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起和萧晴的小说〕〔我的绝美前妻〕〔顶级龙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纵横天下从铁布衫〕〔天启预报〕〔萌宝来袭:总裁爹〕〔早安,我的小甜妻〕〔乱世栋梁〕〔一胎两宝:萧少的〕〔顾少心尖宠:萌妻〕〔重生似水青春〕〔狂兵赘婿〕〔穿越成为定海神针〕〔暴富从小目标开始〕〔我真是大昏君〕〔我有一本法书〕〔我师兄实在太谦逊〕〔宋疆〕〔快穿:反派BOSS是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玥天下 第七章 全民诛妖
    夜凉如水,月色幽邃。

    心不居后的小石潭泛着波光。清风徐来。四面竹林渐渐作响。

    沙漏已三更。

    弓长无心毫无困意。因为公主姑姑给他布置的任务,既让他惴惴不安,又使他蠢蠢欲动。毕竟幽禁在这座巨大而空洞的公主府里两年有余,他作为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活泼与躁动的文艺骚年,怎么能忍受足不出户的枯燥寂寞?他不做宅男好多年!他也不是他的这位公主姑姑,他没有成日里借酒浇愁、声色犬马的嗜好与权利。然而,这些“荒淫荒唐”也不过是她的皮外风光,现在,皮里春秋正式揭开扉页。——

    “无心我侄,如今天下板荡、生灵涂炭,我虽是女儿之身,无奈生长在皇家,父母之志乃天赋使命,许多事儿不得不去担当。你要与我同心戮力,略尽绵薄于天地众生,也算告慰你父亲泉下之灵。”

    说着,说着,弓长明玥笑靥不再、面露愁容,纤细如笋尖的手指朝着案上的玉壶轻轻一摇,一注玉酒从孔雀嘴上喷薄而出,似一道长虹飞人她的唇间,半滴未落。果然是人妖混血公主,不愧是酗酒界女饿鬼!

    她不失优雅地擦了擦嘴,继续说道:

    “正武年间,我父皇——也就是你皇祖父——虽说懒理朝事、荒怠政务,却也休养生息、轻徭薄税、永不加赋,对百姓雨露恩泽,对妖族亦多宽容,从不轻易杀生,乃以仁义之念、无为之政致民之富。蓄财积力,厉兵秣马,本求北进中原、诛伐无道、驱除胡虏、光复天下,却不料祸起萧墙、内乱不休。”

    她顿了顿,望了眼槛外之月,叹了一声:

    “我四弟登极的这些年,挥霍无度,大兴土木,南境山林伐毁殆尽,妖族不得安居、四散逃亡,混迹于民间市井,又惨遭屠戮。加之水旱灾连、人妖相食、官府失职、饿殍千里,以至于流民作乱、群妖为匪,皇帝只以大军弹压,烽火不息,狼烟熏天。呜呼哀哉,民为无辜,妖本善良!”

    妖本善良?弓长无心头一回听到这样的论调。在一般人的概念里,妖这种东西,不是魅惑害人,就是穷凶极恶,像孙猴子、白娘子这些被小说影视洗白白的毕竟还是极少数。不过,公主姑姑这么说,弓长无心可以理解,不管怎么讲,妖也算得是她的亲戚。但是,弓长无心还是要表达一下他自己作为一个纯粹的人的观点。于是,他说:“姑姑此言差异,妖不是也在吃人吗?府里的嬷嬷们都说妖很可怕,特别是那些妖兽。”

    “你懂甚么?那是因为人先把妖当饭吃!”

