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容年月〕〔重生后我成了首辅〕〔一代倾城挽山河〕〔叶天〕〔汐汐〕〔战国万人敌〕〔一起捉妖吧〕〔收了七个徒弟后我〕〔龙神至尊〕〔船撞桥头它也沉〕〔超级海岛大亨〕〔太太请自重〕〔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崛起〕〔假如我是天道〕〔我是一只低调的金〕〔妻不厌诈:娄爷,〕〔魅医倾城〕〔我被唤醒了〕〔雪狐乾坤录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玥天下 第五章 半妖公主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

    转瞬之间,小男人穿越到大兴王朝的日子已是两年零三个月。既然找不到回到现代的法子,也只好奉行孔老夫子的那句话:“既来之,则安之。”

    此时,他已是地道的弓长无心。十分地适应角色。

    困在公主府里,自然非常的无聊,特别是摆脱“奴仆”身份、被“破格”提升为公主府的“主簿大人”之后。所谓“主簿”,工作无非是处理处理往来文书,然而,长公主的纸笔交际少得可怜。

    幸而这个公主府大得不行,亭池楼阁,比比皆是,舞榭歌台,随处可见,奇花怪石,珍禽异兽,足可供闲暇游弋。公主府有东坊西巷南宅北院之分,中区的位置还有一个府中人自己的集市,号称“府墟”。此集市是长公主殿下在公主府被禁足之时特设的,货物大多由光禄寺供给,每逢初一十五,府里的各级仆役和白袍兵们就会在这里摆摊游逛、叫卖交易,颇有些玩票的意思。有的时候,天德皇帝还会领着一班大臣来这里客串商旅,有一次,皇帝还嚎叫着要把公主府的面首聚集起来在这里建一个男版青楼,被严词拒绝。——这是公主府在乱世之中的快乐,可是,弓长无心却不爱凑这份热闹。

    在偌大的公主府里,除了东西南北的野游之外,弓长无心的情趣集中于两件事:其一,泡“图书馆”——东坊有座藏经楼,收得古今千家典籍,人妖仙神之事,面面俱到,权谋兵法之书,一应俱全,他在这里长了不少见识,双载光阴,不仅仅通晓了另一个古代中国的历史,还成了一个自信媲美梅长苏的正经古人,可惜,大兴王朝的时代没有琅琊榜;其二,和妖聊天。主要是两个妖。一个是猫头鹰妖洛瑛子同志,但他毕竟是只男妖,弓长无心显然对男人尚无兴趣,何况是男妖?清秀得不男不女,他打心底十分嫌弃。另一个,他就比较有感,因为是漂亮的女妖。她叫纪青亭。

    纪青亭乃是长公主的贴身侍女,也是贴身侍卫——据说但凡幻化得完全人形的妖,都得修习一种总名叫“玄黄术”的妖法,所以,这类人妖们大多身怀一定的武艺和法术,纪青亭就是其中之一。

    她常来南宅探视弓长无心。奴仆聚居在西巷,大概是因为弓长无心有一个好出身,毕竟是皇室血脉,所以被特别安排在面首们(长公主的男宠)栖息的南宅,和那些西里古怪的小鲜肉住在一块,心里实在不是滋味,还不如像韦小宝那样活在妓院里。有时候,弓长无心都怀疑,纪青亭三天两头跑来看他,动机是非常不纯的。尽管她号称是奉长公主之命来关照他的起居,就连带来的点心和酒都是长公主亲自挑的,然而,他就是觉得她别有居心。

    弓长无心和纪青亭闲聊的话题,当然不是她,他的好奇心集中于她和他现在共同的主人——半妖公主——身上。

    问:“为何在朝堂上有人称公主为妖?”

