子笑了笑,仰起头一声长鸣。

    不一会,门外涌进一大伙身披白袍白甲、手提大刀长枪的男人。

    “公主府的白袍卫!”

    此刻的局势很分明,明月阁和公主府组团pk,奖品是他——皇长孙弓长无心。

    “抢!”

    “杀!”

    两班人马战成一片。独孤语与洛瑛子在混乱中坚持单挑,独领风骚。

    转眼白天变黑夜,从秦王府杀到市井大街上。

    他本打算趁乱开溜,却被柳扶风死死地押着,她打到哪里,就把他拽到哪里。

    男女混战,难分难解。明玥阁的绣衣御史虽然都是女流,却训练有素、一个顶两,而公主府的府兵男士们显然比较菜鸟。

    明月高悬。他开始犯困,正昏昏欲睡,却被一阵震耳欲聋的马蹄声惊醒。紧接着,是一声划破夜空的长啸。

    “鹰扬军在此!——圣旨下,皇帝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超神机械师〕〔世子很凶〕〔大周仙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老婆是大明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武谪仙〕〔剑来〕〔柯学验尸官〕〔三寸人间〕〔海贼之苟到大将〕〔玩家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