    洛瑛子的声音。弓长无心回首找他。该死的猫头鹰忽然扑了过来,猝不及防,弓长无心踉跄几步,险些摔倒。“砰”的一声,猫头鹰变成洛瑛子,落在地上。

    纪青亭窃笑。

    “好了,不要玩闹,说正事要紧。”

    “姑姑,请吩咐。”

    “殿下,请下令。”

    弓长明玥踱起脚步,向我们走来,白袂飘然。

    “近日,南境之妖联手四方流民,集结十万之众,扯起反旗,因眉毛皆涂作赭红色,号曰‘赭眉军’。天德陛下震怒,一面调遣玄甲军及十州兵马前往雷霆镇压,一面颁下‘妖邪诰’,举国诛妖,一时之间,门阀鼓噪,万民汹涌。”

    “呃,全民打妖怪?有奖金吗?有积分吗?乍听起来,挺刺激!”弓长无心忽然兴奋地想。热血奔腾。其实,关于这个“妖邪诰”,弓长无心已有所耳闻,据公主府大妈通讯社消息,民间称此诰为“诛妖令”,确有诱人的悬赏,诛不同等级的妖能获得不同等级的赏赐,有的赏铜钱,有的赏金银,有的赏田亩,有的赏爵位。皇帝开出的最高价码是公爵,细思极恐,就连当年的神麒军老大独孤悟这样的不世出的名将封的才是公爵——夏国公,而在北朝的夏国,只手遮天的战神大将军韩任和他的爹大冢宰韩子厚也不过是侯爷而已。总之,皇帝和他的大兴朝廷是下了血本,要把市面上的妖赶尽杀绝。上有所好,下必效之,上有所恨,下必攻之。大兴朝的门阀士族、平头百姓、甚至是奴隶,只要是纯种的人,都“肺疼”(沸腾)起来。“皇帝喊我打妖怪啦!”“杀!杀!杀!”——门阀的府兵都上街了,处处是刀光剑影,而百姓、读书人和奴仆们呢,菜刀、榔头、棒槌都拿来当武器。一本万利的买卖嘛,谁会傻得不做呢?

    据悉,大量的妖随着逃难流民涌入京都,它们化而为人、潜伏于市井之间,于是,建康城猛然亢奋了起来,堂堂京师不再端庄,煌煌帝都不再安详,山水环抱间的名城秀气一时间被血雨腥风玷污得不要不要的。全城搜妖,全民诛妖。

    坊间风传妖人的特性:贪食、贪饮、贪色。因此,人们为了完成诛妖的使命,各种上手段。譬如,大量采买酒肉,向他们怀疑的对象使劲地劝吃、劝喝,甚至还把自家的黄花姑娘、半老媳妇、脱牙老母都豁出去——狂施美人计。一旦妖们现出原形,便立刻当场无情打杀。

    这些计谋固然颇为奏效,却也导致了许多平民破产。当他们倾家荡产、好不容易拖着妖的尸体到奉天府(京师府衙)去兑换“奖品”,官老爷们却往往给他们的战利品评个最低级,扔来几吊铜钱完事。血本无归。然而,“诛妖令”依旧炙手可热,除妖之事甚嚣尘上。就连泠月长公主府里的人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于是,惨剧发生:和弓长无心一同住在南宅的几个公主姑姑的面首(男宠)居然因为恐惧而组团自杀了,当然,他们死后分别变成了野驴、野猪、野马、野狗、野牛。弓长无心惊呆了,也恶心坏了:我去!我居然一直生活在牲口圈里!

    言归正传。弓长无心的遐思迩想很快被公主姑姑如梦如幻的声音拉回了现实。

    “无心,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弓长无心不知答从何出,一时语塞,心中却想:“瞧公主姑姑的意思,肯定不是让我们加入打妖怪的战队。”

    的确,弓长无心猜的不错。她要他们去救妖怪,而且是一只颇具特色的妖怪。她的名字叫卿晨,真身是一头望天吼——哦,不准确,应该说是望天吼和大蟒蛇杂交的产物。

    “卿晨乃是赭眉军妖酋佘夫人之幼女。她降世时,有五彩云笼罩洞府,妖族视之为不可有失的祥瑞。然而,赭眉建军之时,她被明玥阁主诱拐,盗至京师建康城,明日将递解进宫献俘。”

    纪青亭道:“公主之意,是要吾等半道拦截,救下卿晨。”

    弓长无心不解地问:“为何要我们救?让猫头鹰飞过去,给佘夫人传个话不就得了?”