    答:“甚么妖?至多半妖!公主与吾等绝非族类,她是何等的尊贵!其父乃是当今太上皇、人中之龙,其母乃是妖族大酋之女、妖中之凰(其实是孔雀)。”

    哦,原来如此,人妖混血。

    问:“我姑姑——也就是公主,被禁足之后不能出府,她都是如何消遣?都与那些男宠面首日夜笙歌、花天酒地、赛狗熬鹰、赌马耍钱?”

    答:“放屁!这哪是你一个侄儿该讲的话。甚么叫面首?他们可是公主殿下重金礼聘来的学士!甚么叫花天酒地?公主与他们诗赋酬唱、谈天说地而已!”

    “哦,原来是研究文艺。骗鬼的话!”弓长无心当然不信,长公主不让他去北院的酒池肉林,他瞧不见她浪荡不羁的模样,但是隔着好几道墙总听得那几个烂醉夜归的小白脸嚷嚷着“公主海量”、“公主豪放”。

    问:“据说这两年,姑姑常在更深人静之时,站在我的窗口窥伺,这是咋回事?喝多了?”

    答:“何人所讲?你做梦罢!”

    “呵呵,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姑姑探望侄儿,难道不是寻常之事,何况我怎么也算是个帅侄子?——以为我真睡着了?”的确如此,有的时候,辗转反侧,弓长无心不经意半睁眼,吓一大跳,白衣女鬼!定睛一看,原来是她!天香有容非妩媚,夜华无色自妖娆!赶紧装睡!——也许是因为她来看弓长无心的时间点很是暧昧,所以,纪青亭讳莫如深。

    问:“青亭小姐姐,你是个甚么妖?”

    答:“滚!”

    弓长无心忍不住撩把妹。无奈啊,身陷“异度空间”,寂寞难耐。

    ..... .....

    和纪青亭,除了无厘头的“打情骂俏”之外,弓长无心还是有正事要做的。那就是当枪手。纪青亭口传公主之言,弓长无心代作书信。前文有说,这是弓长无心作为长公主府主簿的主要职责。说实话,一个穿越的现代大学毕业生,提起毛笔,写作文言,真的是一件很雷人很累人的事情。幸好,弓长无心的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颇强。

    从这些写给朝廷大臣、地方政要、边关守将的书信之中,弓长无心能清晰地看见,他的这位姑姑、大兴王朝的长公主,绝非是外人眼里那个“罔顾礼法、贪图逸乐、沉湎酒色、荒淫无度”的“妖女荡妇”。私生活糜烂,只是她的表面。

    书信的内容,也远远谈不上“暗通朝臣、结党营私”,无非是劝勉与冀望那些手握权柄的人多多关照贫民、流民——还有,对落难的无辜的妖,手下留情。信笺还常常附言,今赠金银多少多少,以资赈灾济民、抚恤将官之用。一箱一箱的真金白银往公主府外搬,其结果可想而知:打水漂。贪官污吏肯定高兴坏了。这么多钱哪来的?皇帝给的呗!

    如果公主的慷慨管用,也不至于一年又一年大兴王朝兵连祸结、民变妖乱烽烟迭起。然而,她依然这么做。傻吧?钱多人蠢!不过,能把被辜负和被欺骗坚持到底,弓长无心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

    “你晓得个屁!公主自有公主的盘算与用心!”纪青亭总是这样噘着嘴反驳弓长无心。

    ..... ......

    天德五年八月十五日晚,纪青亭又来找弓长无心。她不是来给他送月饼和酒菜的,她来传公主的口谕。

    “她要见我?”

    “嗯,赶紧的,废甚话!”

    “月黑风高,不是应该召见面首(男宠)的吗?今晚南宅的小鲜肉可一个都没动!”

    “狗嘴!”

    弓长无心之所以呈现出大吃一惊的憨态,是因为这是他入长公主府的两年多来,她第一次正式召见他。弓长无心脑袋瓜里直接跳出的反应:她想干嘛?——人间团圆夜,姑姑耍流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第一序列〕〔黎明之剑〕〔绝对一番〕〔诡秘之主〕〔牧龙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