    洛瑛子斜了我一眼:“一夜之间,千里之遥,你飞个试试。”

    弓长明玥轻咳一声道:“我要留她在我身边。既不能教明玥阁送至皇帝之手,有性命之虞,又不可让她回到赭眉军。何况想要她的非但是我?因此,必需出手。”

    弓长无心搞不懂,弄一个杂交妖怪在身边做什么呢?这跟管闲事有什么两样?此外,他还有个疑问:“姑姑,这活儿非要我去吗?我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的,不是去给明月阁送人头吗?”

    “你连书生都不算。”洛瑛子在一旁补刀道,“殿下,要这废物管啥用?”

    “你才废物,你全家的猫头鹰都废物——废鸟!”弓长无心义愤填膺地回怼道。

    “无心,我说过,你要历练。凡事并非全凭武力。瑛子与青亭会保护你,不必畏惧。”

    好吧,左右护“妖”!人在你的屋檐下,哪能不低我的头。——弓长无心暗暗地努力地下着去送人头的决心。

    弓长明玥满意地点点头,转向一边:“青亭!”

    纪青亭从袖里甩出一张画像:“她便是卿晨了。”

    “不是吧,我的小乖乖——哪吒?”弓长无心忍俊不禁。一个娃娃,两坨发髻,一身肚兜,两只龙爪手。那张笑脸,与其说很萌,不如说太贱。

    “青亭小姐姐,你这在哪抄来的图?”

    “此为公主府白袍卫密探所绘,如假包换。”

    如假包换?铁定是假的!

    “莫要争议,总知得是个孩子。——转瞬破晓,去罢!”

    弓长明玥领着三人走出心不居,来到一处开阔的庭院。

    洛瑛子居左,纪青亭在右,两货各抓住弓长无心的一边臂膀,提溜着瘦猴似的他猛然飞起来,朝着渐渐褪色的夜空。这种飘逸的感觉,虽然比飞机升起还要晕乎,却让弓长无心的内心颇为激动:平生第一次,“赤裸裸”的飞行。

    然而,弓长无心激动得太早。

    刚刚飞到长公主府的上空,他们就掉了下来,仿佛撞上了一道无形而厚重的墙壁。幸好,弓长明玥接住了弓长无心。安然落地。那两只妖货也张开了翅膀,无虞。纪青亭的双翅薄如蝉翼。

    洛瑛子喊道:“公主殿下,有人设下了无影仙障!”

    纪青亭道:“这两年都未曾想飞出府去,不料却做下这等机关。看来,是明玥阁在防备着公主。”

    弓长无心抚摸着自己扑通扑通的小心脏,问道:“你怎知是明玥阁?”

    纪青亭傻笑着解释道:“这还不简单?一来,两年前公主府禁足之事,是由明玥阁与鹰扬卫奉旨执行;二来,朝廷之中,修得仙法、设得无影仙障的只有两人:一个是公主殿下的恩师万劫道长,另一个便是明玥阁主慕容千山。不是她,还会是谁?她素来是皇帝的死党、公主的顽敌!”

    “不必猜议”,弓长明玥平静地说道,“明玥阁主代陛下执法,无可厚非。”

    “殿下,莫非吾等便如此困在府中?”洛瑛子捉急地说,“明日,卿晨便要被送入皇宫。皇帝必定拿她炼丹!”

    “莫急”,弓长明玥微微一笑,轻轻将手一挥,长袖随风舞起。只见得一束寒光,水玉剑竟出现在了她的掌间。

    举剑向天。

    弓长明玥默念着口诀,一道白色的光芒射向星空,如月华,如水柱,仿佛是一长队的蚂蚁在挑衅一个庞然大物。蚍蜉撼大树。

    渐渐地,夜空被那束光掏出了一个心形的窟窿。

    转眼看弓长明玥,她的额头和两鬓之下不停地涌出汗珠。香汗淋漓。

    她收起水玉剑,敛起手,身体有些摇晃,忽然,喷出一口血来。

    “公主!”

    “姑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超神机械师〕〔剑来〕〔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轮回大劫主〕〔诡秘之主〕〔第一序列〕〔我真是太阴险了
  sitemap